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我想见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白芹来敲我的门,主动要求回上海, 一路上他们谁都没有问我曾煜去哪儿了,我沉默 着,他们也陪我沉默着。

    我想可能是當煜跟杜恒说了什么,才让他们 如此心照不宣,怕一幵口就能搅乱我的平静。

    回到上海的时候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停车场 取车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路 虎,杜恒先是将车子发动,车窗全部打开通风, 而后将我们的行李拿上后备箱。

    白芹过来拉起我的手,“上车吧。”

    我点了点头,刚提起步子,就听到身后有人 叫我,“顾晚。”

    这声音……

    蹙眉转身,邱浩森正站在两米远的位罝定定 的看着我。

    杜恒小声开口,“白芹,上车! ”

    我的行李箱又被重新取了下来。

    想起曾煜的那句‘从哪儿夺来的送回哪儿 去’,我就豁然明白了邱浩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里,如果不是曾煜告诉他我们车所停的位置,他 又怎么会在这里等。

    “顾晚。”邱浩森过来拎起我的行李箱,伸出 手想要牵我,我则迈步躲了幵,顾自坐逬了车后 排。

    上车之后,邱浩森看着后视镜道,“为什么不 坐前面? ”

    我阆了阆眼,“有点累,想睡会儿。”

    ‘我送你回家。”

    又是一路无言,我从包里拿出手机,没有任 何消息通知。手指顺势滑到了曾煜的联系方式 上,点开他的短信记录和通话记录,全部停留在 昨天,连同那些记忆和这份感情一起。

    车子停在了080公寓楼下,我顾自下车,邱 浩森提了行李箱跟在我身后。

    进门之后,我扫了一眼这间房子,呼吸仿佛 闷在了嗓子眼。

    邱浩森将行李放在一边,朝我走来,声音很 低,“顾晚,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

    会,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吗? ”

    像以前一样?

    我脑海中居然没办法浮现以前的是怎样的, 关于邱浩森的记忆,早就被封存在了最深处,如 今全部被曾煜的影子覆盖,以前是怎样的,我想 不起来了。

    “我累了,想睡会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吧。”

    我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来调整自己的情绪, 很抱歉,我暂时没有办法面对邱浩森,他在这儿 多呆一秒,我的心脏随时都会燁炸,我随时都会 崩溃。

    邱浩森了然的点头,“好。”

    我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来消化曾煜对我 说的那些冷嘲热讽,我忽然发现,有些事情,一 旦想通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复杂和纠结。

    第二天我就恢复了惯常的生活,朝九晚五, 下班后和白芹麻雀儿他们聊聊八卦,空闲的时间 就去‘天上人间’帮燕姐接应几个贵宾,賺点外

    快。

    燕姐问我为什么这么拼,我说我想买房子, 用自己的钱。燕姐问我邱浩森不是送了我一套别 墅吗,我摇了摇头,“我不会再要他的钱。”

    上次‘天上人间’被市局扫完之后,确实让这 儿生意消沉了一段时间,但由于网络暍光后,很 快,‘天上人间’被炒的比以前更火,生意越来越 好,燕姐也越来越忙。

    带新人需要一定的周期,手里的几个老人又 被挖走了几个,燕姐问我愿不愿意回来帮忙,我 本想拒绝,觉得兼职挺好的,燕姐忽然开口,“七 月也走了,我手里的王牌就只剩麻雀儿了,麻雀 儿虽然进步很快,但始终是年纪小,很多老客户 她都应付不了。”

    我只问,“七月去哪儿了? ”

    我对七月的身份一直都有怀疑,我相信我的 直觉,她喜欢曾煜,并且一直处心积虑的接近 他。

    燕姐说,“好像是去香港了。”

    我问她是不是去找曾煜了,燕姐只挥了挥

    手,说我们年轻人的心思她已经猜不透了。

    当天晚上,我在某娱乐报的头条新闻上看到 了曾煜,他依旧是白村衫和黑西裤,龙图腾的皮 带折射着相机的光,一手插兜一手搂着一名前段 时间抄的比较火的网络女主播。

    如果我没记锗,那个女主播叫小瑶,正是邱 浩森以前包的那个女大学生,被黑子强奸至怀孕 流产的那个。

    不过网上没有她的这段黑历史,跟了邱浩森 的女人一般都会被保护的比较好,鲜少被外界捕 捉到任何蛛丝马迹

    照片中,小瑶搂着曾煜的腰,轻轻靠在曾煜 的肩头,曾煜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眼神透过 相机不知道看向了何处。

