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七章多亏了曾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丝丝凉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邱浩森察觉,去到窗前关上了窗「然后去浴室打来了一盆热水。

    他抓起我的脚踝,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我的脚,声音清淡,"这几天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你放心,在你伤好之前, 我不会碰你^你睡这儿,我去睡客房。”

    我再次眨了眨眼。

    两只脚都擦干净之后「他作势要替我脱上衣^我蜷着胳膊表示抗拒^他皱了眉「抄起剪刀直接剪成了兩半「然后 娴熟的捻开了胸衣扣,将衣服和碎片硬生生从我身下扯了出来。

    "睡吧「睡醒就不疼了。^他拉过毯子轻轻地盖在我身上「在床头站定了一会儿才悄然离开。

    听到关门的声音^眼泪又一片片打湿了枕头。

    麻的感觉过去后,屁股上的痛感变得越来越明显「随便扭动一下就跟撕裂了一样。没办法换其他的姿势「只能趴着「可是趴着的话会挤压着胸^呼吸都不顺畅。

    迷迷糊糊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I仿佛看见了曾煜I他抱着我迫使我伏在他身上丨胸口贴着他的胸口「依稀能感觉 到他有力的心跳。他双手握着我胸前的柔软^那种奇妙的感觉让我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琴妈推门进来的时候「我几乎是瞬间惊醒。

    "我吵醒你了吗?”琴妈走到窗前『将窗户开了一条缝^ "房间太闷了『你这样睡容易不透气。”

    我摇了摇头「挣想起身卜牽动了屁股上的伤又重新趴了回去。

    琴妈见状「连忙过来扶我"他跟我说了『他打了你^我问他后悔吗1他说不^打你是为了让你紀住,有些事就是雷池,一步也别逾越。”

    "是他让你来做说客的?”我轻声问道。

    琴妈摇了摇头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别的只字未提。我是看到他眼睛红了『才想着过来劝劝你。先生他「不是 冷血的人,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我闭上眼「没了听下去的欲望。

    琴妈叹了声气,又替我拢了拢被子,最后说了句「"你以后会明白先生的用心良苦。“

    我闭着眼,努力去找回刚才被打断的那个梦|可是曾煜的脸越来越模蝴^不管我怎么集中注意力都无法临摹清晰他刚毅的轮廊。

    很想他……

    第二天我毫无意外的没去上班,连起床的想法都没有「琴妈来喊了几遍「我只当设听见「直到一双手直接将我从被窝里抱了起莱。

    "你别碰我。”我厌恶的推开他厂他的视线萦绕在我身上,我一件衣服都没穿,连与他对视的底气都没有。

    顾自走到衣柜前『里面挂着一排崭新的衣服,有些连吊脾都未拆。

    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买的,就是为了我临时回来没有衣服穿,我无动于衷,从角落里拿了件之前遗留的连衣裙直接套上。

    他就那么站着『灼灼的盯着我。

    "你还在生我的气?”半晌「他沉声间。”没有。”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转身就往外走。

    他一路跟着我,穿过走廊到楼梯口的时候『我退疑了步子『然后扶着扶丰「一歩一步的往下挪。

    要知道,每下一个台阶,我都忍着巨大的痛。

    连续下了五六个,痛的我满头大汗。

    邱浩森看不下去了,直接:将我抱了起来,快歩下楼。

    “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我捶打着他的胸口,他眉头微皱,也没看我,径直朝餐桌走去。

    "能坐吗? ”他将我放在椅子旁,淡淡问道。

    我看了一眼椅子上堆的高高的塾子,着实没有勇气坐下去。

    "那就跪着吃。”见我迟迟末动,他冷冷的开口,“我还要去局里,没时间喂你。”

    他睨了我一眼,转身就要走。

    我当即开口「"等等。”

    "嗯? ”他蹙眉转身,狐疑的看着我。

    "対不起,昨天不该跟你说那些。”我咬着牙道歉,可这根本就不是我心里所想。

    邱浩森大概是没料到我会道歉^以前他生气的时候^我也会主动服软「他也不会跟我多计较I只要我说句对不起 ,任何误会他都会原谅。

    "算了,不能全怪你。”他沉声道"回来再说吧,我这有事儿^先……”

    我连忙打断他"可以带上我吗?像以前一样.让我跟着你。^

    怕他会拒绝厂我软着声音补充^ "我不想一^人在家……”

    他盯着我^眸色逐渐加深1随即点头。

    没办法坐车^他就让我侧躺在后排^车子以匀速驶向了市局。 ^

    我走路很慢^他便也放慢了歩调。

    一进他的办公室「就看见几名熟悉的警员坐在沙发上俨然等了很久了。

    "邱局……”王副局起身刚要说话^看见邱浩森身后的我「顿时皱眉| "怎么又是她? ” 

    “现在是非常时期。”邱浩森只给了这么一句没有说服力的解释。

    王副局睨了我一眼便再没管我,直接开始各邱浩森讨论案情,“现在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机场那边传来消息,三爷已经登机了,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邱浩森松开我的手,走到茶几前,拿起资料翻看了一眼“广州那边通知过了吗?”

