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水性杨花的文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里一阵阵颤抖,面上却保持镇定,我知 道他们会来救我,在这之前,我绝对不能怂。

    “你太高估我了。”我冷笑,“你既然能找到 我,就应该知道我刚才出来的地方是邱浩森的房 子,如果我真的对于曾煜有你所想的那么重要, 他会让我住在别的男人,尤其是他的死对头家里 吗? ”

    三爷面色阴冷,脸部肌肉微微有些抽搐,看 得出他也再忍。

    “上次我被你抓,那样危险的时候,他连面都 没露,只是躲在角落给了你一枪,你凭什么认为 他可以为了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话说到最后我已经分不清是在说服三爷还是 在说服自己。

    三爷沉默了一会儿,阴阴的笑了起来,“既然 你不信,就不妨和我赌一次,结果谁输谁贏直接 决定我们当中最后活下来的那个是谁,怎么样, 够刺激吗? ”

    “好,我跟你赌。”我决然回答。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驶离城区,从一条小路绕 上了国道,最后在一家废弃的加油站内停了下 来。

    三爷的枪口再次指向我的脑袋,“下车! ”

    我被他带到了里面的小房间,原先应该是加 油站工人的休息室,只有简单的一张办公桌,一 把椅子,和一张不到一米的单人折叠床,上面积 了一层薄薄的灰。

    三爷示意我坐在椅子上,然后从办公桌抽屉 里翻出了一个宽型透明胶带,将我的手反剪在身 后一圈圏缠了起来。

    他的枪一直不离手,然后就看见他走到门 口,踮脚取下了门上已经停滞不前的挂钟,又从 抽屉里翻出一节电池给换上,调整;^时间,然后 将挂钟重新挂了回去。

    之后便是一段较长时间的他的枪一直 在指间旋转,眸光有意无意“几眼上钟表上的

    整整过了37分钟,才听到外面轚车的声音。

    我也凝眉,一瞬不瞬的看着邱浩森,他脸上

    的坚定并不像是谎言或者伪装,倒像是出自他的 肺腑。

    他惯来视曾煜为眼中钉肉中刺,如今也有为 曾煜开口洗白的时候。

    “一码归一码,他是邪,你是恶,他起码不会 像你一样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邱浩森一字一句 的回答。

    三爷不以为然,轻笑道,“有意思,看来网上 的传言不虚,为了对付我和秦老板,你们果然联 手了。”

    “怎么样?用我换她,你不会亏。”邱浩森冷 言提醒。

    我记得两年前一次天台绑架案I 二十多岁的 男人被女朋友抛弃之后,女朋友转身跟了一个有 钱的老板,他一气之下就将女朋友绑到了天台’ 扬言要跟她同归于尽。是邱浩森步步紧逼,唇枪 舌战最后把两人都救了下来。

    邱浩森擅攻人物心理,谈判能力不输任何专 家,面对再恶劣的歹徒他都丝毫不畏惧。

    用他换我,岂止不会亏,简直大赚。

    但是三爷不这么想,他对绑架局长没多大兴 趣,他要的只是曾煜。

    双方墦持了十几分钟后,有听到外面紧急刹 车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曾煜一身白衣出现在门 口,与邱浩森并肩而站。

    扫视了一圈之后,他的目光从我脸上一掠而 过,落在三爷脸上,“没想到我不仅能俘获女人 心,连三爷这样的老爷们都对我念念不忘,嗯? ”

    他出言轻佻,却掷地有声。

    他和邱浩森,一白一黑,同处一框,轻易夺 走我全部的视线。

    “曾老板,你可算来了,我当然对你念念不 忘,你可是我的老板,这么多年全都仰仗你,我 才能混到今天。”三爷如是开口,等于是当-邱浩 森的面给曾煜泼了一桶脏水。 乂

    邱浩森偏头睨了曾煜一眼,曾煩袖不以为 然,好整以暇的开口,“你也知道能混到今 天? ! ”

    简单的一句话,让三爷失#赵色,言下之

    意,过了今天的名字就只是个历史。

    “随便^&说,现在这个女人的命就握在我 手里,曾煜,你不是有枪吗?你不是很厉害吗? 怎么不并枪? ”他扬起自己另一只手,掌心还裹着 黑色@布,“多亏你,我这只手差点废了。”

    “怎么样?我的枪法准吗? ”曾煜挑眉,“虽然 很久没拿过狙击枪,瞄准起来还是那么游刃有 余。”

