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几次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抬头望去,叶连硕已经背过身,手还捂着 眼睛。

    清晰地听见曾煜咬牙低骂,“妈的! ”

    他不得不放下我,收回自己后,替我拉上裤 子,半拉的胸衣和衬衫重新拢上扣好,然后才整 理自己。

    叶连硕倒退着走了进来,“你们这也才明目张 胆了吧,在别人家里毫不掩饰的……”

    家! ”

    “行行行,都是你家。”叶连硕直愣愣的背对 我们站着,“急急忙忙把我叫过来看你们火辣直 播? ”

    曾煜脸上的绯色还没褪尽,氤氲在他眼底,

    却散着迫人的光芒,“几次了? ”

    他是问叶连硕这么打断他,第几次了。

    叶连硕无奈,“这不能怪我……”

    “第二次! ”曾煜眯起眸子,盯着叶连硕的背

    影,“事不过三,再有下次,你就给我滚回北

    京。”

    叶连硕当即转身,我连忙低下头,他刚要反

    驳,视线瞥及我脚下,“怎么回事? ”

    我和曾煜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我两只脚上

    沾满了血,刚才从阳台走过来的地方赫然还印着

    鲜红的脚印。

    我这才意识到从浅水湾出发就一直光着脚

    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伤口,脚底板黏糊糊

    的,后知后觉的疼。

    三人都静默了一瞬,曾煜将我横腰抱起,吩 咐叶连硕,“去把医药箱拿过来。”

    “好。”叶连硕慌忙冲向里面的小房间。

    “刚才还没这么多血。”曾煜将我放在沙发 上,捧起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膝盖上,审视着我脚 底的伤。

    刚才?他早就看到了吗?

    所以才叫叶连硕过来?

    叶连硕提着药箱,半蹲了下来,伸手就要握

    我的脚踝,给曾煜一掌打了开,沉沉的开口,“我 拿着就行。”

    “行行行! ”叶连硕面对曾煜总是不断地妥 协,语气甚至有些宠溺,跟情侣似的。知道的知 道他们是基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男同。

    “扎了一些碎玻璃。”叶连硕一边用酒精棉由 外而内擦拭,一边冷言嘲讽,“你们到底是有多激 烈,能给脚伤成这样。”

    “你是不是找死? ”曾煜咬牙,犀利的目光直 直的射向叶连硕。

    嘴! ”

    “顾晚,你得忍忍,我要擦伤口了,可能会很 疼。”叶连硕敛了笑,声音低柔。

    “嗯。”我咬了牙,紧张的看着他手里的棉签 逼近我的痛点。

    曾煜一手提着我的脚,一手抚上我的脸,当 着叶连硕的面俯身吻我,嘴唇触碰到的一瞬间,

    我分明看到叶连硕手里的酒精棉不自然的一抖,

    蹭到了伤口,痛得我哼了一声。

    曾煜当即回头冷斥,“你特妈不会轻点儿? ”

    叶连硕有脾气了,“要不你来? ”

    曾煜抿了唇,面色紧绷,深眸紧锁着叶连 硕,像是用眼神将他凌迟了一遍。

    伤口处理好之后,我和叶连硕皆是满头大

    汗。

    我汗是因为疼,他汗是因为紧张或者煎熬。

    “以后这种事别叫我,送医院多省事。”叶连 硕将镊子丢回医疗盘,又将盘子里被血染红的棉 球倒逬了垃圾桶。

    不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脸问我还疼不疼,我 摇了摇头。

    叶连硕感慨,“真是差别对待,有异性没人

    性。”

    “滚! ”曾煜骂道,嘴角却扬起一丝不易察觉 的笑。

    叶连硕在我旁边的贵妃榻上坐下,一本正经 的跟我讲道理,“这种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男人你 最好是离他远点儿,平时看他人模狗样的,其实

    就是个衣冠禽兽,他得亏是在现代,要是在古 代,就是暴君,绝对没有好下场! ”

    脑子里自然地浮现出曾煜穿着秦始皇的装 扮,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连硕你活腻了是不? ”曾煜已经到了耐心 的临界点,有种叶连硕再多说一句他随时都会爆 发的感觉。

    然而机智如叶连硕,点到而止,在曾煜发火 之前率先转移了话题,“你找我来到底是做什么 的? ”

    淡淡的开口,“用你浅薄的医学知识分析一下,艾 滋病有治愈的可能吗? ”

    “浅薄……”叶连硕咬牙,再生气也要保持微 笑,“这种问题度娘就可以回答你,需要我亲自过 来一趟吗? ”

    曾煜:“反正你闲。”

    叶连硕:“……”

