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章她就是个婊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的时候,我 和曾煜还保持着最紧密的姿势,直到车子全 部熄了火,他才将我从我的身体抽离。

    我知道他还没好,给我穿衣服的时候, 他脸上还有隐忍不退的欲色。

    有人将我们引上楼,曾煜一路抱着我, 我想自己下来走,他不肯,轻描淡写的说了 句,"你还可以走路,看来还不够。”

    我脸红的要滴血,耳根也到了发烫的程

    度0

    曾煜抱着我进了一间套房,一脚踹上门 之后,重新扯下自己的拉链,托着我的屁股 直直的顶了进来。

    他抱着我在房间内走动,裙摆落在腰间 ,卡在我们肌肤相贴的位置,他嫌烦,牙0 手并用,三两下撕成碎片丟在了地上。

    我瞪大了眼睛,那裙子是纸做的吗? ! 

    他长臂一挥,扣下我的后脑,将我的惊 呼声封在口腔里,长舌直入,娴熟的撬开我 的牙齿,以霸道甚至有些野蛮的姿势攻城略 地。

    他的吻急切而热烈^我好容易恢复的意 识再次抽离。他将我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摁 着我的肩膀将我向后压^随后松开手I我直 直的倒进沙发里。这个姿势我屁股是抬高的

    ,腰是凌空的,时间久了,有点累^呼吸也 变得不那么顺畅。

    "晚儿。"他每一次抵达最深处的时候都 会情不自禁的喊我的名字。

    我舒服的闭上眼,脑子里却闪过一系列 奇怪的画面。

    我看见自己躺在沙发里^身边围了几个 陌生的男人^屁股也是这样被抬高^那么毫 不留情贯穿的感觉让我撕心裂肺。

    我吓得猛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曾煜在 我身上挥汗如雨肆意驰骋。

    为什么我会看到那样的画面?我很清楚 ,那不是我的幻想,也不是我的错觉,那是

    真实的记忆I或者如现实一般真实的梦境。 可我不记得我做过这样耻辱的梦。

    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将我的思绪拉了 回来,曾煜握着我的胯骨,加剧了动作,我 抬眸看着他,他咬着自己的下唇,身上的每 一块肌肉都彰显着力量,舌尖扫过唇瓣的动 作暖昧、撩人,性感的致命。

    我想抱着他I腰身撑到一半又重新跌辱^ 回去。起身的时候,大概是受到了挤压,他 忽的皱眉,俯下身子迅速抽离^额头埋在我 的胸口,分明感受到一股热流侵袭了我的小 腹。

    我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

    敲门声还在继续,曾煜暗骂了一句,扫 了一眼里间卧室^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他将我放在床上^扯过毯子盖住我的身 体,撩着我额头的碎发,叮瞩道,"在这儿别 动,也别出声。”

    "嗯。"我温顺的点头;他凑近我^我垂 了眼,然后就感受到一个轻而柔的吻落苗^ 我的额头。

    他转身出去,带上了房门,不一会儿就 听到外间的动静。

    大概是进来了几个人,随后我就听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曾老板为何这么长时间 不开门? ”

    曾煜声音沙哑,在我听来,依旧夹杂着 未褪的欲意,"没看到我受了伤?行动不便 ,秦老板多担待。’’

    身上还残留着曾煜的晶液,原本的炙热 此刻已成温凉。床头抽了几张纸微微擦拭后 ,我裹着毯子往门口走去。

    秦老板的声音还在继续,"我听说你开 枪打死了三爷。”

    我用最轻的动作将门开了一条缝,一眼 就看见曾煜坐在沙发正中央,白色的衬衫显 得格外瞩目,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一片麦 色的肌肤,修长的脖颈间一小块微微凸起的 喉结,更衬得他性感迷人。

    喉结滚动,曾煜的声音有些薄凉,"你 消息倒是快。”

    秦老板坐在曾煜对面的沙发,沙发后还 站着两个西装革履面色僵硬的男人。"我可 是无时无刻不关注着曾老板,消息要是, 快,曾老板这会儿应该坐在警局的审问室了

    19

    曾煜对坐在哪儿好像并无所谓^他耸了 耸肩,漫不经心的开口,"那我该谢谢秦老 板才是。”

    "谢就不用了,我还指望着曾老板平平 安安,之后多多照拂我生意呢。"秦老板敲着 二郎腿,手指在膝盖上敲了几下,"曾老板

    受伤了?伤在了哪儿?"

