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0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给我点时间

    我惊讶的关上门,“你怎么进来的? ”

    I曾煜专注滑动着屏幕,漫不经心的回答,“这 对我来说很难吗? ”

    “…”我放下钥匙和包,换了拖鞋朝他走过 去,“什么时候来的? ”

    “中午。”他眼也没抬。

    “你在这呆了一下午? ! ”我有些吃力,见他 看的专注便凑过去瞧他在看什么,刚凑近他,便 被他长臂一把圈进他的怀里,一屁股坐在了他腿

    上。 ^

    他将屏幕倾斜对向我,“这些照片都是谁给你 拍的? ”

    屏幕上显示的是我的相册,相册前排都是以 前拍的一些写真和活动照片,他停留的地方正是 吴磊给我拍的一系列私房写真,都是些大尺度照 片。

    我连忙伸手去夺?^0,他信手一扬,轻易的

    躲了,我扑了个空,双手摁在了他的腿间。

    “嗯? ”他语调微扬,低头看着我手的位置刚 好落在他不可描述的部位。

    我触电般缩回手,直起身子解释,“这些是很 久以前的照片了。”

    “我知道,上面有时间,回答我的问题,谁给 你拍的? ”他声音很轻,懒懒的,乍一听是哄诱, 实则充满了威胁。

    “前男友。”我声音更低。

    他没吭声,将我圈在他臂弯里,两手捧起 ?八0—张张往上翻,有我个人写真,也有和吴磊 的合影。

    翻到我和吴磊的合影,他修长的手指停了下 来,在?八0的边缘有节奏的点敲,“这也是他拍 的? ”

    I这张照片吴磊曾获得过某界摄影大赛的一等 奖,照片里我和他赤身裸体躺在星空下,黑暗中 我们的身体被微弱的星光衬得格外立体,黑白分 明的界限更是充满了诱惑。他的手掌青筋突起十 分有力,握着我的臀犹如篮球巨星手握篮球那般 张力十足,雪臀被捏变了形。

    这章照片其实看不清我的脸,只能看到我跪 趴在吴磊的身前,用一种最原始的姿势和他做着 不可描述的姿势。

    其实这张照片只是摆拍,根本没有真的做, 而且我也不是真的一丝不挂,是穿着丁字裤的, 只不过镜头巧妙的隐藏了。那片星空也是吴磊后 期处理的,拍摄地其实是我和吴磊当初的出租屋 的床上,并非真的野外。

    我伸手遮住屏幕,“别看了。”

    丨“为什么不看? ’’醫眉,罾追不舍的提 醒,“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只好回答,“都是他拍的,这个是用三脚架

    拍的。” I

    1“你好像很享受。”他唇角微勾,鲜色渐深,I 看不透他眼底的意味。

    “没有,那时候我就是个野模。”我夺过他手

    里的^0,直接关了屏幕。

    “挂羊头卖狗肉? ”他戏谑的笑,明显能感受

    到来自他身上的寒意。

    我有些紧张,也有些急了,本来心情就被洛

    雪搅得很乱,他又因为曾经的照片来嘲讽我,我 一时没忍住,多说了两句,“我跟你说了这都是以 前的照片,吴磊人都已经不在了,你还要计较什 么,我也没计较过你和洛雪不是吗? ”

    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眼睁睁看着他的眼神 越来越浓,脸色也越来越黑,“我给你一个重新组 织语言的机会! ”

    我扭动了腰肢,想站起来,可他禁锢着我的 身子,我动不了,“我们之间也不是该计较过去的 关系,在你心里我以前做什么喜欢谁经历了什么 重要吗?不重要,你连我曾煜做了邱浩森三年的 情妇也不介意,又为什么会介意这样一组照 片昵。” #

    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用讲道理的语气 心平气和的和他沟通,可一番话讲完,他却 问,“你今天怎么了? ”

    我怎么?我承认洛雪的出现搅乱了我的平 静,也刺激了我的心,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只要一想到洛雪的那句‘他那儿你得不到你想要 的’我就会特别难过也别失落到怀疑人生。

    “没怎么,我只是跟你解释。”我重新打开 “你介意的话,我现在就把照片全删了! ”

    “晚儿,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他眯起 眼,探究的眼神逡巡着我。

    像是被他看穿了心,我无处躲避他的眼神, 焦躁的挣脱他的怀抱,可他的手臂铜皮铁骨一 般,任甶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一丝一毫。

    “没有! ”我谎称。

    丨他紧體我的眉心,|:声道:“你再说-

    遍? ! ”

    每次他用这样威胁的口吻,我都不得不说实 话,我垂下眼,“洛姐来找了我。”

