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章你想玩死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我知道他不是这么无情的人。

    他看向七月时,眼底的自责是真的,愧疚也 是真的,我相信他比谁都不愿意看到七月出事。

    或许他和我一样,会从七月身上看到我的影

    子。

    叶连硕急了,“认真地,到底怎么办? ”

    曾煜在沙发上坐下来,摸出烟盒,却没找到 打火机,他晈着烟嘴,声音闷闷的,“去査一下七

    我弯腰拉幵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火柴递给 曾煜,曾煜自然地伸手来接,触到我指尖的时候 他蓦然一顿,挑眉看了我一眼,二话没说接了过 去。

    火柴点燃时特殊的声音和味道,叶连硕无奈 的点头,“只能这样了。”

    从叶连硕家离幵,曾煜的步伐略微有些匆 匆,我有些跟不上,出了电梯,他径直往车前 走,我加快速度追上去,他却忽然转身,我闷着

    头直直的撞进他怀里。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冷不丁开口问。

    我狐疑的看着他,“什么? ”

    他瞥了一眼车后座,“先上车! ”

    一路飞奔,也一路沉默。

    眼睁睁看着车子从080小区前疾驰而过,我 出声提醒,“开过了。”

    他没应,油门不松速度不减,车子冲出了城 区,我才意识到他是往浅水湾方向去。

    他沉默,我也不吭声,我们各怀心事,谁都

    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冲进院子里,眼前看着就 要撞上假山,我吓得惊呼出声,连忙闭上了眼。

    突如其来精准的急刹,车子稳稳的停了下 来,甶于惯性作用,我整个人往前栽,撞到了他 的肩膀,闷哼了一声。

    他侧眸看了我一眼,抓着我的肩膀直接将我 拖到了前座,我被他紧紧的扼制在腋下,他盯着 我的眼眸,阴沉着脸质问,“现在可以回答我之前 的问题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瞒他的事太 多,他突然这么问,我根本无从回答。

    “你不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你跟叶连硕的关 系? ”我被他禁锢在他的身体和方向盘之间,后背 靠压在方向盘上硌得我有点疼,我的腿被他分 幵,坐在他的大腿上,他说话的时候,身体会不 自觉的往前挺,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清晰地感受 到他的耀武扬威。

    “我和他的关系你不是知道吗? ”我的话有些 不利索,两只手没地方撑,只能紧紧地抓着他的

    来,身子直往后栽。

    曾煜耐着性子看着我,不咸不淡的开口,“你 再好好想想。”

    我能想到的是,可能叶连硕的那句七月比我 还重让他误会了,我便低下头,咬着牙,“他抱过 我。”

    “聰、。”他淡淡的应声,“几次? ”

    我心里一跳,叶连硕抱过我几次我自己都记 不清了,应该是只有两次吧,一次是我和曾煜在

    酒吧,曾煜自己交代他送我回家,被曾煜那样对 待之后,我状态太差,叶连硕只好抱我上楼,还 有一次应该就是加油站爆炸回来,曾煜失踪了, 我在楼下等了一晚上,腿麻了,他不得已抱我上

    楼。

    “两次。”我的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快听不见

    了。

    曾煜饶有所思的点头,“倒很诚实。”

    “我和他…”我刚要解释,他将我打断,“什

    么时候去的他家? ”

    他的手顺着我的膝盖一路往上摸,到了大腿 根的时候手指轻轻地画了两个圈,然后有节奏的 点敲着,“不是还背着我去过他家吗? ”

    “没有吗? ”他修长的手指娴熟的抠幵我的纽 扣,捏着拉链慢慢往下拉。

    我紧张的看着他的手,吞咽了口水,“那是你 不要我之后,从澳门回来,我去他家找他,问他 七年前的事。”

    叶连硕应该没告诉他才对,否则他也不会现

    在才来问我。

    “几点去的? ”他两手并用,将我的裤子一把 扯了下来,我惊呼出声,又怕惊动了不远处的门 卫,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虽然他的院子里没有他的允许,不会有人进 来,可在这光天化日下,我还是抑制不住的紧 张。

    “不记得了。”我弱弱的回答。

    “不记得? ”他的手指隔着我的内裤来回摩

    掌

    他挑眉,恍然道:“晚上了啊。”

