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3章QJ她的不是别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的声音沉沉的,抬眸看向后视镜,不可 思议的问:“她、为我割腕? ”

    “下车,靠边! ”警察强行拉开我们的车门, 我和叶连硕被迫下车,曾煜依旧握着方向盘,眼 眸低垂,脸色微微有些犯冷。

    “叫你下车没听见吗?你是聋了还是…”为 首的警察拉开了曾煜的门,吼到一半被扫过去一 道冷光给震住了。

    两名警员从后排座椅下面搜出了一包管制刀 具,其中一把瑞士军刀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那 警察愣了两秒当即下令,“给我抓起来,全部带回

    去! ”

    有人打电话通知了邱浩森,随后我们被强行 塞上警车,警员过去拉开曾煜的门,伸手准备直 接将曾煜拽下车,曾煜冷然抬眼,眼底逬出一片 森然的冷光,“敢动我一下试试? ! ”

    警员有些怂了,曾煜浑身散着逼人的气场, 他不敢靠近,就只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为首的警

    为首的警察当即拔枪,直指曾煜的脑门,“警 察办案,请你配合! ”

    曾煜敛了眸,轻抿着唇,长腿迈下,在警察 举枪胁迫下信步走向前面的警车。

    我听到外面极小声的讨论声,那名警察收了 枪插回裤腰,嗤笑了 一句,“他就是曾煜?没看出 有什么本事。”

    他话音刚落,曾煜直接拉开驾驶座的门,随 即发动警车,那警察刚反应过来,曾煜已经幵着 警车疾驰而去。

    我和叶连硕都惊呆了,我木楞的问,“他去哪 儿? ”

    公然劫了警车,可是不小的罪名。他疯了

    吗? !

    叶连硕眉头紧锁,沉声道,“应该是去医

    1紅0

    “可他根本不知道七月在哪家医院。”我有点 不敢相信,与其说不敢相信,倒不如说是不愿相

    信。 

    曾煜惯来谨慎,任何事都不会给警方抓住把 柄,现在居然为了七月公然跟警方对抗,我秉着 呼吸,心脏仿佛在这一瞬停止了跳动。

    叶连硕摇了摇头,“他知道我家最近的医院是 哪家,也知道七月出了事救护车一定是送去那 儿。”

    “但是……”叶连硕有些迟疑,“这一次,他确 实冲动了。”

    我和叶连硕被带回了分局,几名警员则去追 曾煜。刚在审问室坐下,就看见邱浩森走了进

    来。

    他站在门口迟顿了一秒,我看了他一眼,马 上收回了目光。

    椅子被拉幵的声音,邱浩森在我对面坐了下 来,小小的审问室只有我们两人,凝视了我片 刻,邱浩森才开口,“看来你身体已经恢复了。” 叶连硕叮瞩我尽可能保持沉默,所以我没应 声,连眼都没抬。

    “你们去了浦口码头? ”邱浩森问道。

    我依旧静默不动。

    “我知道浦口码头现在已经被秦老板的势力占 据了,他想要对付曾煜。”邱浩森的话让我心里起 了一丝波澜,我控制着呼吸,听到他平静的开 口,“我们接到报警电话,今天一早曾煜的人和秦 老板的人起了冲突动了手,曾煜为了保护自己的 人,失手砍断了对方一名工人的胳膊,导致对方 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

    “胡说! ”我脱口而出,抬头对上他逡巡的 眼,“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哦? ”邱浩森眸色浓郁,不知道在思考什 么,“我们从你们的车上搜到的那把瑞士军刀,上 面的血迹正是死者的。”

    “不可能!那个工人分明是…”我差点就把 事实说出了口,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根本 就没有时间检验军刀上的血究竟是不是那名工人 的,他只是想炸我,至于他想从我嘴里得到什 么,我也无从而知。

    “分明是什么? ”邱浩森微微挑眉。

    “邱浩森,你是一名警察,就应该有最起码的 职业操守,如果因为曾经的恩怨,一定要草菅人 命的话,我只能说,你不配现在的头衔! ”我冷冷 的看着他,每一个都咬的很清晰,他的职业和头 衔曾经都是我引以为傲的东西,如今却成了他颠 倒是非黑白的凶器。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 ”邱浩森不可置 信的看着我,明显是没料到有一天我会公然挑衅 他的威严。

    “我不会怪你七年前没有第一时间救下我,也 不会怪你幵的那一枪让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遍,我 只会怪你不分青红皂白,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因 为私人恩怨,给无辜的人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那 样会让我觉得恶心! ”我语气不好,话说的也重, 邱浩森的表情从一幵始的平静到现在暗流涌动, 我知道我的话成功的刺激了他。

