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1章她很爱曾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跟你一起去! ”

    我追上叶连硕,他边走边拨打曾煜的电话, 嘴里有些焦虑的念叨着,“怎么打不通。”

    我登时心里一跳,自然地联想到上次收到的 那条曾煜在浦口码头出事的短信。

    “他是去见秦老板的吗?会不会有事? ”我担 忧道。

    叶连硕摁了电梯,眸色略显凝重,“我打给艾

    伦。”

    又重新拨了电话,这一次他摁了免提,我清 楚地听到系统提示暂时无法连接。

    “不在服务区? ”我惊了。

    叶连硕愤愤的挂了电话,嘴里不轻不重的咬 了句脏话,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爆粗口。

    到了车库,我和他同时上车,他的手搭上方 向盘略微有些迟疑,我猜他是纠结到底要开去哪 儿,医院还是码头。

    顿了足足半分钟,他才发动引擎。

    上路后,我说要不他去医院找七月,我去浦 口码头看情况。他不同意,怕我出事,“在联系上 他们之前,你就跟着我,哪儿也别去! ”

    “可是……! ”我很担心。

    他又拨了几遍,依然是无法接通,他的脸色 越来越凝重。

    “会不会是在地下室之类的地方?没有信 号? ”我想到上次我被秦老板关在地下室,曾煜说 打我电话也是显示无法接通的。

    “可能吧,先去医院。”

    因为不确定曾煜和艾伦的情况,但可以确定 七月的情况不容乐观,所以他最后做出的选择是 先去医院。

    当初曾煜让叶连硕把人送走,叶连硕狠不下 心,才把七月留在家中,还特意找了个阿姨看着 她,就怕她想不幵整出事端,结果千防万防还是 防不胜防。

    七月趁阿姨上厕所的间隙挥刀割腕,虽然被 第一时间送上了救护车,但流了很多血,有没有 生命危险尚未可知。

    我们的车几乎和七月的救护车同时到达,七 月被抬下救护车的时候,手腕虽然被做过初步处 理,依然血流不止。我紧紧地跟着叶连硕,他的 表情再也不是凝重,而是痛苦、愧疚、自责、后

    悔。

    “七月。”他喊着七月的名字。

    但是七月回应他的却是,“曾煜? ”

    叶连硕顾不得那么多,继续道,“你忘了你入 队前的宣誓了吗?为了一次意外就放弃自己的生 命值得吗? ”

    旁边的医生护士都格外紧张,迅速的准备手 术室,便将七月推了进去。

    七月进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是,“我所有的选 择都是因为他。”

    我和叶连硕愣在急救室外的走廊上,我没 动,他也没动。

    直到有护士推着病人经过叫我们让让,他才 拉着我退到了长椅上坐下。

    “她很爱曾煜。”我沉声开口。

    叶连硕点头,双手交握作思考状,“就像她说 的那样,她所有的选择都是因为曾煜,当初入 伍,后来考警校,再到后来主动要求下水做卧 底,大概有十几年了吧,以前他跟洛雪在一起的 时候,她就差点离职,但是那个时候有人对曾煌 不利,她以保护曾煜的理由继续留在他身边,后 来他们分手了,曾煜放纵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段 时间都是她陪着曾煜。”

    内心受到一丝震撼,意外七月对曾煜感情的 同时,也羡慕她能那么早就认识曾煜。

    “其实在七月心里,曾煜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她对曾煜近乎偏执。”大概是意识到这些话可能会 对我造成一定的伤害,他偏头看着我,扯了一抹 淡淡的笑,那笑容却很别扭,“说这些,你会难过 吗? ”

    明知故问的问题,我却还是选择说谎,我笑 着摇头,“不会。”

    叶连硕点头,“在曾煜跟洛雪分手了以后,七 月觉得她和曾煜迟早会在一起,在我们旁人看来 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但我们都没想到,曾煜会 遇到你,并且跟你在一起。七月可以跟其他任何

    人竞争,唯独不能跟你争。”

    “为什么? ”我忽然觉得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 事,“跟七年前的事儿有关吗? ”

    “嗯。”叶连硕应声,“曾煜是有愧于你的。而 且当时七月也在场,你出事,警方也有一定的责 任。”

    “所以你们对我的好,对我的包容,乃至迁 就,全都是因为七年前没能及时救我而感到1鬼 疚? ”我不可置信的问,我一直以为只有曾煜会因 为七年前的事弥补我,没想到连七月都是,可她 曾经对我的态度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也不能这么说,七年前的事儿只是一部分原 因,跟你熟了之后,对你的好全都出自本心。”叶 连硕的这句话我只当是安慰,他和曾煜可能是本 心,但是七月绝对不会,七月不因为我和曾煜的 关系而针对我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低着头,不知道如何回应,便转移了话 题,“希望她和曾煜都能平安。”