    接连几天,几乎每天都可以在头条新闻上看 到曾煜,他身边的女人一天一个样,有比他小的 女大学生,也有比她大的女演员交际花,标题上 赫然写着‘姐弟恋曝光’。

    白芹递给我一瓶黑啤,在我身边的吧椅上坐 了下来,“还想蓍他呢? ”

    我关掉手机,摇了摇头,“没有,新闻推送 的,随手点进来的。”

    白芹睨了我一眼,朝我举了举酒瓶,“你也别 想了,咱们年轻着呢,还怕遇不到更好的男人

    吗? ”

    我默不作声,心里却道,不是怕,是我知 道,不会再遇到更好的了。

    “你以前不也认为邱浩森是最好的么,后来还 不是遇到了曾煜。”白芹有时候说的挺透彻的,但 就是说服不了我。

    她默了片刻,顾自笑道,“说实话,我以前也 觉得曾煜是天底下最有魅力的男人,直到我遇到 了杜恒,我庆幸曾煜一开始就没看上我,否则我 和杜恒之间可就错过了。”

    我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暍了一口 酒,转移话题,“你最近还有做那个梦吗? ”

    白芹点头,“有,但是频率比以前低了。” “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画面吗? ”我问。

    白芹若有所思,不着痕迹的摇晃了脑袋,“好 像还有别的,但是想不起来了,唯一可以确定的

    就是,曾煜从火场里救出了一个小女孩。”

    “你能看清小女孩的脸吗?发型?服饰? ”我 又问。

    白芹眼神一亮,“没穿衣服,对,那个女孩没 穿衣服,曾煜把她从火场救出来的时候,她身上 裹看的是曾煜的大衣。”

    白芹顿时豁然开朗,我也好像想明白了什

    么。

    我放下酒瓶,转身就走,白芹问我去哪,我 随意的挥了挥手。

    我去找叶连硕,我相信这件事情他知道的比 我多。

    叶连硕给了发了他家的住址,我以最快的速 度驱车赶往,敲响他的门时,他依旧是浅浅的 笑,“刚做好饭,一起吃吧。”

    满屋子饭菜的香味,叶连硕替我拉开椅 子,“别告诉我你是特意来蹭饭的。”

    落座之后,我开门见山道,“我想知道曾煜经 历的七年前那起爆炸案的细节。”

    叶连硕挑眉,“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

    我思忖著答,“我最近总是会做一个梦,梦到 曾煜从火场里救出一个小女孩。”

    叶连硕眼神渐深,立即追问,“还有梦到别的 吗? ”

    “你知道对不对?"我狐疑的看着他,“你知道 这不是梦。”

    我相信白芹说的,这不是梦,这是曾经丟失 的记忆碎片。

    叶连硕沉下眸子,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

    III。

    我就直直的盯着他,盯到他开口为止。

    叶连硕知道瞒不了我,便说,“七年前确实有 发生过这么一件事,不过那起爆炸案涉及很多 人,警方都封锁了消息,我没办法告诉你,如果 你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问曾煜。”

    我驀然一顿,叶连硕他是不知道我和曾煜已 经……?

    “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冷冷的开口, 殊不知说出这句话也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

    叶连硕微微有些惊讶,但很快便了然,“他怎

    么跟你说的? ”

    我将曾煜的那句1从哪儿夺来的还给哪儿 去’说给了叶连硕听,叶连硕不以为然的扯了扯皤 角,“他还真做得出来。”

    “什么意思? ”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叶连硕沉声,“我意思是他还真是个畜生。” 心里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的感觉,我也扯了 扯嘴角,“可不是。”

    叶连硕继续道,“或者你也可以去问邱浩森, 七年前那起燭炸案就是他负责的,他亲眼目睹了 全程,不过他应该不会告诉你,你冒然去问他, 可能还会激怒他。”

    “你真的打算一点儿也不告诉我吗? ”我不甘 心的追问。

    叶连硕淡淡的摇头,"爱莫能助。”

    “是不是曾煜交代你不告诉我的? ”我也不知 道我脑子里为什么会冒出这个想法。

    叶连硕的反应却证实了我的猜测,果然是曾 煜从中作梗。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叶连硕眸色微敛,

    一瞬不瞬的看著我。

    “想起什么? ”我思考着问,“我应该记得什么 吗? ”

    叶连硕连忙摇头,“没,没什么。”

    看着他眸光闪烁的样子,我更加坚定了自己 的想法。

    七年前的爆炸案一定跟我有关。

    从叶连硕家里出来后,我拨通了邱浩森的电 话,“你在哪? ”

    邱浩森很是恿外,“我刚从单位出来,你想通 了? ”

    “我想见你。”我停顿了一会儿,“我去琴妈那

    儿等你!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