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离开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问题最后无疾而终,我没有回答,他也 没继续追问。

    徐总的哀嚎声惊动了我们,朝着声音源看过 去,他已经被扒了裤子,这会儿捂着自己的裆疼 的满地打滚,地上血红一片,从他的十指间蔓延 开来。

    艾伦立在那儿,冷冷的服侍着他,“我可以帮 你打一个电话,110或者120,你选一个。”

    只要徐总不傻,就绝对不会选前者,报警抓 杜恒或者曾燈?^他除非下半生都别想在国内混

    了。命,

    徐总颤颤巍巍的说了个120,很快就被送去 了医院。

    接下来的日子波澜不惊,我依旧是朝九晚 五,曾煜则恢复了各种忙碌,白芹和杜恒那天之 后也没了动静,看白芹发的一些动态心情应该是 好了很多。

    如果这样的状态能一直保持下去,我会很满

    足。可是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平静,我们总是被生 活的波浪推动着往前。

    下午班的时候,看到推送的新闻,得知秦老 板来了上海,财经新闻上是说前来投资,但我猜 是曾煜答应了他浦口码头的交易。

    我看的正出神,突然有人从背后拍我的肩

    膀,吓得麵身-抖,備麵不已-^^1 I叶连硕随意的瞥了我一眼,0就将视线转移到 我屏幕上,大致浏览了一遍,开口道,“又有大事

    要发生咯。” 多

    他来的正巧,我刚好有些问题想问他。

    “叶总,曾煜和秦老板谁的势力更大一 点? ”因为曾煜的新闻比较多,网络上对于曾煜的 评价褒贬不一,有把他吹捧上天的,也有疯狂灌 他黑水的,其实曾煜究竟有多少产业和势力我根 本看不透,何况还有很多人说这些不过都是曾贤 留给他的江山,他其实就是个顽劣的富二代,一 无所有。

    叶连硕搬了椅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你这个 问题问的很没营养,在我大中华的土地上讲什么

    势力,你应该问我他俩谁的身价高一点儿,谁的

    人脉广一点儿。”

    我点头,“谁的身价高一点儿? ”

    “以前是秦老板,但现在应该是曾煜无 疑。”叶连硕如是答,他说论圈钱的本事,没人敌 得过曾煜,“你别看他平时打打闹闹的好像啥正事

    儿都不干,可他名下的企业和公司每一个都是秩

    序井然稳步上升,就连公益事业都越做越大,最 近几年他的负面报道也越来越少,网络上对他的 评价已经接近神了。”

    丨叶连硕说他做生意也是曾煜手把手教的,我 们现在的公司虽然起步晚规模不是很大,但进步

    已经很快了,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冲到全国前 上海的分公司刚设立几个月,目前也已经稳居第 二了。

    但依然撼动不了曾氏第一的位置。

    8叶连硕说曾煜专业知识其实并不广,但他聪 明,会用人,帮他管理公司的个个都是业内精 英,他笑着说,“那个艾伦,你别看他只是个跟

    班,成天绷着一张扑克脸,他可是哈佛大学工商

    管理硕士,放弃了转任教授的机会来跟的曾煜, 曾叔(曾煜的父亲曾贤)去世之后,曾氏企业大 部分都是艾伦在打理。”

    听到这儿我略微有些震撼,说实话我以前是 怀疑过艾伦的,那是一开始接触艾伦的时候,对 他的为人不了解,加上邱浩森跟我说过,很多黑 势力的下线都有代号,比如查理凯文波克,所以 对于这样的英文名我比较敏感,一度觉得艾伦也 是他们一伙的。

    I心里默念了 一句4艾伦大哥对不起,我误会你

    了,。 ^

    “那谁的人脉广一点儿? ”我又问。

    这个圈子重要的不仅是能力,还有人际关 系。有时候人脉的重要性甚至会超过一个人的能 力。

    叶连硕耸了耸肩,“毫无疑问是秦。”

    我讶异的看着他,他顿了一秒,一本正经的 问我,“曾煜有人脉吗? ”

    “没有吗? ”

    叶连硕蔑笑,“你有他平时跟谁往来吗?他惯

    来我行我素,不得罪人就很不错了,他所谓的‘人 脉’不过是一些人忌惮他的实力,给曾氏面子罢 了,哪天曾氏跨了,曾煜可以说是人尽可诛。”

    I “曾氏会跨吗?”我蓦然一惊,我简直不敢想 象那一天,曾煜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一旦失去了 他骄傲的资本,面对千夫所指,他会是怎样的失 落和孤独。

    叶连硕面无表情的回答,“不会。”

