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二章人体烛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七月?

    她去警局干什么?

    我第一反应是她是不是又搞了什么事情 被‘请’到警局了,问了邱浩森,邱浩森只淡淡的 回答,“不认识。”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我发现根本不是往我家 的方向,"你带我去哪? ”

    邱浩森面无表情,“你那儿已经不能住了,三 爷的人一定会二十四小时盯着你,只要你一回 去,就是送羊入虎口。”

    我沉默了,邱浩森继续说,“你有什么一定要 用的东西,我让琴妈去拿过来。”

    琴妈……我当然明白他要带我去哪^^

    “我不想回那,我可以去8^3^ ”尽管我 内心并不愿意去白,如果白芹真的要去 澳门的话,&那儿借住几天。

    芹能保护你? ”

    “你不是派人盯着的吗。”我据理力争。

    邱浩森抿了抿唇,淡淡道,“为什么要浪费警

    力? ”

    拗不过他,我便只好沉默。

    到了熟悉的院外,远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

    味。

    邱浩森过来替我拉开门,直直的站着,等着 我下车,无奈之下,我只好往里走。

    他一声不吭的跟着我,眼观鼻鼻观心。

    琴妈将做好的饭菜全部端上桌,看着餐桌上 准备的两副碗筷,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邱浩森, 他要留下来跟我一起吃饭?

    要知道,他留在这儿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三 次,每年只有我生日的时候,他才会抽时间陪我 吃一顿饭。 ,

    我曾数次亲自下厨,为他做好了羹 终只是在无尽的等待之后又全部^^桶。

    所以我不爱做饭。

    但我也';^^-因为我知道,他的家里还 有另等她,不仅仅是他老婆,还有他女 儿。

    “邱先生,晚小姐,你们先吃,厨房还有个 羹,我去看看。”琴妈退回了厨房,将餐厅的一角 留给我和他。

    邱浩森松了松领带,等我落座后才在我对面 坐下。

    桌上的每一道菜都是我爱吃的,琴妈说这是 他特地交代的,不知道该不该欣慰,跟他在一起 这么多年,他居然还知道我的口味和喜好。

    “暍点酒? ”他开口建议。

    扫了一眼餐桌上已经打开的红酒,我点了

    头。

    晚上我喜欢暍点红酒,以前跟吴磊分手的那 算时间睡眠质量很差,暍点酒有助睡眠,而且也 不容易做梦,后来就一直有这个习惯,所以我# 的地方,从来都不缺红酒。

    我忽然想到了曾煜,他把红酒全部 扔了之后,换了新,瓶就成千上万, 价值连城,时间没开过红酒了。

    我斟了小半杯,又给自己倒了 一 半,举手投足间风雅绅士。

    “之前送你的那套房子。”他举起酒杯,忽然 开口,“因为不能直接过户到你名下,我已经让人 变了现,会分期打到你卡里。”

    “不是说分手之后,所有的都要归还给你吗, 那个房子,我不要。”拿人手短,要了他的钱就势 必觉得亏欠他,以后他若是在提出什么要求,我 也没办法拒绝。

    “那是威胁你才说的。”邱浩森眼底终于有一 丝波动,“你觉得我真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 “是不是都不重要,现在对我来说,你只要公 正无私就行,毕竟我们只是警察与公民的关系, 不是吗? ”我有意提醒他,他则陷入了沉默。

    琴妈端着羹上桌,彻底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我们都各怀心事的低头吃饭,谁都丨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接到电话,说 是抓到了一个地下―,.,听得模模糊糊, 后来听了燕了,才知道那是个3从主

    说一句。

    地牢最先在美帝那边兴起,世界上最有

    名最私密的803从地牢就是曼哈顿的潘多拉宝 盒,起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首 饰品牌,经过燕姐介绍之后我才知道,那究竟充 满了怎样的诱惑。

    布朗克林也有个著名的欲望地牢晚餐聚会, 为客人提供‘人体盛宴’之类的服务,最特色的项 目就是人体烛台滴蜡。不管是布朗克林还是曼哈 顿,这样的场所都采取的私密会员制,非乂1?会 员以及非自愿的情况下根本连入场的资格都没 有。

    这一次警局扫到的这个地下场所几乎是照搬 了美帝那边的模式,连主题内容都几乎是一模一 样。

    燕姐说她跟那个会所老板认识,那老板本| 就是从国外回来的,自己就是个3,爱I子 者,在圈内有个称号叫‘皮鞭女#;^@天是一家 上市公司的老板,女脱了衣服,拿起 皮鞭,享受,I?和性感。

