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四章你自己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昏暗的灯光下,是他森白的脸。

    我低垂着眼帘杵了一会儿,在感受到他的忍 耐到了极限的时候,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伸出了手,指尖触摸 到他皮带,炙热的温度再次袭来,我颤抖着解了 开。

    他打开双臂,以一个最舒服的姿态往后仰靠 着,等待着我更进一步的动作。

    我脑子很乱,耳边全是他厌弃的表情以及邱 浩森的话。 ,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我I住‘的时 候,陆然问道,“是不是在你心^^就是个泄、 欲的工具? ”

    我故意把那 的很重,他微阖的眼突

    然睁开,着我,眼底暗流涌动。

    彳―&什么是泄、欲的工具吗? ”他也有意 0—13两个字。

    “你别生气,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的想

    法。”我心平气和的问他,“你也不用说那三个字 来侮辱我,如果你拿我当小姐,我就会做到小姐 的本分,我想说的是这个意思。”

    如果没有拿我当小姐,那当什么呢?其实问 出这种话我也是自欺欺人。

    邱浩森有一点是对的,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 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邱浩森在乎我 尚且做不到,更何况是目空一切的曾煜。

    所以说完这句话我几乎马上后悔了。

    他的回答也完全在我意料之内,“那就做好你 的本分! ”

    不给我整理情绪的时间,他直接摁着-的后 脑勺将我埋进他的腹下。

    舒缓的情歌还在反复演唱,旋律掩盖 了我的喘息。

    我碰到他的II舒服的长昤了一声,可 随后他便^^的头发,“你还真把自己当机 器,会-复这一个动作? ”

    头皮仿佛要被他整块撕下来,我忍着痛,嘴

    角还挂着他的津液。

    “不舒服吗? ”我冷笑,“要不你自己来? ”

    “你说的! ”他眸光一紧,揪着我的头发往后 用力一扯,我的头被动的靠在沙发上,他翻过 身,跨上了我的脖子,绝情又冷漠。

    舞台上一束聚光灯打在那位歌手的身上,他 始终目光平直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仿佛看着远 方,手上的拨片拨弄着吉他的琴弦,嘴里平滑的 调子落在我耳里却成了断断续续。

    眼前花白一片,有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见我一动不动,他厌恶的抽离,撅着我的下 巴,抓过茶几上最后一瓶威士忌疯狂的灌进我的 嘴里,连同他的津液一起。

    酒液渗入我的喉咙,钻进我的鼻月| &着

    呛咳和呕吐的欲望,直到他整^全I卩灌完,才 听见酒瓶爆裂的声音。一 舞台上的音然&1:0 我的卩佛凝滞了。

    々身俄‘至地板上,蜷缩着,瑟瑟发抖。

    这样才叫泄欲的工具,懂吗? ! ”他将身上 的脏液全部擦拭在我衣服的领口处,整理好自

    己,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着我,而后冷然转 身,大步离去!

    叶连硕紧跟着进来了,看到我一身狼藉的坐 在湿漉漉的地上,声音低冷,“怎么回事?他对你 做了什么? ”

    我睫毛抖动了一下,依旧抱着膝盖,像死了 —样。

    “起来,这样会生病的。”他过来将我从地上 拉了起来,“我送你回家。”

    我像个木偶一样任由叶连硕将我拉上他的 车,替我系好安全带之后,他问我地址。

    我艰难的张了张嘴,报了公寓的位置豸,他 微微有些诧异,但什么也没说没问,1^发叾了油

    他几乎是将我扛回爿从我包里翻出钥 匙开门后,直接放&了沙发上,然后瘫倒在 我身侧,'的穿着粗气。

    《体不如曾煜强壮,所以尽管我是有八 他扛我这么久依然有点吃力。

    他扫视了一圈,“原来这里给你住了。”

    我将自己缩在角落,有风从窗户吹了进来, 身上的衣服几乎是湿透了,竟然有些冷。

    叶连硕见我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瞥了一眼 敞开的窗户,然后起身过去将它关上了。

    转身回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 眼屏幕,他点开了扩音。

    我听到曾煜低沉的声音,“送到了吗? ” 叶连硕看着我,轻扯了嘴角,“刚到。”

    “成。”对方说了一个字就沉默了。

    叶连硕便问,“她浑身湿透了,一身酒味儿, 现在缩在沙发上动也不动,这样下去会着凉的。” 电话那边顿了一会儿,沙哑的嗓音-而响 起,“让她去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1 服?”

