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他也会力不从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刑警队的人随后赶到了现场,整条道路 被封死;警察在休息室后面的土丘上找到了 三爷的尸体,脸已经被烧毀了,根本看不清 五官。

    唯一能辨别出是三爷的,是他左手手腕 一块已经被烧黑的手表。

    警员抬着三爷的尸体从我面前路过的时 候#曾煜抄手将我脑袋埋进他的胸口,轻轻 地搂着我。

    依稀闻到一股特别刺鼻的昧道,胃里翻 江倒海抑制不住的恶心。

    邱浩森站在离我很远的位置,指挥着现 场的排查工作,我这才意识到他刚刚一直没离开

    也就是说我和曾煜在那儿拥吻的瞬间他全部看在眼里。

    他现在面朝休息室方向背对着我;我 看不清他的表情。

    曾煜搂过我的肩膀,"走吧。”

    我抬头问:"不用跟他们打声招呼吗? ”

    我的'他们I表面上指的是警察,实则指 的是邱浩森。

    "不用。"曾煜瞥了一眼邱浩森的背影,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邱浩森原地伫立 一动不动I背影显得格外声音I又有些落寞

    曾煜让我坐进了副驾驶^上车之后I他 俯过身替我系好安全带,"你不是问我为什 么总不让你坐副驾驶吗? ”

    我定定的看着他。

    他随即回答,"因为你坐我旁边,我没办 法专心开车。”

    猝不及防的温柔让我心里咯噔—下I心 底泛起了一阵阵涟漪,荡漾了很久很久……

    曽煜本来打算送我去医院检査的,怕我受了伤我执意说我没事儿I他才将车开回了CBD公寓。

    我以为他会将我带回浅水湾,但是他没

    有。

    他把我送到单元楼下I便叮瞩我早点休 息,然后点了根烟,边抽边看着我上楼。

    回到家之后,我不放心,打开窗户看了 一眼楼下^这一眼足以让我心惊。

    曾煜一手撑在驾驶座的车窗上^ 一手捂 着自己的后脑勺I低垂着头脑^身子微微有 些颤抖。

    "曾煜!"我吓得直接冲了出去。在 快速的戳了电梯,焦灼的等待过后^以 最快的速度冲下楼I然而当我推开单元门的 吋候,那辆黑色的悍马已经消失不见,全然 没了曾煜的影子。

    我想给他打电话,但是又不敢,我怕他

    接了电话会分神,影响开车。

    踌躇了一会儿,我立马给艾伦拨了电话

    电话一被接起,我直接哽咽了,"艾伦 ,曽煜他…好像受伤了……”

    艾伦顿时问道,"你们在哪? ~

    "我在家,但是他走了。"我从来没有^

    么紧张过^连话都表达不清楚。

    艾伦失了性子,"你说清楚一点,他去了 哪儿,受了什么伤,到底怎么回事? ~

    我越是急^越是没办法表达清楚,眼泪 一把一把的掉。

    "你别急,你慢慢说!"艾伦知道我情绪

    不好,只好耐着性子。

    "刚刚爆炸了,我以为他没事儿,他送 我回来丨跟正常人一样I我以为他没事儿I 可是我上楼之后^看着他捂着后脑勺,好像 很痛苦的样子……”

    我哭着重复道,"我以为他没事儿的―

    可是仔细想想,那么大的冲击力怎么可 能一点事儿都没有^他从头到尾都在伪装,

    他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一丁点的痛苦’连眉 头都不曾皱过一下。

    "你在家等着^哪儿也别去^我去找他I 有消息我会通知你。"艾伦有条不紊的交待

    ,我连连道谢^挂了电话后I慢慢的蹲了下 去,失声痛哭。

    我把他想的太强大了丨完全忽略了他也 是个普通人,也会受伤,也会痛苦,他笑^ 问我为什么不给他人工呼吸的时候丨我甚, 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忽略了他从来霸道的吻,也会有力不 从心的时候。

    我蹲在单元楼门口 ^时不时有人经过, 有冷漠的视而不见的^也有上前询问关心的 ^我始终紧紧地握着手机^ 一瞬不瞬的盯着 屏幕,我在等艾伦的通知。

    可我等了很久,等来的不过是暮色降临

    直到一只手伸向了我^我一个惊吓I身 子本能的颤抖。

    "顾晚?"叶连硕的声音。

    我这才抬眼I雛麵线依然是模湖0

    "你在这儿蹲了多久? ”叶连硕将我从地

    上拉了起来,蹲久了之后腿已经麻了,倏然 起身脑供血不足突如其来的一阵晕眩。

    叶连硕干脆直接将我抱了起来。

    "如果曾煜看到你这样,他会很难过, 也会很自责。”叶连硕边走边说,声音清冷

    自责的不该是他,而是我。

    如果不是因为救我,他也不会受伤。

    "你也别想太多,这事儿你本来就是无 辜受牵连的局外人。"叶连硕仿佛看穿了我 的心思丨如是开口。

    我靠在叶连硕的肩头,目光呆滞,像死 了一样。

    进了家门^叶连硕准备将我抱上床I我 抖动了睫毛,艰难的开口 I"放我沙发上吧。

    他顿了一下,又折回了沙发。

    "谢谢!"我安静的坐着,双手握着手机 ,目光依旧紧锁着屏幕^不愿挪开一秒。

    "我知道你在担心他I你放心吧,他是曽 煜,他没那么容易倒下!"叶连硕的话,除了 '曽煜'两个字|其他的我完全听不进去。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连他也不知 道曽煜此刻的下落。