    他的轻狂与傲慢表现的淋漓尽致,却一点也 不给人浮夸的感觉。

    他是曾煜,他有狂妄的资本。

    “有用吗?你现在还不是落在我手里? ”三爷 的枪口往前进了一分,我的脑袋被迫往一边倾 斜,手腕被胶袋束的很疼了,身体长时间没有动 弹,双腿已经开始发麻。

    “说吧I想怎么玩儿? ”曾煜说的轻松,两手 插兜,浑身透着一种格格不入的疏懶。

    三爷将目光转向邱浩森,“可以请我们的邱局 先离开吗? ”

    “不行! ”邱浩森当即回答。

    曾煜颇有意味的瞥了他一眼,“这是三爷最后 的请求,出于人道,邱局还是满足一下吧。”

    邱浩森最后看了我一眼,犹豫了好久才捏着 拳头离开,转身之际,曾煜喊住了他,“三爷的赏 金多少来着?十万? ”

    邱浩森回眸,淡淡的看着他。

    “十万太少了,二十万吧。”曾煜调笑的眨了 眨眼。

    邱浩森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离开。

    曾煜转回脸的时候,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 我只是看着他,情绪就不受控制的波动起 来,从邱浩森离幵的那一瞬开始,我的眼泪就漱 漱的往下掉。

    他却没看我,依旧是两手插兜,桀骛不驯的 样儿。

    “曾煜,我和你女人打了个赌。”三爷开口说

    话。

    曾煜眸光淡淡,“赌什么? ”

    “赌你敢不敢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三爷如

    是道,眼神一直在我和曾煜脸上跳转。

    曾煜冷冷的瞥了我一眼,眼里没有一丝波 澜,看到我哭他也无动于衷。

    “三爷赌的是什么? ”曾煜蠕动着薄唇。

    三爷笑答,‘我赌你敢,并且会。”

    曾煜低了低头,发出清浅的嘲笑声,再次抬 眸时,眼底多了一些复杂的意味:“三爷,你跟了 我这么多年,还是一点也不了解我,我曾煜什么 时候会为女人分过心?何况,她还是被邱浩森玩 过的女人。”

    三爷诧异的瞪了瞪眼,声音渐渐沉了下 去,“你的意思是她的死活都跟你没关系? ”

    “即使我现在一枪毙了她,你也无所谓? ”三 爷不可置信的看着曾煜。

    他的枪口再次耸动,太阳穴被戳的生疼,我 晈着牙,开始控制自己的眼泪。

    曾煜没有说话,默了一瞬,扬了扬下巴,那 意思是,‘你随意’。

    “好,我现在就毙了她! ”三爷咬了牙,阴鸷 的目光朝我射过来。

    我不由得一阵哆嗦,控制不住的闭了上眼。

    “毙! ”曾煜声音骒冷,一字一句的开口: “背 着我跟邱浩森苟合,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该一 枪毙了! ”

    他沉声,“不如,我来? ! ”

    “来了^6满意的笑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那样的笑里充满了阴谋与诡计, 我想起贵川那起爆炸事件,上次我被绑的时候他 也是利用弹药逃走的。所以我猜测,这个看似简 陋的休息室里,一定藏着一些我没有发现的东 西。

    他既然敢在这里等,就应该有和警方周旋的 底气和把柄,该不只是我这么简单。

    门是被邱浩森踹幵的,他冲逬来的时候,三 爷正靠在我身边,冰冷的枪口对着我的太阳穴, 那种感觉用恐惧来形容远远不够。

    我知道他不会幵枪,因为我是他唯一的筹 码。可当质地坚硬的枪口靠近我的脑袋的时候, 我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顾晚! ”邱浩森在门口喊我,脚下的步子留 在了原地。

    “曾煜呢?别想再玩上次的把戏,这里是什么 地方,你应该比我清楚,邱局长? ”三爷不阴不阳 的开口,眼神却透过邱浩森看向了他身后。

    这个加油站虽然废弃了,但从积灰不难看出

    并没有荒废多久,外面可能还有存留的汽油或柴 油,一旦擦枪走火,后果不堪设想。

    邱浩森沉声幵口,“今天我没有带任何人,我 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谈条件?"三爷颇有兴趣,“什么条件? ”

    “你绑她无非是威胁我和曾煜,我用自己和她 换,你控制了我就等于控制了整个刑警队,既保 证了你的安全,也可以达到你想要的目的,一举 两得不是吗? ”邱浩森眉目飞扬,每一个字都铿锵 有力,格外的有气势。

    三爷意外的挑眉,“听起来很有趣,但是,我 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又在跟我玩什么别的阴招。 你该知道我真正想对付的是曾煜,你和曾煜的关 系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绑你,他指不定躲在角 落拍手称快,我如何达到我的目的? ”

    "你锗了。”邱浩森眸色收敛,“曾煜和你不是 一类人。”

    三爷露出夸张的表情,看了我一眼,问 道,“我没听锗吧?他说曾煜和我不是一类人?他

    这是在替曾煜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