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你以为你是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天都已经黑了,我 们从书桌到沙发,又从沙发到书架,就这么被他 笔挺挺的抱着,在书房内走来走去,每个步子都 深入骨髓,直逼心脏。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只好哭着求饶,曾 煜意犹未尽,撅着我的唇舌将我的哭诉和呜咽全 部吞进腹中。

    “这样就不行了?嗯? ”他掐着我的腰,将我 的七魂六魄都撞离了身体。

    我的求饶似乎奏了效,他的动作随着,气一 起软了下来,吻也不如先前的狂肆,我的 唇瓣上温柔的舔舐。

    我的大脑此时一片空了不停地重复‘求 求你’以外似乎再不曾煜火热的指尖在 我皮肤上以最速度划过,仿佛在丈量着我 的身体,就这样,也不用吃苦了不是? ” 他也喜欢我服软。

    白芹说过,几乎每个男人都有霸道的一面,

    不同的是,有的男人在遇到更强势的女人会稍微 收敛自己的脾气,而有的男人是不喜欢女人太 硬,适当的服软能满足他们的征服欲,从而让他 们从心理以及身体上对你更有兴趣。

    陈导属于后者,曾煜也是。

    见我哭着求饶,曾煜眼神都软了下来,说话 也有点哄的意味,“行了,别哭了,我又没吃了 你。”

    我忍不住,我不是轻易会哭的人,但是泪腺 一旦被打开,根本收不住,尤其是看到他压着嗓 子哄我,更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好了,我不做了,你别哭了,我们—上衣 服,好好说话,可以吗? ”从来没有见的曾 煜,平时看他呼风唤雨霸道嚣张突然变得 这么温柔,我身上每个细去适应。

    他把我抱在他―坐1,给我擦了好久的眼 泪,我才渐渐

    “我—彳#你可以跟我争,可以跟我吵,但 是另一面前哭,我受不了女人的眼泪。”前一秒 还在温柔的哄我的他,一瞬间又冷漠,“以前那些

    在我面前哭的女人,我都是让艾伦直接拖出去 的。”

    他这么一说,我又有点控制不住的冲动了。 见我嘴巴撇下去,他立即吻住我,“行了,不 说这个。,’

    他松开我的嘴,双臂依然圏着我的身体,我 的头不受力自然地靠在了他的肩窝。

    接着就听见他开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嗯? ”

    知道躲不过,我便点了头。

    “为什么骗我? ”这一次不再是最开始生硬的 语气,而是心平气和的。

    我其实不太确定他指的骗究竟是彳#毕竟 我骗了他不止一次,但我回答的人为他可能 最在意的,“因为我欠他的、\發^

    曾煜圈着我的身.的1膊收了收力道,但马 上又放松了,^|运、着他的脾气。

    他声平和,“欠他什么? ”

    4着眼帘,没有回答。

    “嗯? ”他耐着性子提醒我,然后重复,“欠他

    什么? ”

    这涉及我的隐私,一段我不愿意提起的过 去,所以我并不打算回答。

    “我并没有出卖你。”我答非所问的开口。

    邱浩森让我讲曾煜的行踪全部汇报给他的时 候,我基本上都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包括今天在 审问室,我也很清楚他是想从我嘴里探出曾煜和 秦老板之间的联系,但我全都糊弄过去了,我想 隐瞒的事情,任他用什么办法都撬不开我得嘴。

    曾煜低声嘲讽,“你以为就凭你也可以出卖 我? ”

    我眨了眨眼,微微扭动了一下僵掉的,。

    他将我抱起来,换了个姿势,把^^放在 他身侧的沙发上,让我的脑袋靠一些。

    “你以为你是什么?间邱浩森给了你多 少好处? ”曾煜的下—#1的头顶,细细的摩挲 着,“如果不是

    他微灰输。

    —了抬头,“不是什么? ”

    “没什么。”

    曾煜说邱浩森为了对付他什么招数都用尽 了,美人计在很早之前就对他用过,他以前年轻 不懂事儿的时候可能会上当,但现在,邱浩森未 免也太小看他了。

    我不懂他跟邱浩森之间的恩怨,但他说这话 的意思明显是邱浩森也唆使过哪个去到曾煜身 边,我下意识的想到洛雪。

    “是洛雪吗? ”我问。

    曾煜的身体明显变得僵硬,但马上又恢复了 镇定,“嗎。”