    “……”看来是我想多了。4 “所以他才会这么猖狂! ”叶连硕无奈的叹 息,又瞥了一眼我电脑屏幕,转而笑道,“是不是 看到秦老板来上海了,担心他? ”

    我抿着唇,尴尬的微笑。

    “你俩现在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他就没有 一点要进一步发展的意思吗? ”叶连硕问。

    我摇了摇头,叶连硕轻叹道,“我也不知道他 心里怎么想的,感情的事儿他从来不跟我提,我 也爱莫能助啊。”

    曾煜的心思没有人能看透,即使我和他隔得 再近,也感受不到他的心,他给我的安全感仅限

    于身体上的,心理上完全没有。我问过很多次他

    喜欢我吗,可他始终不愿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甚至有时候我又觉得,他贪恋的不过是我的 身体,对于我感情的归属,他不问不提。

    心之所向,与他无关。

    临近下班的时候,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来 找我,约到了楼下的茶水吧,一进门就看见熟悉 的身影端坐在窗边。

    I见我过来,她礼貌的起身,朝我抿唇微笑。I 我走过去,“洛妲,你找我。”

    洛雪点头,“坐4暍什么? ”

    “不用,我楼上刚暍完一杯咖啡。”我拒绝

    道。 才

    她抬眸对服务员说,“绿茶吧。”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直截了当的 问,对于洛雪,我一直心有芥蒂,我不是会紧晈 着男人的过去不放的人,即使我都有不愿提及的 过往,更何况是曾煜。可洛雪不一样,即便是现 在,曾煜看到她,眼底还是会有波澜。

    洛雪两只手紧紧地握着咖啡杯,杯口印了一

    抹淡淡的口红,她噙着精致的笑,“你和曾煜在一 起多久了? ”

    我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问我和曾煜的关系, 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见我不说话,她似有不 悦,“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是邱浩森的女人吗?骗 我的? ”

    “没有,那是以前的事儿了。”我只好解释, 可解释完了我又觉得没必要,为什么要向她解 释? ^

    她身上也带着一种特殊的气场,大概是比我 年长很多岁的缘故,让我有种本能的顺从。

    1“你知道我和他曾经在一起过。”不是疑问 句,是肯定的语气。

    “嗯。”

    “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洛雪问。

    “好奇什么? ”我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

    “你不喜欢他? ”洛雪略有疑惑。

    I我了然,她觉得我如果喜欢曾煜,就应该对 他和她的过去充满好奇,那么她来找我的目的是 什么,刺激我?挑衅我?还是嘲讽我?羞辱我?

    服务员将茶水放在我面前,我顿了一下,待

    他走后,我才开口,“我想你误会了,我和他不是 你想的那种关系。”

    洛雪眸色微变,若有所思道,“这么说你和他 还没正式在一起?情人关系? ”

    “洛妲,你既然跟曾煜在一起过,就应该了解 他,我和他的关系不是我一张嘴说了算的,你要 是想知道什么可以去问他,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做

    完,不好意思。”我微笑着回绝她的问题,站起身

    朝她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0

    “等等! ”洛雪起身叫住我,我回头看她,她

    朝我走过来,平静的与我对视。

    “我联系不上白芹。”她终于切入重点,“你知

    道她在哪儿吗? ”

    “你找她做什么? ”我问。

    她沉默了片刻,眼底一片清冷,“杜恒要跟我

    苗办氏 ”

    1^1 X 曰 0

    她说她知道杜恒跟她离婚是因为白芹,她没 有别的意思,只是怕白芦心里会有负担,想苯自

    劝劝她,其实她想离婚很久了,她和杜恒的婚姻

    本来就是个错误,现在终于能脱离了,她比谁都

    幵心。

    我无法判断出她对白芹究竟是恶还是善,他 比我们年纪都大很多,也老成许多,喜怒都很少 表现在脸上,这一点跟杜恒非常的相似。接触过 这么多次,我连她大概是什么样的性格都看不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如实回答。

    她眸光暗了一些,略微有些失望,但并没有 因此感到意外,该是料到我不会帮她。

    I我再次颔首,刚―身,就听到她沉着有力 的声音,“如果你書欢曾煜,劝你最好早点离开 他,你不是个贪财的人,他那儿你得不到你想要 的东西。当然如果你不喜欢他,也尽早离开,留 在他身边受伤的只会是你。”

    她的每一个字我都清清楚楚的听在耳里,我 没有转身,也没回头,原地怔楞了片刻,重新提 起步子离开。

    一路上都在想洛雪的那句‘他那儿你得不到你 想要的东西’,她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感情?名

    分?婚姻?

    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回到公寓,推开门就看见曾煜坐在沙发上, 长腿交叠,正捧着我的1^0悠闲地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