    “目前的医疗水平是做不到治愈的,不过艾滋 的潜伏期很长,十几年几十年都有可能,现在做

    不到的事儿,几十年以后就未必了。”叶连硕严肃 起来还是挺风雅的,“怎么突然问这个,你中奖 啦? ”

    曾煜手里的动作一顿,眸光只是微微一凛,

    叶连硕就连忙改口,“谁中奖了? ”

    “白芹。”曾煜补充,“她朋友。”

    “0阿,是她啊。”叶连硕敛眸,“她不是跟杜恒

    在一起了吗?该不会是杜恒传染给她的吧? ”

    曾煜满怀心事的皱眉,“不知道,你去打听一

    下杜恒的病例,如果真的是他,那洛……”

    我也知道,他想说的是洛雪,如果杜恒真的染了 艾滋,那么洛雪很可能也被传染了。

    他到底还是心系洛雪的。

    “应该不会吧。”叶连硕自我否定,“杜恒也不 是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可不像你。”

    曾煜一眼扫过去,“挑事? ”

    我沉了沉气,假装没听见,迟疑着开口,“可 能是那个徐总。”

    那个徐总一看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主儿,经常

    混迹各种香艳场所,女人无数,上次白芹被迫跟

    他出台,被他吓个半死,算算时间,刚好吻合。

    那天我就提醒了白芹,白芹却没当回事儿,还回

    答我‘只进去了一下’。

    在会所包间的时候,白芹说她得了艾滋,那

    个姓徐的马上就脚底抹油幵溜了,很难不让人觉

    得做贼心虚。

    叶连硕跟徐总是认识的,第一次见他的时

    候,就是在他和徐总的包厢里。

    不讲道理的说,如果真的是徐总,白芹会染 ,

    “那个老油条,确实有可能,回头我去查一 下。”叶连硕思考着,又抬头看向曾煜,“不过如 果是徐总,那洛雪应该就没事儿,这段时间她该 和杜恒没那种关系吧。”

    “她跟你说的? ”曾煜不以为然。

    “好吧,我通知她去检査一下。”

    “委婉一点。”曾煜特别交代,叶连硕俊眉一 挑,“这么担心她,不会还余情未了吧? ”

    叶连硕饶有意味的睨了我一眼,不得不说,

    他问出了我心里一直很想问但是不敢问的问题。

    看叶连硕的眼神,大概是知道我心里这么 想,所以他才这么问。

    多多少少有点帮我试探的意思。

    曾煜有些不耐烦,“你不要一次次挑衅我的忍 耐。”

    又是答非所问,每次问起他内心的想法时,

    他总是有意无意的逃避,从来不正面回应。就是

    害怕得不到答案,所以才一直不敢问,很多话也

    不愿对他袒露,我怕我把热情给了他却被他筑起

    看的出来他是真的恼了,叶连硕也不敢再多 说,我也沉默着,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曾煜 看着我,不得不开口,“我和她的事早就成了过 去,我已经忘了,你们就别来提醒我。”

    “可是你自己先提……”叶连硕还没说完,曾 煜瞪过去,他立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还有你,说些不该说的话是想挑拨我和顾晚 的关系?什么居心? ”

    曾煜的一句话让叶连硕彻底哑口无言,挣扎

    了好一会儿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特么…”

    曾煜攻气十足,“你单身快三十年了,还不

    腻? ”

    叶连硕白他一眼,懒懒的靠进沙发里,“一个 人自在,女人这么麻烦的生物我才懒得应付。”

    “你简直无药可救。”曾煜一副懒得再跟他争 论的模样,直接将我打横抱起,我惊呼出声,他 只道,“回你那儿,看他心烦。”

    “卧槽! ”叶连硕瞠目结舌。

    被曾煜一路抱回家,这次不再用脚踢门,反

    房间。

    他臂力足够,抱我几乎不费力,但眼下他明 显有些力不从心,胳膊略微有些颤抖。

    他将我放在床上,欺身压了下来,捧起我的 脸就开始细细的吻,舌尖舔舐过的地方几乎融 化。

    我哼了一声,他的手落至我胸前辗转流连, 细碎的呻吟从唇齿间不断地溢出。

    “晚儿,刚才没喂饱你,现在补上。”

    他将我的衣服重新解开,又抠幵自己的皮 带,双腿抖落下去用脚踢开,扶着我的腰直挺挺 的冲了进来。

    细密的汗从他额前渗出,他抬起我的腿夹在 他腋下,平时很轻松的动作现在看起来明显有些 吃力。

    我伸手抚着他的脸,粘粘的,“你是不是哪里 不舒服? ”

    “刚才不舒服,但现在舒服了。”他嘴角勾着

    邪魅的弧度,语言轻佻,带着满满的情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