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章你喜欢刺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芹故作无知,绷着一张正直的脸,矢口否

    认。

    “你觉得我会信? ”我就这么看着她,眼也不

    眨。

    白芹最后还是松了口,承认了是艾伦给他打 电话让她这么做的,曾煜发话,不管哪个国家, 只要她能把我带走,所有的费用都甶他承包。

    “响,我是不知道你和曾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 么,但是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你也甭和 他唱反调了,我帮你收拾东西,明儿一早我丨, 出发。”白芹欢呼雀跃,嘴里还嚷嚷着可洲 扫货了。

    见我突然出声抓起的行李箱重新放 了下来,“三指在香港绑架你的那个? ” 《备点头。

    :原地思考了一番,“难怪他想方设法送你

    出国。”

    “把他弄进去的人不是我,最危险的也不是 我。”我这么说只希望白芹能理解,我希望她能帮 我,而不是盲目的做曾煜的说客。

    “他出来第一件事就给曾煜打电话,你觉得这 种情况下,我还能跟你去开心的扫货吗? ”

    白芹被我问的一言不发,原地沉默着,纠结

    着。

    最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白芹走后没多久,我顾自整理着衣物,曾煜 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问了我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我都有口无心 的答。

    等我的行李箱全部收拾好之后,他胃“搂 着我,下巴抵着我的前额,细细的胃8^,“这样 乖乖地多好,我答应你,完了,我去巴 黎接你。”

    我沉默的

    他^^的下巴轻轻地吻着,我闭上眼,他 却^下一步的动作。

    “好像每次我吻你,你都很期待。”他笑的讳

    莫如深。

    我连忙说没有,他却不听我的解释,直接将 我懒腰抱了起来,“走之前让我再好好的疼你一 晚。”

    一晚,我瞪圆了眼睛。

    然而他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真的是整整一 晚,从九点到第二天早上四点,他没松开我一 分。

    半夜的时候,我实在是精疲力竭了,几乎是 求着他让我睡会儿,他却不肯,说我到飞机上有 的是时间睡,把我翻了身换个姿势重新来过。

    曾煜是我见过最持久的男人,在和他上’ 前,我一直以为传闻中的一夜七次都是 女人一夜之间可以经历数次高潮爿鲁男人不 行,他们若是想时间更久通过分散自己 的注意力来延迟^

    而这一夜^^刷新了我对男人的认知。

    曾^?肌肉比较健硕的身材,每一块腹肌 都^硬朗,连手臂上的肌肉都强健有力。我的 身体虽然经历过几个男人,但从始至终的敏感真

    的受不了他长时间的拨弄,几乎每隔半个小时我 就会泄一次。

    他会强迫我看着他的眼睛,会抓着我的手去 摸他腰间的肌肉与那道斑驳的伤口,他也会抚摸 着我的后背,玻璃扎破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也会 亲吻我左臂上在香港留下的刀疤。

    我想起白芹说过,曾煜是个身上有刀疤,背 后有故事的男人。

    他除了腹部有之前被姓霍的刺伤的刀疤,身 上很多处地方还有在贵川时被荆棘拉上的伤痕, 摸着那些斑驳的突起,我的身体会更加颤抖。

    四点钟闹钟响起的时候,曾煜才意犹未, 从我身体挣脱,伏在我身上低喘着,密的 呼吸喷洒在我的颈窝,我难耐的扭子。

    “怎么?没够? ”他抬掌从我腰间顺 势上移,覆在我胸―微#力。

    我不由得嗦,他便笑的更深。

    已经被开发到什么程度了,这样都 喂^你,嗯? ”他舔了舔自己的唇,逼近我的 脸,邪魅的笑。

    他舔唇的样子特别魅惑,特别撩人,只需要 一秒就能让我荡漾成一潭春水。

    但他的话又让我心有介怀,我忍受着他的动 作,克制着自己的吟哦。

    “告诉我。”他抚摸着我的脸,语重心长,“你 玩过最大的尺度是什么? ”

    我蓦然一惊,完全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么露骨 的问题,这让我如何回答。

    我想拒绝回答,他却重新抵着我,冷冷的命 令,“说! ”

    我依旧沉默,他却柔着声音诱导我,“没关 系,我既然会问,不管你答得什么,我都不, 意。我说过,我不会介意你的过去。我多 了解你,了解了你的需求我才能对^5不是? ”

