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为什么不挣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天晚上我梦到曾煜回来了,他推开了我房 间的门,边走边脱衣服,领带衬衫裤子扔的到处 都是。

    然后我们就在这张床上疯狂的纠缠,我的脖 子,胸口,腰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吻痕。

    他掐着我的脖子问我为什么要睡在邱浩森的 床上,感觉下一秒就会窒息,突然一声枪响,― 滴一滴的不明液体从他脑后滴落,打在我的小腹 上,我伸手一摸,全是血。

    “曾煜。”我喊他的名字,他却听不见,空洞 的双眼深不见底,像死了一样,唯一证明他还活 着的便是他还保持着匀速运动。

    我害怕的哭了起来,翻身骑在他^他的 唇,薄凉一片,没有一丁点的暴

    我主动加深了动将他从死亡的边缘 唤醒。

    @我'!^最激烈的时候,邱浩森冲了进 来,I晚,你背叛我?我宠了你三年,你就这样

    对我?三年我都捂不热你的狼心狗肺吗? ! ”

    我吓的直接泄了出来,邱浩森慢慢举起手 枪,指着我的脑门道,“我得不到的,他也休想得 到! ”

    嘭的一声,我仿佛看见子弹以光速朝我飞过

    来。

    “不要! ”我吓得闭上了眼,彻底从床上惊醒

    了。

    虽然只是个梦,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 了,仿佛真的经历过一样,那种心痛,那种恐 惧,直到我醒过来,我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短短的一个梦,我仿佛做了一个世纪。 天已经亮了,情绪稍微平复后,我翻身下 床。 ^

    琴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晚小姐,丨^||了, 邱先生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

    邱先生?

    我蓦地一 他狰狞的面容还历历在

    目,倏好对上他的眼睛。

    歷#的他面色清淡,温润如风,与梦中的样

    子截然不同。

    “你怎么来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声音有些 许颤抖。

    他剑眉微挑,将报纸合起来放在茶几上,起 身迈向我,“今天我送你去上班。”

    “哦。”我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冷淡的应了一

    声。

    他打量着我的脸色,“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 梦了? ”

    我登时一惊,“你怎么知道? ”

    他眸色一滞,声音有些沉,“你每次做完噩 梦,脸色都是苍白的,手还会下意识的搭在胸 口。”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立即缩到,

    后。

    “梦到什么了? ”他关切的丨|^4 我则摇头,“不记彳

    他的眼神^那是他审视时会自然流

    露出的准下意识的别开脸,转身到餐桌前 坐下,夕

    琴妈递给我汤勺,“昨天晚小姐说想吃南瓜

    粥,我就一早熬好了,不知道先生过来,要不我 去给你煮完面条吧。”

    我喜欢吃南瓜粥,但是邱浩森不爱吃,以前 我都是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才会让琴妈做。

    邱浩森出声打断,“不用了,我和她一起 吃。”

    “好,那我出去买菜了。”琴妈离开后,屋子 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闷。

    邱浩森给自己盛了一碗粥,浅浅的吃了一 口,便没再舀第二勺。

    “不喜欢吃就不要勉强了,我去给你煮 面。”我放下勺子,顾自起身。他也没拦我,静静 地看着我走进了厨房。

    深呼吸之后,打开了冰箱。

    满脑子还是那个可怕的个梦里,曾 煜的脸是模糊的,但51^—1卩很清晰,尤其是 他举起枪对准那眼底的决绝与冷漠一 如他以去转身时的样子。

    开之后,我将面条下了锅,腾腾的热气

    往上蹿涌,喷薄在我脸上,熏得我睁不开眼。

    我往后退一步,企图与热气拉开距离,后背 却撞到了什么,下一秒,我就被紧紧的搂住,熟 悉的气息扑鼻而来。

    许是我的身体再也无法适应这个怀抱,仅仅 一秒,我就排斥的想要推开他。

    他死死地圈着我的腰身,下巴抵着我的肩 膀,脸颊相贴,鼻息可闻。

    “你放开我! ”我挣扎道,“这就是你所说的警 察与公民的关系吗? ! ”

    我的排斥是真的,我的生气也是真的。

    他却不以为意,嘴唇磨蹭着我的侧脸,“我忍 不住,顾晚,这样的画面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顾晚,你当真把我们的过去忘得干干净净,^ 也没有留恋过吗? ”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晈着 牙,“你放开我,邱浩@1丨

    “我不放。得有些偏执,他转过我 的身子正对他的脸,“你还记得我不吃南 瓜粥,还记得我只喜欢吃淡面,你根本就没有

    忘记过我。”

