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章未来婆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我犹豫着问,“真的如传闻那样吗? ” 传闻中的曾贤是比秦老板还要大的毒枭,势 力范围覆盖整个亚洲,珠三角和长三角相当于革 命根据地,早些年基本上百分之八九十的毒品和 其他违禁品都是从他和秦老板手底下流传出来 的。

    秦老板生来好色,但曾贤不,曾贤雷厉风 行,手段狠辣,他只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就从一个 普通的贩毒团伙发展到和秦老板旗鼓相当的势 利,在他最巔峰的时候,就连秦老板都对他敬畏

    三分。

    当然这也只是部分评价,更多的依然是如曾 煜那样生意场上的成就。

    曾煜握着筷子没动,声音冷冷清清的,“网上 有些信息还是很准确的,曾氏旗下的悄色产业链 都是他打下的江山。”

    所谓的‘江山’无非是遍布全国各地乃至亚洲 的大大小小的娱乐会所和地下赌城。

    这种场子的收入本来就不明朗,所以曾氏究 竟有多少资本在外界看来就是一个谜,尤其是曾 贤去世之后,曾煜还发展了很多正经生意,比如 外贸、金融、餐饮以及公益事业。光是能看得见 的资本就已经足够让众人唏嘘了。

    “你经常去的那个‘天上人间’,也是他的。”曾 煜放下筷子,嘴角勾起一抹清淡的笑。

    “什么? ”我大吃一惊,“‘天上人间’是曾贤 的? ”

    意识到自己口误,立马纠正,“曾叔叔! ” 曾煜看着我,好整以暇,“没关系,从我记事 开始我就一直叫他曾贤。”

    “为什么?从来没有叫过爸爸吗? ”问出口我 就后悔了,这对他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回忆 的事儿。

    他垂下眼帘,睫毛下有一片小小的阴影,他 眨了眨眼,勉为其难的勾着唇,“没有。”

    我忽然有些霣惊,准确来说是展撼。

    因为我出生就被遗弃,被外婆领养跟着外婆 长大,我没有父母,所以我想叫爸爸的机会都没 有,可他不一样,很难想象,从小跟父亲一起长 大却从来没叫过父亲是种怎样的纠葛和悲凉。

    "记忆中曾贤很少回家,每次回来都一身酒 气,回家必做的功课就是虐待我妈,经常半夜醒 来听到我妈的求饶和嘬叫。”曾煜闭了闭眼,似乎 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他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和 打火机,打火机没有像往常那样在他指间旋转, 抽出一根烟后他看了我一眼,动作有些迟疑。

    他知道我不喜欢烟味儿,大概是怕我介意, 准备将烟放回去,我小声的幵口,“没关系,你抽 吧。”

    “谢谢。”他烟屁股在桌面点敲了两下,声音 透着淡淡的疏离。

    幽蓝的火苗点燃了烟,也映照着他轮廓分明 的脸。吸了一口之后,他继续说,“所以我才会对 他说那样的话,那不是年少时的意气用事,如果 我没有退伍,我真的会亲手把他送进监狱。”

    我想问他因为什么才退的伍,但他的状态不 是很好,怕接连提起他的伤心事太影响他的情 绪,所以就忍着没开口。

    他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

    “你昵? ”半截烟过后,他忽然转移了话题, 声音清扬,听上去轻松了许多,“你的资料里父母 那一栏几乎是空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风从窗户吹进来,皮肤微 凉,我调整了气息,鼓起勇气开口,“我是个孤 儿,没有父母。”

    这句话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过,别人问起我 的背影,我只会笑笑不说话,关系好点儿的,我 会说一句‘忘了’,连燕姐和白芹都不知道我的身 世。

    曾煜弹烟灰的动作蓦地一顿,指尖微微一 抖,烟灰飞落了一些在桌面。

    “我也没有童年,没有青春,甚至连回忆都没 有。”我的‘回忆’主要是指七年前丢失的那一段。

    “但你有我! ”他霍然开口,整片空间刷的一 下安静了下来。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

    像一根热而细的巧克力丝划过心尖,突如其 来的情话让我感到一丝甜蜜,暖暖的,很知足。

    “不吃的话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出去。”他长 臂一挥,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柔声细语的。

    “去哪? ”

    “先去换。”

    本来想穿裙子的,想到他说喜欢我穿村衫, 就换了白衬衫和牛仔裤,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头 发,回到客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被收拾的干干 净净的,厨房有晔啦啦的水声。

    “你居然会洗碗? ”我靠在厨房门口,看着他 清隽的侧脸,哑然失笑。

    吴磊和邱浩森都属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男人主动洗碗。

    曾煜将面碗冲洗干净,傲慢的勾唇,“有你男 人不会的? ”

