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九章逃不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依稀感觉到一双手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我似乎嗅到了些熟悉的味道,但意识正逐渐抽离,辨不明那样的味道究 竟是什么「不一会我便彻底昏运。

    昏迷了多久我不清楚^只知道我是被一声枪响震醒的。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辆车里「车上有担架床「述有筒陋的医疗设备I应诙是辆救护车。

    转脸看去「身边趴着一名护工「脖子后面正涓捐的冒看血「一只手还搭在我腿上「手上也沾染了血迹。

    刚才那一枪应该就是打在了他身上,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我想尖叫『却发现根本叫不出声。

    就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蹿了上来,闪到我面前的时候『从旁边的医疗盘里随手抓了一把剪刀,直接抵我的喉管。

    "你有种动她一下试拭!“熟悉到不能再熟恶的声音^使我豁然清醒。

    我这才弄清楚眼前的清况『三爷一条腿跪在我腹部^ 一手扣着我的肩膀^ 一手握紧了剪刀抵死我的脖子。曾煜在车下握着枪对准三爷的脑门,双目如嗜血一般『眼底染上了肃杀之气

    三爷剪刀的尖端扎进我的皮肤『咬牙警告『'要么『我杀了她‘你打死我『要么你就放下拾『让我走。〃

    "三爷『你应该知道我的枪法『我完全可以在你动手之前要了你的命!”曾煜眯起眸子『往前逼近了一步。

    三爷的手其实有轻微的颠抖『看得出来他也在赌那我们数一二三一起动手怎么样?“

    "好啊。〃曾煜眸色渐深,微微挑眉,「"一。”

    三爷唇角下沉「"一。“

    曾煜的食指微勾『做好了开枪的准备「"二。11

    三爷的剪刀更加用力『我的脖子已经开始流血『"二。^

    然而没等他们数到三,接连两发枪响分明打在三爷握着剪刀的手以及曾煜举着枪的手上。

    三爷中了枪直接丢掉了剪刀^ 一片滚烫的血洒在了我的脸上,我再也忍不住失声尖叫。

    曾煜却在丟枪之前,一发子弹直击三爷的胸口 ^我眼睁睁看看三爷画目狰狞的倒在了我手边。

    惊恐之际『余光督见曾煜慢慢跪了下去,我将视线转移到他脸上『他额头布满了密密的汗「跪下去的瞬间『他唇 角一勾,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雅痞的笑颜。

    一排警察围了上来『纷紛举枪对着曾煜,曾煜喘了几口气‘慢悠悠的举起双手^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你们 先开枪的,我只是走了火。“

    "走火? “邱浩森从阳硫面走了上来,"你觉得我们谁会信?我们在场的十几个兄弟都亲眼看见了是你开枪打 死了三爷,

    曾煜眸色微敛:嘴角的笑意反而变浓‘ ''设想到你是这样的邱局民『你这些狠招顾晚知道吗? “

    邱浩森身体微僵^再次扫了我一眼『冷冷的回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于亲手抓了你” "利用女人?"曾煜不屑的挑眉。

    邱浩森当即下令,"押回去!"

    两名警员卸了枪^正欲上前『曾煜忽然忽然出手《拔了邱浩森腰间的枪^直抵邱浩森的脑袋^速度之快我连看都 没看清^后排一排警察反应过来的时候『邱浩森已然沦力人质。

    "你该知道挟持警察的后果。”邱浩森冷声警告^他的脖子里却没有一丝畏惧『他断定曾煜不敢开枪。

    曾煜扯起嘴角笑道,"邱局放心我有律师。^

    说完,转向后排警察,"把你们的枪都丟远点儿。1!

    警员们面面相觑^碍于邱浩森的安危|还是照做了。

    曾煜指着邱浩森的脑袋「示意他上车。

    驾驶座和我所在的后车厢之间是封闭的「上车之后我便完全看不见他们^只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曾煜沉声命令^ "开车!"

    邱浩森没有说话「但马上发动了引擎。

    车子缓缓启动后^邱浩森才开口「"曾煜,这一次你逃不掉的!” "是吗? “曾煜轻嘲道「"这句话在七年前你就已经说过了。“

    七年前

    我蓦地一惊。

    "七年前你不过羸在了运气。'‘邱浩森一字一句。

    "你没发现运气一直在我这吗?”曾煜出言调侃,“不然为会么跟了你三年的女人见了我寥寥数次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我。”

    邱浩森顿了片刻^咬牙道“你以为她真的爱你?如果她知道了七年前的真相,我敢赌,她会第一个拿枪指着你!”

