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五章他讨厌冷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杜恒。”

    叶连硕点头,“曾煜一气之下搞垮了杜恒的外 贸公司,直接让杜恒损失了几个亿,曾煜的母亲 就是那时候被气坏了身子,没多久就离世了,曾 煜就将母亲的死怪到了杜恒头上。”

    叶连硕叹了口气,将筷子放在桌上不愿在吃 了,身子往后靠,“这件事谁对谁错我们外人也不 好评断,在那之后曾煜和杜恒的关系越演越烈, 杜恒也不是软柿子,他知道曾煜对洛雪的感情, 趁着曾煜出国的时间,他和洛雪偷偷结了婚。” 听到这儿,我想到了白芹,于是问,,恒和 洛雪的感情昵,怎么样? ”

    叶连硕微微蹙眉,“可杜恒根本不 爱洛雪,他和洛胃其实是被人设计的, 具体情况即使他们结婚了,大部分 时间參罾、居两地。”

    “可他们不是有个孩子了吗? ”曾煜跟我说 过,杜恒孩子都几岁了。

    “孩子也是第一次怀上的,洛雪本来不想要 的,考虑到年龄大了,最后还是生了下来。”叶连 硕重新坐直了身子,双手交握撑着下巴,目光循 循的看着我,“话说你和曾煜在一起多久了?今天 要不是他找我暍酒,我都不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我记得你不是…”

    “邱浩森的女人? ”我猜他是想说这个。

    果然,他点了头。

    我抿了抿唇,笑的有些苦,“其实事情发生到 如今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叶连硕目光平和,“这说明缘分是个奇妙的东 西。’,

    “缘分? ”我狐疑的问,“你是说我和,之间 的缘分? ”

    “嗯。”叶连硕不置可否

    “我和他的缘半年前在拉萨我救了 他,早知成今天这样,我当时一定调 转车罾走人。”

    “不见得,可能更早也不一定。”叶连硕笑的

    神秘而又意味深长。

    “孩子也是第一次怀上的,洛雪本来不想要 的,考虑到年龄大了,最后还是生了下来。”叶连 硕重新坐直了身子,双手交握撑着下巴,目光循 循的看着我,“话说你和曾煜在一起多久了?今天 要不是他找我暍酒,我都不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我记得你不是…”

    “邱浩森的女人? ”我猜他是想说这个。

    果然,他点了头。

    我抿了抿唇,笑的有些苦,“其实事情发生到 如今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叶连硕目光平和,“这说明缘分是个奇妙的东 西。’,

    “缘分? ”我狐疑的问,“你是说我和,之间 的缘分? ”

    “嗯。”叶连硕不置可否

    “我和他的缘半年前在拉萨我救了 他,早知成今天这样,我当时一定调 转车罾走人。”

    “不见得,可能更早也不一定。”叶连硕笑的

    神秘而又意味深长。

    “什么意思? ”我不解的看着他。

    “可能是上辈子结下的缘。”叶连硕唇角微

    勾。

    跟叶连硕谈话我几乎意识不到时间的流失, 抬头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

    叶连硕起身想要收拾碗筷,被我拦下了,他 悻悻的看了一眼手腕的表,若有似无的摇头,“那 佛爷要是知道我这么晚回去,估计得把我吊起来 打。”

    “他不是说相信你吗? ”我将他送到门口。

    他笑着耸了耸肩,“他就没有相信过谁。” 我心里咯噔一下,曾煜,他也说相,难 道这些话都是敷衍?

    送走叶连硕之后,我便、胃謝!6收拾了碗筷, 咖啡机前接热水㈤,,想到了曾煜。他也曾 站在这个玻璃杯接水,还有那个蜻 蜓点暂的吻。

    当天晚上,西郊墓地的枪击案荣登头条,热 度一直未减。

    警方给出的官方消息是三爷出逃后为了报复

    那些害他落网的人,暗中跟踪邱浩森到西郊墓 地,妄图将他击毙,导致两名警员一死一伤。死 的是跟在邱浩森身后无辜躺枪的警员,伤的正是 邱浩森。

    至于邱浩森带队挖吴磊的墓,警方只字未

    提。

    三爷的悬赏金已经开到了五万,连他的影子 都没找见。

    西郊墓地只有少许的几个摄像头,除了入口 那个关键性的被破坏了以外其他全都正常运作, 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几声枪响来自不同的方位,警方初,断, 涉案的歹徒起码有三人以上。

    这次对方是真的狠,了邱浩森的

    口口 0

    记得三爷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 人,找人砍死洛雪的老师借以拉拢曾煜就 是很好的例子。

    如果这次真的是他,那么不仅是邱浩森,曾

    煜也有逃不了的危险。

    第二天我正常到公司上班,经历了前一晚, 我几乎一整个上午喉咙都不舒服,嗓子里始终有 种异物堵塞的感觉,以及那种特殊的味道也始终 挥之不去。

    我暍了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午饭时候,叶连 硕来叫我吃饭,还笑着打趣,“你这一上午啥也没 干,光是跑茶水间和洗手间了。”

    我以为他是数落我上班不认真,连忙站起来 道歉。

    他却挥手,“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下午帯你 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总裁办一共就只有我彳^^每每我和叶 连硕以及安迪下的III候,总能收获一群异 样的目光。^