    大康郑重的点头,“通知过了,已经加强了警力。”

    "接下来就是等!”邱浩森收紧了力道,资料的一角被他捏到变形, "这次务必将他们一网打尽! “

    他们?

    包括曾煜吗?

    这么说曾煜已经到了广州了 ?

    "曾煜那边……”王副局有些迟疑。

    邱浩森轻描淡写的瞥了我一眼,随即点头, "按照计别行事。“

    "好。^

    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王副局和大康走后,我便拐弯抹角的问邱浩森?他对于我各种迂回性的问题 全都闭口不答^或者干脆答非所问「心里暗骂一^老奸巨猾便也只好默了声。

    差不多十点半^有人进来逼知『说是姓霍的在里边跟人动手了「被打伤了颧骨,胳膊也脱臼了 ;已经送去武警医

    邱浩森微微璧眉「"因为什么事知道吗? “

    对方答「"发生了口角,具体因为什么不清楚。”

    "那就治疗「治好了再送回去,这点小事儿也来跟我说。“

    "可是「姓霍的一^要见你才肯治疗。”

    十一点I我们的车便停在了武警医院门口。

    邱浩森让我在车上等「我摇头拒绝,他无奈「只好任由我跟着。

    到了病房门口「外面两名警员纷纷朝邱浩森敬礼「邱浩森刚推开门「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对我说“你就在这儿等。”

    我点了点头「邱浩森才推门进去了

    我站在门口『通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门外的小警员知道我是邱浩森的人厂也没拦着。

    邱浩森进门后^原本躺在床上看电视的男人迅速坐了起来「咧开嘴笑着「看口型「应诙是说的^ "邱局长,好久不见。“

    我对姓霍的没什么好感1他强奸了燕姐女儿的同学^还报复燕姐『一想到燕姐被他残忍的割了乳房^就下意识的 敛了睹子。

    邱浩森在床进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也回了 1 '好久不见。

    姓霍的又说了句什么I我听不见『也看不清『只知道邱浩森脸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邱浩森说的话「我看清了「他说「"你还活着『真是个奇迹^ “

    姓霍的咧开嘴笑了『露出一排老黄牙^他咬字不是很清晰「所以从他的口型里我也看不出他究竟说了什么『但有 两个字我看的很清楚『^'曾煜。11

    如果我没错的话,他说的是,"多亏了曾煜。^

    我忽然眸光一闪,姓霍的被关了七年^不是八年不是六年I刚刚好是七年。

    七年前「姓霍的强奸事件「和七年前?曾煜经历的爆炸事件’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我想推门进去I却被小警员拦了下耒。

    我讪讪的退了回来I注意力转移到小警员身上。

    "你从警几年了?”我故意和他攀谈。

    碍于我^邱浩森的关系I小警员点头回答,"八年了,〃

    "八年,很久了。”不能算是小警员了吧「我又问「"你一直跟着邱局吗? “

    他点头!"是的。^

    我心有所喜^ "那你应该知道七年前和睦小因的瓦斯爆炸案吧? 〃

    警员微微有些讶异^但还是点了头:"知道。“

    我旁敲侧击的问「"那起案件很凶险吗「邱局到现在都还会做噩梦。“

    我这么说既透露了我跟邱浩森的关系「无形中给他施了压「还表现了我对邱浩森的关心。

    警员有些惊讶「"邱局因为这件事做噩梦吗?应该不会吧^瓦斯熳炸的时候「我们是在楼下封锁线外的,有足够的安全距离。”

    我了然「挑了挑眉^ "力什么会发生瓦斯爆炸? ^

    问的急了 ^警员意到什么^当即摇头I "这个不能说「抱歉。”

    我张嘴,刚要追问『病房里突然发生巨大的动静^警员第一时间冲了进去「我则尾随其后。

    —眼就看见,邱浩森将姓霍的摁在地板上^「双目犀利「咬牙警告「〃信不信我把你这只胳膊也卸了 ? ! 〃

    姓霍的一点不怂『裂开满嘴黄牙「笑的诡异^ "除非你一枪毙了我1否则我一定让你身败名裂。“

    姓霍的突然转脸^与他对视那一瞬间「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忽然闪过一些可怕的画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