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你入狱,我升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珊珊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瞪着我,眼底惊 恐有之,绝望亦有之。

    白芹是知道我晕血的,挂完电话立马蹲在我 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将我的脸埋进她的肩 膀,“别看。”

    杜恒的车大概是没开远,接到白芹的电话之 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跟交警几乎同时到达。

    他是直直的跑过来的,抓着白芹的手还在喘 着粗气,“你有没事? ! ”

    白芹被他的气势震住了,木讷的摇了―, 手还捧着我的脸,低声的说了句,晕血 症。” ^

    杜恒扫了我一眼,冷我打给曾煜。” 交警询问了一;胃##把市局的刑警也叫了 过来。李珊车送走之后,我的状态也渐 渐清 1^^。交警将我们移交给刑警分队,“她 们俩 1整个车祸的目击者。”

    带队的是大康,邱浩森比较得力的一个手

    下,为人处世和侦査能力都不错。我和大康见过 很多次,但几乎都是他在前面开车,我在后面坐 着,交流甚少。

    大康一见是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转身招呼 身后的人去请邱局,我想拦,但又觉得不合适。

    我和白芹将我们所看到的事情的经过全都说 给大康,全部记下之后,大康又问我们为什么出 现在这儿,高架上是不允许行人逗留的,白芹闪 烁其词,正纠结怎么回答昵,杜恒从旁开口,“我 女朋友和我吵架,不小心就把她丟这儿了! ”

    不小心?

    我和白芹哑口无言,又不得不点头。

    “您不是……? ”大康好像认出了杜杜恒 谈吐举止透着浓浓的商人味儿,集团,杜 恒。”

    大康了然的点”

    我猜测大、说他是曾煜的舅舅,杜恒有 意要隐卩曾煜的关系,大康最起码的察言观 色还的。

    盘问了一圈儿之后,我问大康,“这是意外

    吗? ”

    大康皱着眉,面露难色,“还不确定,车主既 没酒架也没打电话,车子的性能也检査过了,全 部正常,但监控里却明显看见车主紧急打转方向 盘了,脸色也有些明显的变化,具体情况还得等 医院那边的消息。”

    “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 ”大康循例问

    道。

    白芹立马回答,“能看到的啥,唰唰唰车都撞 完了,那么短的时间,我们光顾着害怕了,哪有 心思观察别的。”

    杜恒睨了白芹一眼,白芹闭了嘴丨也身

    大康下意识的瞄了两人一眼,作声。 高架上拥堵的车流被之后,高架几 乎就空了,路口一—被1察管制了,现在也没

    车上来。七务爹、

    跟珊的车后面的那辆雪佛兰情况比较 恶劣,"冲下了高架,直接被一辆卡车卷了进去, 当场死亡了,下面的交通也陷入了短暂的瘫痪。

    边去了。

    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严重的交通事 故,身体还在余悸中微微颤抖。

    一辆警车迅速开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路 边。我一扭头就看见邱浩森,穿着制服,面容冷 峻,英姿飒爽,下车之后,步伐稳健的朝我们走 来。

    紧跟着他下车的还有一个人,白色的衬衫领 口在光的折射下格外的惹眼,那儿依稀还留着一 抹枚红色的唇印,不正是弃我而去的曾煜?

    他们俩居然同乘一辆车。

    邱浩森一眼就看见了我,盯了我足足三秒才 转向大康,“现场勘査有结果吗? ”

    大康鞠了个礼,回道,“还没有 与此同时,曾煜大步朝我走接把我 从白芹手里夺了过去,攥^^腕,轻描淡写 的看了我一眼,就杜II,“你怎么在这儿? ” 杜恒面不^‘你丢了的女人,我给你捡回

    来的

    1勾着冷硬的唇角,“那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杜恒难得淡笑。

    我的视线总是不经意的去瞥邱浩森那抹忙碌 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 觉,李珊珊的车祸让我直接想起了小狸的死。在 会所那边看到的肖琴,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 邱浩森询问了一遍,大康不知道跟他说了什 么,他突然将视线转移我到我们这边,对上他视 线的时候,我竟然控制不住的心跳了。

