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一章枪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吃的避孕药是那种28颗周期的短效避孕 药,长期避孕的,以前跟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 他不愿戴套,燕姐教给我这个方法,这个药本身 没什么副作用,还能规律月经,避孕效果也很 好。

    后来就养成了习惯,每天都会吃,包里也会 随身带,他一定是看到我包里有,才会这么问。 我眨了眨眼,想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

    口。

    沉默之际,他一把将我拦腰抱了起来,我失 声轻叫,“你要干嘛? ”

    曾煜邪魅的一笑,“抱你去洗澡:

    我惊讶,“我哪有? ”

    曾煜勾唇,“上明“I尔失望的眼神。” “你看有,快放我下来。”我不 停地^1彳&感觉面红耳赤到满脸充血了。

    曾煌却不给我反抗的机会,直接将我抱进浴

    室,一脚踢上了门,转脸就看见已经放好的整浴 缸水。

    原来他早已准备。

    我又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其实内心已经开 始期待了。

    曾煌低声蓄告,“别动,否则我直接在这儿要 你。”

    我瞬间变得很温顺,任甶他将我的身子放进 浴缸,我乖巧的縮在角落,看着他又添了一些热 水。

    “凉吗? ”他偏头问我。

    我摇头。

    “热吗? ”他又问。

    我依然摇头。 ,

    “那就行。”他关掉水阀,跟了进来〜

    浴缸沿上,“过来。”

    我羞窘难耐,声【章輯細够丝,“我自己可以 洗。”

    耐着性子沉沉的看着我。

    他随便一个眼神就自带威慑力,我本能的向

    他靠了过去。

    他分开腿,让我靠在他身上,然后慢条斯理 的替我清洗着身上每一寸肌肤。

    这个姿势让我很舒心,也很愉悦,不用面对 他的脸,后背被他的怀抱填满的感觉也很满足。

    他给我洗澡的感觉和邱浩森给我洗澡的感觉 完全不一样,邱浩森只有在想要的时候才会给我 洗澡,或者给我洗澡的时候会自然的想要。

    而曾煜不是,他给我洗澡,就是单纯的,如 同父亲给小女儿洗澡一样,认真,纯粹。

    后背偶尔会磨蹭到他的敏感部位,也能感受 到那里细微的变化,我会下意识的与他的身体拉 开一段空隙,他能意识到我的反应,擦拭身子动 作蓦然一顿,“怎么?你很紧张? ”

    虽然背对着他,但光是听他的声音 心跳加速了。

    我吞咽了 口水,―的魚实。

    “紧张的手顺着我的腰肢一路

    向下參令…1 我又立即摇头。

    我自问不是这种胆小如鼠的性格,无论是跟

    吴磊还是邱浩森在一起,在面对男女关系的事情 上,从来不会像现在这般怯弱,可是面对曾煜, 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和情绪,有时候甚至 连话都不敢说。

    “别。”身体的某个位置受到了侵犯,我本能 的惊呼出口。

    曾煜声音微挑,“这里不用洗? ”

    “我自己来。”我连忙推开他的手。

    他也没抗拒,不动声色的坐着,直直的盯着

    我。

    即使没有看他的脸,都能感受他的目光如 炬。在这样的注视下,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自己 来, “怎么不洗? ”他好整以暇的伸了伸 的腿在水底若有似无的晃动,肉也帯着 ―股原始的张力与性導、

    “你不洗我来? ”虽是问句,却带 着不肯定。

    下一秒,他的粗粝的手掌再次攀上我的身

    体。

    曾煜的掌心不似一般人的平滑,五指下隐约 有些细细的茧,尤其是食指的第一指节位置和中 指的第二指节位置,有一层特别厚的茧,我上网 査过,那是枪茧,经常握枪的人才会有。

    对于曾煜,我总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不管 我翻阅他多少资料,他依然像一个三百六十度无 死角的谜。

    洗完之后,他直接将我从水里拎了起来,然 后打横抱了出去。

    室内空调被调成了一个怡人舒适的温度,将 我擦干之后,他便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膝盖,盘算 着什么。

    见他眼神有意无意的略过茶几上的烟盒,# 意识到他是想抽烟了。

    “抽吧。”我说。

    “不介我喜欢看他抽烟时慢条斯 理的之性感。

    他当即摸了烟盒走去了窗边,将窗户打开了

    一条缝,然后点烟。

    窗外的霓虹灯管映照在他身上,更为他添上 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这样的安宁让我上瘾,如果可以一直这样, 该多好。

