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看到这条短信,我第一反应就是往外冲,我 理所当然的认为曾煜和秦老板在浦口码头又发生 了什么矛盾。

    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十五分钟就坐上了 出租,报了地址之后,我用手机去#发曾煜的号 码,无人接听。

    我瞬间变得格外紧张。

    又看了一遍那条匿名短信,灵光一闪,我打 给了艾伦,叶连硕说过,曾煜几乎没有人际关 系,他出了事,#有可能通知我的就是艾伦,但 是艾伦的号是有的,这显然另有其人。

    艾伦接起电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什么事? 顾小妲。”

    “曾煜呢? ”

    “你找他? ”艾伦声音停顿了一下,“他刚散 会,这会儿不知道在哪。”

    我当即开口,紧张的问,“他是不是去了浦口

    码头? ”

    艾伦沉声,“开会的时候提过一下,你找他有 急事?需要我帮忙吗? ”

    艾伦对我的态度已经不再似之前那般冷漠和 排斥,当然眼下也不是庆幸的时候,我火急火燎 的说,“我收到一条短信,说他出事了,在浦口码 头,我现在正往那边赶,你也赶紧过来。”

    没声音了,我以为他挂了,直接摁掉了手 机。 #

    “师傅,麻烦你快点儿。”我催促道。

    司机师傅慢悠悠的回答,“快不了,这条路全 是探头,这里到浦口码头再快也要二十分钟,你 耐点性子。”

    |我也@^是听到曾煌出事,我没办不紧 张,根本冷静不下来。

    双手和双腿都在打颤,车子迅速示意080商 圈,朝码头方向飞去。

    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师傅说这里去浦口码 头最少二十分钟,艾伦说曾煜刚散会,我收到短 信的时间是二十分钟之前,‘刚’所指的时间应该 没有那么久吧。

    艾伦的电话再次追了过来,我连忙接起,“曾 煜散会多久了? ”

    艾伦沉声道,“我刚准备提醒你不要去,他才 离开十分钟,不可能赶得到浦口码头,你现在是 不是在出租车上?让师傅开到最近的派出所等 我,然后给我发个位置。”

    我连忙拍了拍师傅的椅背,“师傅,麻烦去最 近的派出所。”

    “不去浦口码头了吗? ”师傅问。

    这声音? ! 乂

    我抬眸一看,后视镜上倒映出的居然是三爷 的脸,那眼神那般熟悉。

    “三爷我脱口而出。

    电话那边艾伦惊异的问,“什么三爷?三爷不

    是已经死了吗? ! ”

    对啊,三爷已经死了!

    我再看后视镜,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原来刚才是我的错觉,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半

    死。

    我顺了顺气,转而对艾伦说,“你能联系上曾

    煜吗?我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

    “我正在打,联系上了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的。”

    我刚要挂电话,余光瞥见一辆车笔直的朝我 们撞过来,师傅当即打转方向盘,对方直接撞在 了我们的车屁股,迫使我们的车往左旋了几圈冲 了出去。巨大的冲击力使我剩个身子砸在了车门 上,撞了几下才停了下来。

    而对方那辆七人车顺势扎进了旁边的分叉

    道,迅疾消失不见。 4、

    耳边依稀听到艾伦的低吼,我脑袋有点懵, 眼前一片白光,疼痛感从身体各处袭来,嗓子里 还紧紧地闷着一口气。

    我没见血,但我有听到液体滴落时滴答滴答 的声音。

    外面有人大声的喊了一句,“漏油了,大家快

    跑! ”

    接着便是纷乱的声音,有油门启动声,也有 跑步声,也有推推嚷嚷的谩骂声。

    前面的司机没有动静,不知是晕了还是死

    了。

    我的身子夹在车椅和车椅之间的缝隙里,手 和脚几乎没有知觉,根本就挪动不了。

    滴答滴答的声音还在继续,我能闻到空气中 焦灼的味道。

    意识恍惚之际,脑袋边的车门被人拉开,一 直皮鞋踩了进来,我被人硬生生从夹缝里拽了出 来,被那个颠簸的怀抱一口气带#好远,忽然 一声闷闷的炸响声从身后传来,火光瞬间吞没了 那辆出租车。 ;

    “顾晚! ”熟悉的声音,我却抬不起眼去看, 视线所及的是他拖着我身体的右手,虎口处没有

    伤。4

    我闷着好久的一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之后

    我意识进入了休克状态,勉强清醒着,却失去了

    思维能力。

    我被一路抱去了附近的医院,心脏仿佛要被 颠出嗓子眼,冲进医院之后,

    嘶力竭的喊医生。

    “顾晚! ”我被放在了手术车上,那人俯身握

    住了我的手,熟悉的面容进入我的视线,我才看 清了他,邱浩森。

    他身上穿着警服,但没有戴帽子,看不清表 情,只能听到他在我耳边一遍遍的喊我的名字。

    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感觉灵魂正在 慢慢抽离我的身体,那一刻我忽然很后悔,后悔 昨天在浴室看着曾煜抽烟时落寞的姿态没有走过 去抱着他。

