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章一言不合就开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杜恒声音低沉,“谁告诉你的? ”

    他下意识的瞥了曾煜一眼,曾煜毫不示弱的 抬了下巴,好整以暇的回瞪他。

    白芹扁着嘴,“你把我的事情调査的那么清楚 了,我就不能调査点儿你的事儿? ”

    杜恒紧盯着白芹,盯的白芹默默低下了头, 再也不敢作声,才坐回身子,恢复了以往的淡 漠。

    我挺喜欢看他们两人的,总觉得他们身上有 一种我和曾煜之间所没有的东西,至于是什么, 我也说不清道不明。

    之后,杜恒就没怎么再开口,一直是不, 淡的表情。

    反观白芹好像开朗了许她^杜恒替她 兑好的咖啡,美滋滋起了八卦,说她有 个姐妹儿最近感受了一下澳门很出名 的那八桑拿,还认真地跟我们解释了一 下所丨 金龙十八桑拿究竟是什么。

    十八桑拿其实就是个洗浴中心,不过是带有 情色交易性质的。比起内地和香港,那里汇集很 多白人和黑人,白人一般多是俄罗斯人,鲜少有 欧美,偶尔也会有混血,但价格都比较高。也有 标港台明星的,价格也差不多两千多港币,不过 其实都不是真正的明星,最多是些十八线的小艺 人,兼职赚外快的。

    以前做模特的时候,就听一个同事说起过, 去澳门的一般除了赌就是嫖,在那儿钱真的就只 是个数字,大陆的人舍得花钱,那里做小姐的收 入也高,有些同事禁不住诱惑就去了,起初混的 风生水起,微博上晒各种名车豪宅,不到两个 月,突然就销声匿迹了。据说是染上了艾滋,得 了抑郁症,以前发的那些微博一夜之间删的,^ 净净,再也没听过她的消息。

    白芹说,她姐妹儿感受^^拿比较刺 激,透明的玻璃泳池,丨一齡|6血在下面游,女客 户站上面看,码直接领走,价格也差 不多^的样子,一次一小时,绝对让你

    不过这些她是后来跟我说的,当着杜恒的面

    她可不敢说的这么露骨。

    但即便她只提了一下金龙十八桑拿,就足够 杜恒面红耳赤了。

    杜恒将刀叉往桌上一拍,再也顾不得场合, 一把拎起白芹的衣领,冷斥道:“吃饱了我们就 走,别在这儿废话! ”

    白芹咿咿呀呀嘴里还说着什么,眼看反抗不 得,便抓着包朝我挤眉弄眼,“晚晚我先走了啊, 后面的事儿我下次告诉你哈。”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白芹已经被杜恒拖出了 包厢。

    隐约感受到两束一样的目光,我当即转脸看 向曾煜,曾煜挑着眉用一种邪魅至极的眼神^量 着我。

    我眸光不自觉的闪烁,声^^飘,“我们 也走吧。”

    “你也吃饱^意有所指的问道。

    甚,但我总觉得氛围不对,还是点

    了头:

    曾煜笑的深,“那就走。”

    经过前台的时候曾煜准备结账,被告知前面 一位先生已经签单了。

    进电梯的时候,曾煜还是用一种意味不明的 眼神盯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起了一层薄薄 的鸡皮疙瘩。

    出了酒店,曾煜并没有去停车场取车,而是 牵着我的手径直过了马路对面。

    而后我才反应过来,他那样的笑究竟是什么

    音田

    一言不合就开房。

    进到房间之后,曾煜便朝我靠了过来,抄手 看着我,“你们女人之间平时都聊这些? ”

    我尴尬的摇了摇头,“偶尔,偶尔……” ^

    “偶尔? ”曾煜勾着清浅的笑,“我^^道^, 就不止一次了。”

    “还有哪次? ”我,的^身子不停地往后

    退。

    ‘敛,“你仔细想想你们平时在微信 群里―卩了些什么? ”

    我登时一惊,“你偷看我手机! ”

    他说过他不监视我的。

    他像是猜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我可没有偷看 的癖好,我要是想看会光明正大的拿过来看。”

    他说上次在同性恋会所,我把包落他车上, 他不仅看到了邱浩森给我打了电话,还看到我们 微信群里聊天的内容,他用四个字形容,“污秽不 堪”。

    我没计较他看了我聊天记录,因为我从来不 介意这些,而且我知道他也不是刻意要去査我什 么。我只是解释了一下,我很少参与她们的那些 话题。

    曾煜却不在乎这个,他好奇的是,我们女人

    1-10 0=1 I

    曾煜却是笑,“是卩豸?.辦着白芹说的时候,你 —定也不惊讶,、⑩”

