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章为什么她可以,我不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将全身的重量全部挂在曾煜的脖子上,双 臂死死地缠绕着他,双腿也夹着他的腰身,意识 渐渐散去,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仿佛他随时会离 我而去。

    “晚儿,你抱我太紧了,我动不了。”曾煜轻 声哄我,抓着我的腰胯江珧将我松开一些,可我 不肯,倔强的攀附着他,慢慢的闭上了眼。

    一阵强烈的刺激过后,我听见曾煜喊我的名

    又是一些纷繁复杂的梦境,醒来的时候,我 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曾煜靠坐在飘窗上,姿态慵懒而散漫,他低 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窗外是无尽的黑 夜,他像午夜的暗黑骑士,尊贵如神衹。

    我看了他很久,他一直保持这个姿势静默不 动,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他倏然回头,眼 神的浓郁而深邃,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我问他我怎么会来了医院,他说我急性肠胃

    炎,什么心口疼,分明就是胃痉挛。

    那个时候我确实分不清究竟是哪儿疼,所有 的痛感全部汇集在心脏,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你晚上暍酒了? ”他坐在我床边问我。

    “聰。”我点头。

    “跟谁暍的? ”

    “白芹。”

    “没有别人? ”

    我讷讷的摇了摇头,“没有。”

    他沉默了片刻,又问,“你和她认识多久

    “三四年了。”

    他便直接警告我,以后不许跟白芹再有往

    来。

    这样的话,邱浩森也说过。

    我问为什么,他就说,“知道你身子不好,还 让你暍那么多酒,合适? ”

    我有点郁闷,我身体没有哪儿不好呀,况且 我暍的也不多,基本都是白芹一个人在暍。

    “总之,你以后别再见她。”他说完这句,我

    刚要反驳,他忽然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语重心 长的开口,“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陪你,把你所有 的时间都给我,好吗? ”

    情话太暖,听得我心底一热,眼睛也跟着湿

    了。

    他低头吻着我的眼睛,手探进被子里抚摸着 我的肚皮,“还疼吗? ”

    “不疼了。”

    “那是不是…就可以…继续…”他又恢

    复了邪魅的笑,嘴角勾着明显的图谋不轨。

    “不行呀,这里是医院。”我登时佛幵他的 手,他干脆反握住我,将我的小拳头捏在掌心,

    笑着说,“逗你呢,再睡会儿,点滴打完了咱们回

    家。”

    “嗯。”

    迷迷糊糊天已经亮了,我是在一个温暖的怀 抱里醒来的,抬头便看见曾煜长卷的睫毛,感受 到我的动静,睫毛轻颤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挤上 了我的床,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他的手机一直在震

    动,喵了一眼,是叶连硕打来的。

    我们回上海的时候将叶连硕一个人丟在广

    州,不对,准确来说是他是七月两个人。

    我被秦老板带走之后,七月就被送去了医

    院,身上虽然都是些皮外伤,但也狼狈不堪。

    叶连硕打给曾煜,一是斥责,二是哭诉,三

    是问七月怎么处理。

    曾煜理所当然的忽视了前两个,对于第三个

    问题,他的态度显得有些凝重,“她现在在哪? ”

    沙发上发愣,我是真的没辙了。”叶连硕温和的声 音里充满了无奈。

    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七月的心情,被强奸一 次绝对会是一蜚子的阴影,能不能走出来全看她 自己的心态和消化能力。

    叶连硕开门的时候见到我明显有些惊讶,“顾 晚? ”

    我抿了抿唇,曾煜沉声道,“没事儿,她已经 知道七月的身份了。”

    “你告诉她的? ”叶连硕问。

    “不是,说来话长。”曾煜径直朝静坐在沙发 前的七月走去,我和叶连硕紧跟其后。

    “七月? ”曾煜半蹲在七月面前喊了七月一 声,七月空洞的双眼轻轻地眨了一下,并没有看 向曾煜。

    “她在这儿坐多久了? ”曾煜回头问叶连硕。

    叶连硕也是愁眉不展,“我把她从医院接出来 之后她就一直这样,跟我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就 是‘别管我’,好容易将她弄上飞机,昨晚九点多

    霄雪徽搜,黼懸織〒麵把薇禮有此文

    回来之后她就一直这样坐着,给她打了一针镇定 剂才勉强睡了几个小时,这不刚醒来又幵始了。”

    “医院怎么说? ”曾煜微微蹙眉。

    叶连硕沉沉的叹气,“还能怎么说,没有大 碍,回去慢慢恢复呗,精神方面他们才不会管。”

