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咱们叙叙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里默念了一句‘叶总,祝你平安’,我便转 身去了隔壁。

    叶连硕还在和刚才那个小女孩戏耍,见到我 过来,笑着将小女孩从肩膀上放了下来,“气色不 错啊。”

    我当然听得出他话语里的意思,尴尬的低了 低头,“他让你过去。”

    “得,这锅又得我背! ”旰连硕耸了耸肩,淡 定自若的往外走,没出几步,他想到什么似的回 头,“她叫琪琪,曾煜的死忠粉,帮我陪一会 儿。”

    “嗯。” ^

    隔着不远的位置有两位老人在下罾棋^他 们看着我,我便朝他们点了点^^#

    “你叫琪琪? 摸琪琪的麻雀辫

    儿,她却麻溜^的手,然后用一种很不 友好的'我。

    我I着性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坐下,“你喜

    欢曾煜呀? ”

    琪琪一句话让我登时无言,“我看见曾煜哥哥 抱着你了,他说过他只抱我的,我不喜欢你,你 别跟我说话。”

    听了她的话,我顿时沉默了,这么小的孩子 都有妒忌心理了吗。

    琪琪从我面前跑开了,一头扎进了一位正在 打麻将的老太太怀里,透过老太太胳膊和麻将桌 之间的空隙偷偷地注视着我。

    我原位坐了一会儿,白芹的电话打了进来, 说是‘天上人间別周年趴,加上燕姐手底下又一个 姑娘给人包了,燕姐宴群雄’,让我晚上过去 和她们一起聚聚。

    问了时间和地点之后,白芹便问我在晒,不 方便具体说,干脆回了句在上班。

    “那我等你下班过来接你。

    我也不确定什么时#能5^ “不了,晚上肯定 要暍酒,就别^#,、自己打车过去。”

    “女^叮瞩了一句不要迟到就挂了电

    话。

    离下班时间已经很接近了,我还想回去换身

    衣服,总不能穿一身职业装过去。起身往外走, 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琪琪的位置,她正盯着我,大 概是猜到我要去隔壁找曾煜,往外挪了挪步子一 副要马上跟过来的样子。

    我假装没看见,拐出走廊。

    门依然虚掩着,没完全关上,我敲了两下便 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眼就看见曾煜一个过肩摔将叶连硕摔在了 地板上,嘴角勾着一抹不屑的弧度,“再来! ” 叶连硕拄着腰哎哟哎哟的叫唤了连声,连忙 摆手,“别了,我已经好几年没锻炼过了,干不过 你。”

    “你们……”我惊的愣在了原地。

    曾煜扭头看了我一眼,收回了拳。#^

    叶连硕从地上跳了起来,&的道,“我 们闹着玩儿的。” 、

    曾煜却不给^冷不丁讽刺,“谁和你闹

    “另胃!)别,就算你让我只手,我也臝不了啊,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叶连硕瞥了我一眼, 继续道,“我怎么说也是顾晚的上司,可别让我在 员工面前丟了上司的威严。”

    “出息! ”曾煜睨了他一眼,转而走向吧台, 又开了一瓶黑睥。

    叶连硕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噙着不深不浅 的笑。

    “曾煜哥哥! ”趁着说话的空隙,琪琪突然从 我身后蹿了出来,直奔曾煜。

    曾煜一手插着兜,一手举着睥酒刚要暍,琪 琪直愣愣的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腿,他眸光 一滞,随即淡笑了开来,只手将琪琪瘦弱的身躯 抱在了怀里。

    琪琪两只小胳膊环着曾煜的脖子,“曾,哥 哥,你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琪—‘没 见你了,琪琪好想你。”

    曾煜嘴角的弧度渐吗?有多想我? ” “每天做梦^#11你。”琪琪两只水汪汪的 眼睛透这么小的孩子说起甜言蜜语一点 也不含1,反观自己,真的可以说是没有人情味

    儿了。

    “那就亲我一下。”曾煜好整以暇的凑过脸。 琪琪犹豫了一会儿,说了个‘不’字。

    曾煜问她为什么,她瞥了我一眼,说曾煜刚 刚亲了我。

    “妈妈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琪琪绷着一 张稚嫩的脸,却说出很多成年人都不懂得道理。 曾煜随即看向我,眼底波光流转。

    叶连硕走过来对曾煜说,“琪琪昨天在学校跟 同学打架了。”

    “聰? ”曾煜挑眉。

    叶连硕故作沉昤,“还不是因为你,有同学说 你是坏人,她气不过就把人眼角打出血了。”

