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你想死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

    本来就不是多深的伤口,上了药之后第二天 就结痂了,这都几天过去了,痂都掉了一层了。 最近出门都是围着丝巾,刚好将伤口遮的严

    实。

    曾煜身子微微前倾,伸出手,即将碰到我的 时候,我本能的往后躲,下意识瞥了叶连硕一 眼。

    曾煜知道我顾忌什么,收回的手没好气的落 在桌面上敲了两敲,“你不是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 吗?我请客,你去对面再开一个包厢。”

    “我哪里有……”叶连硕脱口而出,被曾^~ 记冷眼给瞪了回去,立马爽快的改口^^姑 爷爷。”

    他暍了一口茶,去,推上门之前 还不忘丢给我的眼神。

    移刚合上,曾煜下一秒就凑了过 来,1妾掰着我的肩膀,狠狠地吻了下来。

    我毫无防备的吟哦出声,他的力量迫使我靠 在他的臂弯里,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全部施压在他 的胳膊上,而他却能平衡我的身子游刃有余。

    绝对霸道的姿势,瞬间攻陷了我的理智,我 闭上眼,沉醉在他极具攻略性的吻里面红耳赤。 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我脸上,彻底搅乱了我的 心跳。

    一吻终了,他松开了我,放慢了速度舔舐着 我的唇瓣,然后才开口说话,“我不在的这几天, 有没有做什么都对不起我的事儿? ”

    他指的是我和邱浩森。

    我立即摇头,“没有。”

    “真的? ”他半信半疑。

    我身子往旁边挪了一些,与他拉开正常, 话距离,“嗯。”

    “住在以前你们一起住的有想一些 过去的回忆? ”他将我蓴新“I他怀里,半搂着我

    他^^题问的很刻薄,如果我说没有,那

    就是簾編,如果我说有,难保他不会说我思想越

    界。

    我眼里看到的他,和叶连硕电话里的他,可 以说完全是两种态度。

    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你既然知道那 种地方很容易撩起回忆,为什么还把我交给他保 护?你就不怕以前的事情再发生吗? ! ”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情绪,莫名的焦 躁,心里像有一团火,不停地膨胀。

    “你敢吗? ”他的手攀上我的下巴,有意无意 的捏着,不露声色的开口,“嗯? ”

    “为什么不敢? ”我看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 怯弱。

    曾煜眯了眯眸子,声音低沉,“你当然不敢, 弄死你有千百种方法,无论哪一种,你都承, 起

    我沉默着,看了他很久,“看来我 今天过来是个错误。”#

    我耸了耸掉他的束缚,可他根本 不给我着我下巴的手突然用力,剧烈的 痛感我忍不住闷哼出声。

    “想走?曾煜语调微扬,带着一种胁迫的口

    吻,“我还没‘伺候’你昵,你想去哪? ”

    他越是这样,我的心越是如猫在挠,几乎是 脱口而出,我问了一个最不该问的问题,“曾煜, 你喜欢我吗? ”

    曾煜的动作蓦地一顿,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良久,才薄唇轻启:“我表现的不明显吗? ”

    没有明确的答案,他的回答模棱两可,等同 于没答。

    “你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身边? ”我又问。

    “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你。”依然是等同省略号 的回答。

    我张了张嘴,还想继续问,他突然低头,覆 上我的唇,“哪来那么多问题。”

    我惊愕的看着他,他却闭上了眼,清晰 地看到他的睫毛,密而长,寸下在眼底 投下了一片狭窄的剪也投入的样子,我 心里的那团火了。

    这^^案的问题,我又何必再执着。 #2不喜欢,爱或不爱,在我决定付出一切

    的时候,这些都变得不再重要了不是吗。

    我勾起他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气息绵长 的吻。

    在我主动伸出舌头的那一刻,曾煜睁开了 眼,迷离的看着我,眼底充满了绯色。

    “晚儿,我想你了。”他含着我的耳垂,轻柔 的呼吸喷薄在我的耳蜗,让我的身体瞬间沸腾起 来。

    “嗯……我在。”我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也遏 制着想要吞咽口水的冲动。

    “我说的是……”他倏然停顿,暖眛的一 笑,“想要你。”

    看见他滚动的喉结,我再忍不住吞咽了一 下,身体下意识的往他怀里靠了靠。

    “接我回家。”我媚眼如丝的恳求他 他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过^。”

    我的身子陡然冷了々去?^,为什么? ”

