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八章别放弃我,我舍不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些画面错综复杂,都是一团团模糊的影像,仿佛被压在地上的是我。

    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直抵天灵盖,我抱着头蹲了下来,耳边嗡声一片,依稀听到邱浩森喊我。

    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正靠在邱浩森怀里,他拖着我的后腰,使我屁股保持凌空的姿势,这个姿势虽然对我来说比较舒服,但对他来说比较难,隐约感觉到他的手臂有些颤抖。

    “我为什么……?”我想说我为什么会突然晕厥,那阵头痛也来的毫无道理。

    邱浩森声音低沉,搂紧了我的腰,"你晕血了。

    “晕血?”我好像并没有看到血。

    前面开车的警员回声问道,"去医院吗?"

    “不用。”邱浩森毫不犹豫的拒绝,深邃的睥珞微有些闪烁,“回警局吧”

    我温顺的躺在他的怀里,既不反抗也不挣扎,所有的心思都用来整理那些凌乱的画面。可不管我怎么努力,脑海中依旧是一片混沌。

    邱浩森盯了我一会儿,忽然低头吻上了我的唇。我心里一跳,所有的思绪瞬间飞离。

    他知道我会挣扎,圈紧了我的腰身「用力的攫住我的唇舌,不给我任何后退的余地 我不敢出声,怕被前面的警员听到。

    他的吻逐渐变深,呼吸也变得微喘。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我本能的扭动着身子,他轻咬着我的耳垂,用只有我才听得见的声音道,“别拒绝我,我可以带你去广州。”

    简短的一句话,既是恳求,也是威胁。

    我所理解的是,三爷已经从上海潜逃去了广州,而曾煜等一些黑暗势力也聚集到了那儿,警方已经有了严密的部署,只要时方露出马脚,有了合适的时机就可以搏对方一举灭,包括曾煜。

    邱浩森是吃定我想去广州见曾煜才这般威胁。

    我真的没再挣扎,任甶他的丰摸进裙摆,隔着薄薄的布料轻轻地摸索。

    我咬看牙,不让自己闷哼出声,他顺势低头,覆上了我的唇,我的吟哦和鸣咽尽数破他封在了喉咙深处。

    到家之后,他径直将我抱上楼,―脚踢上门之后,直接将我丟在了床上,扯开皮带欺身压了过来。

    看到他车皮带的动作,我本能的哆嗦了一下。

    他伏在我身上,细细的吻着我的脸,“顾晚,我很想你。”

    当时我的内心还在做激烈的斗争,—方面很排斥他的身体,一方面又很想跟他去广州,理智睃使我推开他,欲望却诱使放任他。

    他的吻已经到了锁骨的泣置,随时都会向下,屈股上传家的疼痛不停迪刺激着我的脑神经,他一口咬在我胸口, 几乎是条件反射,我抬手甩了他一巴掌。

    清脆的声响让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周遭死一般的寂静。

    "你打我?” 他眸光陡然—沉,吓得我连忙解釋, ''疼,屁股疼……”

    他以力是弄疼我了 ,我才失手打了他,顿了一会儿,曲起了我的腿,在我的膝盖处轻轻印下一吻。

    我瞪圆了眼睛,看看眼前的一幕,心里如千万只妈蚁啃噬一般,他整张脸埋进我的体内厂每一个呼吸都变得格外轻柔,一划而过的触感让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

    当时的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失落?无助?绝望?

    好像都有吧,又好像全都没有。

    我木讷的躺着,感受着那种强烈的剌激,却一点儿也体验不到快乐。

    邱浩森的口技并不娴熟,他说我是第一以及唯一个能让他低头为我口的女,曾经我也感动过,如今却难再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攀着我的腰身从我的小腹一路吻上来,舌尖划过我的下颚的时候,我脑海中出现了曾煜邪魅的笑。

    记忆中曾煜很喜吹吻我的下巴,他喜欢看着抬着下巴大口呼吸的样子,喜欢看我口干舌燥到舔目己的唇瓣的样子,喜欢我在他身下风情万种飘飘欲仙的样子。

    邱浩森摸着我的身体挤进来的时候,我几乎脱口而出“曾煜。”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意识到我犯了怎样的错误后我随然睁眼,邱浩森眸光骤然收缩,直直的盯着我的眉心,眼底的火色瞬间膨胀,感觉下一秒他可能就会失手掐死我。

    出乎意料的,他没有任何动作,也没说话,默默地翻身下床,穿好裤子系好皮带,一连串的动作格外的平静,平静到和他每一早起的步出骤一样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他没有看我,转身出了房间,除了关门的声音稍微重了一些,几乎感觉不到他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我躺在床上,情绪泛滥,冲动之下拿起手机拨通了曾煜的电话,长时间的等待让我焦灼,终于接通,我听到一声低沉浑厚的声音,“哪位?”

