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阳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前在杜恒家里打电话得时候,他抽了支 烟,现在口腔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香。

    我不喜欢抽烟也闻不得烟味,但是曾煜身上 的烟味很好闻,他平时抽的不多,偶尔有事的时 候才会摸一根出来,一整天不过也就两三根的样 子。我不仅不讨厌他抽烟,反而还觉得他抽烟时 慢条斯理的姿态以及举手投足间矜贵的优雅格外 迷人。

    他吻得尽情尽力,手还不安分起来,我余光瞥了 一眼专注开车的司机,紧张的推攘着他的胸口。

    意识到我的抗议,他松开我的舌,将我的脑袋摁 在他的颈窝,转而吻了一下我耳边的发。

    他突如其来的躁动让我不解,我问他怎么 了,他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想草 你,。

    如果今天出现在那儿的是你,我一定会把你

    当众剝光了‘好好疼爱你’! ”他语调很轻,因为怕 前面的司机听到,然而每一个字都分量十足。每 一个字都充满了威胁。

    想到白芹最后说出那句话时候杜恒的反应,

    他静默了片刻,抱着白芹说‘咱们回家’,我问曾 煜,如果是我得了艾滋呢?

    他是会像徐总那样转身就逃,还是也会像杜 恒一样不离不弃。

    曾煜眸色一凜,“你能如果点好的? ”

    我不动,抬头看着他。

    笑,“如果你得了艾滋,那我就每天草你。”

    我愕然,他几乎咬着我的耳朵补充,“不戴 套! ”

    这是什么逻辑?

    “你会被感染。”

    他冷哼,不以为意:“嗯。都是艾滋就无所谓 了不是? ”

    很完美的逻辑,我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回到080公寓的时候,我扶曾煜上楼,问他

    要不要去我那儿,他说不,他想抽烟,怕给我屋 子里留一股烟味儿。

    我只好将他扶到了艾伦门前,刚准备敲门,

    他抓起了我的手,“艾伦不在家。”然后在密码锁 上摁了一串密码,门开了。

    进门后,他用脚将门轻轻一踢,反扣住我的 肩膀将他身体的重量朝我压过来,晈着我的耳朵 轻声道,“我们应该好好珍惜每一次戴套的机

    么 ”

    “呀。”我惊呼,他哪里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我被他逼得一直往后退,他捉着我的下巴想 吻我,我直接转身拉开身后的玻璃门就往阳台 钻。

    “原来你喜欢在阳台? ”他噙着意味深长的 笑,跨步跟了进来。

    我的西边套阳台很小,不如艾伦这间的宽 敞,艾伦的阳台一看就是被打理过的,旁边砌了 三四层置物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盆栽,另 一侧是洗手台,旁边是洗衣机。

    这里毕竟不是我家,所以我内心是抗拒的, 谁知道艾伦什么时候回来,他进自己家总不会敲 门吧。

    况且阳台正对着大门,只要外面有人进来,

    一眼就能看见我们在做什么。

    “不,不是。”我紧张的后退,护栏差不多要 我后腰的位置,我整个人都靠上去了,实在无处 可退了。

    “不喜欢? ”他双手搭在我身侧的护栏上,将 我的身体圈禁其中。

    在对面的楼,应该是看不清我们的,但万一碰上 变态的呢,用相机,望远镜?

    他倒是一点也不怕? !

    “不喜欢! ”我晈牙点头。

    “是吗? ”他眸色渐深,抿唇笑着,下一秒便 直接咬上了我的胸口。

    “晤。”我控制不住的轻呼出声。

    “是不是很刺激?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让人羞 耻的话,面不红心不跳。

    “曾煜,别在这儿,会被人看见的。”如果一 定要做的话,我宁愿去里面,卧室客厅洗手间厨 房都可以,只要别在阳台上。

    他才不管,只要他想要,别说是阳台,大街 上都能办了我。

    那次在酒吧,他甚至还当着驻唱歌手的 面……

    他的心理大概是,只要我的身体不被人看到 就行,他被不被看无所谓。

    领口的扣子被他用牙晈开,我听见他满意的 

    “嗯? ”天气即将转秋了,偶尔起风的时候会 有点凉,所以我都穿薄款的长袖衬衫,总觉得他 阴晴不定,所以还得穿裤子放着他随时随地可能 会爆发的兽性。

    他没有特别喜欢穿衬衫,很多时候都是穿的 休闲装,我以为他是喜欢女人穿衬衫,01风?

