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8章浪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有心思和他贫,直接伸手去扯他的衣 服,他眸光一亮,直直的盯着我的动作。

    我看到他的后背和腹部挨了很多下,又不是 铜皮铁骨,怎么会一点事儿都没有。

    扣子被我扯落,他瞪大了眼睛。

    “晚儿,你……” ^

    “你不说我就自己看。”我翻身,将他反压在 身上,三两下脱了他的衬衫,一眼看见腰腹间陈 旧的刀疤,旁边还有一些很细的疤痕,正是贵川 那次荆棘刮伤的痕迹。

    除此之外并没有明显的伤痕,我便伸手去 摸,指腹轻轻地在他的腹肌上摁压,摁到有些地 方的时候他的眉头会不自觉的皱起,嘴里也会倒 吸一丝凉气。

    “是不是很疼? ”我收了力,改为轻轻的抚

    0

    他倒没再逞强,诚实的点头,“嗯,很疼,所 以,你来? ”

    “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种事,都这样了还要 做。”我松开他,想要翻身下床去给他弄冰袋,后 背我都不用看了,肯定也有。指不定伤了骨头, 最好还是去医院。

    他不肯,紧紧地捏着我的胯骨不让我起 身,“这样我才感觉不到疼。”

    他这样的一句话让我没办法再继续挣扎,曾 煜见状,嘴角勾起笑,“晚儿,自己动。”

    又是一室的旖旎,漫长的缠绵过后,他才餍

    足的松开了我。 多

    我衣服都顾不得穿,直接炸进了厨房,做冰 块需要一定的时间,我有些急,将两条湿毛巾直 接放进冰箱的冷冻仓。

    准备好后回到房间,他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衬衫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肌,只一眼就让我心

    冰毛巾敷上他腹部的时候,他身子抖了一 下,冷不丁睁眼,我问他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让叶 连硕给看看。

    他则是笑,说他可受不了让一个大老爷们在

    他身上摸来摸去。

    “这样挺好。”他轻叹。

    大多数时候他其实挺任性的,拿他没有办 法,我只好说,“先敷一会儿,回头还是去医院检 查一下吧,万一有淤血。”

    “没事儿! ”

    他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我嗔道,“曾

    煜! ” ^

    见我认真了,他便妥协,“你陪我去。”

    看着他嘴角的笑,心里荡起一片涟漪。

    很喜欢这样的岁月静好,仿佛我和他是多年 的老夫老妻,没有杀戮,没有阴谋,没有过去, 也没有任何阻扰我们对视的可能。

    他眼里有我,我眼里有他,也不失一种浪

    0

    这样的宁静持续了几天,曾煜因为受了伤也 没再去处理别的事,基本都交给了艾伦。

    第二天我陪他去了医院,顺便去探了一下白

    斤。

    白芹被杜恒带回去之后,就被彻底禁了足,

    手机也被没收了,打过去全部是杜恒接的。

    丨出发之前有听到曾煜打电话,隐约听见了徐 总的名字,到了杜恒家之后不多久,艾伦将徐总 直接押了过来。

    曾煜挑眉看着杜恒,“你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处 理。”

    杜恒冷着脸,惯来面无波澜的脸此刻风云变

    幻,他紧紧地捏着拳头,丨隐忍着没有任何动作。I I 如果是曾煜的话,那拳头一定第一时间打上 徐总的脸,但是杜恒没有,他在忍。

    客厅里的氛围变得有些怪异,徐总跪在地上 哀求,“曾老板,杜局,我真的没有碰她,你们来 的时候,我们才刚开始,而且,她是会所安排 的,不是我找的她。”

    他不说话杜恒兴许就忍了,他越是这么说, 杜恒的脸便越黑。

    “艾伦! ”曾煜给了个眼神,艾伦会意的一脚 端在徐总的后肩上,徐总当即趴在了杜恒的脚 下。

    面子、尊严,姓徐的统统不要了,扯着杜恒

    的裤脚为自己强行辩解,“杜局,我不是她是你的 女人,我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会碰她一下…要 不你抽我,你也抽我两鞭,十鞭,二十鞭……”

    姓徐的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 儿,还以为曾煜和杜恒只是计较他挥在白芹身上 的两鞭。

    他不知道,杜恒几乎将白芹身边的男人全部 调査了个遍,除了徐总,没有其他人是病毒

    携帀者。 &

    丨他也找到了白芹的检査报告,正是几天前

    的。

    I “既然徐总这么渴望皮鞭的味道,何不成全 他? ”曾煜好整以暇的开口,继而慢条斯理的解开 自己的皮带,递给杜恒。

    杜恒片刻的迟疑,徐总有些害怕了,两只手 开始发抖,曾煜抬了抬手,眉头微蹙。

    杜恒抓起曾煜手里的皮带朝着脚边的徐总狠 狠地挥下去。

    有时候人的情绪只需要一个突破口,只要有 了这个突破口,所有郁积在内心的情绪都可以发

    泄出来。

    杜恒前一秒还在忍耐,这一秒俨然一个刽子 手,眼底的憎恨和厌恶流露无疑。

    皮带抽在皮肉上清脆的声响,每一下都打的 徐总身子抖动,直至在地上翻滚。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邱浩森这般抽打我的画 面,落下去的每一鞭仿佛抽在了我身上,我的身 体不受控制的颤抖。

    曾煜将目光转移到我脸上,当即伸出手捂住 了我的眼,我身子僵直,^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十指尖都失去了直觉#

    一口气抽了二十多下,打的杜恒自己都累 了,上气不接下气,甩开了皮带转身就走。

    我以为他就这么算了,悬到了嗓子眼的心好 不容易沉下一些,不多久就听见眶啷一声,那是 刀落地的声音?

