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为什么跟我唱反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我和邱浩森分开后第一次主动回来,楼 上主卧里所有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保留,四件套 也是琴妈定期清洗。

    琴妈说,邱浩森交待过,这栋房子会一直留 给我,只要我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

    我在窗前靠了一会儿,身后传来熟悉的声 音,低沉有力:“你回来了。”

    “聰。"我点头,“有人希望我回来。”

    邱浩森抿了抿唇,眼神露出些许欣喜,他以 为我指的是他,其实我心里所想的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希望我回来。

    回来意味着什么,他比我更清楚。

    “晚上,在这儿住吗?"邱浩森沉声问。

    我明白他这么问的意思,脑海中千百个念头 闪过,我犹豫了很久,最终点了头。

    邱浩森开心的上前想要抱我,我抱着胳膊往 旁边缩了缩,他伸出的手落了空,明显有些失 落,“你还是会排斥我。”

    我低垂著眼眸,“对不起。”

    他顿了几秒,换了一种轻松的口吻,“没关 系,我可以等你,等你忘了他。”

    我抬眸,看着他的眼睛,“你能等多久,一 年,三年,还是七年? ”

    邱浩森眸色渐深,“如果一定要这么久你才能 忘了他,我愿意等。”

    我冷笑,“我不愿意。”

    邱浩森眯眼,“那你为什么回来? ”

    我幵门见山,“我想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 他的眼神渐渐收紧,灼灼的打里着我。

    “七年前和睦小区发生了一起瓦斯燁炸,你应 该没忘吧? ”我平靜的与他对视,他希望从我眼里 能看到的,我同样也希望从他眼里也能看到,“那 是你第一次跟曾煜交手,那起瓦斯爆炸引起的火 灾几乎毀了整栋小区楼。”

    邱浩森额头的育筋暴起,他似乎并不愿意谈 论这件事,“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

    我没有回答他,继续道:“那起事件是你全程 负责,你一定比任何都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

    邱浩森捏紧了拳头,“到底是谁告诉你

    的? ! ”

    “我说我梦到的,你信吗? ”我故意说了一个 模棱两可的答案。

    邱浩森当即皱眉,"你想起来了? ”

    他和叶连硕问了同样的问题,这不得不让我 怀疑,七年前我曾丢失过一段记忆,正和那起爆 炸案有关。

    我记得三爷跟我说过,他背地里调査过我的 资料,我七年前那一整年几乎是一片空白,我的 个人档案写的是在一家星级酒店做服务员,我脑 海中是有做服务员的记忆的,但并没有一年那么

    久。

    邱浩森紧锁着眉头,不知道是在否定他之前 的猜测还是否定我一开始的问题,“不可能!顾 晚,你休想从我这儿套取任何信息,我什么都不 会告诉你。”

    我有些急了,“为什么,七年前的我到底发生 了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瞒着我,为什么 我连知晓自己过去的权利都没有? ”

    邱浩森背过身,“别的事儿我都可以依你,这

    件事儿免谈! ”

    我绕到他面前站定,直直的盯着他,“如果是 这样呢,也不可以吗? ”

    我当蓍他的面,一颗颗解幵村衣的纽扣。

    邱浩森当即抓住我的手,制止了我的动作, 深速的眼底如火星在蹿涌,“顾晚,我是想要你, 但我不会用你的身体做交易的筹码,有些错误犯 一次就够了。”

    他指的是利用我接近曾煜的那一次。

    “可是我很想知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七年 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要我一问起这件事 所有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邱浩森态度坚决,“如果你继续问,我现在就 让琴妈送你回去! ”

    他宁可放我走也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我从来没有对一件事的求知欲这么膨胀过, 他越是这般坚决,我越不肯放弃。

    “好,我不问了。”我故作妥协。

    他满意的勾了勾唇,“不问就好,这件事你知 道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不仅仅是这件事,其他 也是如此,比如三爷,不让你涉足,是为了保护 你,你能明白吗。”

    我点头,既然他说起三爷,我就顺势了解了 情况。

    邱浩森说三爷的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力里,否 则凭他落网之鱼是不可能从轚方手里几次三番的 逃脱。

    我以为是秦老板,但邱浩森却是摇头,秦老 板势力虽然比三爷要大很多,但还没有到公然跟 轚方对抗的程度。

    “除了秦老板,还能有谁? ”我问。

    邱浩森转脸看我,眸色渐深,屉齿间挤出两 个字,“曾氏。”

    我一楞,随即冷笑。

    说到底他还是怀疑曾煜。

    “三爷有多恨曾煜,你不是没有见识过,如果 不是曾煜身手够好,不止他,就连我和你可能都 已经沦为冤魂了。”

