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八章你配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胡乱的点头,攀着他的肩膀蜷缩着身子。 嘴唇无意间触碰到他的唇瓣,惯来薄凉的唇此时 还留着余温。

    曾煜的五指插进我的头发里,拖着我的后脑 加深了这个吻。

    气息绵长的法式深吻过后,他松开了我,精 湛的眸光紧锁着的我的眉心,“现在你愿意跟我坦 白你和邱浩森的关系了吗? ”

    他的脸阴晴不定,让我觉得他的脾气也反复 无常,我虽然点了头,但我的心虚一点,^减 少。

    “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以回答我一 个问题? ”我抬起头,鼓足^练!&他。

    他眸色渐深,意#的点头,“问。”

    “你看上我豸^ ”我不过是个红尘女人,况 且如果说我和邱浩森之间的事儿他全都 知道4,那就应该也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之后, 还跟邱浩森发生过几次关系。我觉得正常的男人

    都不可能能接受,除非他不在意,无所谓。

    这个问题让曾煜的脸色变得更加浓郁,看了 我一会儿,他才开口,“因为你救了我。”

    “就因为这? ”我并不愿意相信,因为他之前 的所作所为都在恩将仇报,根本没有因为我救过 他而对我格外‘开恩’。

    当然,这是我的想法,或许他不认为那是恩 将仇报。

    “而且,我也救过你。”他眼神深邃,在我脸 上逡巡了许久。

    见我沉默,他便继续追问,“现在可以说了 吗? ”

    “我和他已经结束了。部浩森把我丢进玻 璃碎片中愤然离开—候,我就知道我和他已经 彻底结束了。

    曾煜声音低沉,“可你还在想着他,不

    “你想听什么? ”我问他。 “全部。”他说。

    “没有。”我矢口否认,自己也不清楚这到底

    是实话还是谎言。

    “在高架上,从他下车开始,你的眼神就几乎 没从他身上移开过。”曾煜的声音陡然一沉,惊的 我从他的肩头弹了开来,试图挣脱他的怀抱,可 他依然圈箍着我的身子不给我挣扎的余地。

    “这跟我有没有想他没有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 ”他一句句逼问着。

    我没办法对他说我当时只是在想李珊珊的车 祸是不是跟肖琴有关,如果真的是肖琴做的,那 跟邱浩森也有脱不了的干系。我的猜疑和我的想 法当然不能告诉曾煜,以曾煜跟邱浩森敌对的关 系,如果让他知道了邱浩森的把柄,一定,想尽 办法对付他。

    所以我摇了头,没有回答,卩道这样会 激怒他,我也只能沉默。

    果然,曾煜的语―透1明显的不悦,“顾晚, 我可以接受你也可以不计较你的过去, 但我不会留在我身边还想着别的男人。我 现在^耐着脾气跟你说话,难保哪天我心情不 好的时候,也会像对待其他女人一样对待你,你

    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力。”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像他一样监视 我。”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开口。

    然而他的回应让我跌入了谷底,低沉的几个 字,透着浓浓的嘲讽,“你配吗? ”

    我推开他的手臂,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这 一次他没有挽留,我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 着他,他便只是仰着头,嘴角扬起的不只是傲 慢,还有一丝笃定。

    我整理好衣服,穿上鞋,走到书桌前捡起了 我的包和手机,最后看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的 离开。

    第二天一早我和白芹一起去医李珊 珊,她披着头发躺在重症病床上 適‘苍白,嘴 唇没有一点血色,眼睛也I表#神韵,空洞的盯 着电视。

    电视上正这次车祸的新闻后续,警方 最终判定#^外,医院还开出了她癫痫症的病 例证確,

    刚到病房没一会儿,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跟她说话,那个受害的雪佛兰司机家属冲进病房 来闹,三十左右的女人牵着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孩 发了疯似的拔了李珊珊的点滴和心电仪,扯着李 珊珊的头发哭骂着,为什么她还活着,为什么害 死了别人她却还活着,凭什么她活着之类的话。

    我和白芹从旁拉根本拉不住,那小男孩带着 我的手就狠命的咬,痛的我龇牙咧嘴又不能甩开 他。白芹将我被咬,松开那个女人过来将男孩抱 着丢出了门外,那女人见我们动她小孩直接炸 了,动静之大,几乎将整个楼层的医生护士都召 了过来。

    将那个女人弄走之后,医生护士又重—李 珊珊作了简单的检査,恢复了仪器之;叮瞩 我们早点离开。

    白芹问我手怎么样,摇头说没事,小 孩子下嘴虽然狠,1寞④只是个小孩子,只是 留了一排压印会)[就会好的。

    我们转向病床上的李珊珊,李珊珊也 突然一我们,声音很轻,“顾晚,你和邱浩森分

    手了吗? ”

