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章吃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认识曾煜之前,我几乎是浑浑噩噩的过着

    我的生活,没有兴趣爱好没有目标追求,床事对

    我来说更像是工作,无所谓喜与不喜,只要我的

    男人想要,我就不得不给。

    我会配合,会迎合,但从不主动要求,像今

    天这样主动逗弄更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一招对曾煜似乎很奏效,我第一次看见他

    的身体颤的比我还厉害,眼底的绯色几乎染了他 

    从身下传来的那种充实感和满足感让我请不 自持的抱紧了曾煜,他的手顺着我的后背一路点 火似的往上摸,到了内衣扣的地方,温热的手指 轻轻一捻。

    曾煜在这方面绝对是个情场高手,他有丰富 的‘临床’经验,清楚地知道女人身上每一处敏感 点,光是他技巧十足的吻,就足够致命。

    “曾煜。”情到浓时,我也会忍不住喊他的名

    字。

    而他会习惯性的问我‘要来了吗’。

    这一次,他没有,他似乎很清楚我的身体还 没有到那一步,“嗯? ”

    “我快控制不住自己…”我咬着唇,一字一 句的开口。

    我不仅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还控制不住自 己的心,我控制不住的去吻他抱他享受他,更控 制不住的爱上了他。

    我平平淡淡的过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 前所未有的失控,我感觉我快要疯了。

    速的耸动,一边低笑着咬我的唇,“忍不住就不要 忍,喊出来! ”

    “不要。”我摇头,脑袋随着他的动作要来晃 去,一会儿趴在他的肩头,一会儿忍不住往后 仰,任由自己的下巴高高抬起。

    他喜欢吻我的下巴,喜欢用舌尖在我的下巴 尖绕圈,然后看着我口干舌燥到去舔自己的唇, 趁着我舌头冒出来,他会自然地擒住它,用力吸 入口中,享受的吮吻。

    “曾煜…”我极力克制自己的呼吸,不让自 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媚。

    “乖,怎么了? ”他圈起我的腰身,放慢了动 作,柔声问我。

    我晈着牙,好容易才问出口,“你喜欢我 吗? ”

    他蓦然,眼底划过一丝晶亮,顿了数秒,他 才笑道,“不然你觉得我现在在做什么? ! ”

    又是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我用力的夹紧了 他,“我要听正面回答! ”

    狠地推回了方向盘,“喜欢! ”

    他咬着牙,身体紧绷,三浅两深,九浅一 深,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击着我的灵魂。

    我满意的吟哦出声,本就敏感的身子彻底在 他身下软成水。

    他发了疯似的狠狠地要我,我只感觉自己的 灵魂被撞到飞出了体外,飘至半空,渐渐攀上了 云端,抵达极致。

    随着曾煜的一声低哼,他重新攫住我的下

    巴,用力的深吻。

    身子的余热渐渐褪去,理智回归之后,我才 发现现在这样的姿势简直屈辱到有些淫污。

    曾煜却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温热的气息喷洒 在我热到发烫的脸上,“晚儿,我让你很没有安全 感? ”

    “呃?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突然这 么问。

    他伸手抚摸着我额头的汗液,声音低沉富有

    磁性,“不然你怎么会问那个问题。”

    “喜不喜欢你。”他神色泰然,眼底透着一丝 认真。

    我沉默了片刻,第一次向他透露我的心 声,“你是曾煜,我很清楚你有多优秀,在你身边 我几乎不用担心什么,可正是因为你的优秀,我 才会恐慌,如果你所指的安全感是身体上的,我 可以很确定的回答你,有,但如果你所指的是情 感上的,我……”

    我忽然哽咽了,连我自己都惊讶之极。

    曾煜停顿在我额前的手顺势摸上了头发,揉 了揉,笑道,“你这个脑瓜里成天想些什么? !你 是不是看了新闻,当真以为我外面很多女人? ”

    “难道没有吗? ”我脱口而出!

