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可不可以吻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完全没料到我会突然说这么多,并且我 的每一个字都让他感觉非常的意外。

    他眉头紧拧,微微咬牙,“原来你一直这么想。 ”

    “我能怎么想,虽然我每天都在你身边可我从 来感觉不到你的心,你知不知道每一次看到洛 雪,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因为我的出身和过去, 我没有勇气将我的情绪表达出来,看到你望她的 眼神,看到你扶她的手,哪怕是从你嘴里喊出她 的名字,我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疼! ”

    眼泪疯狂夺眶,他的表情渐渐被泪水淹没, 我对着模糊的轮廓倾诉着我所有的心事,“我不想 住在080,那是她的房子,那里有你们的回忆, 你每一次眼神的凝滞都会让我觉得你想起了往 事,曾煜,你不介意我和邱浩森,但我会介意你 和洛雪,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

    你不介意是因为你不爱我,而我介意,是因 为我爱你。

    曾煜,你能明白吗? !

    曾煜木楞的勾了勾唇角,“你吃醋了? ”

    “……”我最后一道坚忍的防线都彻底瓦解 了,他理解的就只是这一层面吗!

    他是真的不懂,还是有意在装糊涂。

    “对,我吃醋了! ”我苦涩的笑着,顺着他的 话继续说下去,“这种滋味儿太难受了,我不想一 直这样继续下去,我和你是没有任何协议的,所 以我可以单方面终结我们的关系,对吗? ”

    “协议?终结? ”曾煜冷嘲,不可置信的看着 我,“我向别人介绍你是我女人,让我兄弟叫你嫂 子,因为七年前的事故,我几乎把全部的好都给 了你,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顾晚,你是没有脑 子,还是没有良知? ”

    当时的我仿佛把自己绕进了一个迷宫,晕头 转向怎么都走不出来。他对我的好,我怎么可能 不知道,可这又能代表什么。那一刻,我忘了自 己的身份,忘了自己的原则,忘了一直以来都清 晰明了的道理,我把自己放在了错误的定位上, 计较着本就不该属于我的梦境。

    “你现在给我的,曾经不也一样给了洛雪?曾 煌,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对她从来就不曾放下 过。”我声音凄凉,嗓子因为抽泣变得闷疼,头也 痛的不行,我擦掉了眼泪,他的面容再次变得清 晰。

    曾煜的眼底此刻积满了我看不懂得情绪,双 眸死死地盯着我,嘴角一点点的下沉。

    我知道他生气了,我也知道我说了一些不该 说的话,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像着了魔一样, 疯狂的刺激着他,只为了能从他嘴里听到一句我 期待已久的回应。

    可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他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原地不动的伫立着 与我对峙。

    嗓子疼的厉害,我抓起桌上仅存的一杯酒一 口气灌进了喉咙里。

    曾煜想要阻止,却晚了一步。

    我抬起头准备继续说,他抓起我的手就将我 往外拉。

    “你松开我,我还没说完! ”我拍打着他的手 腕,经过叶连硕身边的时候,叶连硕假装若无其 事的转过了身。

    刚才的事情一定和他也有脱不了的关系。

    我被曾煜一路拽出了酒吧,我依然不知疲倦 的挣扎着,可是手腕被他攥的太紧,我根本连他 的一根手指都撼动不了。

    “你放手,曾煜!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这样, 你很喜欢强迫别人吗? !你…晤…”他突然转 身,嘴巴彻底被封住,所有的不满和抱怨尽数被 他吞进腹中,只有凌乱的鸣咽声从唇齿缝里溢 出。

    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撬开我的唇齿攻进来,而 是单纯的堵住我的嘴,浅尝辄止,等我的气焰渐 渐消散了,他才松开我,微眯这眸子,一字一 顿,“这句话我指给你说一遍,顾晚,不管你怎么 对我,我都不会放幵你,你是我认定的女人,除 非你像洛雪一样背叛我,否则就是一辈子!你想 要的那些,我以后都会给你,如果你因此而质疑 我的感情,我也会重新审视和你的关系!你、明

    白吗? ! ”

    我想要的那些是哪些你知道吗?

    这句话我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眼泪在眼眶 里打转,为了那一丝丝的可能,我选择妥协,“对

    不起! ”

    他的声音也软了下来,“别再胡思乱想了,像 一开始那样,不好吗? ”

    一开始……

    那是因为一开始我还没那么喜欢他,一开始 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陷得这么深,一开始我并没 有渴望能和他有未来。

    我顺从的点头,不再挣扎。

    “别哭了,脸都花了! ”他近乎宠溺的语气又 让我一阵莫名的委屈。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杯威士忌起了作用,一 股燥热由嗓子袭遍全身,我目眩了一瞬,曾煜则 挑眉注视着我。

    “我好像…有点醉。”我如是开口。

    可那也不过是一杯威士忌而已,我的酒量不 至于差到一杯倒吧。

    曾煜好整以暇的睨着我,声音懒懒的,“我送 你回家? ”

    “嗯。”我点头。

    他勾起嘴角,牵着我漫步在路边,这里离我 住的地方起码十几分钟车程,他不开车,也不叫 车,是想要这么带我走回去吗? !

