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2章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个爆炸的地下室,会不会就是曾煜所在的

    那一个? !

    我没有思考的余地,推开车门就朝火焰喷发 的地方冲了过去,叶连硕跟在我身后喊我。我还 没完全靠近,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跪在了地上。

    几名工人被炸的当场死亡,其中一名被炸的 飞出了几米远,撞在了旁边的机器上,直接绞断了胳膊,热血洒了一地。

    还有的也是重伤不起,趴在地上露出痛苦的 表情发出凄惨的哀嚎。

    叶连硕当即蹲在我面前,将我的脸埋进了他 肩头,我的嘴唇在颤抖,‘曾煜’两个字怎么都喊不出声了。

    听到了动静声,一群工人和码头管理人员围 了过来,然后就听见他们的对话。

    “发生什么事? ”问话的穿着制服,大概是管 理者。

    一名工人声色紧张的回答,“7号货仓炸了,不清楚原因。”

    “里面有人吗?这个事谁负责的? ”管理人又问。

    工人摇了头,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无从而知。

    “先灭火! ”管理人一声令下,围观的人才回 过神,陆续行动起来。又交待了几句通知事故家 属,回头看见我和叶连硕,便问,“你们是什么 人? ”

    叶连硕拍了拍我的后背,慢慢松开我起身与 之对视,“我们来找秦老板的。”

    那人明显一愣,大概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秦老 板在这,“秦老板刚已经走了,来之前你们没有电 话联系? ”

    叶连硕诧异的挑眉,当即开口,“那曾老板 呢? ”

    “你们是曾老板的人? ”

    叶连硕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不置可否的看 着他。

    火势已经被控制了,几名工人下去了解情 况,有一个率先上来汇报,“里面还有具尸体,不 过被烧得面目全非了,穿的是衬衫西裤应该不是 我们的人,估计是来看货的。”

    “货呢? ”

    “全毁了。”

    “妈的!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 什么会发生爆炸! ”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清 晰,尤其是听到工人汇报的那句‘穿的衬衫西 裤’,脑海中自然地浮现出曾煜一身黑白的样子, 他今天离开的时候,穿的就是白衬衫和黑西裤。

    我当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径直往烟雾缭绕的 入口冲过去。

    “拦住她! ”一声令下,我被两名工人给挡了 回来。

    “顾晚! ”叶连硕上来拉过我的胳膊,斥退了 工人,沉声对我说,“别冲动! ”

    我当时根本想不了那么多,只有一个念头, 就是冲进去确认尸体身份,我害怕是曾煜,但如 果真的是曾煜,我一定能认出来。

    叶连硕却比我清楚,他深知这地底下的货物 有问题,对方是不可能会让我贸然冲进去的,如 果我执意要闯,可能还会出事。

    浦口码头曾煜原本是有势力的,但现在交给 了秦老板,这里基本都被换成了秦老板的人,我 们轻举妄动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他可以冷静的思考,可我不能,我只要一想 到里面可能是曾煜,我四肢都僵硬了。

    叶连硕将我连拖带拽退到了原来的位置,那 个管理人朝我们看过来,“既然你们来找秦老板 的,秦老板已经走了,你们也别在这儿逗留了, 赶紧走吧。”

    叶连硕还想说什么,对方直接扭头,然后就 看见他们的人直接用麻袋将那个被搅断了胳膊当 场死亡的工人的尸体直接裹了起来,不知道抬上 了何处,地上拖了一片长长的血迹,剜心刺目。

    浦口码头天高皇帝远,即使发生了这样的爆 炸,也没有一辆警车朝这边赶来。

    我问叶连硕他们为什么没人报警,也没人叫 救护车,出了事直接通知事故家属领回冷冰冰的

    尸体吗? !

    叶连硕声音很沉,他说这一向是秦老板的做 事风格,即使我们报了警,警察来走一圈一定任 何线索都找不到。他们的仓库里屯的是些什么货 物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爆炸也不是好端端就会 发生的,如果没有违禁品,我要冲进去的时候, 他们也不会那样紧张。

    “这整个码头都是他们的人,我们先出去再 说。”叶连硕如是道。

    “可是曾煜……”眼泪在眼眶打转,就是不肯 掉下来。

    “那具尸体一定不是曾煜,你别担心,指不定 曾煜跟秦老板一起离幵了,听我的,我们先 走。”叶连硕将我推上车,我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冒 烟的货仓方向,我不知道叶连硕凭什么断定里面 那具尸体不是曾煜,既然他这么说,我当然选择 相信。

    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原先几个人又将我们 拦了下来,说是我们一进来,仓库就发生爆炸, 怀疑是我们携带了违禁品,一定要把我们带到办 公室强行搜身。