    “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杜恒的声音很沉,能 听得出他晈着一股子劲儿。

    “这……”艾伦有些意外。

    曾煜一直默不作声,似乎杜恒无论做什么,

    他都能平静的看着。

    “那东西留着也是祸害别人,不如割了。”杜 恒如是道。

    徐总的声音撕心裂肺的惨,我知道他不管怎 么求铙都不会得到杜恒的铙恕。

    曾煜搂着我的肩膀,将我带离这充斥着惨叫 和哀嚎的地方,我们上楼直奔白芹所在的房间。 I推开门的那一刻,我眼泪掉了下来,曾煜关 上门,偏头问我,“你哭什么,阉的又不是我。” I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同情徐总吗?并

    不。 ^

    这种明知自己有艾滋还到处搞女人散播病毒 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同情,难以想象那些被他玩过 的处女知道自己染了艾滋后会是怎样的绝望,徐 总这样的人,死不足愔。

    “我担心白芹。”我如是回答。

    白芹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眼角的泪却出 卖了她。

    “白芹。”我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曾煜则离的 很远,靠在窗前默默的点了支烟。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和我说说话吧,说出来 心里会舒服一些。”从来没看过这么脆弱的白芹, 面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

    我想起她检验报告上的日期,正是她约我去 酒吧暍酒的那天。

    那天她的脸也是这样苍白,我却以为是灯光 的效果。其实她已经很坚强了,隐忍了这么多天

    一善一 1^1、由

    才朋溃。 ^

    “我没事。”她睁刑艮,说了第一句话。

    我还有些惊讶于她的冷静,可这样的平静没 有维持三秒,她声音就哽咽了,“在我入这一行的 时候,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不难过我染了 病,我难过的是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她说知道自己感染了以后她就躲起来了,将 杜恒的电话都拉黑了,她原本想一个人去国外生 活,没想到被杜恒堵在了机场。

    杜恒碰她的时候,她特别恐惧,也特别绝 望,她好几次差一点就说出口,又害怕说出口之 后杜恒会厌弃的将她推开。

    世上没有绝对的感同身受,我知道她当时的

    心理一定特别矛盾也特别恐慌,但我无法感受那 样的内心究竟多煎熬多痛苦。

    “不会的。”我安抚着她,“你看,他现在知道 了,不还是把你留在身边。”

    “我害怕。”她小声的抽泣起来,“晚晚,我害 怕,他那晚碰了我,我怕把这该死的病毒传给了 他,他和我不一样,不应该承受这样的痛苦。” 丨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愣愣的看着 她。 ^

    丨曾煜一根烟抽完,定到我身后,搭着我的肩 膀,语调清冷,“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不会在意这 些细节,况且,1*1^的传染是一个概率事件,不 一定一次就”

    白芹看了曾煜一眼,微微抿了抿唇,然后垂 下眼帘,叹息道,“希望没有,那样他还可以正常 的生活,我也终于有勇气和他划清界限,彻底离 开他。”

    “你敢! ”杜恒推门而入,一声冷斥惊的白芦 身子一抖。

    杜恒走过来,盯着白芹的脸,一字一句的开

    口,“就算是死,你的骨灰也会留在我家里,想离 开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杜恒你够了,这样圈禁我有意思吗?你问过 我的意愿吗?我跟你说了,我根本不喜欢你,你 有婚姻有家庭,什么都不能给我,我为什么要和 你浪费时间? ! ”白芹当即坐了起来,眼泪洒在了 我的手背上,温凉。

    “如果我给呢? ”杜恒忽然表态,“你想要的婚 姻和家庭我全都给你,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你说什么? ”白芹彻底愣住了,不可置信的 看着杜恒。

    曾煜伸手戳了戳我的后脖颈,我猛地回头,| 对上他讳莫如深的眼,他直接揪起我的衣领将我 从床边拎了起来,直接拖出了门外,“给我们杜总 多一点施展的空间。”

    我轻声感叹,“看不出来杜恒还挺浪漫的。” “嗯? ”曾煜不以为然,“这样就叫浪漫? ”

    “婚姻对于女人就是一辈子的承诺,这不是浪 漫是什么。”我如是答。

    曾煜眸色微敛,眼神变得浓郁,而后认真地

    开口,“你是不是也很想要这样的浪漫? ”

    我蓦地一怔,心里划过一股暖流,由心房慢

    慢荡漾开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