    然而第二天,这样的安宁便悄然而去。

    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人了,曾煜不知道什 么时候离开,茶几上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仓劲 有力的一行字,“晚儿,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 时间警方会派人保护你,我会尽早回来,等我。”

    然后我才知道,他答应了邱浩森的要求,至 于他去哪去做什么,我完全不知。

    从我离幵酒店开始,就看到警方的车一直跟 着我,包括我和白芹她们约了下午茶,他们也# 影不离的监视着。

    白芹一眼就发现了,打趣来暍个 茶还带了俩保镖。\

    我无奈&^#卜1眼。

    '^我现在处于危险时期,问我要不要

    搬去她那儿住,或者她搬去我那儿也行。

    我拒绝了,真的遇到危险,两个她在我身边

    的都没有用,反而让她无辜受牵连。

    聊了一会儿,我们便忽略了这档子事儿,白 芹继续说起她姐妹儿的澳门行,麻雀儿听得津津 有味,我却满脑子都在想曾煜去了哪儿。

    白芹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晚晚,听见我的 话没? ”

    我才回过神,“你说了什么? ”

    “我说,咱们去澳门呗。”白芹笑嘻嘻的开

    口。

    我冷不丁拒绝,“不怕杜恒追杀到澳门弄死 你? ’,

    白芹恹恹道,“别提他,扫兴! ”

    “昨晚……”我淡淡的笑着,不怀好意的看, 0芹。

    白芹脸不红心不跳,“昨晚有,倒是 你,我可是亲眼看见,掘^酒店了。难怪昨 晚一直不说丨‘忙’! ”

    不成蚀把米,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 感觉,我抓过咖啡来暍,又将视线转移至窗外。

    “正经的。”白芹敛了笑,“咱们一起去澳门 吧,好好的享受一把。”

    白芹说这个话的时候脸色浓郁,意味深长, 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那种迟暮的老人因 为生命的流逝才发出那样的感慨。

    我说,“你不是去过几次了么。”

    白芹说,以前去都是跟客户,要么是双飞伴 游,要么就是去走夜场秀,参加一些裸体趴,都 是为了赚钱,伺候那些老板、公子哥,别说享受 了,不受苦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知道白芹经历过很多我所无法想象的事 情,如果是以前我一定立马答应了,可是前一天 晚上曾煜才警告过我,不得已我只好拒绝,“曾煜 不允许我去那种地方。”

    “姓杜的还不准我去昵,有啥,他们,一句 谁,不是金主也不是男朋友老么束缚我 们的自由。”白芹说这丨|昀略變!"帯着一种赌气的 口吻。

    白芹的话让我无法反驳。

    白芹见我犹疑,“算了,你不想去我也不强迫

    你,麻雀儿,咱俩去。”

    她转向麻雀儿,麻雀儿点头如捣蒜。

    见麻雀儿答应了,白芹恢复了笑嘻嘻,“姓杜 的给了我一张卡,里面数字还挺大的,我看它平 时只涨不跌愁死了,我做个好事儿,去帮他花掉 —点。”

    她扭头对麻雀儿信誓旦旦,“你所有的开销我 承包了。”

    麻雀儿欢呼雀跃,我却笑不出来,看着白芹 抓起桌上的咖啡像暍酒一样一 口气灌进了喉咙 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离开的时候,白芹径直走向那辆车,伏在车 窗上,对两名小警员道,“两位哥哥闲着也是闲 着,送我们回家呗。” ,

    俩警员一辆懵逼的对视了一眼,

    我,还没点头同意,白芹已经顾车门,坐

    我和麻跟进去。

    雀儿去了‘天上人间’,因为离市局 挨得近,经过警局的时候,车子停了一下,前面

    的警员回头说他们要换班了,换个人送我回去。 我没拒绝,直接点了头。

    可当我看见邱浩森从警局出来,拉开驾驶座 的门坐了进来的时候,我后悔了。

    “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邱浩森侧着身 子,眸光清冷。

    我第一反应就是想下车,“我自己回去。” 他几乎是和我同时打开门,我没走出两步, 他就绕过来将我强行塞进了副驾驶,不甶分说的 甩上了车门。

    “顾晚,我说过,我和你的关系,只是警察与 公民的关系,我只负责保护你的安全,不会有任 何多余的心思,希望你也别有负担。”上车后,他 —本正经的开口,眼底的清冷更甚。 ,

    他以前看我的眼神都很深,而现在 所以我相信了他的话,尤其是他卩句,“况 且,我受人之托,忠#事&

    我诧异&^隹之托? ”

    “你希望是谁? ”他不答反问。

    我沉默着,他发动了引擎,车子驶离的时候 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警局走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