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三章老子弄死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你和洛雪呢,她也是你的附属品吗? ”

    曾煜眸色一顿,眼底的笑意渐渐褪去,盯了 我半晌,他唇角一勾,“怎么,你介意? ”

    如果我的定位真的只是个情人的话,那我确 实不应该介意。但是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 后,我似乎对我和曾煜的关系有了锗误的认知和 理解。

    “不介意。”我眸色微敛。

    白芹和洛雪去了很久都没回来,曾煜一连接 了几个电话后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怎么了? ”我问他。

    他皆了一眼杜恒和对面的蒋仲天,拉起我的 手道,“我们出去走走。”而后随意的给了杜恒一 个我们先走的手势。

    出了酒店,曾煜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一 边牵着我的手过马路,一边接听着电话,低沉的 声音:“确定了吗? ”

    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曾煜微微蹙了蹙 眉,一辆聚车飞驰而过,曾煜几乎是条件反射将 我护在了身后,冷冷的剜了一眼疾驰而去的车 影。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

    我敏感的认为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以为把曾煜支离了上海这些事儿起码能消停一 段时间,却忽略了澳门和香港才是这些事儿的起

    源。

    三爷是尾随黄鳝和曾煜去往上海的,而他的 势力多集结在珠三角和港澳地区。除他之外,还 有秦老板,前段时间秦老板在上海露过一次脸后 便也没了他的消息,多半也是回了香港。

    刚才打给曾煜的应该就是提醒他堤防这些暗 黑势力,曾煜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这里是最繁华的闹市区,五彩斑斓的霓虹灯 照亮了整片上空。沿着这条街往前走了一段,经 过一些巷子口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港式小吃,空 气中充斥着食物的香味。

    “三爷的事儿有后续了吗? ”觉得气氛有些怪 异,我便打破沉默问曾煜。

    曾煜这才从思绪里抽离,握了握我的手,轻 描淡写的答,“还没,有我在,这些事儿你不用担

    心。”

    我记得三爷对我说过,他想要逃离上海是一 件轻而易举的事儿,“会不会他也离幵上海了。” “可能吧。"曾煜牵春我在一个夜宵摊前停了 下来,我狐疑的看着他,他从口袋里摸了一盒 烟。

    原来是想抽烟了,我侧过身子,观赏对面的

    街景。

    “大叔,借个火。”曾煜声音滑淡。

    “好嘞。”夜宵摊老板用港谱问道,“我看你有 点眼熟,应该是哪路明星吧? ”

    我闻声回头,只见曾煜偏头点着了眼,吸了 ―口道,“国际巨腕。”

    他倒还有闲情逸致开玩笑,我提了步子准备 往他身边走,突然涌过一群人潮,不知道从哪儿 蹿出一个毛孩,抢了我的包就跑,吓得我惊叫了

    曾煜蝥觉的甩了眼,如猎豹一般冲了出去。

    我的身体被拥挤的人潮推幵了好远,眼看着 一辆路过的水果车要与曾煜迎面相撞,曾煜一跃 而起,踩在水果车的边缘刚好借了个力,纵身往 前,落地的时候伸手抓住了那个毛孩的胳膊。

    就在这时,人潮涌过,我被推到了一条巷子

    曾煜好像要教训那个毛孩,大概是突然想起 了我,回眸朝我原来的位罝看了过去,没见我的 身影当即撤手跑了回来。

    突然出现一双手,一只掊住了我的嘴,一只 勒住了我的脖子。经历过几次之后,我也有了一 定的应激反应,几乎是一瞬间,在我被往巷子里 拖的时候,我将脚下的高跟鞋蹬向了路边。

    只要曾煜再往前跑几步,就能看到。

    我被拖到了巷子深处,夜色已晚,这个角落 连霓虹灯都照不到,旁边有个垃圾堆,空气中全 是腐臭味儿。

    对方有三个人,说了几句粤语我没听懂,接 着我就被摔在了墙角,我刚尖叫出声,一个男人 骑在了我身上,当即甩了我一个巴掌,“婊子,敢

    叫,老子弄死你。”

    这一句我听悝了。

    我知道曾煜就在附近,我要做的就是拖延时 间,等他来救我。

    “听话点儿,哥哥们保准让你爽翻天。”

    强奸?我有些意外,他们处心积虑调虎离 山,仅仅是为了强奸我?

    不是利用我威胁曾煜?

    难道他们不是三爷的人?

