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8章像上次那样对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车之后,曾煜点了一根烟,静默的抽着, 胳膊随意的搭在车窗上,姿态散漫慵懒,映在后 视镜的双眸微垂着,看不清里面的情愫。

    烟灰顺着风在空气中飞舞着,有的急速上升,有的缓慢坠落,我呆呆的看着窗外,大脑进入了一个混沌状态,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坐着。 丨曾煜抽了一半,大概是觉得无味,徒手捻灭 了烟,将烟屁股精准的弹进了垃圾桶,一脚油门 下去,车子迅即驶^^1。

    认识他开始到现在,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明 明我们离得那么近,却各怀心事,我在想着他,| 我能感觉到他也在想着我,可我们谁都没有开

    口。

    回到080公寓的时候,我率先开门下车,见 他没有动作,双手依然紧握着方向盘,我便走过 去问他,“不上去吗? ”

    他轻描淡写的瞥了我一眼,一个字儿都没 说,车子急速倒退,一个近乎漂移的急转弯黑色

    的路虎冲出我的视线消失不见。

    鼻子在那一瞬酸的要命,眼泪郁积在眼眶里 個强的不肯掉下来,我长舒一口气将那委屈的感 觉强行压了下去。

    回到房间,一眼就看见半敞的衣柜里他的衣 服,几件崭新的白衬衫,质地柔软熨烫平整,西 裤也是如此,没有一丝折痕。

    丨某种程度±来看,曾願像~完美主义 者,着装上可以说是一个细节控,他的衣服要么 正规的西装,要么随性的休闲装,每一个扣子都 完美的点缀其中,连一枚小小的领带夹都要别在

    最恰当的位置。产

    I脑海中浮现出他慢条斯理的卷着衬衫衣袖的 模样,嘴角会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想起他的眼 眸,心还是轻易被撩动。

    意识到眼泪即将夺眶,我连忙关上了衣柜 门,将他的音容笑貌全部隔绝在门的另一边。

    重重的倒进床窝里,给紧绷的身体片刻的放 松,可鼻翼间萦绕的全都是他的味道,以及他将 我绑在这儿做的每一个动作。这种汹涌的感觉,

    有点像……失恋?

    胸口闷得喘不过气,还是拉过被子将自己的 身体严实的裏了起来。

    迷迷糊糊过了很久,听到我的手机一遍一遍 的响,掀开被子时室内漆黑一片,天已经很晚 了,我该是睡了好几个小时。

    “顾晚,你和那佛爷什么情况,不是下午还好好的吗?”叶连硕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我还没缓过神,讷讷的问,“他怎么了?”

    “他在酒吧疯狂买醉,已经喝了两箱了,在这样下去,喝不死也得胃穿孔。”

    “就上次这个静吧,盲人驻唱的。”叶连硕的 声音淡淡的,依稀能听到悠扬的乐声。

    原来那个驻唱歌手是个盲人,难怪眼神那么 空洞。

    想起曾煜还曾当着他的面和我做那种事,原来是因为他是盲人。

    我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叶连硕已经在门口等了,见我过来,急忙催促道,“你再不来可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 ”

    “你自己看啊。”

    被拉扯了进来,穿过几排雅座,一眼就看见那个老位置,曾煜靠坐在卡座正中央,双臂慵懒的搭在沙发靠背上,下巴微扬,双目轻阖着,不 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思考。

    旁边围着三个身姿婀娜的女人,临近的两人举着酒杯邀请他喝酒,见他没有回应,其中一人抓了下他的胳膊。曾煜当即睁开眼,凌厉的眸子射出一道寒冷的光,嘴里请吐出一个字,“滚。” 那个女人当下就恼了,摔了杯子吼道,“凶什么啊,长得帅了不起啊,整的吧,还是做鸭的? ” 叶连硕拉扯了我的衣服,示意我先别过去, 自个儿抱起了胳膊,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曾煜何时被人这样羞辱过,他收了收下巴, 冷冷的平视着那个女人,刚准备开口说话,眸光突然朝我这边扫了过来,我心下一惊,然而他的目光并没有在我身上停留,径直看向了门口的位置,嘴角好似不经意的勾了勾。 

    他压低了声音说了句什么,音乐声音太大完全给覆盖了,没听清。

    那个女人脸上的怒气消散了许多,“不就是要 钱吗,我给你,你把这瓶吹了,我给你五千。” 叶连硕哑然失笑,“有趣,五千块让我们曾老 板吹瓶,这女的有前途。”

    “吹一瓶五千? ”曾煜挑眉问,深邃的眸底参杂着辨不出的意味。

    那女的点头,“没跟你开玩笑。”

    曾煜勾着唇,“我不要你钱,你和我交杯,我吹瓶,你随意。”