    “顾晚,一直以来,你都这样看我? ”邱浩森 握起拳头,眼底的意味愈加复杂。

    “我怎么看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 做。”我抿了抿唇,淡然一笑,“人在做,天在

    看! ”

    邱浩森泛起一丝冷笑,“到现在你还护着他, 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吗?如果他真的在乎你,他 会丟下你自己跑了?顾晚,你还要傻到什么时 候? ”

    “我护的是理。”邱浩森这番话成功的刺激了 我,看到曾煜幵车离去的那一瞬,我的心疼到无 法跳动。

    但我还是强颜欢笑,我甚至警告邱浩森不要 以为这样就可以挑拨我和曾煜的关系,他想和我 回到过去,简直是做梦。

    邱浩森觉得我着了魔,完全被曾煜的花言巧 语给欺骗了,他还是不停地重复,曾煜根本就不 是我表面看到的那样,他和他父亲一样阴险狡 诈。

    我不想继续听他说下去,干脆保持沉默。

    邱浩森一字一句的开口,“你等着顾晚,我会 用事实告诉你,相信曾煜是你最大的错。”

    “我等着。”我目光坚定的看着他。

    没多久,外面便响起了动静,有警员开门进 来通知邱浩森,“人已经带回来了。”

    “好,我马上过来。”邱浩森嘴角微沉,“顾

    晚,总有一天你会相信,只有我对你才是真的。” 我没有回应,心里的某处正逐渐崩塌、瓦

    解。

    邱浩森让人将我带去了监控室,我可以清楚 地看见邱浩森和曾煜的对话。

    邱浩森站在曾煜对面,开门见山,“对于今天 发生的事,你作何解释? ”

    曾煜是正对着摄像头的,他不着痕迹的扁了 扁嘴,“有什么可解释的? ”

    “浦口码头一名工人被砍,有人说亲眼看见是 你干的,作案凶器也在你车上找到了,你不说点 什么? ”邱浩森语调微扬,身子微微后靠,手里握 着一支笔,有意无意的转动着。

    曾煜的态度依旧很随意,声音也是懒懒 的,“证据呢?凶器上有我的指纹吗? ”

    “你以为这样就能洗脱自己的嫌疑? ”邱浩森 嗤笑,“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还是相信报案的 人? ”

    “你相信谁跟我有关系吗? ”曾煜不以为意, 看向邱浩森的眼神也是轻描淡写,完全不把他放

    在眼里的态度。

    邱浩森是最讨厌别人挑衅他的,但这次对曾 煜却是足够的耐心,“那劫警车呢?你又怎么解 释? ”

    曾煜身子前倾,盯着邱浩森的眸子,嘴角勾 起一抹狡黠的笑,“邱局,我好端端的开着车,你 们的人把我拦了下来,还拔枪指着我,我受到了 惊吓,开车逃了,有错?那警车不是第一时间还 给你们也认真的道歉了吗? ”

    “你…”邱浩森顺了气,耐心的回道,“所以 你就丢下了顾晚? ”

    曾煜顿然敛了笑,眸色微沉。

    邱浩森继续说,“为了那个叫七月的女警 察? ”

    “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过问。”

    “我记得她,七年前就是她扬言要冲进去救 你,也是她最先拔的枪,要不是她,我兴许不会 开那一枪。”邱浩森是背对着镜头的,所以看不清 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许回 忆。

    曾煜冷笑,“你想把责任推到她身上?好减轻 你心里的罪恶感? ”

    “我的罪恶感? ”邱浩森手里的签字笔啪的一 声断成了两截,“我的罪恶感有你的多吗?你是不 是从来没有告诉过顾晚,当初强奸她的不是别 人,是你!是她一直坚信并极力袒护的你! ”

    邱浩森的话像一把刀一样狠狠地插在了我的 心脏,我整个人都呆滞了,是我听错了吗?他说 当初强奸我的不是别人,是曾煜? !

    这怎么可能!

    我的记忆不是这样的!

    他说谎,邱浩森在说谎!

    曾煜几乎是拍案而起,拳头挥到半空中停了 下来,邱浩森洋洋洒洒的开口,“打呀,打下来你 就多了一条袭警罪。”

    “警?你也配! ”曾煜斥骂道。

    邱浩森正了正身上的制服,起身道,“曾煜, 我想弄你有一百种方法,但我答应过顾晚,要光 明正大的与你较量,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上,否 则我一定让你身名倶裂! ”

    “我很期待! ”曾煜眼底的眸光渐渐暗淡,脸 上也恢复了淡漠。

    邱浩森作势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 到什么,回头补充,嘴角噙着得逞似的笑,

    “对了,忘了告诉你,刚才我们所说的一切顾 晚都在监控室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是好好想想怎 么跟她解释七年前的事吧,祝你好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