    曾煜将啤酒放在一边,将琪琪放在吧,坐 着,认真地看着她,“她有没有打伤你?&

    琪琪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那就好,谁敢打彳|1 ‘|尤帮你打回去。”曾 煜捏了捏琪琪&我们琪琪打人的份,没 有我们负的可能。”

    他胃话温柔又不失霸道,但这么教育一个孩

    子真的好吗。

    回去的路上,我问叶连硕,叶连硕却毫不在 意的摇头,“别人可能会被教坏,但是琪琪不

    我问为什么,叶连硕面无表情的答,“琪琪有 先天性心脏病,能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多。” 我当时就沉默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琪琪是个孤儿,被她外婆一手带大的,她的 医疗费全部是曾煜承包的,所以她对曾煜的感情 和一般人不一样,曾煜是她活下去的希望,也是 她活下去的动力。”叶连硕眸光平淡,说完这番 话,他也沉默了。

    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我的身世,因为

    我也是被外婆带大的孩子过她不是我的 亲外婆,我是被领养0^、我@0道我的亲生父母还 活着,但是他彳丨@^?畠的遗弃,在我心里,他 们已经

    外婆的祖籍是上海的,所以在外婆去世的那

    一年,我独自一人来了上海。

    我带着外婆的心愿,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在 这座城市站稳脚跟,十年过去了,我却依旧是这 座城市的尘埃。

    曾煜带琪琪去医院复査了,因为我要去赴白 芹的约,就先跟叶连硕回来了。

    原以为叶连硕会将我带去公司,没想到车子 停在了我小区门口。

    我诧异的看了叶连硕一眼,他则淡笑,“聚会 总不能穿工装吧,上去换身衣服,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就行。”我不好 意思的拒绝。

    “没关系,我刚好去那边有事,反正顺 路。”他热情满满,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件藕色的包胃辑卜了 个口红,带了耳饰便重新出门。

    刚出电梯,一只从身后袭了过来,捂 住了我的口鼻#^5的乙醚的味道,我挣扎 了几下'半昏迷。

    依稀感觉到我被人塞进了车里,车子正大光

    明的驶出了小区,与叶连硕的车子擦肩而过的时 候,我看见他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方向盘,低头 看了一眼手腕的表。

    意识朦胧之际,我还看见那个带着鸭舌帽的 男人。

    正是白天跟踪我的那个,如果我没猜错,他 已经跟了我整整一天了,现在才找到机会下手。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看房间陈设像是酒店,床头发现了西郊宾馆的 10(30。

    西郊宾馆?

    西郊墓地枪击案发生之后这里被反复排査了 许多遍,几乎都被警方的势力控制了,什么人这 么大胆居然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掳人。

    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立即闭上了目

    然后就听见男人的对话声

    “醒了吗? ”三爷的0音

    “还没,应丨,不要我去弄醒。”

    再睡会儿,你去给她上衣扒了, 拍几张I片。”三爷不动声色的命令。

    我心里一惊,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一片阴影 笼罩了下来,我顿时睁开眼,一个巴掌挥了过 去!

    “妈的,打我! ”我这一巴掌其实打的不狠, 因为刚刚转醒,力气还没恢复过来,但他大概是 没有防备,一巴掌就让他栽到了一边。

    那男的眼神发了狠,起身准备弄我,给三爷 一个手势拦了下来。

    “既然醒了,咱们就叙叙旧? ”三爷笑里藏 刀,“顾小姐! ”

    抛开三爷的身份不说,单看他的外表,五官 长得其实不错,不算特别帅,但属于比较耐看型 的,他比较善于伪装,外表给人的感觉风雅绅 士,不了解他的人,根本就无法想象他所—的 事儿与他的表象形成多大的反差。

    邱浩森找了三爷这么多天 #^^1不到他就 藏在西郊宾馆。

    “我和你没^的。”我和他本来就没有 过节,&次,无非是因为我和邱浩森的关 系0

    “怎么没有? ”三爷敛了笑,眸光骤然变冷, 缓缓摘下帽子,露出光秃的头顶,耳后的位置还 有一条长长的刀疤,明显是刚恢复不久。

    他将帽子随手丟在一边,冷冷的瞪着我,“我 很好奇,你居然能同时跟邱浩森和曾煜两个人搞 在一起,他们俩可是多年的死对头,谁都不可能 接受对方的女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声音陡然一沉,听得 我浑身发毛,“我知道条子安排了卧底在曾煜身 边,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人就是你。”

    他笃定的看着我,面露凶光,每一个字都晈 的很用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