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三章我宁愿做他的工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肖琴! ”邱浩森情绪激动的抬了一下胳膊, 牵动了伤口,疼的嘶了一声,然后皱着眉,继续 说,“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我没忘! ”肖琴咄咄逼人的开口,“但你也别 忘了你对我说的话,是你跟我说你和她断了的, 这叫断? ”

    我一直以为肖琴根本不介意邱浩森在外面玩 女人,或者即使是介意的也不会表现出来,不然 邱浩森这么多年怎么会女人不断。

    但现在看来,如果她真的不介意,小-怎么 会死,李珊珊怎么发生车祸,这一切道#是和 她脱不了的干系吗。

    “我再说一遍,我的有分寸9你先回 家,警局打电丨—就II不知道。”邱浩森耐着脾 气对肖琴^

    一##&了抿唇,脸色绷的很紧,像是在克制 默了片刻,“跟我一起回去,我去车上等

    你! ”

    邱浩森张嘴想拒绝,见肖琴狠狠瞪了我一

    眼,便也默认了。

    肖琴出去了之后,琴妈也跟着出去,把门带 上了。

    邱浩森起身往我面前迈了一步,我登时伸出 手示意他别再靠过来,“就这样说吧。”

    他眸色凝重的看着我,我先开口,“以后别再 做这种事情了,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我 们已经结束了。”

    “你不用提醒我,顾晚。”邱浩森眸色渐 深,“你心里还有我的对吗,或许你也舍不得。”

    “没有。”我冷漠否认。 ,

    “那为什么你会在那样危险的情我的 车? ”他不放弃,继续追问。

    “我现在也很后悔。

    “我不信,你,你也没有拒绝不是 吗? ”邱浩看着我,“顾晚,你的身体骗 不;辦

    于刚才的那个吻,我并不想多解释什么, 他不提也罢,提了我就不得不警告,“我现在是曾

    煜的女人,我和他已经上过好几次床了,你所吻 的地方他都反复尝过,你难道一点儿也不介意? ” 邱浩森是典型的摩羯座,在这一方面其实很 洁癖,我这么说只希望他能明白,有些事情已经 变了,再也不能回去了,即便是回了,我们都有 无法接受的瑕疵。

    他的表情风云变幻,全部的情绪都在那双深 眸中闪烁,“我这么告诉你,如果我不介意,就表 示我对你没有一点感情。那么顾晚,他尝过的地 方有哪一处不是被我挖掘过的?他介意吗? ” 我默不作声,他顾自回答,“他不介意,他从 头到尾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还强行霸占,,我 想只要你不傻,就应该清楚,他根、就;在乎 你,在他眼里,你可能连工具都 连工具都不如!

    这样的话他忍#对我说出口!

    我晈,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似的一 字二#&宁愿做他的工具,也好过做你的情

    邱浩森眸色骤冷,空气的温度仿佛降至冰

    点,他愣在原地许久,也瞪了我许久,才蓦然转 身,抓起沙发上的警服大步离开。

    然后我就听见外面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

    琴妈推门进来,“晚小姐,你今晚住这儿 吗? ”

    “不了。”我声音清冷,“这里我以后都不会回 来了,你帮我租出去吧,租金你自己拿着补贴家 用。”

    琴妈有些哀伤,“你跟邱局真的分开了吗? ”

    “嗯。”

    “因为夫人吗? ”

    “不是。”我摇头,琴妈对我们的事情#不知 情,所以自然的认为我和邱浩森分开一为肖 琴,我不想解释,也无从解释,0#^|自己的问 题。” ^

    琴妈没再多房子给你留着吧,什么 时候你想回来。”

    彳,#绝,琴妈补充道,“这是邱局的意思,

    受法拒绝。”

    “那就放着吧。”我提起步子往外走,琴妈说

    帮我叫车,我拒绝了,说我想走一段,出去路口 自己拦车,琴妈也没再坚持。

    出了院子,我回头看了一眼,这栋房子虽不 比邱浩森送我的那套临江别墅市值高,但毕竟是 我住了三年的地方,里面还遗留了很多我和他的 东西,不过都不重要了,就让那些全部留在这儿 吧,连同那些记忆一起封存。