    “你自己跟她说。”叶连硕轻的瞥了我 一眼,我闭上眼。

    “不。”曾煜你说。”

    叶连硕口,那边补充道,“别说是我说 的,々这个电话是我打的。”

    叶连硕嘴角的笑意漾了开来,我则保持淡

    漠。

    曾煜要是知道叶连硕直接开了扩音,他的每 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一定会气的砸了手 机。

    “还有,你帮我劝劝她,你知道我不可能会看 轻她,但她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贬低自己,我实 在是没忍住,伤了她,是我不对,但她也抛下我 去追邱浩森了不是,一过抵一过,扯平了。”曾煜 声音很轻,轻到听不出他话语里的情绪。

    叶连硕敛了笑,认真地问道,“我只能帮你劝 她洗个澡早点睡,至于你的过能不能抵,还是等 你自己亲口跟她说吧。”

    “……”又是一阵静默,良久一个好字。, 挂电话之前,又听到曾煜想到了彳 的,

    提醒道,“你们现在算是孤男寡女室,我有

    叶连硕一副柄的样子,又听电话那边 改了口,相信你的。”

    电话。

    怎么样?要不要先去洗澡? ”叶连硕柔声细

    语的问道。

    我睁开眼,看着他,而后眨了眨眼,他便用 下巴指了指浴室方向,“那就快去,你要是着凉 了,那佛爷得怪我。”

    不知道是蜷缩久了还是冷久了,身上的酒精 仿佛连我的身体也一起麻痹了,我挣扎了一下, 没能挣扎起来,又跌了回去。

    叶连硕见状,放下手机过来扶我。

    “谢谢。,’

    “不客气。”

    我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冲了整整半个小时才 出来,我以为叶连硕已经走了,没想到他端着两 碗面条从厨房走了出来,“洗好了?饿了吧,过来 吃面。,’ ^

    我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朝餐去。

    两碗热腾腾的西红散发着诱人的香 味,他将筷子放碗上,“你平时都不怎么 做饭吗,只有一个西红柿和几个鸡蛋, 连-';^都有,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将就着吃 ,’

    “谢谢。”我又重复了这两个字,然后将毛巾

    放在一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他又问了一遍,“你平时吃饭都是在外面 吗? ”

    我点了头,“偶尔也会叫外卖。”

    “你不会做饭? ”他似乎有些惊讶。

    “会,但是平时都一个人,做了麻烦,不如外 面方便。”

    我其实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做饭了,后来 入了社会,刚开始找的都是些包食宿的工作,也 没有条件做饭,跟吴磊在一起的那几年做的比较 多,不过他都不怎么爱吃,我喜欢做清淡的,但 吴磊属于重口味,无辣不欢的那种,所以,愿带 我去外面吃也不要在家做饭。

    再后来跟邱浩森在一起,胃豸不需要做 饭,他也不允许我下厨,本都是琴妈料理 的,偶尔我心个菜,等不到他回来 吃,之后也'再做的兴趣。

    浦&之就养成了习惯,怕麻烦。

    2不行。”叶连硕开口,“以后跟了曾煩,你

    肯定要试着做饭,他胃不好,外面的食物很多不

    干净,他也不爱吃。”

    他这话让我刚抓起的筷子顿在了半空中,“我 知道自己的定位,还没有到可以为他做饭的程 度。”

    叶连硕也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他 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到现在还在生气! ”

    做了什么,怎么说的出口。

    我摇头,“没什么。”

    “先吃吧。”叶连硕无奈的叹了口气。

    吃了几口,觉得味道还不错,我一向不怎么 吃面食的,现在竟然觉得味道很好,忍不住多吃 了几口。 ,

    “你和曾煜是朋友? ”吃了一半,忽3想到 了,问他。

    他嗯了一声,“算是

    “你们什么”我又问。

    “怎么情敌了? ”叶连硕不答反问, 嘴,^逸⑨闻的笑。

    彡彳不是,我只是好奇,他那样的人居然还有朋 友。”我实话实说,我一直以为他身边只有艾伦可

    以说话。

    叶连硕笑了笑,“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虽然 他那个人脾气古怪了点儿,但其实还挺重情义 的,你别被他冷漠的外表给骗了,刚才那通电话 就是很好的证明,他其实很关心你,只是他不愿 意在你面前表现出来。”

    我眨了眨眼,内心起了一丝波澜。

    叶连硕继续说,“你应该能理解,受过一次伤 的人很容易封闭自己的心。”

    “受伤? ”我本能的想到洛雪,“是因为洛雪 吗? ”

    “你知道她。”

    我点头,叶连硕眸色幽然,声匕凉如 水,“曾煜对她没话说,但她对都是冷冰 冰。七年前,曾煜经历了炸,这个我跟你 提过。那次爆彳罾畠在医院昏迷了近半个 月,整整,雪都没去医院看过他一眼,后 来愈去找她,却发现她和自己的亲舅舅

    备了-起。”

    我登时一惊,脑海中迅速冒出吴磊和另一个

    女人上床的画面,原来他们所说的背叛指的是这 个,我能理解曾煜的感受,因为我曾亲身经历过 那样的绝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