    他主动跟我说起他和洛雪的故事。

    他说洛雪是他第一个主动看上的女人,,13时 候洛雪还在香港大上学,他是在夜场的, 她那会儿在做兼职,不过只是贩不出台 不做那种地下交易,但夜人哪里有绝对干 净的,曾煜这样想,要包丫她的想法,没 想到被洛雪拒

    曾煌子挂不住,就让人去査她,想尽 办法一她弄到手。

    那时候三爷还是道上的小混混,去曾贤那儿

    找不到站脚的地儿,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曾煜,为 了讨好曾煜,他找人胁迫洛雪,却撞见洛雪跟一 个男人关系密切,调査之后才知道那个男人是她 老师,正在追求她。

    三爷那个时候急功近利的很,不知道听了谁 的馊主意,就带人去把那老师砍了。

    后来洛雪去找曾煜了,说到这儿的时候,曾 煜倏然一笑,我听不出他笑声里的情绪,“我跟你 说我和别的女人的事儿,你会吃醋吗? ”

    我顿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随即摇了 头,怎么会吃醋,又有什么资格吃醋。

    “那次她主动来找我,我就顺其自然&,垂了 她。后来她就跟着我,跟你现在的情〉多, 不过,她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冷卩便是做那 种事,她也从不给我一丁点#^7。”

    他的声音越来―I的心也越来越沉。

    他能跟我我自然愿意听,但他说的 这些,又,^着我的心。

    —一次被警察逮,就是拜她所赐。”他

    说。

    “被逮? ”我从他的肩头挣扎起来,“可我从来 没看见过你被逮的记录。”

    曾煜薄唇微张,刚要说话,忽而转念,星眸 盯着我,“你看了我所有的记录? ”

    “…”我一时语结,尴尬的低了头。

    他倏然一笑,挑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 的眼睛,“你很关注我? ”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之前 看过邱浩森那儿的资料,有一叠全部是关于他 的,并没有他所说的被逮的事件。

    曾煜勾了勾唇角,嘲弄道,“那是很多年前的 事儿了,你能看到的也只有六年内的记录。, “况且……”曾煜迟疑着,“那件事局可

    太I全迎下江何宿流 ”

    込1十宇"儿#/口'^幻小卩冗。百煩敛了笑,注

    视着我的脸,可以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了 吗? ” #、、〜

    4犹豫,他补充道,“我刚才那番话只是想

    告诉你,就算你是为了邱浩森才接近的我,我也

    不会拿你怎么样,只要是我曾煜看上的女人,哪 怕她拿枪指着我,我也愿意教她去开那一枪。”

    他这番话简直让我无地自容,我问他,是不 是一开始就发现了。

    他笑着摇头,说不是一开始,是在贵川的时 候才发现的。

    我问他怎么发现的。

    他瞥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那瓶香水,“你知道 那个系列的香水有一个外号吗? ”

    我摇头。

    他答,“指纹收集器。”

    我几乎瞬间恍然。

    其实很多化妆品的金属包装都有&抓法, 是我疏忽了。当时邱浩森打开他吴,我根本 就没注意,他放进我包里|^1吴我更是没有看 到。难怪曾煜在一―部II香水的时候,眼神都 指还在瓶身上摩挲了一会

    ―又怎么确定那上面的指纹是别人的,不是 我的。”我问他。

    曾煜却抓起我的手,将我的掌心贴着他的唇 瓣,“如果是你的,你手上会沾染香水的昧道。” 我震惊了,跟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因为知 道他职业习惯,所以做了什么我认为他可能会不 高兴的事儿之后,我都会格外的小心,生怕他会 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但我没想到曾煜在这些方面跟邱浩森一样敏 感,甚至比他还要敏锐。

    “还有。”曾煜含了一根我的手指,在他的舌 间缭绕,吮吸了一口才慢慢抽出来,“你的身体出 卖了你。”

    他的分析让我觉得毛骨悚然,我只觉彳,我在 他眼前就是一个透明的人,没有任何^

    “你的身体虽然一直都很敏也抓着我的 手往下带,顺着我的腿摸“就像现在。”

    “但是一个吻就彳‘裤湿透,你觉得我能 不怀疑吗,嗯着我的耳垂,慵懒的声调, 每个字都^^轻,却掷地有声。

    4甶得打了个哆嗦,身子一阵轻颤。

    有一种东窗事发的紧张和恐慌感,可他似乎

    并没有跟我计较,逗弄了我一会儿,只是道,“所 以顾晚,任何事都不要隐瞒我,我不说不代表我 不知道,我不计较不代表我不介意,懂?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