    他抿了唇,哑口无言。

    我继续说,“有也没有关系,我不介意的,不

    会介意的。”

    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想着怎么可能不介

    意,但是介意又怎样,真的介意也不会说出来。

    “不介意? ”他语调微扬,不悦的开口,身体 霄繼顿1謂搬&碰?版),注册@会有此文

    我有些迟疑了,不敢点头。

    “你再说一遍? ! ”他威胁着我。

    我连忙改口,不敢看他的眼睛,“其实有点介

    音 ”

    他舔了舔自己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告诉 我,都介意些什么。”

    话居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有后退的 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和他聊着,这样的聊天方式 有点尴尬,却也难得。

    “介意你碰她们,也介意她们碰你,澳门回来 那次,看到那些新闻报道的内容,你搂着那些女 人,虽然我知道你和她们只是逢场作戏,你连正 眼都没看他们一眼,可光是看着她们看你的那种 眼神,我心里也会跟猫抓的一样。”话匣子一旦打 开,我便再也收不住。

    “我知道我不该有这种想法,可我控制不住 的,我管不了自己的心了。”说着说着,眼泪都蒙 住了视线,我喘了口气,刚要张幵嘴继续说,不 动声色盯了我许久的曾煜倏然低头,舌头直接探

    这突如其来的深吻及时的填补了我内心的缺 口,眼泪登时流了出来,顺着眼角没入他的掌 心。

    一吻终了,他戏谑的幵口,“虽然我很欣慰你 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又不得不让我怀疑,是 不是我还不够卖力,才让你觉得我还有多余的心 思去找别的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想解释,可我发现根 本无从解释。

    “那是什么意思? ”他眸色渐深,一瞬不瞬的 看着我。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堆不该说的话,真

    的是荷尔蒙作祟,脑子都不清醒了。既然知道他

    是曾煜,就应该清楚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难免

    会有更多优秀的女人,连邱浩森都做不到一心一

    意对我,凭什么对曾煜做那样不切实际的梦。

    在他的逼问下,我只好说,“看到七月抱着你

    的时候,我有点难过。”

    我点头。

    或者不是吃醋,是羡慕。

    羡慕七月可以堂堂正正的说爱他,可以不用 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她和曾煜才是一个世界的 人,而我,连要求曾煜爱我的勇气都没有。

    “你要是不喜欢,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叶连硕把 她送走! ”他认真地开口,嘴角还噙着若有似无的

    夭。

    我心里一惊,连忙拒绝,“别,她现在一定比

    谁都难过,虽然我知道我说出这样的话有点违 心,但我还是觉得你可以适当地给她一些安慰。 我说是适当。”

    “你所指的适当是? ”他故意装作不知。

    “语言上的。”

    他便是笑,“晚儿,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 让我很想再草你一次。”

    我"….

    我为什么要和一个精虫上脑的男人说这 些? !

    着心脏,呼吸都变得不顺。

    我挣扎着从他身上脱离出来,他倒没有阻止 我,反而还满脸期待,估计是以为我要换个姿 势。

    等我抠幵车门跳下车了,他才赶忙拉上拉链 跟来追我。

    第一次从曾煜的床上醒来,灰格纹的棉质被 套,柔软舒适的大床,只有一个枕头正枕在我脑

    后,现代化的装修,黑白灰三种色调,简约优

    雅,看上去别样的温馨。

    身边已经没人了,大概是昨晚太累了,睡的 很沉,曾煜什么时候起床的我竟一点意识都没 有。

    床头整整齐齐的叠放着一件干净的睡裙,居 然还是低乂吊带的。

    光着脚下楼,一眼就看见曾煜坐在沙发中 央,长腿交叠,举着平板正和人视频通话。

    听到动静,他偏头看了我一眼,眼底讳莫如

    深。

    曾煜这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屏幕,“你想要 浦口码头? ”

    “怎么样? ”秦老板的声音乍一听和善,实则 刺耳,“我可以用香港的场子跟你作交换,曾老板 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香港随便一个场子买一 个郊区码头绰绰有余。”

    曾煜思忖着,不动声色的幵口,“我考虑一

    下。

    “只要曾老板能答应,我马上把我的‘根据 地’转移到上海,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多个照应不 是? ”秦老板笑的诡异,字里行间机关算尽。

    即使我对生意场上的事不太了解,我也知道 秦老板索要浦口码头的目的。

    先前他说有一批货要从浦口码头上岸,特地 以七月和我威胁曾煜,那批货后来怎么处理了我 不清楚,但秦老板现在要买下整个码头,一定是 要做见不得光的勾当。

    他口中的4货’必然不是单纯的外贸商品,估 

    我只希望曾煜不要答应,如果他真的来了上 海,肯定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曾煜沉默之际,目光时不时朝我看过来,嘴 角的冷硬渐渐转柔,继而噙起微笑,“这个我得问 问我女人答不答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