    “妈的! ”叶连硕从旁暗骂了一句,我知道他为什么爆粗口,也能猜到对方整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们目睹了整个爆炸的经过,他们怕我 们出去报警,所以先下手为强反晈我们一口,如果警察真的查起来,他们也好把所有的罪名推到 我们身上。

    狠辣如秦老板,当之无愧。

    说是搜身,对方行为粗鲁,两个人直接将叶 连硕摁在了墙上,另两个人也过来抓我的胳膊, 我本能的后退,转身就要逃,却直直的撞进了一 个男人的怀里,熟悉的清冽的男性气息扑鼻而 来,我猛地抬头,看见曾煜冷硬的脸,“放开

    他! ”

    一瞬间泪水夺眶而出,我顾不得其他,当即 抱紧了他的身子,任由热泪打湿他的衬衫。

    曾煜低头在我额前印了一吻,轻声道,“乖, 先松开我。”

    “叫你们放开他,没听见吗? ”他一声冷斥, 吓得对方撒开了手,我赶紧松开了他,往旁边退 了一步。

    “曾、曾老板? ! ”几个门卫哆哆嗦嗦的站在 了 一边。

    “码头易了主儿,我的话都不好使了? ”曾煌 声音沉厉,将那几个门卫从左到右一个一个扫过去。

    叶连硕抬了抬自己的胳膊,大步朝曾煜走过 来,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我就知道你没事。”

    曾煜抽空睨了他一眼,嘴角噙着一丝意味不 明,像是有些得意,“是不是比你厉害点儿? ! ”

    叶连硕抿了抿唇,认真的开口,“没事就 好。”

    “走! ”曾煜吐了一个字,抓起我的手就将我 们带离了办公室,“钥匙给我,我来开。”

    叶连硕将钥匙拋给他,被他稳稳的接在手心。

    叶连硕坐进了后排,我则愣了一下,曾煜蹙 眉,“快上车! ”

    我这才拉开副驾驶的们坐了进去。

    车子冲出了码头,叶连硕问,“到底发生了什 么事? ”

    曾煜沉着起,声音微冷,“早上我的人跟秦老 板带来的人发生了争执,闹了起来,秦老板刚好 在,惊动了他,他把我叫过去,想让我把我的人 全部带走,事情处理完了他便邀请我去暍茶,我 想探探他的口风,看顾晚车祸的事是不是他安 排,所以就上了他的车。”

    结果在半路看见我们的车往码头去了,就找 了借口拒绝了他的邀请,一进来就看见我们的车 停在门口,然后就听见我们的声音。

    “你们坐的是不是黑色的七人车? ”我忙不迭 问道。

    曾煜挑眉,“你也看见我了? ”

    我又近乎笃定的重复,“那辆车就是撞我的那辆! ”

    “你确定? ”曾煜眯了眯眸,“那是秦老板的 车。”

    “我…”我刚要说我确定,叶连硕突然打断 我,“她能确定暗,我们一路过来七人车那么多, 车牌号都差不多,当时情况又那么紧急,凭什么 断定就是那辆。”

    我通过后视镜看向叶连硕,正要反驳他,他 却眯着眼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再说。我忽 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我说是秦老板的车撞了 我,曾煜一定会去找秦老板麻烦,到时候又是一 场不可开交的无声的战役。

    “我只知道是辆黑人车! ”我的声音沉了下来。

    曾煜伸手握着我的手,“放心,我会调查清 楚,如果真的是姓秦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他掌心的温度包裹着我的手,暖暖的,我看 着他,心里五味陈杂。

    叶连硕将码头发生爆炸的事情说给了曾煜, 还说我以为地库里那具尸体是他,哭的那叫一个 惨。

    我恨不得头都低到椅子底下去,想要抽出 手,曾煜不肯放,反而攥的更紧。

    “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曾煜淡笑 着,眼底讳莫如深。

    叶连硕一阵剧烈的咳嗽,“可以不虐狗吗? ” 曾煜笑着瞥了一眼后视镜,认真严肃的回 答:“不可以,但你可以选择找个女人反过来虐我们。”

    “我看七月就不错。”他无意的一句话,让叶连硕顿时敛了表情。

    叶连硕沉默了几秒,一字一句道,“你知不知 道她为你割腕?你还能泰然自若的幵这种玩笑? ” 前面一辆警车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曾煜猛地 一脚刹车,愕然转头,“你说什么? ”

    车内僵持了一秒,一名警察上前朝我们亮了 他的证件,“接到举报你们的车上有违禁品,现在 请你们下车配合搜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