    这次轮到营煜沉默了,两人大概是意识到我还在车上,他们的对话,我完全可以听见,谁都没再开口说话,接着就听到一声声闷响「车子左右摇史摆,方向失去了控制。

    如果我没猜措『刚才曾煜一定打了邱浩森,邱浩森还手,两人便直接在前座扭打起来。 

    我推开三爷的尸体,挣扎着坐了起来,猛地拍了一下隔板,“停车!”

    两人几乎打斗。

    我近乎声嘶力竭「"停车|再不停「我跳车了 !”

    救护车后面的门本来就是敞开的「就是我不跳「车子继续这样失控「我随时也会被甩出去。

    听到了我的呐喊「一阵剧烈的刹车「车身滑了几朱远后在小道边稳稳的停了下来。

    我跳下车「没有站稳,跌坐在了地上。

    突然一阵坡璃破碎的声音,曾煜和邱浩森纠缠着从驾驶座滾了出来「落地后「邱浩森起身一拳打在曾煜脸上「曾煜躲闲不及「拳头砸在了他脖子侧面「然后反手一脚踹在邱浩森的小腹上「两人同时往后倒了去。

    我晕瞭劲儿过了之后「便冲到他们俩中间「他们俩齐刷刷的挥拳^看见我后动作戛然而止。

    "打呀! “我分明瞪了两人一眼^ 〃怎么不打了 ? “

    "顾晚「你让开! “邱浩森「视线穿过我直這曾煜:」'我们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 吧『兴许还可以减刑。”

    曾煜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厂"你做梦! “然后拉着我的手将我从驾驶座塞进副驾驶厂自己则坐在了驾驶位,在邱浩森挣扎起身扑上来之前关上门,迅速发动车子。

    将邱浩森里在身后的时候厂我听见后面传来嘭的一声厂接着就听到邱浩森的警告"停车!”

    曾煜丝毫不理会『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每一次急連转弯「都能听到后面的闷响。

    车子扎进了 一小路『两旁的树影如鬼魅般迅速后退。

    又接连转了几个弯『曾煜终于松\了油门『车子渐渐停在了施工了一半的建筑工地前。

    他低着头「渐渐伏在了方向盘上「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还在流血。

    "曾煜! “我越怕越慌『推了推他的肩膀「他却是纹丝不动。

    后面也没了动静『估计两人打斗的时候出手都太狼了「这段路下来「两人都体力不支倒下了。

    “曾煜,你醒醒。”我急的六神无主^晶莹的液体滴在曾煜的衬衫上『已经分不清是我额头的汗^还是眼里的泪

    "我、没事。”听到曾煜无力的回应『接着他的手顺势滑落稳掐的握住了我的手。

    确定曾煜沒事之后^我便跳下车去看邱浩森,邱浩森的清况不比曾煜好多少,到现在他还处于昏运状态。

    "现在要怎么办? 〃看着邱浩森旁边两具尸体『我的身体一阵哆嗦。

    曾煜将我的脸靠在他的胸口「声音清冷:"我来处理。11

    他将邱浩森从车上一路扶进了建筑工,随便找了间粉刷了一半的房间「将邱浩森放在了墙角。

    "他怎么样? “我的声音一直在颤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渚。

    "他没事「一会儿就能醒。〃曾煜靠在一边『举起受伤的手;看了一眼『痛的闭了闭眼。

    "你呢? “我忍不住的靠近他『半跑在他身旁『担忧的看着他还在流血的手。

    他吞咽了口水,故作轻松的笑道厂"我也没事。^

    "可是你的手……“我也不知道枪伤该如何处理『扫视了一圏『这个房间应该是建筑工人临时休息的地方,门板搭那建的床板『上面铺了一床凉席^旁边还有几件旧衣服,已经积了满満的一层灰。

    曾握扬起手给我看『"子弹从虎口位置穿过去的『只是擦伤而已『没什么大碍。^

    "你可不可以告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确定他们都没事之后,我的恐惧感总算减少了一些。

    曾煜敛了眸子『灼灼的看看我‘深邃的眸子散发着沉湛的光『而后薄唇轻启『"这些事你不需要知道。 "可是我……^我想说我是参与者「我有权利知道。

    他闭了闭眼,略微有些疲惫的开口"以后再告诉你。”

    见他这样^我也不好再继续逼问他^又看了一眼邱浩森^想到前面发生的事儿^便问「〃现在怎么办「他……警 察应该很快就会找到送儿来的「要不然你先走吧^ ^

    我是亲眼看觅他开枪打死了三爷『不管前面有怎么样的矛盾和纠葛^在我的意识星^他杀人俨然成了事实。

    "为什么要走?”他不以为然的开口,"晚儿。^

    他突然喊了我名字^还是昵称^当着邱浩森的面「我墓然一惊。

    他勾了勾唇^按臂一挥, 一把交我圈进他的怀里^低头覆上了我的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