    结果他舔着我的脖颈,喃喃道,“很好脱。”

    我用力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混蛋!你骗

    我,你根本就没受伤! ”

    还叫我打给叶连硕,什么医药箱,什么站不 稳,分明就是在骗我。

    他眼底的笑意渐浓,“晚儿,你变聪明了。”

    他说他只是喜欢看我紧紧地抱着他的样子,

    时不时还可以吃一点豆腐。

    “流氓! ”我抬起膝盖就要朝他胯下顶过去, 他敏捷的用手挡住了,干脆抬起我的腿跨在他的 手臂上,这个姿势让我站都站不稳。

    “我流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你刚幵始见我

    他将我衬衣的扣子一颗颗咬开,看到我内衣 时他眼睛都亮了,“这个好,不需要用手。”

    前扣的胸衣,他用嘴就可以咬开。牙齿触碰 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我绷紧了身子,风一吹,细 细的颤抖。

    接下来的对话就很尴尬,全程听到我在不断 地重复‘别碰这儿“别吻那儿’。

    他的回答始终是‘这儿吗’。

    敏感的身子再也禁不起他的挑逗,我软绵绵

    的靠向他,嘴唇的干燥让我忍不住主动索吻,曾 煜的动作蓦地一顿,看着我扬起的下巴,眼底波 光流转,一口咬在了我的唇瓣上。

    “还说不喜欢吗?嗯?晚儿? ”他的手在我身 上不停地游走,所到之处皆是火热。

    我哪里还有意识说谎,跟随着心轻哼着点 头,“喜欢的。”

    他一只手驾着我的腿,另一只手顺着我的脖 颈一路向下,摸到裤子纽扣时,他微微皱眉,“以 后还是不要穿牛仔裤了,换包臀裙吧。”

    不等我回应,他的手顺着裤腰摸进去之后又 顾自摇头,“还是裤子吧,麻烦点而已,你穿包臀 裙太容易勾起男人的兽欲了。”

    他不停的呢喃,让我的身子变得更加敏感, 他双眸似火,释放了彼此后握着他的慢慢的挤了 进来。

    我猛地一激灵,直起腰身不停地扭动,我想 把他挣脱出去,可我越扭他入的越深,反而让他 更加方便。

    “晚儿,你这么饥渴。”他抿着唇轻笑。

    嗯?

    到底谁饥渴?

    他确定不是他?

    畅通无阻过后,他幵始了匀速运动。每一次 撞击我的身子都仿佛要坠下楼。

    我害怕的勾紧了他的脖子,胸前的皮肤磨蹭 到他衬衣的纽扣,偶尔触碰到的冰凉让我丝丝轻 颤,微弱的吟声从唇齿间溢出,他贴着我的脸,

    彼此鉍息可闻,气息交融在一起,缠绵悱恻。

    “怎么? ”

    “腿麻了。”那条腿被他抬高太久,腿胯都有 些疼了。

    他当即放下了我的腿,双手盈握着我的腰,

    将我整个身子往上一提,让我坐在了阳台上。我 吓得浑身一哆嗦,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他的脸 刚好贴在我胸口位置,这样便可以理所当然的吻 我。

    羞痒难耐,很想推开他,又不敢撒开手,要 知道这可是十六楼,稍不留神我倒下去可就没命 了。

    他的手在我后背有力的抚摸,顺着腰际线往 下移,我的腿本能的夹紧了他的腰,这样更加方 便他一次次的深入。

    “我要掉下去了! ”他每一次撞击我都能感觉 自己的身子摇摇欲坠,我怕极了,声音都开始哽 咽。

    他的手臂牢牢的圈着我的后腰,“不会的。”

    他,“我们去里面做好不好? ”

    他呼吸变得粗喘,情欲推动着他的速度,他 的脸上写了四个字:由不得我。

    霸道,野蛮,疯狂,肆虐,我的身子越发抖 的厉害,他的快,他的深,一点点瓦解了我的理 智,摧毀了我的灵魂。

    “我们去里面好不好曾煜? ”我还在求着他。

    他冷硬的回道:“不好,就要在这儿要你。”

    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咽声都零零碎碎的,

    哼不出一个完整的调。

    直到眼泪打在了他脸上他的动作才蓦地停了 下来,“这算是吓哭了,还是我给你草哭了? ”

    我不理他,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忍都忍不

    住。

    “真哭了,好了,不在这儿,咱们去里面,别 哭了。”他紧张的哄着我,将我从阳台上抱了下 来,瞬间有一种从地狱逃了回来的感觉,整个心 都踏实了。

    然而他并没有马上转身,托着我的身子,扭 

    我难受的紧,有种要被折磨疯了的感觉,刚 准备开口制止他,大门突然被人推幵了,接着便 听到‘呀’的一声惊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