    我脑海中晃过几个想法,骑在我身上的人开 始上下其手,先是捏了一把我的胸,暗骂了一声 太小,然后直接对着我的脖子一口咬了下来。

    我本能的挣扎,口臭夹杂着垃圾的腐臭味扑 面而来,我的胃一阵翻涌,脖子上牙齿蹐咬的感 觉让我恶心难耐,我死死的咬着牙,尽星与他们 攀谈,“哥哥,别这样,你们想玩,咱们可以找个 干净的地方,酒店怎么样?房间我开! ”

    脖子上的那张嘴挪开了,却凑近我的嘴,浓 浓的恶臭黑的我头爱眼花。

    “你开?你有钱吗? ”

    我的包被抢了,现在在曾煜那儿。

    “我有现成的房间,就在旁边,金龙酒 店。”我极力压抑着呕吐的慼觉,尽星拖延时间。

    “金龙酒店? ”身上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蹲在 旁边的兄弟,两人眼神交汇了一秒,又一个巴掌 甩我脸上,“你他妈当我们傻吗?那酒店到处都是 监控,想骗我们?你当老子们第一天出来混啊? ” “跟她废话个屁,直接干死她! ”

    然后就听见斯拉一声,裙子被撕了一半,露 出了我内裤的边缘。

    我登时紧张起来,再次尖叫,“曾煜!救我! 曾…晤! ”

    嘴巴被一张臭嘴堵住,腥咸的舌头直直的冲 了进来,在我的口腔内横冲直撞。舌尖扫到我喉 咙深处的时候,激起我一阵干呕。

    “妈的! ”身上的男人以为我真呕,立即退了 出去,见我只是干咳,再次俯身而来。

    听到巷子口一阵疾跑的声音,我和三人几乎 同时警觉。

    旁边的两人起身冲了出去,然后就听见曾煜

    的声音,冷入骨髓:“放了她。”

    “要是不呢? ”其中一人晬了一口回应道。

    我身上的男人没打算停止动作,撕了我的裙 子之后,便作势要扒我内裤。

    曾煜一声阿斥,“你敢动她一下,我灭了你全 家! ”

    身上的男人忽的抖了一下,动作一谣,直直 的回头看向曾煜。

    “愣着干嘛,动手啊!"他随即发令。

    那两个人直接抄起旁边的木棍朝智煜轮了过 去,尽管我很相信曽煜的身手,远不是这几个地 痞流氓能够对付的了的,可我还是担心他的安 危。

    曾煜一个侧身顺利躲过了那根木棍,接着另 一根也朝他的脑袋劈了过去。

    他们打斗的过程中,我身上的男人像是下了 狠心,当看我的面扯开皮带脱了自己的裤子,拿 着他丑陋的家伙朝我跪了下来。

    “滚幵! ”我一声阿斥,曾煜突然看向我,那 根扬起的木棍直接打在了他的后脖颈,他吃痛的 跪了下来,对方抬起腿就要踹他,他顺势滚了一 圈,捡起地上一个石块朝对方飞了出去。

    石块砸中对方的眼睛,对方捂着眼失声尖

    叫。

    我身上的人急的额头开始冒汗了,可他的家 伙在关键时刻丟盔卸甲,他对着我的脸措了几 下,还是软趴趴的。

    “操他妈的! ”他骂了句,也不管软硬,直接 伸手扒我的内裤。

    “顾晚! ”我原本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曾煜身 上,他喊了我一声仿佛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我 抬起腿,一脚踹在男人的胯下。

    提的他捂着裆在地上翻滚,疼的嗷嗷直叫。 曾煜那边也是一脚制服了另一个,那两个眼 看打不过,撖腿丫子逃了。

    曾煜快速朝我走来,脱了上衣将我从地上拉 了起来,直接给我套上。他的衣服很宽大,穿在 我身上完全遮住了我的屁股。

    “你怎么样? ”他抚着我的側脸,蹙眉问。

    “我没事。”我摇了摇头,直接被他抱进了怀

    他没有来晚,不早不迟,刚刚好。

    里,然后听到他幵口道歉,“对不起,我来晚

    曾煜厉眼扫向地上面目狰狞的男人,一脚踩 在他的双手捂着的位罝,居高临下冷冷的幵 口: ‘说!谁让你来的? ”

    “我、我不知道啊。”男人盯着曾煜的叫目瞪 口呆,动也不敢动,要知道,曾煜一脚下去,他 铁定是废。

    “不知道?"曾煜脚后跟往下压,挤得它都变

    形了。

    “别,曾、曾老板,我不知道是你,知道是你 的话肯定不、不敢! ”男人吓得直哆嗦,眼珠都快 吓出来了,额头的汗大课往下掉。

    曾煜再次加重了力道,男人痛的龇牙咧 嘴,‘我说我说! ”

    曾煜这才松了力,不过鞋底依然覆盖看男人 私密部位,大抵是不让我看见。

    “有人给了我们钱,叫我们盯着你们,一有机 会就强奸这个婊…这个女入。”男人苦苦哀求, 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只要我强奸了她,我的老婆 孩子就能安全,曾老板,我真的不知道对方是 谁,你也看到了,我吓得连硬都硬不起来,求求 你,饶了我……”

    “饶你? ”曾煜眯起眼,鹰隼般的眸子充满了 危险,“动了我女人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凭什么 认为你可以是例外?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