    "你怎么会来?"我依旧保持着低头的姿 势,声细如蚊。

    默了几秒^叶连硕才开口 ^ "艾伦打给我 了,知道这件事之后,我就赶了过来^就# 道你会有负担。”

    原来不是曾煜打给他的。

    满心失望,无尽的失落。

    静坐了很久^叶连硕问我饿不饿I我呆 滞的摇头。他还是起身,走向了厨房。

    不一会儿^他就又走了出来^ "冰箱里没 食物了,还是叫外卖吧。~

    "我不想吃。"我小声道。

    "不吃饱哪有力气等曾煜回来?你要让 他回来看到你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我吃。: ^

    "这才对。”

    叶连硕忽然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这个 动作简直不要太刺激我,从我记事以来^对 我做过这个动作的^只有曾煜一人。

    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滴在屏 幕上,碎成了一朵朵透明的花。

    叶连硕拿着手机去一边叫外卖,完全没 在意他随手的一个动作就让我失了控。

    转身回来的时候^见我又哭上了 ^ 一个 劲儿的叫我姑奶奶。

    "真的^你真的不能再哭了,你要是把眼 睛哭肿了,起码要明天才能消肿,他回来看 到你这样,我还得给他摔八百回。〃叶连硕 一会儿蹲我面前,一会儿坐我身侧,一会儿 又换一边,来回折腾了数次,我才渐渐消停 了下来。

    我以为他叫的是快餐I可以直接吃的食

    物,没想到只是食材,他拎着满满两大袋去 了厨房^然后就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

    不多久^两碗热腾腾的面条上了桌。

    我的情绪也平复了很多,开始与他说话 ,"你只会做面条吗? ”

    叶连硕吃惊地皱眉I "你看我像只会做面 条的样子?上次看你多吃了几口,以为你 欢,所以才又做的,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 ;|

    0

    听了他的话莫名有些感动^再一次认真 的向他道谢,"谢谢你,叶总! ”

    "在公司叫我叶总就算了 ^私下里就别这 么叫了,我都叫你姑奶奶了。"叶连硕挑了挑

    眉,我勾了勾唇角^心情也舒畅了很多。

    "想通了就行,这事」I不能怪你^说起来 你也是个受害者。"叶连硕递给我筷子,"尝 尝,应该比西红柿鸡蛋面好吃点儿。”

    闻着就很香^吃起来更香,尝了一口之 后觉得比我吃过所有的面条都好吃。^ "这是什么面?"看食材^有点像香菇面

    0

    "香菇滑鸡汤面。"他淡淡答,末了补充 :"这是曾煜最爱吃的,你俩果然口昧都一 样。”

    我低了低头,连着吃了几口。

    "冰箱给你装满了 ^按照你的食量估计能

    吃上一星期。”叶连硕慢条斯理的吃了几口 面,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道^ "赶明儿你 有空的时候,我可以教你这个面的做法。~ 我点头,扯了扯嘴角。

    "会笑就好。〃叶连硕低垂了眼帘,嘴# 微勾。

    吃到一半的时候^叶连硕的手机响了起

    来。

    我忽然惊觉的看着他^他点了点头I "艾 伦打来的。”

    还是免提。

    "找到了吗?"叶连硕问。

    "找到了,车子停在路边昏迷了,被人送

    去了医院。"艾伦声音低沉。

    “情况怎么样?"叶连硕又问。

    "没什么大碍丨可能是太累了 ^医生都没 收,说他只是睡着了。"艾伦一本正经的&

    叶连硕大跌眼镜,"睡着了?"

    "嗎。"艾伦提高了音调,"对了,顾小

    姐在你身边吧,帮我转告她一下,让她别担 心。〃

    这可是艾伦唯一一次对我说话没那么刻

    薄。

    叶连硕看了我一眼,"我会的。〃

    "等曾先生醒了,我再通知你。〃

    "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终于松了口气,悬着 的心也总算放下了。

    "我说没事吧,他是曾煜,任何时候都能 逢凶化吉。”

    那时候我才觉得'逢凶化吉'这个词儿靠 的不仅仅是运气,还有实力。

    叶连硕走后,我简单的冲了个澡,便上 床了,几乎是沾到枕头就睡着。

    半夜的时候,我又梦到了曾煜,他的手 顺着我的小腹,将我的睡衣推了上去,然后 低头吻着我身上的每一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