    “还没有忙我答应你,我会尽快处 理完,―”他用最轻柔的语气回答。

    嚼。”我点头。

    “那……我们……”他勾起唇角,露出招牌式

    的邪魅的笑,而后落了手顺着我的腿摸进了裙 摆。

    “晤,不行呀。”我慌忙拒绝,这里又不是酒 店,推拉门又没有上锁的功能,外面的人随时都 可以进来。

    “怕什么? ! ”他的手指娴熟的一勾,触摸到 我的身体之后,失声轻笑,“你都忍不住了。”

    “真的不行,不能在这里。”上次在吧台被叶 连硕撞见之后,我接连几天都忍受着他异样的目 光,要是他待会儿又闯了进来,这一次可再也没 有可以遮挡的东西。

    “别怕,我不做。”他轻声的哄着我,手里的 动作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最近几天都做了些什么?。烛^其事的和 我聊天,丝毫不受他^里的&I影响。

    我被迫令奏,讷讷的回答,“上 班……

    I麁? ”

    我摇头。

    “有没有再和白芹她们聊些什么‘奇怪’的话 题? ”他嘴角噙着笑,眼底波光涌动。

    “没……晤……没有。”我被他撩拨的语不成 调,哪里还有心思跟他攀谈,直接靠在他的肩 头,一口咬上他的脖颈。

    “笨蛋,你想咬死我! ”他惩戒般的加重了力 道,我控制不住失声轻叫。

    “你还是晈死我吧。”怕我的叫唤声引来不必 要的围观,他将我的脸摁在他的胸口,“这里随便 晈,只要你晈的动。”

    隔着薄薄的衬衫,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肌肉的 健硕,他绷紧了身体,我根本就无从下口。

    他的手肆意的耸动着,指腹磨蹭到最敏, 位置,惹我的阵阵颤栗。

    他低头舔吻着我的耳垂,我的耳蜗 度气,我身体不受控—―0了一下,然后就听 见他低哑的声章^^就在这儿狠狠地要你。”

    “另一'4斌'^遍重复。

    我控制不住。”他扯过我的头发,强迫

    我抬起头,然后将所有的欲望转化成热烈而滚烫 的吻。

    “咚咚咚。”敲门得声音惊我的立刻从他怀里 挣脱,他也迅速从我体内抽离,我掖着裙摆,窘 迫的低着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对面的先生让我提醒 你们,现在是北京时间18: 45分。”服务员礼貌 的朝我们鞠了礼。

    “知道了。”曾煜冷冷的回答,眼底的流光慢 慢转为怒火。

    服务员重新关上门,只听曾煜晈牙,“叶、 连、硕! ”

    我大概能猜到叶连硕为什么这么做,曾煜现 在是有任务在身的,他一定是抽时间出来和^ 顿饭,叶连硕让服务员报时,目的是―營煜时 间。至于为什么不自己来,到了得 罪曾煜的苦头。

    简单的吃了.之后,曾煜忽然抬头问 我,卡,为什么一直不见你用,嫌额 度低參夕

    “不是。”他不提我差点儿都忘了,“我用不

    着,还是还给你吧。”

    我作势去拿包,他当即开口,半开玩笑的 说:“我也用不着,你要是不花,可能会有别的女 人替你花。”

    “那就给别人用吧。”我固执的去拿卡,他扯 过我的手腕,一字一句道,“有时候我真的想弄死 你。”

    虽是霸道的话,却是宠溺的语气,心里一阵 悸动,莫名有种幸福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太陌生,让我上瘾。

    七点钟,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服务员推 开门,还没开口,曾煜就道,“把对面的给我叫过 来! ’, ^

    服务员一脸懵逼的点头,然后就看—退到 了对面,又敲开了对面的门,丨'^^,叶连硕 朝我们挥了挥手。

    他的面前长方桌,上面摆满了食物 和酒水

    @的时候,我居然心疼了曾煜的卡。

    “给我滚过来! ”曾煜冷声命令。

    叶连硕直接从榻榻米上跳了下来,鞋也不穿 径直走进我们包厢。

    “咋了姑爷爷? ”他殷勤的开口问,“你这一脸 欲求不满的样子,不会是服务员打断了你的‘好 事,吧? ”

    “找死? ”曾煜警告起叶连硕来一点也不含 糊,是真怒。“把她给我送回家! ”

    叶连硕的畏惧却是假的,“遵命! ”

    曾煜起身将我们送到餐馆门口,前后看了一 眼巷子,确定没人之后,捧起我的脸,当着叶连 硕的面直直的吻了下来。

    叶连硕面带微笑,“我有一句⑴⑴口不知当讲

    不当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