    曾煜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丝诧异,“她找你 干什么? ”

    “杜恒要跟她离婚,她来问我白芹的下 落。”我如实回答。

    “没说别的? ”他狐疑的问。

    |我抿了抿唇,声如细纹:“她劝我离开你。”|

    ……”曾煜登时沉默了,眼底蓄满了复杂的 光,辨不清究竟是什么。“她一定对你说了些难听

    的话,不管她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信,你只需 要知道,现在留在我身边的是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感动,以至 于我忽略了他的画外音,不管她对我说什么做什 么,我都不要和她计较。

    他在保护洛雪,甚至有些放任。

    “现在在你身边的是我,那以后呢?以后的以 后昵?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紧紧地抓着他的 臂膀,深深地看着他。

    他面色一滞,整个身体都僵直了,落在我腰 间的手指甚至还抖动了一下。

    I “晚儿。”他不回答我,凑过来便要吻我,我 躲着,心里如猫爪一样,难受的紧。

    每次问到这样的问题,他总是同样的态度, 敷衍、推诿,一点也不明朗。

    吻了几次没吻到我的嘴,他也失了耐心,“别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态度坚决。

    他则蹙眉,“这些无聊的问题我懒得回答,把 舌头伸出来! ”

    无聊的问题!

    我在心里暗暗自嘲,究竟有多冷漠才会觉得 我这么渴望的许诺只是一个无聊的问题。

    “我累了,你回去吧。”我没了再面对他的勇 气,起码今晚,让我的情绪先泛滥一下。在我调 整好自己的心态之前,我有点排斥和他的碰触。

    “赶我走? ”他诧异的挑眉,眼底的不悦十分 明显。

    我没有要激怒他的意思,但我真的也没有心 情去取悦他。我淡淡的解释,“不是,我想洗澡 了,昨晚没睡好,想早点睡。”

    他冷哼,面无表情的开口,“我抱你去

    0

    “别,我!我刚要拒绝,他厉眸直直的扫

    过来,我顿时闭了嘴。

    平时小打小闹的时候他偶尔也会不开心,但 从来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沉默,即使给我脱光了 衣服,眼神里也不再有一丁点的涟漪。

    他将我抱进浴缸里,替我放了水,全程一句 话都没说。

    我抱着双腿,将脸埋进膝盖里,滴了一颗泪

    进了慢慢上升的水位线,仅仅只是一颗。

    调试好水温之后,他便起身,打开了抽气 扇,靠在琉璃台上点了根烟。

    化妆镜上的灯映照着他的侧脸,半明半暗的 轮廓显得格外立体,偷偷地瞥了他一眼,却刚好 对上他的视线,慌忙躲闪开,挪动着身子背向 他,对着面前的白墙发呆。

    安静的浴室里只能听见晔啦啦的流水声,弥 漫在空中的不知是水雾还是他的烟雾。

    “顾晚。”静默了良久#他忽然开口,声音低 沉的有些沙哑,“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你想要 的答案。”

    我心里咯噔一声,他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投进 了我的心湖,久久不能平静。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我听到沉沉的关门

    尸。

    杜恒和洛雪终究还是离婚了,白芹给我打电 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飘着的,像个精神病人一样 笑嘻嘻,说她好像是在做梦,让我说话声音小一 点儿别把她的梦惊醒了。

    我刚准备揶揄她,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杜恒 的声音:“我有同意你可以打电话了吗? ! ”

    白芹压低了声音,“改天再给你打,先挂

    了!,’

    挂断之前还听到她一声凄惨的叫。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和曾煜结 婚了,在某个晴空万里的海滩,宾客席只有两个 人,一个是吴磊,一个是邱浩森。

    I吴磊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面无表情的看 着我,一如他墓碑上的照片。

    大概是过去太我连他的声音都忘记 了,所以连做梦他都是沉默的。

    邱浩森却说了很多,梦里的他脸上堆满了温 润的笑,他像嫁女儿一样把我的手交给了曾煜, 然而在我和曾煜转身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希望 能再和我拥抱一次。

    我看了曾煜一眼,算是征求他的意见,他默 然颔首,顾自转身。

    邱浩森伸手将我搂进怀里,双臂箍的很紧, 有一种腰都快被他折断的感觉,我有些窒息,用

    力些力气怎么也挣脱不掉,我转脸去喊曾煜,还 没开口,就看见他挽着另一个女人,音乐响起的 时候,他低头吻了她,那个女人依偎在曾煜怀 里,朝我露出一张森冷诡异的笑脸。

    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手机响起 了短信提示音,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点 开一看,豁然清醒了。

    “曾煜出事了,速来浦口码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