    我没忍住,眼泪瞬间滚了下来,我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接着就听到那边语调微扬,“顾晚?”

    “……”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声音慵懒,用惯常的调侃式的口吻问道。“怎么,才分开几天,想我了?”

    “……”我哭得更凶。

    他继续道,“怎么办,我从来不吃回头草,我不能总为你破例……吧。”

    “……”

    “怎么不说话?”他声音沉了下来,“你在哭?”

    原本在脆弱和委屈的时候,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偏偏他还一遍又一遍的问,“你怎么了?过的不好?是不是姓邱的欺负你了?”

    我再也忍不住,拉着长长的哭腔,道,“我想你!”

    我听到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接着便是陡然静默“营煜,我想你。”我哭到抽噎,连话都说不完整,一个字—个字的说,“别,别放弃我,我舍、舍不得、你……”

    无尽又无尽的沉默。

    久到我以力他挂了 ,才重新听见了那边的动静,终于开口,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谁的电话呀? ”

    接着便听到曾煜低嘲的笑,“你的情敌。”

    话音转来,曾煜的声音变得清晰,“你刚才说了什么?不好意思,我沒听见。”

    我咬着牙,身子颤抖的厉害,"没什么。”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将脸埋进枕头里闷声哭了出来。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应,残忍。

    第二天一早,邱浩森丟了一堆衣服在我身上, "收拾好行李,半小时后出发。〃

    〃去哪? 〃我的声间沙哑的自己都有些意外。

    邱浩森挑眉看我,"广州,既然答应了你,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信守承诺。”

    "不想去了”我轻声答。

    “如果我没记错,昨晚受伤的那个是我吧,你凭什么难过? 〃他丟下冷冷的命令。“穿衣服,我去楼下等你! ” 屁股上的痛感已经减弱了许多,正常行走已经几乎感觉不到疼了,只有在坐的时候,还能轻微感觉到疼痛,但可以忍。

    去机场的路程较遥远,路上还有些颠簸,车椅虽然柔软,坐久了还是会疼。

    下车的时候,腿已经麻了,一时没有站稳扑在了邱浩森身上,邱浩森本能的伸手扶我。待我站稳后他又马上抽 回了手。

    ―路无言。

    上海到广州两个小时,抵达白云机场的时候,不过上午十点多。

    全程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牵着我,最多在意识到我步伐跟不上的时候放慢脚步等我。

    出了机场,有车来接,对方看了我一眼,有些诧异,“这位是? ”

    邱浩森回头看了我一眼,淡淡道,"朋友。” 对方了然点头,“上车吧。”

    看来人举手投足的气质,多半是个警察。

    果然,上车后,他主动谈及了三爷的案子,"三爷昨天就到了广州,我们已经派人24小时盯着了。”

    “曾煜那边呢?”邱浩森问。

    "派去跟的同事都跟丟了 ,他就是条老泥鳅,想逮他真的难。”

    "没事儿,他迟早会出现的。”邱浩森眸色微敛,眼底多了一丝狠厉。"对了,帮我调两个人保护一下我朋友,她跟三爷有过过节。”

    “知道。”

    到了酒店,邱浩森要了两间房,让我有些诧异,也有些庆幸。

    我以方他会借机强迫我,没想到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行李放进房间之后,邱浩森交待了一句哪儿也别去就随那名警察一^离开了。

    我拉开窗户「眺望着窗外的景色「在房间里度过了无聊又漫长的一^下午。

    傍晚时分^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通之后没有任-可声音,问是谁也不回应。挂了电话听到外画有人敲门^ “ 您好,客房服务,“

    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进来「我忽然有些警觉「"我没叫东西。^

    服务生朝我礼貌的笑「"这是先生送给您的。^

    看看餐车上的红酒,我第一反应想到了邱浩森。当时也没在意,接过服务生連过来的红酒试了一口,点头后,便看着他将酒一点点倒入醒酒器。

    看看看看,视线开始模糊,没办法对焦,等我意识到酒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酒杯从我手里滑落我的身子直直的栽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