    你男人…

    我心里一阵悸动,这个称呼带着最原始的魅 怒,又是抑制不住的甜蜜。

    全部收拾好后,曾煜去卧室取了他的‘作案工 具’皮带,站在我一米远的位置,一边睨蓍我,一

    边一个环一个环的穿过去,眼底的笑意越来越

    深。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看的浑身发毛, 忍不住的紧张。

    他抿唇失笑,“这根皮带跟你很有缘。”

    “嗯? ”我没明白什么意思。

    他说他其实经常换皮带,但好像每一次和我 发生点什么的时候都是这一根。

    我尴尬的别幵目光,还以为他只有这一根。

    上车的时候我趁他不注意直接钻进了副驾驶 坐好,他盯了我好久我都忍著没抬头,不敢看他 的眼睛,生怕他给我撵后座去,而后便听到他浅 浅的笑,“安全带系上。”

    车子驶出080公寓,一路向西。

    起初我的视线都在他脸上,在他一阵戏谑的 嘲讽过后,我又将脸转向了窗外。

    这条不是去西郊墓地的路吗?

    果然,车子在拐了两个弯之后,驶入墓地停 车场。

    “你带我来这? ”我狐疑的看着他。

    他眉目清淡,熄火下车,然后牵著我的手带 我往里走,“放心,不是见你前男友。”

    他刻意将‘前男友’三个字咬的很重,我抿了 抿唇,低头跟着他。

    他把我带到了最东北角的一个墓碑前,看了 一眼碑文以及那张黑白照片,心里一顿,“这 是……”

    “我妈。”他淡淡答,幽深的目光紧锁着墓碑 上的照片,眼里波光流转。

    我的心一下子乱了,他居然带我来见他母 亲,这意味着他对我是认真地对吗?我们的关系 以及我们的情感真的不是我臆想出来的对吗?对 于男人而言,带一个女人见父母,应该是深思熟 虑过后才会有的举动,对吗?

    早知道他是带我来见他母亲,我应该化个妆 的,这样显得很不尊重……

    "晚儿,不鞠个躬? ”曾煜两手插兜,语调微扬,“请你未来的婆婆佑你平安。”

    “未来的婆婆? ”

    未来的婆婆? !

    我惊讶得张开了嘴,曾煜脸色依然淡淡的, 下巴随意的指了指面前的墓碑,示意我赶紧的。

    暂停了脑子里的纷繁复杂,乖顺的朝曾煜的 母亲鞠了一个躬,抬起头时,正要跟曾煜确认刚 才不是我听锗了,是他确确实实说了,身后突然 传来一个声音,“曾煜? ”

    曾煜回头,我也顺着声音望过去,洛雪一身 黑衣择着一束花走了过来,在我们一米外的位罝 站定。

    “顾晚? ”看到我的时候,洛雪眼底明显闪过 很多惊讶。

    看到洛雪之后,我否决了我前面所有的猜想。

    “你怎么来了? ”曾煜脸上的慵懶和笑意全无,严肃的问道。

    洛雪看着我,答,“这个问题应该我问她吧。”

    曾煜搭上我的肩膀,将我往他身边拢近一

    些,“你有什么资格问她? ”

    ‘我…”洛雪哑然失声,咬了咬牙,反驳

    道,“她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她比你有资格! ”曾煜声音低沉,字字珠

    玑。

    洛雪语重心长的开口,俨然一副长辈的姿 态,“曾煜,你平时任性就算了,你想报复想玩女 人都可以,但不要来打扰萍姨,萍姨如果还活 着,一定不希望看见你现在这样。”

    我的心陡然一沉,他们的对话,我没有任何 插嘴的余地,只能木楞的听着。

    洛雪转而向我,“顾小姐,我有几句话要对曾 煜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曾煜握着我肩膀的手微徴收力,“有什么话不 能当着她的面说? ”

    洛雪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我点了头,挣脱开 曾煜的手,“我去外面等你。”

    曾煜并没有留我,落空的手顺势插进了裤 兜,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对面的洛雪。

    脚下的步子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每走一步我 都要下很大的决心,刚才洛雪口中的那句萍姨就 像利刃一样插逬我心脏,她是杜恒的妻子,按蜚 分应该随杜恒喊萍姐,可她却随的曾煜,这么多 年都未曾改口。

    “你想说什么,说吧。”曾煜一句不咸不淡的 话语落进我耳里,我没有回头,每一次看到他们 四目相对,我的心就跟针扎一般的疼,忍都忍不 住。

    洛雪声音软了下来,"曾煜…”

    大概是顾忌我还没走远,到嘴的话又咽了回 去,两人便无声的对畤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