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真实的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燕姐说这件事她一直不想提,因为那是她一 生中犯过最大的错误。

    七年前,她嗜赌成瘾的老公将女儿的初夜以 二十万的高价卖给姓霍的,那个时候姓霍的还是 个地下场子的老板,因为跟曾贤走的很近,连警 察都不敢动他。

    燕姐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诱骗了女儿的同 学送给了姓霍的,姓霍的当然分不清谁是谁,只 要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就足够他精虫上脑,然 后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强奸了那个无辜的女孩 子。

    当时警察是有出任务的,像是盯了姓霍的, 久,原本可以第一时间救下那个女孩子⑩

    于领导指挥问题,错过了最羊^^1。具体因 为什么,燕姐也不清知道后来那儿发 生了瓦斯爆!火灾,将那一整层都 烧了^^离十。

    那个女孩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医

    生发了病危通知,后来她居然奇迹般的醒了过

    来。

    燕姐说,“我想去看那孩子,但被院方隔绝 了,我连那孩子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脑海中无数个念头闪过,我鬼使神差的打出 ―行字,“她叫什么你知道吗? ”

    “叫什么琴?清?具体不记得。”

    清!

    我顿时想到了曾煜在昏迷是念叨的那个名 字,清儿。

    应该不至于那么巧合吧。

    燕姐又重复了一遍,“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 事? ’,

    我沉思了片刻,才回,“曾煜会

    炸,但是网上没有任何资料了,所丨

    记得。” ⑷必

    “曾煜? ”燕姐说—当―比较年轻,名声 也不太好,对^印象,所以也没怎么在

    七年前,曾煩23岁,比现在的我还要小两

    岁。

    他现在尚且不够成熟,又何况七年以前。

    曾煜离开的这几天我照常去公司上班,只是 每天都有‘专门’的司机全程接送。

    叶连硕开玩笑说,他都没有这个待遇,能让 刑警队的人当专车司机。

    我无奈的叹气,“你以为我想? ”

    叶连硕但笑不语,他信手在文件上利落的签 名之后,将文件递给我,我刚准备伸手去接,他 又撤回了手,“想暍茶吗? ”

    我兴致缺缺,“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叶连硕却是笑,“你的那些事儿交给安迪去处 理就行,等着,我去煮一壶。”

    叶连硕忙的时候一连几天都看不见人,闲 时候又总爱拉着我聊天。我并不讨厌和―3 为他会告诉一些关于曾煜的我事)匕。

    茶水泡好之弓'逆@在我对面坐了下 来,“这是曾!带回来给我的,味道还

    不知部舍笔。”

    接过茶杯,我犹豫着并没有马上暍,而是

    问:“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 叶连硕挑眉,“他没告诉你? ” 我点头,“嗎。”

    “邱浩森也没告诉你? ”

    “嗯。”

    “那我也不能告诉你。”

    我登时起身,“我还是出去忙吧。”

    “别,开个玩笑。”叶连硕伸手示意我坐下, 又使了个眼神示意我先暍茶,我抿了一口,他才 说,“他哪儿也没去,就在上海。”

    “就在上海? ”我还是挺惊讶的。

    “嗯。”叶连硕把玩着茶杯,修长的手指有意 无意的摩挲着杯口,“这是他和警方之间的秘密+勺 定,你还是不要多问了。”

    “因为三爷吗? ”我还是忍不彳 “他既然不告诉,他不告诉你的理 甶,你问我”叶连硕若有似无的皱

    眉。參令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

    叶连硕微微勾起了唇角,扬起一条优雅的弧

    度,“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很想他? ”

    像是被戳中了心事,我连忙摇头,“谁想他, 我只是随口问问。”

    “哦? ”叶连硕轻笑,放下茶盏,身子往后 靠,“本来跟他约了晚饭还打算带你一起去的,既 然不想,那我就自己去吧。”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紧紧的咬 着下唇,十指也不自然的纠缠在一起。

    “怎么?还是想去的? ”他颇有意味的问。 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他了,说不想根本就是 骗人的。

    但我实在不好意思点头,只能咬着牙木楞在 原地。 ,

    叶连硕笑而不语,不动声色的看着報&

    小心思他又怎会不知。

    临近下班的时候,』卑终敲我桌子,“兼职

    而出:“什么兼职? ”

    “司机。”他淡笑着回答。

    旁边的安迪瞄了我一眼,默默的低下了头。

    跟着叶连硕一直到了地下停车库,他将车钥 匙抛给我,“你开车,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 上车之后,叶连硕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路 上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偏头看了我一眼, 打开了蓝牙之后,才接起。