    “叫车! ”我隐忍着内心那股火流,手捂着胸 口呼吸都变得焦灼。

    曾煜并没有听我的,加快步伐,带我穿过了 马路,径直朝对面的连锁酒店走去。

    “不是送我回家吗?我要回家! ”我嗓子干 涸,声音听起来沙哑的可怕,我快忍不住了,迫 不及待的扯开了领口的扣子,放出了一片皮肤, 接触到清凉的空气,那种灼热才得到了一丝的缓 解。

    曾煜的步子越来越快,穿过大堂的时候,听 到有员工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句‘曾先生’,并且说 了句‘房间已经给您开好了’。

    曾煜接过房卡,淡淡的应了一声,拉着我迅 速扎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我和他置身一个封闭 的空间里,我再也忍不住了,楸着他的衣领将他 往下拉,踮起脚吻上他的嘴,暧味至极的声音从 我嘴巴里飘出,“我暍醉了,我好热,身体好难 受,你可不可以吻我。”

    耳边传来他低低的笑声。

    因为意识的迟缓,我没能反应过来他的笑里 的含义,只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他都顺从着我, 但没再主动,像个局外人一样观赏着我的一呼一 吸。

    他那儿得不到滋润,我只好自己寻找突破 口,两手扒拉着自己的衬衣呼啦一扯,瞬间觉得 凉快了许多。

    曾煜眸光一亮,当即摁了电梯的救援按 钮,“3号电梯的监控给我关了! ”

    曾煜的身上其实也很热,但与我比起来已经 算温凉。我不由自主的贴上他的胸口,用自己的 胸往他身上蹭,温温凉凉的感觉好舒服。

    “好舒服的。”心里所想的嘴上同步说了出 来,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明显感觉到他的身 体越来越紧绷,我竟毫无意识的说出了一句特别 令人羞耻的话,“好想要你,曾煜…”

    曾煜浅笑着,盯了我半晌才开口,“早知道吃 了药的你这么迷人,当初我就不该给你暍那杯 酒。”

    当初……那杯酒……

    即便是思维迟钝,我还是记起了吴磊坠楼的 那天,他逼我暍了那杯药,还戏谑的对邱浩森 说,送了他一份礼物。

    “曾煜……”我耐不住的喊他的名字,他就一 直两手插着兜,讳莫如深的眸光在我脸上逡巡 着。

    我抠开他的衬衫,小手顺着扣子缝隙挤进 去,纽扣被崩落,我顺势缠上了他的腰腹,将自 己滚烫的脸和胸口贴上他的皮肤。

    “好舒服的。”

    电梯到达,他并没有马上带我出去,而是抓 着我的肩膀,一个转身将我抵在了电梯墙壁,对 着我不断张合的嘴猛地压下来。

    后背感受到了电梯金属墙面的冰凉,本能的

    扭动了几下身子。

    他攫着我的唇舌,粗重的呼吸喷洒在我的面 颊,听到他低沉有力的声音,“我一直以为我最后 悔的事是七年前给你的创伤,现在看来最后悔的 是亲手把你送上邱浩森的床。顾晚,我恨不得时 间能退回七年前,哪怕是三年前,甚至半年前, 我一定会带你走,免你颠沛流离。”

    “唔。”我用一声低呤回应他的热情。

    就在我们吻得纵情而又忘我的时候,电梯门 重新被打幵,两个人陌生人看见我们紧紧地缠在 一起吓了一跳,曾煜回眸,一记冷眼扫过去,对 方弱弱的退了幵,曾煜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掖 着我的衬衫,裹好我的身子将我带出了电梯,去 到了房间。

    刷卡进门,他的吻如野兽一般凶猛的向我袭 来,我被吻的天花乱坠,两只手极不安分的在他 身上毫无章法的胡乱游走。

    曾煜的吻渐渐失了耐心,呼吸变得急喘,他 一把抓住我伸进他腋下的手,低笑道,“你怎么一 点技巧都没有?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这么久都没有

    摸到重点? ‘天上人间’都教了你什么?嗯? ”

    “我没有坐过台,燕姐教我的全都是对 邱……”难得我还意识到不能在曾煜面前提邱浩 森,我立马住了嘴,改了腔调,“你教我!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