    曾煜身子往后靠^姿态慵懒^ "皮外伤。

    秦老板笑着,"我给曾老板准确了礼,

    ,既然是皮外伤,就应该不影响你享用。~ 随即,秦老板微微侧目,身后的男人会 意的打开了房门,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走了 进来,曾煜的脸色瞬间僵硬。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七月一件露腰 吊带,胸前是深深的一条,紧致的贴身短裤 将她的身形勾勒的火辣性感。

    七月看到曾煜的吋候^眼神明显亮了几 分,嘴角也不自觉地抿成一条上扬的弧度。

    瞎子也能看得出,七月对曾煜有意。 秦老板笑着走到七月身边,搂着七 腰将她带至曾煜面前,"曾老板奔波了一^# 应该饿了 ^这个据说昧道不错丨我自己都舍 不得吃^特意送给曾老板尝尝。’'

    曾煜恢复了淡然,仿佛刚才那一瞬的僵 硬只是我的错觉。

    秦老板松开七月的腰,往后退了一步, "七月I帮曾老板检查一下,还有没有其他地 方受伤。”

    秦老板笑的鸡贼,眼底尽是算计,曾煜 刚脱险,他就找了个女人来,从他的话里其

    实不难看出他是想知道曾煜究竟有没有受伤 ,他想试探曾煜的实力,有没有因为这次的 事儿受到影响。

    曾煜面色坦然,并不畏惧什么I对于七 月,他似乎也没有抵触的意思。

    我眼睁睁看着七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葱葱玉指顺着他微敞的领口摸了进去。曾煜 不动声色,任由七月解开了他衬衫的纽扣,

    一颗又一颗。

    "秦老板,你不会要全程旁观吧? ”曾^ 挑眉,戏谑的笑道。

    秦老板笑意微敛I曾煜继续道,"秦老板 是舍不得七月吗?要不然留下来一起吃? ~

    秦老板嘴角微微抽搐,有些尴尬的蠕动 着嘴唇^"年纪大了,玩不过你们年轻人,我 不过是关心曾老板的伤势,确定您无碍我才 能放心离开不是? ”

    "这样啊。"曾煜故作了然的点头,随即 对七月说,"七月^把我裤子也脱了,让秦老 板看看清楚。”

    我眼睛都直了 I恨不得冲出去推开趴在 曾煜腿上的七月。

    七月好像是有点紧张I摸到曾煜的皮带 微微有些颤抖。

    秦老板眯眼观察着,曾煜抬起手臂搭上 七月的后背I轻声问道,"怎么?你很紧张?

    七月连忙摇头,一鼓作气扒了曾煜的裤 子,然后蛇一样的扭动腰肢攀上曾煜的身体

    曾煜忽然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眸色微 敛^转而看向秦老板,"现在秦老板放心了吗 ?还是最后这件也一并脱了?我是不介意, 就怕曾煜看了会怀疑自己。”

    他是暗示秦老板的尺寸不如他I流氓如 他I这个时候都不忘嘲讽秦老板。

    秦老板嘴角沉了沉,笑的有些虚浮,"七 月说她还是个处,我可是花重金买来的I曾 老板经验丰富^给鉴定一下是真是假。”

    秦老板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昧,曾煜不着 痕迹的蹙了蹙眉,随即笑道,"这有什么可鉴 定的,医院做个手术几千块,像她这样的女 人为了挣钱指不定修补几次了,秦老板,认 真你可就输了。”

    七月是处,我其实是相信的,因为燕姐 不会对我们说谎。

    曾煜这样说虽然很伤七月,但在我看来 这是他保护七月的方式。如果不这么说,秦 老板可能会逼曾煜当众破了她。

    "她这样的女人?"秦老板饶有意昧的开 口,"她是哪样的女人? ”

    "爱钱如命的小姐。"曾煜一字一句的回

    1=1 0

    七月眼底复杂的意昧越来越浓,紧紧地 抿着唇明显是在隐忍。

    秦老板摆了摆手,"不见得。”

    曾煜挑眉,秦老板终于开门见山,"或 许不是小姐呢? ~

    七月和曾煜面色皆是一滞^我心里也咯 噔一下^我早就怀疑七月的身份;看来这不 是我一个人的猜测。

    曾煜不露声色的开口,"不是小姐是什 么?"

    秦老板抄手,笑的格外诡异^嘴里慢悠 悠的吐出两个字,"警、察! ”

    警察?

    秦老板的意思是,七月是警方的卧底?

    我怀疑过七月的身份,但只是怀疑她不 是个单纯的小姐,远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细细想来,三爷也确实跟我说过,警方 在曾煜的身边安插了卧底^三爷怀疑是我^ 但我很清楚我不是,那么真的有可能是七月 ^难怪燕姐那么无条件的袒护她丨第一次见 叶总,她还在包厢打了徐总,她的身手也不 是一般女人能有的。 

    外面僵持了数秒,曾煜豁然一笑,“秦

    老板莫不是港片看多了?就她?警察? ” 秦老板不置可否的盯着曾煜,一副看好 戏的姿态。

    7人我认识她开始,她就是个婊子。〃曾 煜气定神闲的开口,每一个字都是利刃,无 声的凌迟着七月:"秦老板,你哪里听来的 风声说她是警察? ”

    秦老板笑道厂曾老板,是不是警察,试 了就知道。”

    我现在可以确定,他就是想逼曾煜破了 七月,如果七月真的是警察,不会毫无作为 ,除非她真的愿意为了任务牺牲自己的清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