    “过来了吗? ”熟悉的声音让我心头一颤,握 着方向盘的手也随之颤动。

    叶连硕双手枕在脑后,有限的回答,“嗯。”

    “她昵? ”曾煜低沉的声音回绕在逼仄的空间 内,通过立体混响散发出来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浑 厚动人。

    叶连硕故意挑眉,“谁? ”

    “聰?我昨晚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

    “哦,顾晚啊。”叶连硕忍了我一 眼,继续道,“她还在如珥

    是不公司发展的太顺利了? ”

    音似有不悦。

    “加班? ”、會明显沉了几分,“叶连硕,

    “你别威胁我,她自己愿意的,我还能逼她不

    成。”叶连硕眼底的笑意微漾。

    车厢内默了片刻,曾煜的声音继续响起,“她 不愿来?是不是生我气了?你没有告诉她我在上 海吧?,’

    叶连硕忍俊不禁,肩膀微微颤抖。

    “你不会真的说了吧,叶连硕,你信不信我现 在就让人去废了你那破公司? ! ”曾煜毛了,音调 明显提高了许多。

    叶连硕连忙出声,“别别,我马上就到了,等 我到了再跟你解释。”

    叶连硕话音刚落,曾煜直接挂了电话。 叶连硕叹气,“这么多年了,脾气一点没 改。”

    我轻抿着唇,将所有的笑都憋在心里。, 有一个问题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每※给I尔 打电话,你都会功放给我听?

    叶连硕将笔记本,座上,正了正身 为我想让你知道真实的

    我心里一动,面上却尽量寡淡,“真实的他是

    什么样儿? ”

    “关心你,在意你,喜欢你。”叶连硕眼神坚 定,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我顿时沉默了。

    “你不信? ”叶连硕挑眉。

    如果没有那个清儿,我或许会信。

    到了导航目的地,跟着叶连硕拐进一条巷 子,来到一家小规模的日式餐厅,一进门就闻到 淡淡的檀香,跟着服务员走到最里面的包厢,拉 开门的那一刻,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却比初次见面更加心

    跳。

    叶连硕率先走了进去,让出一条视线,刚好 看见曾煜盘腿坐在榻榻米的正中央,慢条斯1里@ 抽着烟,雪白的衬衫在橘色灯光照射下|罾格^卜 惹眼。他没有抬头,始终低垂,方佛是在 沉思。

    “倒茶可真是曾老板的风格 啊。&旁侧坐下,调侃道。

    曾煜吸了一口烟,弹烟灰的时候随意的抬

    眼,这一眼却让他手里的烟灰弹出了烟灰缸飘到

    了桌面上。

    叶连硕笑的深,我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坐哪

    儿。

    “你敢耍我? ! ”曾煜直接将烟蒂戳进烟灰 缸,冷冷的瞪向叶连硕,“是不是上次没摔过 瘾? ”

    “我哪里敢耍你啊佛爷,她陪老板出来应酬本 来就算加班的嘛。”叶连硕朝我扬了扬眉,“是吧 顾晚。”

    我弱弱的点头,不知道是该坐叶连硕这边 好,还是坐去曾煜那边好。

    总感觉无论坐哪一边都不合适,便干脆坐在 了桌角。

    曾煜瞥了我一眼,二话不说拉着我@ 的垫子直接拖到了他身边,惊,叫了出

    “翻脸不3就是你这种人,白眼狼 儿。着曾煜嗤道。

    曾煜压根不放在心上,偏头看着我,“他有没

    有欺负你? ”

    我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哪敢,你们一个是我姑奶奶,一个是我老 祖宗,只有你们欺负我的份儿,没有我欺负你们 的份儿。”叶连硕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嘴角却始 终噙着笑。

    “错了。”曾煜纠正道,“她要是你姑奶奶,我 就是你姑爷爷。”

    “撒的一手好狗粮。”叶连硕手指在茶杯旁边 敲了敲,“姑爷爷,可以赏杯茶吗? ”

    曾煜笑着点头,“好的,乖孙儿。”

    他拿起茶壶,在给叶连硕斟茶之前先给我斟 了一杯,茶壶的水流很细,慢慢的流入杯中,在 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杯盏上的时候,他另一# 手忽然从桌底探了过来握住了我的。

    我蓦地一怔,整个身子都僵 他的掌心温热,―糊^时拇指有节奏的

    他倏然转脸,一瞬不瞬的看着 我,“脖子上的伤好了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