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九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动作轻柔缓慢,像是怕把我惊醒一

    样。

    我闭着眼感受着他的粗粒的指腹划过我 的肌肤,抚摸了一会儿之后他便欺身压了过 来丨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太真实,心口被他的 手掌摁压着,我有点喘不过气。

    "曾煜,"我下意识的喊了 一声。

    “嗯? ”一个慵懒性感的声音在我耳边低 低的响起,随后我便用手去探他的脸。

    连触感都那么真实,我用手指临摹着曾 煜脸上的轮廓,想睁开眼看他,却又害怕从 梦里醒过来。

    忽然想到前一晚的梦#也是如此在大床 上反复纠缠温情缠绵,最后却被邱浩森的一 发子弹打醒了。我害怕这个梦的结局也会突 然转变,于是伸出手主动搂紧了他的腰身。 他的腰精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指

    间所到之处皆是硬实的肌肉,连纹理都那么 清晰。

    我有些怀疑,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我的手顺着他的 小腹转而向下^他没有穿裤子,摸到内裤边 缘的时候;我忽然颤抖了一下。

    这一抖我反而变得清醒了。

    这根本就不是梦,梦里他的温度不可能

    这么清晰^当我的手触碰到那片火热的时候 I我忽然惊醒,条件反射般的抽回手。

    即便是条件反射也抵不过他的速度^指 尖刚脱离他的温度,他就顺势握住了我的手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耳际,"为什么躲?

    不敢吗?嗯? ”

    他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我猛地睁开眼 I对上他深情似水的眸子,在朦胧的夜色下 散发着精湛的光芒。 I

    夜色撩人,他亦撩人。

    他掌心的温度热到发烫,仿佛随时要将 我的手融化。我看着他的脸^半晌^才开口 ,"你回来啦? ”

    下一秒^便是炙热而狂烈的吻封住了我 的嘴I所有想说的话全部被吻的七零八落, 只能听到一声声鸣咽和轻哼声。

    双腿被他的膝盖撑开^接着就是一阵突 如其来的胀痛感^我和他几乎同时长吟出声

    他的吻转而我的耳后,低喃的声音:"我 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主动吻我,主动爬 的身子,主动为我…~

    他忽然停顿,暖昧的气息油然而生,― 股暖流从心底划过,而后他继续说:"所以 当我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来找你,好久不疼 你,很想你…”

    他说他很想我。

    原本就敏感的身子瞬间软成一潭春水。

    我很想跟他说,我也做了类似的梦,可 是梦里还有邱浩森,我不敢说,那个结局我 更加是连想都不敢多想。

    只好搂紧他的身子’用行动去回应他, 得到了我的回应I他的动作更加肆意而 疯狂,他的双手顺着我的腰肌往上攀爬,划 过腋窝的时候短暂的停顿让我止不住的颤抖 ^他的手指像钢琴家跳跃在黑白键上那般灵 活0

    我忍不住了,"痒。”

    他的手继续往外游走,顺着我的胳膊, 略过我手臂外侧的刀疤时^他再一次停了下 来0

    "当时掀开你的毯子;看到这块新鲜的刀 疤的时候^我的心忽然收紧了 ^就好像…被 一只手给抓住,不停地挠。"他的声音低# 迟缓,一边回忆一边开口。

    我吞咽着口水,下巴本能的上扬,"其实 那时候;我不讨厌你。”

    曾煜的动作蓦地一顿^谆谆的看了我好 久,低头含住我的下巴,唇齿时不时的轻触 ,舌尖顺着我的下巴尖往上’落在我唇瓣上 —扫而过。

    "我知道。"他低笑,清浅的声线撞击着 我的耳蜗’如热而细的巧克力丝划过我心里 最敏感的位置。

    我愕然睁眼,"你怎么知道?"

    他嘴角扬着谜一样的自信和从容^

    我强吻你,你从来都不是真的抗拒。相反, 你的身体很渴望我的……”

    "才没有!"不等他说完^我连忙打断他, "我只是不敢而已。〃

    "不敢?"曾煜不以为然的挑眉,"你连 朝我举枪都敢,还有什么不敢的?嗯? ”

    想到那次举枪对着他^我简直有种无地 自容的感觉。

    "对不起。"我晈着牙。

    "现在才来跟我说对不起,是不是太晚 了点儿?"他噙着笑;清隽的脸一点点逼近我 ^深邃的眸子在夜色的笼罩下,散发着璃# 色的光芒。

    他像这样灼灼的盯着我的时候^我根本 不敢看他。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便只好沉默。

    他继续道,"经历过这么多事儿之后,你 有没有觉得当初拿枪指着我是多么的幼稚?