    他用一种学术研究的我讨论这种事 情,我都怀疑我是不.理II错了。

    记忆中度,可能就是和小狸一起跟 邱浩森^I的那次吧。毕竟两人怎么样我都能 接^7但是三个人,我真的没办法接受。

    “说! ”他再次命令。

    我便小声的回答了。

    他沉默了片刻,眼底波光涌动,“邱浩森都这 么玩儿? ”

    我压根没提邱浩森的名字,但他还是猜到 了,我摇头,“没有,就那一次,而且我拒绝 了。”

    “拒绝什么? ”曾煜眸光收紧,“你不过是拒绝 了小狸而已。”

    “……”我沉默,他说的对,所以我无法反

    驳。

    我以为他生气了,没想到他倏地一笑,“你喜 欢这些刺激的玩法? ”

    “不是。”我连忙否认,“我不喜欢。

    “哦?那是喜欢我就像刚才那你,是 吗? ”他刻意的停顿,使我眺,我本能的绷 起身子,避开他的,6 4

    他以为^5^,重新攫住我的唇舌,再次 攀上了体。

    #伦来敲门的时候,我们正进行了一半,曾

    煜骂了句草加快了速度草草了事,结束之后他叫

    我去洗洗,我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心里居然有些 失落。

    可能是跟邱浩森时间久了,每次做完他都会 抱我进浴室替我洗干净,反比之下,曾煜的态度 让我觉得有些敷衍,甚至有些冷漠。

    等我衣着整齐的走出浴室的时候,他只穿着 一条内裤,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着烟,颀长的身躯 斜倚在透明的玻璃上,阳光照在他的肌肉上,为 他增添了一种半明半暗的神秘感。与刚才床上的 他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亦或是感受到了 我的目光,他忽然开口,眸光未变,“明 回

    他抽了一口烟,转脸向我缓,吐了一口烟

    “明年你不留上@卩牵? ”我问他。

    他点头^喜欢上海。

    我^?么,他又抽了一口烟,目光再次看 向的远方,“没什么好的回忆。”

    他一定经历过很多故事,好的坏的,我都想

    知道,却问不出口。

    我没想过哪一天我会离开上海,这里不是我 的故乡却胜似我的故乡,虽然它也没给过我什么 好的回忆,但我却从没想过要抛弃它。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没有追问,仿佛 这个答案对于我或者他,都没那么重要,又或者 明年的事对于现在,还言之过早。

    收拾好之后,曾煜送我下楼,艾伦的车已经 停在了小区门口,曾煜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握 着我的手。

    白芹已经在车上了,不断地朝我挥手,这一 次看到曾煜,明显比以前轻松了许多,甚至― 以调侃曾煜,“哟哟哟,这么难得难分,不 如跟我们一起走吧? ”

    曾煜将行李箱递给艾的瞥了一眼白 芹,“跟杜恒在一起变得不一样了。”

    “谁跟他”白芹不满的撇撇嘴。 曾^^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便转而向 我车吧,登机后给我条短信。”

    “嗯。”我乖巧的点头,转身进去坐在了白芹

    身边,白芹欢快的朝他挥手。

    曾煜没看她,走到驾驶位,交代艾伦,“把她 们送进安检口再回来。”

    “好的。”

    车子缓缓启动,白芹朝着曾煜道,“不来个吻 别吗? ”

    我胳膊肘戳了白芹一眼,白芹压根不理我, 继续说,"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哦。”

    曾煜两手插兜,面色清淡,眼中带笑,听了 白芹的提醒,他转眼看我,勾起嘴角,那意味深 长的眼神大概是征求我的意见。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大步上前,长,伸 入,勾起我的后脑对着我的嘴就吻了下7 不甶分说撬开我的唇齿,长5^^,用力的 拨弄着我的唇舌,一个炙的法式热吻过 后才餍足的松开了’

    白芹在旁劲儿的重复,帅死了,甜蜜 死了,。

    车子渐渐驶离,曾煜的身影消失不见之 后,我一巴掌拍在白芹肩膀上,“杜恒没吻过你

    吗? ”

    白芹面色浓郁,脸色沉了下去,“没这么深情 的吻过。”

    “他和曾煜不一样,曾煜喜欢你,但他不喜欢 我。”白芹有些失落。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在我看来,他对你 远比曾煜对我要真! ”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曾煜在 床上问我的那些,我始终觉得他对我就像对一个 普通的小姐,他在乎的更多的是床上的体验和感 受,其他的他几乎漠不关心。

    白芹却不以为然,“如果他像杜恒一样根本都 不碰你,只用冷冰冰的工具,连个热吻都没, 你才会觉得那当真跟技女没什么两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