    指腹稍稍用力,挤压着最敏感的点,我揪紧 了他的衬衣,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

    “什么时候走的呢? ”他不阴不阳的语气带着 威胁也带着挑逗折磨的我欲生欲死,指尖带火,

    勾幵了内裤的边缘,稍稍往里探了一分。

    我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啊了一声,“别 呀! ”。

    “宝贝,你确定要叫? ”他语调微扬,手指尖

    倏然上挑,我仰起头,将所有的重量全部压在了

    方向盘上。

    院子外就是公路,即使浅水湾的住户不多, 难免有会有车辆经过。

    在情事方面,曾煜可谓是绝对的任性,只要 他想要我,任何时间任何场合,他不刻意追求刺 激,但他几乎不会忍。

    “回答我的问题! ”他另一只手从我的腰间离 开,扣住我的后脑勺,将我后仰的脑袋拖了起 来,这样虽然没那么累了,但也不得不直面他。

    能力,上次去叶连硕家也是去的急走的急,根本 就没注意时间,只能给他大概的数字。

    “三个小时。”他顾自道,感受到异物的侵 袭,我的身子绷的更紧,他用了些力气才挤进去 一些。“乖宝贝,这么长时间,你们都做了些什 么? ”

    我快被他折磨疯了,呼吸也变得断断续 续,“你不要多想,我们什么都没做。”

    是谁一幵始信誓旦旦的说相信叶连硕的,现

    在这又是闹哪一出,一定要计较那天晚上的事情 吗。

    那我是不是也该计较一下,他和七月的事

    情。

    原本他还没真的生气,只是有点计较,听我

    提起七月以后,他脸色顿时变了,“你确定要用你

    们的关系来跟我和七月比? ”

    “不是,别弄,好难受。”我根本没办法理智

    的思考,他每说一句话,手指都会深入一分,直

    到进无可进,他便在里面一点点探索,细细的摩 霄.奴04文档转图片助手(试用版),注册后不会有此文

    “我和叶连硕真的没什么呀,别这么弄,真的 好难受。”我的手胡乱的抓着他的衣领,指甲时不 时会刮蹭到他的皮肤,他根本不听我解释,我声 音越喘,他越兴奋。

    不知道摸到了哪儿,我忽然抽搐了一下,指 甲嵌进他的皮肤,他眼睁睁看着我一阵阵的颤 抖,指腹便停留在那儿,轻轻浅浅的打磨。

    “晚儿,你现在越来越骚了。”他低头,在我 的肩窝处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又忍不住叫了一

    声,他抬起头,舌头左右来回的舔着我的唇,“我

    很满意。”

    他哪里是生我和叶连硕的气,分明就是找个 理由折磨我。

    他抽出手指,火急火燎的放出他自己,亲吻 着我的唇,诱惑到,“坐上来。”

    我心里憋着一团火,哪里肯顺着他,我的脚 踩在他的皮鞋上,圈着他的脖子,用力的吻他。

    回应我的吻时,他便忘了下面的动作,明显 感受到他的身子绷得不行了,他边吻边重复,声

    “不! ”我瞋怪道,“你怀疑我! ”

    他无奈,“没有怀疑你,真的,快上来。”

    看着他欲求不满的样子,我心里一阵畅快, 身子故意往前耸动,隔着衣服时不时摩擦着 他,“你刚刚让我那么难受,我也要让你难受。”

    他忍着笑,宠溺的看着我,眼底竟然有些期

    待。

    他不知道他这幅姿态在我眼里有多魅惑,如 同致命的毒药,让我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挑弄男人的招数,燕姐也不是没教过我,只 是我几乎没实践过,对邱浩森根本不需要,他想 要我会直接提枪上马。

    燕姐教给我的精髓是只撩拨不满足,燕姐说 玩的好的随便几个媚眼就能让男人欲仙欲死。

    我攀着曾煜的脖子,勾起他的下巴舔舐着他 的唇,我们的脸几乎相贴,目光隔得很近,能清 晰地感受到他眼底的灼热。

    我学着他的动作在他的两腿间磨蹭着,上衣 的下摆在他上面晃来晃去,他的眼睛黑的能滴出

    轮了好几遍。

    “别闹了,晚儿。”他开始忍不住了,大概是 胀到发疼了,他咬着自己的下唇,绷着一股子劲 儿,极力压抑着他内心深处的红火猛兽。

    “不。”我倔强的舔着他的耳蜗,舌尖划过的 时候,分明听到他媚惑如丝的轻呤。

    情到浓时,不只是女人才会哼吟,男人也 会,曾煜的声音沙哑的要命,也性感的要命,让 我用种得逞的快感。

    “妈的,要疯了! ”他低吼一声,不再纵容 我,扣着我的腰身将我往上抬起一些,然后精准 无误的压下来。

    “小东西,跟谁学的,你想玩死我! ”他惩戒 般的掐紧了我的腰,骨骼被捏的生疼,撕心裂肺 —般0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