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我也不会苟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脚下的步子蓦然一顿,他和秦老板之间的 生意往来为什么要问我?

    秦老板也是好奇,“你女人?你曾老板做事何 时需要询问女人意见了? ”

    曾煜好整以暇,眉目轻扬,长臂舒展搭在沙 发靠背上,手指有节奏的点着,“毕竟财政大权不 能捏在我一个人的手里,况且,秦老板来上海,

    某种程度上对我女人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你女人很怕我。”

    曾煜挑眉,脸色微变,没打算在和秦老板继 续周旋下去,“秦老板,你该清楚,浦口码头是公 家的地盘,不是我想给就能给的。”

    “我知道,你只需要放句话,把你的人全部撤 走,我自然会安排我的人进去。”

    手机在我手里突然响了起来,曾煜瞥向我,

    我立即摁了静音,走向餐厅方向接了起来。

    陌生的手机号,我狐疑的问道,“你是? ”

    “我是杜恒! ”低冷的声音,我当即一顿,他 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不给我思考的时间,他紧接 着开口,“白芹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

    原来是找白芹。

    我小声答,“没有啊,怎么了? ”

    电话那边静默了一瞬,杜恒的声音明显的失 落,“她一夜未归,我联系不上她。”

    听的出杜恒话语里的焦灼和紧张,我也跟着 打起了激灵,“怎么会突然失联,你们吵架了 吗? ”

    因为什么吗? ”

    沉默。

    我刚想说不方便没关系,他兀自开口,“我伤 了她。,’

    伤是哪方面伤,他没说,我也没问,大概能 猜到七八成,但据我对白芹的了解,不像是那种 会任性的玩失踪的人,我更担心她出了什么事。

    看得出来杜恒也在担心,我连忙转身,往楼 上跑,“你现在在哪? ”

    “我把位置发到你手机上。”

    “好的。”

    电话刚挂断,曾煜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沉声 问,“发生什么事了? ”

    “白芹失踪了。”我去楼上换好衣服,找不到 自己的鞋,又重新奔下了楼。

    曾煜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扫了一圈没看到 鞋,也顾不上穿了,直接跳上副驾驶,他低头睨 了一眼我的脚,二话没说踩了油门离幵。

    我给燕姐打了电话,问她有没有看到白芹,

    天没去她那儿了,我去广州的这段时间,白芹几 乎都是跟杜恒在一起。

    燕姐以为杜恒把白芹软禁起来了,对于白芹 的失联,她表示很意外。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们打她电话全 都关机,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她! ”我急的说话 声都有些哆嗦,我和白芹认识将近四年了,她去 哪儿都会跟我说,我从来没有联系不上她的时 候。

    挂了电话我又问了麻雀儿,依然没有消息,

    我把跟她走的近的以及她可能会找的全都问了一 遍,别人根本连见都没见过她。

    我很怕,怕她会出事,曾煜一边开车,一边 握着我的手安抚道,“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我 已经让艾伦去找了。”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杜恒所在的位置,公 寓门就这么敞幵着,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 精味儿。

    杜恒衬衫半拉的坐在飘窗上,一手拿着手

    淡无光,不知道是盯着自己的膝盖,还是盯着手 机屏幕。周身围绕着冷冽的气息,让人莫名的不 敢靠近。

    曾煜直直的冲了过去,当即质问道,“你把人 姑娘弄哪儿去了? ”

    杜恒眨了眨眼,没有任何回应。

    曾煜揪起杜恒的衣领,将他的后背重重的砸 在飘窗上,听到头部撞击的闷响,我心里咯噔一 下,连忙拉扯了曾煜的衣服,“冷静一点,有话好

    好说! ”

    酒瓶从杜恒的手里滑落了,滚到我的脚边,

    剩余的半瓶酒尽数浇灌在地毯上,雪白的羊绒地 毯瞬间猩红一片。

    “不知道。”杜恒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听不 出任何情绪,如果不看他现在的状态,我会以为 他对白芹的失踪漠不关心。

    相反,曾煜的情绪却意外的波动,松幵杜恒 后他指着杜恒的鼻子,一字一句的开口,“不知 道?你对她做了些什么总知道吧?她为什么失踪

    你计较,但如果这次白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 定不会放过你。”

    杜恒慢悠悠的抬了抬头,眼帘依旧低垂着,

    薄唇开启,声音轻而掷地有声:“如果她出了事,

    我也不会苟活! ”