    只要我主动一点,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

    I之前困扰我的那及我内心深处贪婪的 欲念,此刻变得微不屋道,比起这些,能留在他 身边才是最幸福的不是吗。

    我想通了,可是已经晚了。

    我闭上了眼,听到最后的声音是,“我是她的 家属。”

    “你是她什么人? ”

    意识彻底被切断。

    依稀感觉到自己置身一片苍茫的白光里,目艮 前站着两个男人无声的对峙,一个是穿着西装打

    着领带的曾煜,看起来确实像刚散会的样子,另 一个则是穿着警服的邱浩森,两个人互相凝望了 很久,谁也没开口。

    有护士端着医疗盘进来了,惊动了沉默不语 的两人。

    曾煜率先开口,“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

    了。”

    “凭什么? ”邱浩森冷哼,“她的手术是我的签 的字。”

    丨“那又怎样?聽在是麵女人! ”曾煌冷 嘲,声音低冷如妒#

    邱浩森语气)^ “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七年

    前的真相。'贫

    “……”曾煜忽然沉默了,半晌才回到,“你敢 告诉她吗? ”

    “为什么不敢? ”邱浩森语调微扬,两人你一 言我一句的周旋着。

    “你们安静点儿,要吵出去吵。”护士一声呵 斥,拿了体温计替我测了体温,“对了,家属去药 房拿药,顺便去交一下费用。”

    两人僵持了几秒,几乎同时转身。

    I到门口的时候,曾煜猛地伸出胳膊肘狠狠地 撞在邱浩森的心脏,邱浩森捂着胸口疼的弯了 腰,曾煜快步离幵。

    “你醒了? ”护士见我睁开了眼,便问我。

    “嗯。”我阖了阖眼,声音微弱。

    门口的邱浩森听到了动静直起腰身迅速走了 过来,“顾晚,你醒了。”

    他在我床边坐下,抓起我的手,关切的 问,“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我没事。”我想抽回手,可用不上力,另一 只手也是麻的,能感受到冰凉的液体流入我的血 液,“谢谢你#救了我。”

    邱浩森脸色微凝,眸光变得浓郁,“顾 晚……”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

    去。

    等护士走了之后,他才重新开口,“你知道今 天的情况有多危险吗?如果我不是刚好经过,你 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跟那个司机一样被烧得面

    目全非。”

    他的话让我的胃里一阵翻涌,止不住的恶

    心。

    “即使这样,你还是要留在他身边吗? ”邱浩 森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给人听去了似的,又像 隐忍着内心的波动,极力做到表面的平静。

    “放手。”我蠕动着嘴唇,冷淡的吐出两个 字0 ^

    I他没动,眼底涌起一丝复杂的光,思考了一 会儿,说,“你不是想知道七年前的事儿,我现在 可以告诉你。”

    我眨了眨眼,平静的看着他。

    “放开你的手! ”曾煜一身黑白出现在门口, 厉声阿斥,快步走了进来,朝着邱浩森的脸上直

    接一拳。

    我的心蓦然一惊,邱浩森被打趴在我胸口, 没等他抬起头,曾煜抓着他的衣服将他拽了起 来,邱浩森晈牙,反手一拳打在曾煜脸上。

    一拳我一拳伴随着语言上的争斗,邱浩森冷

    笑,“怎么,怕了吗? ”

    “怕什么?你以为七年前的事情她不知 道? ”曾煜拇指掠去了嘴角的血,眼神冷冽,“她 早就已经想起来了,需要你来说? ”

    邱浩森愕然,偏头看我,“你记起来了? ” 他分神之际,曾煜又一拳砸在了脖颈,邱浩 森连着后退了一步,摔倒在藤椅上。

    看着他们打来打去,我头都要炸了,干脆闭

    上眼,不去看他们。 I#

    既然你记起来了,就应该知道他的所作所 为,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邱 浩森的话平地而起,听得我心烦意乱。

    曾煜近乎晈牙切齿,“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当初如果不是你开枪,她又怎么会失忆,邱浩 森,我警告你,你要再对她纠缠不清,我就让你 老婆付出同样的代价! ”

    “你敢? ! ”

    你试试! ”曾煜危離]眯起眼。

    邱浩森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僵持了很久,他 才拿起看了一眼,临走之前不忘撂了句狠话,“曾

    煌,咱们走着瞧。”

    I邱浩森走后,曾煜正了正领带,抹掉嘴角渗 出的血走到我床边坐下,他刚抬起手准备摸我, 我便冷声开口,“什么叫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是 今天这个样子?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