    曾煜若有所思,回头看了我一眼,“晚儿,帮 我去厨房煮一壸水。”

    “嗯。”我知道曾煜是有话要对七月说,不方 便我在场,所以才把我支开。

    叶连硕附和道,“我和你一起。”

    转身走向了厨房,听到身后传来曾煜低柔的 声音,“七月,是我,我是曾煜。”

    进了厨房之后,我微微定了定神,叶连硕接 了一壸水在烧,我靠在墙上顾自开口,“我算不算 是这类受害者里面恢复的最好的? ! ”

    我的话有些自嘲的意味,叶连硕听了顿住脚 步,站在我对面直直的看着我,“你说什么? ”

    “现在竟然有些庆幸我全都忘记了,如果一直 记得那些细节,可能我也会跟七月一样深陷其中

    我,半晌才吐出一句,“你都记起来了? ”

    “嗯。”我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原谅了曾煜? ”他难以置信的问道。

    “嗯? ”我绷起神经,“什么叫我原谅了他? ”

    叶连硕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东西,顿了几 秒,他扯了扯嘴角,眸光闪烁:“如果早一点出 现,就可以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

    他以为我会怪曾煜没能制止那些人强奸我?

    怎么会呢,如果没有曾煜,我可能已经死了,我

    该感激他才是。

    外面忽然传来七月哭泣的声音,我和叶连硕

    走到门口,探出头看着沙发前的两人。

    曾煜依旧半蹲在七月面前,七月抱住了他的

    脖子,哭的越来越大声,嘴里含糊不清的喃喃着

    什么,隐约可以听见几个断断续续的重复,“不可

    能了……再也不可能了……”

    “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不应该让你自己离

    开。”曾煜低声的道歉,眼底写满了内疚,七月紧

    紧地搂着他,眼泪打湿了他的衬衫,他抬起手,

    “从今以后,我连喜欢你的资格都没有了,为

    什么……”

    第一次听见七月直白的袒露她对曾煜的感 情,我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滋味儿。

    “顾晚。”叶连硕喊了我,提醒我别再看。

    我的眼睛却是挪不幵,曾煜还在安慰着七 月,“不会,你还可以继续喜欢我。”

    七月哭到抽噎,她哽咽的时候,我的心也跟 着抽搐,“真的吗?我还可以喜欢你吗? ”

    问出这个话,她先自己否定,“不会的,即使 没有这次的事情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自从你有 了顾晚,你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身上,可是为什 么,你宁可要一个肮脏的小姐,也不肯给我一个 机会? ! ”

    “七月! ”曾煜一声冷斥,想要推开她,但考 虑到她的状态,还是忍住了,轻声警告,“你的职 业操守呢? ! ”

    “对不起! ”七月梨花带雨,“我没有别的意 思,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她可以,我不行,就因

    霄夷擎军箭遍發’冻趦铲”(试用版),

    “我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曾煜失了耐 心,作势要起身,可七月的胳膊圈的紧紧的,就 是不肯松手。

    “叶连硕! ”曾煜低吼一声,叶连硕麻溜的冲 了出去,只听见曾煜冷冷的命令,“再给她打一针 镇定剂。”

    “可是……”叶连硕有些迟疑。

    “快点儿! ”曾煜加重了语气重复。

    好好,马上。

    一针下去,七月总算安静了下来,我端了一 杯热水走过去,放在了茶几上。

    “抱床上去吧,睡这儿会着凉。”叶连硕整理 了医药箱,轻声建议。

    曾煜冷哼,“你抱! ”

    “凭什么? ! ”抬头对上我的视线,叶连硕只 好点头,“行,我抱! ”

    七月比我高,也比我圆润一些,叶连硕抱她 起来的时候,脱口而出,“这他妈比顾晚重这么

    多。”

    在刚才的情形里没能回过神来。

    他目光幽幽的打量着我,伸手握上我的肩 膀,意味深长的开口,“我是不是太放心你们 了? ! ”

    叶连硕气喘盱盱的从卧室走了出来,没有意 识到火药味儿的他,还在担忧着七月的问题,“现 在要怎么办,她也不能一直睡在我这儿呀。”

    曾煜挑眉,冷声问道,“为什么不能? ” 叶连硕愕然,顿了一秒,立马反驳,“开什么

    玩笑,我和她,孤男雰女合适吗?再说,我还要 上班,我不在的时候她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还得 担责任。”

    “那就把她送走,让她自生自灭。”曾煜眸光 坚定,字里行间无不体现他的绝情与冷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