    那女的本来就是来勾搭曾煜的,他这么说她 当然乐意,脸上的态度发生三百六十度转变,立 即笑脸相迎豸重新朝曾煜靠了过去,“交杯嘛,喝呀,哥哥这么帅,让我吹瓶我也愿意呀。”

    然后就看见两人的身子越凑越近,摆起了交杯酒的姿势,女人空闲的那只手顺势搭在了曾煌 的膝盖上,顺着他的大腿往上摸,暍了几口,她 停顿了一下,“哥哥有肌肉哦。”

    音乐静了一瞬,清晰地听见曾煜戏谑的声 音,“要不要试试? ”

    叶连硕有意无意的打量我,沉声提醒:“喂, 你不会要一直这样看着吧,还不过去阻止,那女 的手都快摸到哪儿了! ”

    “我有什么资格阻止! ”我别过脸,转身就要走,被叶连硕拉了下来,“他平时不这样儿的,我

    可以作证,绝对是因为他暍多了,你看他的腿和他的手,一直没有碰过那女的一下。”我看见了,可那又怎么样,他还不是跟别人交杯,放任那女的在他身上摸。我又不是他的谁,有什么立场去阻止他寻欢作乐。

    我承认,我有点不舒服,手里也捏着一股劲,要不是刚和他闹了别扭,我肯定会冲上去制止,可我现在拉不下脸,没有足够的勇气。

    “你不能因为一时赌气让别的女人有机可趁 呀! ”叶连硕脱口而出。

    他这句话砸我心里了,刺激到我冲动点儿, 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重新回转身,径直朝曾 煌所在的角落走去。

    那个女人一口一个哥哥,曾煜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眼看着她摸上了他的腹肌,嘴里咋呼,“呀,八块! ”

    曾煜不置可否的看着她,眸光微微有些闪烁。

    “哥哥等会儿有时间吗?要不要去我那儿坐 坐?就在附近,走几步就到了。”女人朝曾煜抛了 个媚眼,胸口的呼之欲出有意无意的蹭着曾煜的胸口。 ^

    我三两步过去,抓起女人的胳膊将她从曾煜怀里拉扯开,我是没有用力的,但那女的失了防备,脚下的高跟鞋往后退的时候踩了空酒瓶。整个人往后倒去,摔在地上龇牙咧嘴。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是我把她掀翻在地的。

    她两个妲妹儿齐齐的出声,“你怎么打人啊,找死啊! ”

    曾煜极力做到面无表情,嘴角却忍不住的上扬。他的反应,不得不让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他根本就知道我在看。

    “他、妈的,你敢打我! ”那女的从地上爬了 起来,直接朝我扑了过来,我刚准备躲,曾煜抓起我的手用力一扯,我整个身子倒进了他的怀里,那个女人扑了个空,又摔在了桌面上,酒瓶 晔啦啦到底爆裂的声音惊得我的心七上八下,愕 然抬头对上曾煜讳莫如深的眼。

    “哥哥、这个女人……”那女的满脸委屈,张 嘴撒娇想要曾煜替她讨回公道。

    曾煜冷不丁打断她,“不好意思啊妹妹,我也想去你那儿坐坐,不过你嫂子好像不同意,你还是走吧。”

    “嫂子? ”那女的有些愕然。

    我立即挣脱开曾煜的怀抱,知道他故意刺激我,我有些生气,“谁是她嫂子,我才不是,是我不对,打扰了你们的好事,我走,你们继续。”

    那女的被俩姐妹扶了起来,骂了一句神经病 就走了。

    “顾晚! ”曾煜叫住我,“你敢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

    我顿下步子,转身,对上他胁迫的目光,“走 一步会怎样,你还要像上次那样对我吗? ! ”

    曾煜的眸光陡然一沉,眉头微微蹙起,一瞬 不瞬的盯着我。

    所有的情绪急需一个突破口,我鼓足了勇 气,一字一句的开口,“曾煜,在你心里我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情人?床伴?还是泄欲的工具? ” “你说什么? ”曾煜墨色的瞳仁越来越黑,“你 再说一遍! ”

    “你从来没有想过认真的跟我在一起对吗?我 们的开始就是不正当的关系,我是职业情妇,所以在你心里我永远是卑微的角色,在你身边我活的像个妓女,我把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全部藏了起来,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什么时候想要我脱了裤子就来,你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这不是冷冰冰的工具是什么?” 

    隐忍了许久的情绪犹如山洪暴发,一瞬间崩塌而来。

    我的委屈我的不满我得忍耐在这一刻全部得 到释放,我把我的心里话全部说了出来,即使得 不到我想要的回应,我也认了,至少我为自己努力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