    我企图说服邱浩森,可他丝毫不为所动,仍

    旧坚持己见。

    他说,“顾晚,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我大概听懂了他的恚思,三爷越狱后第一件 事就是跟曽煜联系,之后也明着暗着联系了许多 次,他找曾煜合作是假,借以试探曾煜和三爷的 关系是真。

    曾煜和三爷数次交手,他觉得以曾煜的实力 不可能几次三番让三爷逃脱,睢一合理的解释就 是,曾煜和三爷联手演了几场好戏,骗了我们所 有人。

    他说的认真,我听的真切。

    最后我冷笑,“邱浩森,你简直就是个痕 子。”

    我转身往外走,他一把扯住了我的手腕,一 字一句的开口,“你再说一遍? ! ”

    “邱浩森,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其实心里 清楚,曾煜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恶,只是你不愿 意承认,你不愿意承认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浪费警 力做着无用功。”我咬着牙,将每一个字都说的很 重。

    邱浩森攥紧我的手腕,将我扯进他的怀里, 我能消晰的看见他眼底氤氳的怒火正一点点进 发,“顾晚,你跟了我三年,都没见你这么袒护 我,你才跟他多久,现在整个心都向着他,你甚 至可以为了他来反驳我!你当真觉得,我还会像 以前一样无止境的容忍你? ”

    我抿着唇,沉着声音回答:“不容忍会怎样? 像上次一样强奸我吗? ”

    “…”邱浩森一言不发,眼底的怒火更加旺 盛,遢着我手腕的力道不断收紧,仿佛随时要将 我的胳膊拧断。

    “你很期待? ”他紧紧的咬着牙。

    我忽然有些怕了,我忘了他是邱浩森,就像 曾煜说的,在男人的观念里,我们女人就是他们 的附属品,即使我和邱浩森已经分了,他还是认 定我就是他的女人。

    只要他想要我,随时都可以。

    我倒吸一口凉气,惊愕的盯着他被浴火淹没 的星眸:“我会恨你的。”

    “恨? ”他轻蔑的笑,“随便,只要你能留在我

    身边,怎么样都无所谓。”

    他将我狠狠地摔在床上,扯了皮带就朝我挥 了过来,屁股挨了一下,痛的我失声尖叫。

    他咬着牙连续抽了三四下,抽的我不停地在 床上翻滚。

    琴妈听到了动静,在外面敲门,他却不管不 顾,继续用力的挥着手中的皮带。

    我被抽的从床上滚到了地毯上,他的每一下 都几乎是落在相同的位罝,痛感逐渐翻倍,十来 下的功夫,我就被抽的眼冒金星,连尖叫的力气 都没有了。

    屁股已经麻了,如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痛 感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他像是抽累了,丢掉皮带,半跪在我身侧, 居高临下的看蓍我,微微喘着粗气,“痛吗? ”

    我点头,眼泪汹涌夺眶。

    他冷笑,“那你知不知道,你为了别的男人振 振有词的反驳我的时候,我比这痛千百倍! ”

    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琴妈还在门外问我们怎么了,是不是吵架 了,邱浩森回声应了一句没事儿,让琴妈把医药 箱拿过来。

    我躺在地上蜷缩成团,他注视了我一会儿, 将我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屁股沾了床,我条件反射的翻了个身,趴在 床上转而小声的抽泣。

    医药箱拿过来后,他在床边坐了下来,用剪 刀将我的裤子一点点剪成碎片丢在了地上,当他 的手触碰到我内裤的时候,我挣扎着扭动了一 下,他闷声阿斥,“别动!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看 过? ”

    我也没有力气再反抗,即使有,可能得到的 是一顿更为狠厉的暴打。

    他剪幵了我的内裤,眼神逐渐变得浓郁。顿 了几秒,他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棉替我擦拭伤 口,下手之前他沉声提醒,“忍一忍。”

    我咬着牙,每一次擦拭都痛入骨髓,我的身 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一边擦拭一边心平气和的劝我,“跟了我三 年,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你明知道说那些话会

    惹我生气,为什么还要跟我反调? ”

    我眨了眨眼,没有回应。

    擦拭完后,他又小心翼翼的抖了一层薄薄的 药在伤口上,见我痛到抽搐,他的动作几乎是轻 到了极致。

    处理完伤口之后,他的手在我的后背有节奏 的摩挲,“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吗?我怕我会再次失

    控。”

    我气若游丝的点了点头,眼角的泪滴在手背

    上。

    “只要你乖乖留在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 以答应你。”他的手在我伤口的边缘轻轻的打着圈 儿,声音也是格外的柔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