    拿出手机翻看了一遍,没有曾煜的短信和电 话,他没有找我,反而让我更加不安。

    我加快了速度走到路口拦车,直接让司机开 去了浅水湾。

    然而到了之后,门卫说曾煜根本没有 我顿时就急了,连忙给曾煜打电丨I』了一 秒之后便被挂断了,再打就是关

    我很怕曾煜会有什^^又打给了艾伦, 好不容易接通了: ^胃丢给我冷冷的三个字, 不知道。

    々1!^?煩可能有危险,他却还是保持着平 豸&便确定他知道曾煜的位置,因为如果他不 知道,听说曾煜有危险,他不可能还像现在这样

    淡定。

    “你告诉我吧,求求你。”

    艾伦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纠结,然后才心 不甘情不愿的报了个酒吧的名字。

    “酒吧? ”我着实意外了一下,但马上就叫了 车,飞奔了过去。

    一路上我都在想该怎么向他道歉,我想了各 种开场白,没想到到了之后,根本用不上。

    这是一家格调优雅的清吧,不如那些暄闹的 夜店,一走进来就有种灵魂都被净化的感觉。

    一眼就看见了曾煜,在最角落的卡座上,抓 着一瓶威士忌对嘴吹,旁边还坐着一个男扶 着额头低垂着眉眼,看不清脸,艾伦、身I黑的 站在一旁,整个气场都是冷的。政

    “依我看……”那个男 抬头,正要对曾

    煜说什么,忽然氣见眸光一闪,“顾晚来 了。”

    々報勉檢讶的顿了脚步,“叶总? ”

    曾煜听到我的名字朝我这看了一眼,手里的 动作停顿了一秒,便继续抬头灌着酒。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曾煜用酒宣泄自己的情

    绪,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很多时 候他在面对我的时候都是痞笑的样子,偶尔也有 沉重的时候,但他几乎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尤其 不会隐瞒自己的心事。

    他想问我的会毫无忌惮的问,他想骂我的也 会无所顾忌的骂。

    来的路上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即 便他让我跪下向他道歉,我都接受。

    但他没有,他只是不停地暍酒。

    叶总起身,我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置可 否的耸了耸肩,瞥了一眼曾煜。 ,

    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他和然是 认识的,看样子还是交情颇深的^^

    “你劝劝他吧,他暍不得这么多 酒。”叶总交代-舞台上,“酒吧临时出 了些状况,提前打烊了,各位的酒水一律 大家多多包涵。”

    零星的几桌客人虽然有些情绪,但不用付钱 就也没说什么。叶总看了我一眼,便和艾伦一起

    离开了,偌大的酒吧顿时就只剩下我和曾煜,以 及依然在舞台角落深情演唱的驻唱歌手。

    我站在曾煜对面,与他隔着一个大理石茶 几,他倾斜着身子,目光看着舞台,从头到尾都 没再看我一眼。

    茶几上的酒杯被打翻的七零八落,地上也倒 了几个空酒瓶儿,我看着他,即使还没开口说 话,身子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他越是沉默,我就越害怕。

    “对不起! ”我鼓起勇气道歉,可他依然不动 声色的暍着酒,半点余光都不给我。

    想起叶总交代的他有胃病,我便想上-去夺 他手里的酒瓶,谁知我走过去的时候?|到;一个 空酒瓶,身子一个趔趄整个人扑上,手还 不偏不倚摁在他腰下的位^

    空气突然安,他倏然转脸看我,与 我的脸只有公分的距离,口气喷洒在我脸 少1锻&的清香。

    你是谁? ”他忽然开口,声音沙哑,即便冷 漠却依然性感得要命。

    他眼中的疏离和厌恶如同利器一样扎进了我

    的心,我愕然望着他,迅速起身。

    他抬起手臂就要继续暍,我直接上前夺了他 的酒瓶,“别暍了,你有气就往我身上撒,别拿自 己身体开玩笑。”

    “往你身上撒? ”曾煜冷眸射向我,“你以为你 是谁?你凭什么?嗯? ”

    他每次情绪重的时候,就会拖最后一个尾 音,声音沉的我后背发凉。

    我沉默着,他将酒瓶丟在茶几上,发出嘭的 一声撞击声,残留的酒液徐徐流出,浇在我的裤 腿上。我没躲,依旧是看着他。 ,

    “好。”大概被我看的绷不住了,―然开 口,“拿出点诚意,我就接受你”

    驻唱的歌声还在继一首比之前更高 昂的歌。

    他慵'沙发上,刻意打开腿,以一种 极@01麻#姿势面对我。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 条但这里是酒吧,舞台上毕竟还有一个人。 “可以换个地方吗? ”我问他。

    他扬起眉梢,“或者你更希望去外面? ”

    我晈着牙,身子克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行就做,不行就滚,我没有耐心跟你耗 着。”他声音陡然一沉,冷入骨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