    我非常认真的点头^别说我当真不会开 枪|就算我真的想置他于死地,我也没有那

    个本事。尤其是亲眼看到他从三爷手里夺了 枪,我更加觉得当初对他的所作所为用一个 '幼稚'根本不够。

    "笨蛋!"他再次低头吻我,停了很 动作终于重新持续性的爆发。

    "晚儿……"他扣紧我的肩膀.每一次撞击

    都仿佛要将我摧毀^ "要是时间能停在这一刻 ,该多好。”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却发现他的眼底多 了一些复杂的东西,我看不懂,也猜不透。

    天亮之际^他才渐渐放开了我^长臂一 挥,将我捞进他的怀里,低哑的声音性感的

    要命,"再睡会儿。”

    没多久^我就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均匀 的喷洒在我的额头。

    他可能是真的累了,最近一段时间连我 都没怎么睡好过^更何况是他。

    跟三爷周旋了这么多天,估计也没有一 个觉是安稳的。

    我枕着手臂I偷偷地注视着他。

    又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有飞机划过 天空的声音,我睁了睁有些疲惫的眼,‘ 忍不住去看他的唇。

    他的唇很薄,唇角本能有自带一丝弧度 I即便他睡着,也有种噙着笑的感觉。

    像偶像剧里的暖男,可我深知这样的’ 暖’与他的气质格格不入,’冷'才是他的基调, 他的命格。

    "想吻就吻,不用忍。"他突如其来的一 句话让我浑身一抖。

    他依旧闭着眼,长而密的睫毛微微抖动 ,原本搭在我腰上的手忽然勾住我的脖子, 我再一次被动的吻上他的嘴。

    他满意的笑了。

    保持这个姿势良久,我才退了开来,再 看他时,他已经睡着了。

    我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将他扔在地上 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刚准备扔进洗衣机,

    想到洗衣机的动静可能会把他吵醒,我便拿 了盆。

    洗完衣服之后,见他还在睡着I就又去 了厨房。

    一打开冰箱便看见满满的食材^有新鲜 的蔬菜也有速冻食品I看见那盒香菇滑鸡的 调料包I我忍不住想笑。

    叶连硕说有机会教我做香菇滑鸡汤面 我想这根本不需要他教。

    等我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条上桌的时候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修长的腿将被子压在 了身下^侧脸在枕头上蹭了蹭,才慢慢睁开 眼。

    "好香。"他勾着唇角^轻阖着眼嗅了一 口,道:"叶连硕教你的?”

    我抿着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他翻身下床,对上他的身体我本能的扭 过脸。他扫了一眼地板,"我的衣服呢?" 我瞥了一眼阳台,"洗了。”

    他顿了片刻,信步走向我,我被他 步逼退到窗台上,他伸出一只手臂撑在我而 耳边的墙上,"你洗了,我穿什么?嗯? ” 我被禁锢在他的身体和墙壁之间,心跳 忽然紊乱,我躲闪着他的目光,含糊道,〃 很快就干了,你吃完再睡会儿。”

    "你的意思是,我就穿这样吃你……"他一

    顿,暧昧的笑,"的面?"

    我忽然灵光一闪,"你还有件衣服在我 这儿,我去给你拿。”

    我作势要挤出去^他将我另一边也封死 了,"我的衣服?在你这儿? ”

    我点头,"你忘了吗,第一次去你家, 弄坏了我的衣服……”

    然后他就给了我一件他的衬衫^还特地 叮瞩我^很贵,记得还给他。

    回来后我就帮他洗了,后面也没找到合 适的机会还给他^再之后我就忘记了这一茬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眸色越来越深, 眼底的笑意也越来越浓,透着明显的不怀好

    "吃面吧,一会儿就不好吃了。"我小声 的提醒他。

    他这才松开我,转身的吋候开口,

    拿衬衫吧。”

    他走到餐桌前坐下’我愣了两秒才快步 走到衣柜前^在最角落的位置找到了悬挂已 久的白色衬衫。

    然而等我取下来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他 却随手扔在了一边。

    我惊讶的问道,"不穿吗?"

    "不穿!"他毫不犹豫的回答^而后补充

    道:"反正你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 了。”

    “…”我连男人的裸体都看过,何况他还 穿了一条内裤,为什么我会这么紧张? ! 〃不该看的你也看了,不该摸得,你也玩 了很久,不是吗? 〃他看着我,眼神暧昧。

    又是一副十足的流氓昧儿,玩世不恭的 样子又如他举枪时的阴鸷与狠厉截然不同。

    吃完面之后,我直接扎进了厨房洗碗, 只有在不正脸面对他的时候,我才能有正常 的心跳。

    然而我刚放松一会儿,他便再一次从我

    背后贴了上来,双手圈着我的腰身,低哑的 声音重新染上了情欲的昧道,“没吃够怎么 办?嗯?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