    够曝味賴仿佛能看穿我的心,我不敢说

    谎,/穷子承认以前有同事在那儿上过班。

    “你没有去过? ”他的手抚上我的后脑,指腹

    有意无意的磨蹭着我的头皮。

    “没有。”我低着头,他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 颊上,惹的我一阵哆嗦,我的身体瞬间有了反 应。

    我以为曾煜是跟杜恒一样,因为我参与了那 种话题而生气,没想到他扣着我的后脑勺只是 道,“如果你想去,告诉我,我可以带你去。”

    “但是。”我刚诧异于他的话,他便补充 道,“如果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去那种地方,我不会 像邱浩森一样手下留情。他会给你机会,我不

    我身子绷直,憋着呼吸,一动不动的看着

    他。

    他忽然松开了我,当着我的面开纟@ 衫

    的扣子,我以为他要做什么^好心理准 备,可他却将脱下的丨 麥I’沙发上,转身走 向浴室,到浴^5^1寸候,他想到了什么似的 随即起吗? ”

    ―然的看着他,没等我开口,他顾自回

    答,“算了,你脖子有伤。”

    而后他便扎进了浴室,紧接着就听到花洒的 声音。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手机在震动,拿出一看,白芹又在微信群里说金 龙十八桑拿的事儿,还发了几张图,她姐妹儿偷 拍的混血帅哥的身材,虽然关键部位打了马赛 克,但马赛克的面积足以让人血脉喷张。

    白芹好死不死还说了句,“晚晚,你们家曾煜 有这个大吗? ”

    我第一次有了退群的冲动。

    燕姐偏偏还搭理她,“有过之而无不及,曾煜 的家伙在圈内出了名儿的,要不我当初怎么劝晚 晚‘弃暗投明’啊。”

    我真的很想问白芹,她抱着手机8^1‘这 些杜恒知道吗。

    事实上,杜恒确@卩3^@并且他们又经历了 漫长的‘一整夜’

    自跟我说的时候,我忽然茅塞顿

    开,碰後这些无非是想刺激杜恒,只有杜恒生气

    了,她才能享云端之乐。

    曾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紧张的将整个群 聊记录都删除了,还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塞进了 包里。

    抬头就对上曾煜探究的眼,以及他几乎暴露 无遗的淋漓身材。

    想到燕姐的那句话,我居然没能控制住自己 的眼神。

    然后就亲眼看见他的身体发生了不可描述的 变化。

    我连忙低下头,低到不能再低。

    感受到他的靠近,沐浴液的清香越来越浓, 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他湿漉漉的身体就这么粘 了过来。 ,

    “好看吗?嗯? ”他直接含住我的‘轻 地舔吻。

    “没,没……”我.子央被他逼得倒进沙 发里了。

    他声音陡然一沉,咬着我的耳垂

    也更力 1角力,微麻的痛感让我的身子抖了一下。

    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好缩到沙发

    的角落里,任由他肆无忌惮的侵占。

    “晚儿。”他捉住我的下巴,迫使我正脸对 他,然后低头吻上我的唇,轻柔的话语从唇齿间 溢出,不失霸道:“说好看! ”

    我被他娴熟的吻技逗弄的意乱情迷,语不成 调:“晤,好看。”

    我的回答刺激了他,他扣着我的腰身将我压 在了沙发的最角落。

    他的吻属于那种很有目的性的征服之吻,先 攻我最敏感的耳垂,瞬间激发我身体最本能最原 始的欲望,然后一切水到渠成,再转而向下,亲 吻任何他想亲吻的地方。

    “晚儿。”他一遍遍的喊着我的名字,然, 着我的手覆盖在他的胸口,顺着他肌^紋‘笔 直而下,手掌所到之处皆是滚的腰身没 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日痕也不再似之前剜

    目。参

    腰身,直直的冲了进来,痛并快 乐的1瞬间如电流般漫过我的四肢百骸,每一

    个细胞都如逢甘露。

    仿佛置身于辽阔的海域,我的身子如一叶扁 舟,在惊涛骇浪的冲撞下支离破碎。

    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随着室内温度的 膨胀,雨势也越来越疯狂。

    我紧紧地攀着他的脖子,如同抓住了一棵救 命稻草,身体跟随着他的节奏不住地颤抖。

    结束之后,他摸出了烟盒,迟疑了一下,又 将烟盒丟回茶几上,然后偏头看着我,思忖着 道,“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吃避孕药? ”

    我霍然一惊,却没能张开嘴回他。

    “以后别吃了,我可以戴套。”低沉的声音, 眼神如磐石般坚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