    “你疯了吗? ! ”我推开他就往外跑,他却拽 着我的手,一把将我拉了回来,直接将我逼退在 琉璃台上,低头封住了我的唇。

    我拼命地挣扎,脑海中全是昨晚的那个梦, 我和曾煜激烈的做爱,他站在门口冷眼旁观,直 到我泄了出来,他才举起枪,开枪之前,他 说,“顾晚,三年我都捂不热你的狼心狗肺 吗? ! ”

    我没有良心,我狼心狗肺,这些话他不止一 次对我说过,每一次都恨不得亲手置我于死地。

    他的吻如他梦里的枪子儿一样,又快又狠, 舌头都被咬疼了,嘴唇也微微发麻,我根本没办 法挣脱他的禁锢。他几乎是用尽全力将我微, 身子扣在他怀里,如同要将我揉进他的|1谈里。

    不知道被那样的吻侵占^^^渐地我失 去了挣扎,我软绵绵,台上,任由他的 吻由深转浅,再^1^。

    意再抗拒,他反而停下了动作,“你 为什#挣扎? ”

    我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有用吗? ”

    比起我的反抗与挣扎,他更讨厌的是我的冷 漠与无谓。

    “对不起。”他额头贴着我的脸,沉声道 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我不动,不哭,不闹,没有任何回应。

    他有些怕了,“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强迫你 了,好吗。”

    “这话你已经说过了。”我终于抬起眼,冷冷 的看着他,“这就是你为官十年攒下来的信誉? ” 邱浩森沉默了,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隐约闻到了面的糊味儿,我关了火,睨了他 一眼转身往外走,“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保 护。,, ^

    当天晚上,我不顾琴妈的阻拦执意彳了那 儿,刚上车没多久,就接到丘卩#^电话,“顾 晚,你胡闹什么? ! ”#.

    “我闹? ”我的反问。

    “你气,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 知不你这样负气出走有多危险? ”邱浩森的声

    音略微有些激动。

    “危险?我觉得继续留在这儿才危险。”天知 道我多害怕那个梦终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你在哪? ”邱浩森问。

    我看向转外,淡淡答,“我已经在出租上了, 你放心,我不会回080,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我会保护好自己。”

    “下车!现在立刻给我下车! ”邱浩森近乎低 吼,我则直接挂了电话。

    “和老公吵架了? ”出租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 我一眼,我一口否定说不是老公。

    “那就是男朋友。”

    我懒得解释,完全没有和他搭话的兴致。刚 把视线转向窗外,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刻扭, 光看向后视镜,那个眼神似曾相识,笑—刀。

    “三爷? ! ”我霍然一惊,^彳申手去抠车 门,只听见啪的一声,,闪@3:了锁。

    “现在才想、,未免太晚了吧? ”三爷抬 起头,是一双充满危险的眼,眼角还有 —道不短的伤口。

    我立即解锁手机想要拨电话求救,刚点开通 话记录,指尖触碰到邱浩森号码的那一刻,一个 冷冰冰的枪口直指我的脑门。

    我身体一抖,手机从我手中滑落,掉在了脚

    边。

    庆幸的是,那通电话被拨出去了。

    “手机拿过来给我。”三爷阴测测的声音响

    起。

    我慢慢的弯下腰,捡起手机,摁黑了屏之后 再递给他。

    他接过后,随手丢出了窗外,然后才落了

    枪。

    “刚才那通电话是邱浩森打的吧? ”他悠然开 0,声音有些慵懒。

    “你逃不了的。”我灼灼的盯着后视努力 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冷静,』的地方有 监控,已经拍下了你@鹏#0不出意外,很快 就会有警车追

    我^^邱浩森的侦査能力,他一定会第

    ―时阐钱到我。

    他笑起来眼角有一条深深地鱼尾纹,“逃?你 看我像是想逃的样子吗?顾小姐,我好歹在珠三 角混了这么多年,完全可以离开上海去任何地 方,他邱浩森和曾煜想要搞我,没那么简单。” 他的眼底露出一丝狠意。

    “是吗? ”我淡笑着,嘲讽,“我可记得你被曾 煜一枪打穿了掌心,他若是想要你的命,你以为 你还有苟活的余地吗。”

    三爷唇角下沉,侧脸明显僵硬了许多,“他敢 吗?他能要老子的命,老子就能要你的命。”

    “他不敢! ”他自问自答,情绪突然激动起 来,晬了一口,道,“他曾煜就是个孬种,为了个 婊子连枪都不敢开! ”

    我能感受到他的疯狂,已经近乎丧失,

    智。

    “女人是他唯一的弱点,现在也 是。”三爷眯起邪佞的咱们赌一把,只 要你在我手里枪崩了自己他都愿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