    会听到一些关于我的议论,有说我和 叶总关系匪浅的,也有听说我是陈导亲自打招呼 弄进来的,甚至还有人扒出了我和邱浩森当初一

    同出席晚宴的照片,说我其实是邱浩森情妇的。

    对于这些非议,可能有的人会很介意,但我 真的无所谓。

    走到今天,什么样的争议没经历过,这些可 以算是九牛一毛了。

    跟在叶连硕身后,穿过马路去到街对面的西 餐厅,一路上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回头又是一 片熟悉的街景,什么特殊情况都没有。

    叶连硕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叶连硕便是 笑,“女人可别轻易说随便,就像男人不能随口说 不行。”

    “意面吧。”

    “什么口味? ”服务员从旁问。

    “黑胡椒。”我答。

    倏然抬头,看见外面有、^帽的男人蓦 然将视线从我这』—然后压低了帽檐,快 步离开。

    可以确定刚才就是他一路盯着我们。

    “怎么了? ”叶连硕意识到我脸色不对,顺着

    我的目光看向窗外。

    我收回视线,“没。”

    叶连硕便和安迪谈论起公事,开始是谈公司 资金总存量的问题,后来转移到这次枪击案。

    叶连硕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蹙眉问,“有个 问题其实我昨晚就想问你。”

    他这句话说完,安迪浓眉一挑,诧异的看着 我们。

    “什么问题? ”

    “昨天你为什么会去追邱浩森的车? ”

    他话刚出口,我就沉默了。

    “你不会还对他余情未了吧? ”叶连硕直言不 讳,声音不如往日温和。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一想到这,,心里 就很乱,“只能说,我也很后悔。” 0

    如果知道邱浩森只是伤、膊,如果知道 我追出去会让曾的对我,我怎么也不 会那样冲^

    @8^况紧急,我真的没有时间考虑,那发 子弹直接穿进邱浩森的窗玻璃,我以为他会死。 如果那个时候我还能站在原地袖手旁观,冷

    漠的看着子弹一发一发打在那辆警车上,我才会 觉得我冷血的不像个人。

    服务员上了餐,叶连硕将我的意面挪到我面 前,一本正经的道,“你可以对我保持沉默,但是 顾晚,如果是曾煜问你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和 他解释一下,哪怕说个谎话哄哄他。”

    我侧目。

    他继续道,“因为他很讨厌这样的冷漠。”

    因为洛雪吗。

    我这样想。

    沉默了一会儿,他们又继续讨论起了案情。

    从他们的谈话里我知道了一个我一直很想知 道的答案。

    邱浩森带队去挖吴磊的坟,其^^认有 没有遗漏的毒品。当时这个、是吴磊的前妻 亲自下葬的,她出一部分用来藏匿海 洛因,也里的骨灰盒里藏匿其他的东 西。參令小

    只是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才去

    扒。

    我不解的打断叶连硕和安迪的谈话。

    叶连硕则摇头,“可能是曾煜说了什么。” 安迪附议,“昨天上午,邱局将曾煜叫去了警 局,两人整整聊了两个小时,聊完邱局就带人去 了墓地,曾煜也跟了过去。”

    说到这儿,安迪忽然皱眉看向叶连硕,“会不 会是曾煜有意要将邱浩森引到西郊墓地的。” 我当即一惊,“你的意思是邱浩森中枪是曾煜 一手设计的? ”

    叶连硕连忙瞪了安迪一眼,转而向我,“别听 他胡说,曾煜不会做那样的事。”

    “不会吗? ”

    “不会! ”叶连硕眼神坚定如磐石。

    午饭过后,回公司坐了一会儿,丨\等^硕处 理完公事之后,他便带我^#1斤说的那个地 方。

    到了 后,我看着眼前一栋老旧的小

    区^^\微有些诧异,“你要带我来的就是这 儿?,,

    叶连硕淡笑着点头,“走,上去。”

    电梯里被写上了各种小广告,上行的时候依 稀有些摇晃,最后停在了十六楼。

    一梯四户,叶连硕拿出钥匙向我介绍,“这里 就是当年发生瓦斯爆炸的地方,事情发生后曾煜 就将这一层买了下来,改装成了老年人休闲活动 中心,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躲到这里来陪老人 打麻将。现在政府说要拆迁,曾煜不同意,你也 知道他和杜恒的关系,杜恒是房管局的,无论是 政还是商势利都不小。”

    说着,他顾自打开了门。

    外面看着有些压抑的楼道,里面却别有洞

    天。

    宽阔的大厅内处处都是绿色的盆栽,,散的 几张麻将桌有序的分列在两边,有^I老人在打 麻将,还有几桌在下象棋,和叶连硕无故 闯入,忙碌的老人动作打量着我们。

    —眼胃拖里的曾煜,正在和三为老太 太轉辦

    他西装革履的样子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明显不属于这里,却能完美的融入其中。

    安静的环境里,听到曾煜对面的老太太偏头 看向我们,“呀,连硕来了,咦,还带了个小姑 娘? ”

    有老太太附议,“连硕终于交女友了。” 他们把我当成了叶连硕的女朋友?曾煜原本 清淡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