    “会的。”叶连硕拍了拍我的肩膀,治愈系的 笑温润如玉。

    焦灼的等待过后,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 来,医生宣布血已经止住,患者脱离生命危险的 时候,我和叶连硕悬着的心都沉了下来。

    那一刻我甚至非常庆幸她能活下来,如果她 因此出了事,那又会是曾煜心头永远的伤。

    坐在七月的床头,看着依旧昏迷中的七月, 手腕上缠绕的纱布依稀还映着血迹。以前有个认 识的人也割过腕,我知道割腕留下的刀疤是一辈 子的,而且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割腕疤,等于是七 月为曾煜做的这个决定将伴随她一生,哪怕时过 境迁,只要抬起左手,就能想起今天她所做的一 切。

    我又想到自己的感情,曾经被吴磊背叛的时 候,我也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我没有勇气,比起 无尽的沉沦,我更多的是逼自己从悲伤中走出 来。可能是因为不够爱吧,跟吴磊的分幵不足以 让我因此而拋弃整个世界。

    但我却因此改变了之后的人生,我走了一条 望不尽尽头也几乎难以回头的路。

    如果遇到的第一任不是邱浩森,我可能也会 像其他姐妹一样,被‘转手’很多次,然后在各个 男人之间一点点的腐烂。

    哪里还有现在‘从良’的可能,也根本不会妄 想留在曾煜身边。

    跟七月比起来,我的感情可能真的太过轻

    薄。

    “顾晚。”叶连硕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

    “嗯? ”

    “艾伦给我回电话了。”

    我蹭然起身,“怎么说? ”

    叶连硕皱眉,“他没有跟曾煜在一起,所以连 他也不知道曾煜现在的情况。”

    我蓦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赶去浦口码头, 这一次叶连硕没有拦我,他给了护士一张卡,在 我们回来之前护士要眼也不眨的盯着七月,然后 才带着我驱车离开。

    我们所在的商圈去浦口码头就只有一条路, 就是上次我出车祸的那一条,经过车祸地点的那 一段时,我又隐隐觉得有些头痛,下意识的闭了 闭眼,脑子里出现的全是那辆七人车朝我冲撞而 来的画面。

    我问叶连硕那起车祸还是没有结果吗?

    “曾煜没有跟你说? ”

    我点头,叶连硕说他也不知道,这事儿是艾 伦在负责。

    临近码头的时候,有几十米的道路在施工, 扬起一片尘土,叶连硕连忙摇上车窗,一部分灰 尘还是钻了进来,呛的我咳嗽了几声,再次抬眼 的时候,看见一辆熟悉的七人车缓慢地与我们擦 肩而过,我愣了一秒,顿时回头,“就是那辆

    车! ”

    “什么? ”叶连硕车速未减,我眼睁睁看着那 辆车疾驰而去,又顺带着扬起一片黄沙,很快便 消失不见。

    “就是刚才那辆车撞的我! ”我几乎可以笃 定,因为那辆车的车头同样是改装过的,与我上 次看见的几乎一模一样,防撞栏上面还有一处凹 陷,难道不是车祸之后留下的。

    叶连硕觉得我的话可信度不高,毕竟没有证 据,那样的七人车浦口码头有很多,基本都是从

    这条路出来,很容易看走眼或者记混。

    可我总有一种莫名的坚定,刚才过去的那辆 车,就是撞我的那一辆。

    车子缓缓驶入浦口码头,叶连硕再次拨了曾 煜的电话,依旧是无法连接。

    入口处的工作人员将我们的车拦了下来,打 着检查易燃易爆物的口号对我们查车搜身。

    工作人员让我把手抬起来的时候,叶连硕突 然回头,“女人就别搜了吧。”

    “女人为什么不搜?之前还有个内衣里藏枪 的。”工作人员直接给叶连硕的话怼了回去。

    叶连硕耸了耸肩,“那就规矩点儿,免得惹祸 上身! ”

    “你什么意思? ”对方伸向我胸口的手顿时迟 疑了,叶连硕淡笑着,“字面意思。”

    对方心生芥蒂,机器将我过了一遍就将我们 放行了。

    叶连硕发动引擎,想到了什么问,“你们这儿 有没有地下室? ”

    “多的很,都是存放货物的,你们来这不是找生意?”“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叶连硕驱车往里,一路上都是工人在卸货运 货,这里没什么地方是信号覆盖不到的,除了地 下室。

    现在几乎可以确定,曾煜就在某个地下室, 只是如果真的如那人所说这里有很多个,想要确 定曾煜的位置就有点难了。

    “现在怎么办? ”我急的手心冒汗。

    叶连硕蹙眉,熄了火,打量着四下环境,刚 要开口,右前方突然发生了爆炸,一团火焰从地 底下蹿涌而上,临近的工人全部被炸飞,空气中 飘来一股弥烟的味道。

    “曾煜! ”我当时忽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