    他这句话说完,我和曾煜都震惊了,呆呆的 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跟杜恒也接触过几次了,他给我的印象就是 不喜于色,任何情绪都不会随意表现在脸上,除

    了对白芹。

    白芹笑他的脸色就会柔和,白芹恼他也会跟 着沉下脸,白芹的话是搅乱他情绪的最佳武器。

    见他几次动怒,都是白芹有意无意的挑衅。

    如今见他这般堕落的模样,竟觉得有些不 忍,如果白芹看到他这副模样,一定会很心疼 吧。

    曾煜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杜恒跟我说,他对 白芹用强了,他没想过要那样粗暴的对待她,他 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只要一想到白芹在别的男

    么,他就对她做什么,白芹求饶他也不管,他就 是要占有她,即便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完全占据她 的肉体。

    我难以想象那样深沉的霸爱,杜恒跟我说的 时候脸上写满了痛苦和后悔,他一定想不到白芹 也会有崩溃的一天,也会有决绝的离开他的一 天。

    我想我有点理解他,在感情世界里,我和他 何其的类似。

    白芹和曾煜一样,从不轻易将自己的感情表 现出来,他们绷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即使我 们苦苦追问,他们也不会坦诚的说一句爱。

    如果感情一盏天平,她和曾煜就属于被我们 仰视的人。

    我们越渴望接近他们的心,他们就把自己的 心封的越严密,我们越是渴望就越失控,我和曾 煜还好,卑微的那个人是我,我偶尔失控的时候 他能镇得住我。可杜恒和白芹不一样,男人若是 在一段感情里有了自卑的心态,很容易做出伤害

    着牙承受。

    燕姐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我居然看见一滴 晶莹的泪从杜恒的眼里掉了出来,侵入黑色的衬 衣里消失不见,让我以为那是我的错觉。

    “査到了,有个朋友跟我说白芹昨晚去她会所 注册了会员,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皮鞭女王’,

    那个31\;1地牢会所。”燕姐说完,低骂了一句,“她 没有脑子吗?那种地方她怎么受得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找她! ”我利落的挂了

    电话,燕姐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被我掐断了,

    我没听清。

    杜恒抬头看我,眼底生出一丝希冀,“有消息 了吗?,’

    “嗯。”我点头,将燕姐的话转达给他。

    他猛地起身,推开我抓起车钥匙便冲了出

    去。

    我迅速跟上去,曾煜见状,连忙挂了电话,

    追上我们的步伐。

    剧烈的急刹车过后,车子稳稳的停在一个简

    饮店,乍一看并不高档。

    很难想象,这儿就是地牢会所的入口。

    幽暗的楼梯狭窄逼仄,仅够一人同行,杜恒 率先走了下去,我紧随其后,曾煜则不紧不慢的 跟着。

    下面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楼梯下来的时 候,就能看到墙上挂着一些31\;1道具,抵达正门 门口的时候,墙上还挂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人脸面 具。我们被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拦了下来,问我

    们是不是会员,不是会员的话是不能放行的。

    杜恒有些心急,说他逬去找个人,马上就出 来,对方不肯,态度很强硬。

    曾煜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便问会员要怎么 办理,对方说了一些繁琐的手续之后,曾煜和杜 恒几乎同时失了耐心。

    曾煜直接一拳头打在其中一人的脖颈上,另 一个人见状作势要冲上来朝曾煜动手,直接给曾 煜一脚踹翻在地。

    正面旁侧是有个指纹解锁器的,曾煜抓起保

    面弹幵了一条缝,杜恒不甶分说拉幵门便冲了进 去。

    里面除了光线暗一点,主题分明一点,和一 些小会所没什么区别,宽敞的大厅两边是一间间 主题包房,与我去的泰国的那个会所略微有些相 似。十几间包房,完全不知道白芹会在哪一间,

    只能一间间的找。

    有些门是没有反锁的,直接可以推开,看到 的毫无疑问是隐晦不堪的画面。有些是从里面锁

    上的,外面根本打不开,曾煜和杜恒便齐齐的用

    脚踹,就差把整个会所给掀了。

    有些人听到动静胡穿好衣服冲出来看,有些

    人在看到门被踹幵时惊慌失措的捂起自己的身

    体。一排下来,依旧是没有白芹的影子。

    杜恒懊恼的一拳砸在墙上,鲜血顿时从他的

    骨节处渗了出来。

    就在我们都垂头丧气的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的时候,突然从最里间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依

    稀可以辨别出原声,正是白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