    &个‘一血收割机’吗。”燕姐问。

    我和白芹点头,白芹脸色都变了,我知道那

    次的出台给她留下了不好的记忆。

    燕姐说,那个徐总就是那个会所的V『会 员,他喜欢玩儿人体烛台,就是通俗的滴蜡,女 人脱光了躺着,直接在嫩白的皮肤上点蜡烛,然 后将食物调制在女人的腹部,就着灯光用餐。愿 意做烛台的女人要么就是很缺钱被逼到了绝境 的,要么就是真真实实愿意享受滴蜡过程的。

    徐总玩过一次,花了数十万,最后给那个姑 娘下面的毛烧光了,不能送医院,怕被査到,赔 了那姑娘二十万吧,然后徐总就对滴蜡上瘾了。 上次带白芹出台,他觉得白芹玩的开,也玩得 起,就对白芹提出了那样的要求,谁知白芹拒绝 了,还给叶连硕背后摆了一道。

    这次‘欲望地牢’被抓,所有在档的VI?会员 要接受调査,徐总可以说是在劫难逃。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燕姐^^哪儿听来 的警方的消息,说是#头平^令,那个场子封 不得。

    ^是不是‘皮鞭女王’背景太硬了,市局

    的人都不敢动了。

    燕姐说不是,因为那个会所本来就只有权贵 才有资格加入会员,三十多个会员里,有政府在 官的,有商界名流的,还有几个公众明星,无一 不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这事儿一旦被曝光,牵扯 到的势力太多了,不是区区地区警方能够得罪的 起的。

    某0姓男星在丫2从事件之前,就是这家会所 的高级V『会员,他和‘皮鞭女王’也有不深不浅的 交情,据说还一起那个过。

    白芹对‘皮鞭女王’表示好奇,甚至还想去‘欲 望地牢’感受一下。

    燕姐嘲讽道,“你连滴蜡都不敢,还想去感 受? 一鞭子抽到你屁股上,皮开肉绽的滋味儿你 受得了? ”

    白芹表示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觉 种享受呢,尤其是那个滴蜡,笔时那个徐 总从公文包里拿出赌时候,我特妈差 点吓哭了。”

    ‘怂! ”

    麻雀儿跟道:“愁+1! ”

    我跟道:“怂+21 ”

    白芹转移话题,“我们还是去澳门吧,我对澳 门桑拿更感兴趣。”

    燕姐却不以为然,“你觉得澳门那边尺度更 小?别说其他玩法了,单单一对一上床,就有的 你受。欧美人的尺寸你看着过瘾,真的做起来, 你未必禁得住。”

    白芹哈哈笑着,“那晚晚每次和曾煜做的时 候,不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

    得,话题又绕到我头上来了。

    我又一次有了退群的冲动。

    麻雀儿纠正白芹,“那不叫‘折磨’,叫‘爽’。” 在麻雀儿进群之前,里面就只有我和白芹、 燕姐三个人,她们知道邱浩森不喜欢我们聊# 话题,都很少在群里谈话,都是出去吃茶; 时候当面聊,跟邱浩森起冲突|的8们也变得 肆无忌惮起来。

    我想起1 兑我们女人成天在背后聊 这种说这话的表情和神色在我脑海中变 得清晰。

    最近想他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他刚走一 天,我就有种如隔三秋的感觉,恍如隔世。

    可能这就是燕姐口中的‘走心’。

    我对曾煜,真的动心了。

    白芹说完之后见我没有回应,又说,“我昨天 又梦到曾煜了,这次他的脸很清楚,只是看起来 比现在要年轻一些。”

    燕姐说,“白芹,我可警告你,朋友妻不可 戏,曾煜现在是晚晚的,你可别再动什么歪心

    田 ”

    /古、。

    白芹发了一连串省略号,然后说,“真的没 有,一个杜恒就够我受的了,我哪有闲情逸致去 想别人,我真的有梦到,而且,昨天,梦里的求 救声更大了,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依稀还# 至陏规”

    麻雀儿突然插话,“为什么,,景呢?比 如火灾,爆炸? ” 斤.

    麻雀儿^芹立马回道,“对,火, 有火个女人被火困住了,曾煜救了 她! ”

    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从我 脑子里闪过,我问燕姐,记不记得七年前某小区 发生过爆炸事件。

    燕姐见多识广,阅历也比较丰富,七年前她 已经对这个城市很熟悉了,那样的事件即便被警 方销毁了资料,一些老居民应该有所耳闻。

    等了很久都没等到燕姐回复,久到我以为她 去忙了没再看手机消息,她突然回复,“怎么会突 然问起那件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