    我疑惑了一下,只好点头。

    接着李珊珊就笑了,我和白芹对视了一眼, 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嗬,早不分晚不分,偏偏这个时候分。”李 珊珊小声的嘀咕着,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不解的看着李珊

    I皿 珊0

    李珊珊却是冷笑,“我能知道什么,我现在都 这样了,就算知道了什么又有什么用? ! ”

    我还想问什么白芹拉住了我的手,我便住了 嘴,她若是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我问了她 更不会说。 ,

    白芹留了封红包在她床头拉着我?了, 出去的时候,迎面撞见一个男人 10滿|瓜疑的眼神 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扎进了 1^9的病房。

    我问护士那个趴“,护士说是病人老

    公。

    我和是一愣。

    一车祸给李珊珊带来的可谓是毁灭性的打

    击,挡风玻璃的碎片插进了她锁骨下方的位置,

    离她的心脏擦肩而过,部分碎片扎进了她的胸,

    估计以后她都不可能再从事奶妈的职业了。不过 好歹捡回了一条命,该值得庆幸的。

    离开医院之后,白芹开车送我去公司上班, 路上的时候,我想起曾煜和我说的话。

    我问白芹对杜恒到底是什么感觉,白芹说她 也不确定,应该是喜欢了。

    我问她知不知道杜恒的老婆是谁,她摇头, 我说是洛雪的时候,她差点跟前面的车追尾了。 “你说谁?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你没听错,就是洛姐。”

    0而

    白芹点头,“我会知道#垣;完全是因为洛 姐,我知道洛姐心I#有他,根本就没忘记

    过。”务#

    我连'向,“那你知道洛姐背叛过曾煜的事

    儿0^^

    白芹睨了我一眼,“知道,不过都是过去的事

    出。

    儿了,你也别问了,洛姐也不让我对外说。” “她连这件事都跟你说了,为什么没告诉你她 已经结婚的事。”

    白芹摇头,“可能她觉得不足挂齿?呵呵,谁 知道呢。”

    我记得白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是从未有过 的落寞与无奈。

    回归公司之后,我开始了不忙不闲的工作, 一连几天都没看见旰总,曾煜也没有主动来联系 我,我过了几天最枯燥的办公室生活,每天对着 电脑浏览各种古老的新闻和资料。

    所有的关键词全是‘曾煜’。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于给我扒& 条七

    年前的帖子,帖子已经被锁了,因为涉及 政府才被封的。内容很短,是说警察在抓捕 犯人的时候发生了―燒^,导致那个楼层好几 个住户家都被'政府只赔了房子市值对应的 价格,们预期的要求,所以要联名上 诉,吧友们给点建设性的意见。

    看到瓦斯爆炸那几个字,我马上想到叶总和

    我说的,曾煜也经历过一起瓦斯爆炸。我点进发

    帖人的10,发现他的号已经被封了,我又搜了一 下七年前瓦斯爆炸的新闻,跳出来的全都是些乱 七八糟的内容,根本就没有任何结果。

    脑海中蓦然出现曾煜玩昧似的话语,“你很关 注我? ”

    惊得我立马丢开了鼠标,直接关上电脑离开 了办公室。

    下班之后我特意去超市买了些水果拎回家, 洗干净之后,我端着果盘去敲艾伦的门,开门的 居然是个女人,我抬头一看,“七月? ”

    七月当即皱眉,“怎么是你? ”

    艾伦光着膀子从后面探出头,“谁?

    七月侧着身子,让出一片视伦,看到 是我,艾伦不屑的回头,上! ”

    七月傲慢的扬了@4,正要甩上门,被我 用手挡开,水果给你……们。”我递给 七月,”

    0瞥了我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句谢就要 关门。

    我迟疑着要不要放手,里面突然传来一句低 沉熟悉的嗓音,“让她进来! ”

    这是,曾煜的声音?

    七月将门开到最大,我走了进去,一眼就看 见曾煜靠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姿态慵懒而散 漫。

    “你来做什么? ”曾煜将我从头到脚扫视了一 遍,冷声问道。

    “我来给艾伦送水果。”我将手里的果盘拖 高,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曾煜下巴指了指他面前的茶几,“拿过来。”

    我走过去,弯腰将果盘放在茶几上,,煩偏 头睨着我,忽然伸出手,我本能的己的 手,他却蓦然挑眉,转而拿起旁逛一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