    他工作的时候,尤其是穿着制服的时候,有 一种特别的气质,那是一种属于工作中男人特有 的魅力。

    白芹在一边小声的嘀咕,“邱局穿上制服还是 挺帅的。” ,

    杜恒睨了她一眼,她回给杜恒一记 邱浩森的视线并没有在我脸01^过多的逗 留,简单的交代了一句大我们带回警局 录一份详细的口,@磐,一眼曾煩,饶有意味 的开口,“闲理现场! ”

    “女^康走到我们面前,“顾小姐,可能 要麻畠你们跟我走一趟了。”

    能甩了杜恒,白芹看似很高兴,但真的上了

    车之后,她又忍不住去瞄依旧站在路边面色清淡 的杜恒。

    曾煜两手插兜,和邱浩森四目相对,不知道 在说着什么,大康一脚油门,将几人全部抛在了 身后。

    口供录到一半的时候,邱浩森进来了,给了 大康一个出去的眼神,大康便带白芹去了隔壁的 审问室。

    站在我面前看了我好一会儿,邱浩森抓起大 康记了一半的笔录粗略的扫了一眼,然后在我对 面坐下,“为什么去同性恋会所? ”

    冰冷的询问口吻,听不出任何情绪,―旧 低垂着眼,冷淡的回答,“这个问题,大一…刚 才那位警察已经问过了。”

    “陪朋友见朋友? ”邱—遍笔录上的 记录,又问,“陪的—^^隹,谈了些什么,请你 交代清楚。”

    我^^对上他严肃的脸,“这个跟这起案 件没—吧?我有权利拒绝回答。”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判断有没有关系? ”邱

    浩森语调微扬,有种故意找茬的感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我有足够的理甶怀疑,是因为你才导致的这 起车祸。”

    邱浩森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便给我扣上 了‘嫌疑人’的帽子,我先是惊愕,继而冷笑,“你 所谓的足够的理甶是什么? ”

    他放下笔录本,眸色渐深,请吐出两个 字:“动机。”

    “动机? ”他觉得我有动机蓄意谋害李珊珊? 邱浩森一板一眼的回答:“女人的嫉妒心很容 易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做出一些连自己都无丨#控制 的事情。”

    嫉妒心?他是指我嫉妒李珊我莫名觉 得这句话很搞笑。

    我刚准备开口豸对着身后的玻璃沉声 命令,“大康、一 1(1器关了! ”

    所^示灯都亮了之后,他站起身,绕到 我面 捏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直视他的眼睛,“还

    记得我跟你说过吗,如果哪天你背叛我,我就找

    个悬案,拿你背锅,你入狱,我升职。”

    我当然记得,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 天,更没想到他会真的这么做。

    “你以为我是说着玩儿的?还是我不过威胁你 而已? ”他手腕的力道加大,脖子随时被他拧断的 感觉。

    “你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我凭感觉断定。 他倏然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会相信,“那你知道 小狸是怎么死的吗? ”

    他眸色突然一紧,直直的盯着我。

    “怎么?不回答了? ”这个圈子里,没~隹是 傻子,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窗户 纸我们不愿意捅破而已,真的到捅破的那 一天,吃亏的不见得是谁。有些硬,“要不 要我去补一份口供案发现场附近看见过 肖琴? ”

    邱着我的下巴倏然收力,他讨厌任何 人挑 1 他的权威,尤其是他的女人,即便已经是 过去时,他同样严肃的对待。

    见我痛的整张脸都狰狞了,他才松开他的 手,不咸不淡的开口,“你随意,反正你所有的口 供都会经过我的手。”

    “以权谋私,你真卑鄙! ”我晈着牙,一字一

    句。

    “我卑鄙? ”邱浩森抓起我的手腕,将我从椅 子上强行拉了起来,我整个人撞进他的怀里,他 反扣着我的后脑勺,不可置信的盯着我:“你现在 说我卑鄙?顾晚,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 底有多硬! ”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激动,我 自问我并没有说错什么,他现在的行为本—是 以权谋私,他明知道这件事很可能就做 的,但他从来不去査她,由始至^I护着她, 还想拿我顶罪,我说他卑!

    他的力气太大&―的1手腕都快断了,我叫 他撒手,他跟^^一样,继续逼近我,“如果我 没有以你以为你能安稳的活到今天?你 用点 1 心想一想,你跟在我身边三年,可曾受过 一点伤害?你当真以为是你与世无争,亦或是你

    运气好?聰? ! ”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手腕的皮肤都快被 他揪裂了,痛的我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任我怎么 捶打他他就是不肯放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