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4章要出人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邱浩森,你……”曾煜咬牙,“真卑鄙! ”

    他一把推开邱浩森,冲出审问室,外面的警 员作势将他拦了下来,邱浩森挥手示意他们退 下,放任曾煜冲进我所在的监控室。

    “顾晚! ”曾煜大步走到我面前抓起我的手 腕,我当时的心情有些复杂,不能算很平静,但 真的没有多大的波澜,他的反应却格外激动,让 我有些无措。

    因为我不相信邱浩森,我相信我脑子里仅存 的记忆,或者说我更相信曾煜,所以我的脸上没 表现出什么情绪。

    但曾煜误会了,他以为我是绝望后的冷漠, 亦或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考虑到旁边还有警察在场,他什么都没说, 拉起我的手就带我往外走。邱浩森屏退了所有作 势要拦我们的人,只冷冷的一句,“放他们走。”

    临走之前听见有警员问为什么,邱浩森不屑 的冷哼,“以后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要随便抓人,今 天是谁拔的枪? ! ”

    出了警局,一路穿过马路,曾煜始终没有松 开我的手,手腕依稀有些疼了,我扭动了一下, 他忽然顿下步子,转身看我。

    看他眸色凝重,薄唇开启,我出声打断,“你 不用跟我解释七年前的事,该解释的是今天。” 比起七年前的过去,我更在意的是眼下。

    他冷然丟下我和叶连硕,肆意开警车去找七 月,我承认我平时是个很温吞的人,只要不涉及 我的底线,我不会胡搅蛮缠不讲道理,很多事情 我都可以忍,很多情绪我也可以憋在心里自己消 化,可是今天他真的伤到我了。

    “顾晚…”曾煜停顿了一瞬,眸光灼灼的看 着我,“把你丟下是我不对,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就像当初在西郊墓地,邱浩森中枪,你也毫不犹 豫的拋下我,甚至冒着中枪的危险去追他了,同 样的,听到七月为我割腕,我也会紧张,也会害 怕,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我忽略他的话,没答反问,“曾煜,如果现在 我再为了邱浩森拋下你,你还会是以前的心情 吗? ”

    曾煜脸上的表情蓦地一滞,眸色渐渐暗了下 去,他该能理解我的意思,今非昔比。

    “曾煜,或许我们都该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 好好冷静一下。”我字字沉着,声音漂浮着,如同 我的感情。

    曾煜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什么意思? ”

    “七月比我更需要你。”我想说‘我们暂时分 开’,可我终是说不出口,便说了相对委婉的一 句。

    可这一句已经足够刺激曾煜,“你说的是气话 还是心里话? ! ”

    “心里话!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愣在了原地,眼底的希冀与翘盼全部消 失,路过的行人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的目光陆 然沉了下去。

    叶连硕穿过人行道慢跑了过来,我当即转 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刚上出租,就接到叶连硕的电话,我知道他 是来替曾煜说好话的,没等他开口,直接道,“这

    一次,如果你还要帮他,我就连你的号码一起拉黑。”

    “…”叶连硕直接沉默了,我毫不犹豫的挂 断了电话。

    离开之后,我没有马上回080公寓,而是去 了中介公司,临时定了一间可以拎包入住的单身 公寓,当晚我就简单的打包了行李搬了过去。

    没想想象中电话的狂轰乱炸,一切都静悄悄

    地。

    陌生的公寓里因为我的东西不多,显得格外 的空荡和萧冷,从080出来的时候,我从酒架上 拿了一瓶红酒,那是曾煜特地为我挑选的。一个 人坐在幽冷的灯光下,暍了一杯又一杯。

    这一晚,我忽然很想白芹,想起我们曾经一 人一瓶啤酒手牵手荡在马路上边走边暍,我所有 开心不开心的事都会与她分享,无论是生活上还 是感情上,几乎所有的问题她都可以帮我解决。 可现在连她也不在了,我忽然很难过,一大波负 面情绪排山倒海倾泻而至。

    暍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给白芹打电话,我

    说我好想她,要是她现在在我身边该多好。

    电话那边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

    我又说了一些怀念我们的过去之类的话,我 说这几年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支撑不到今天。

    我说我好难过啊,好希望时间能回到三年 前,我们可以从头来过。

    电话那边格外的静,静到我以为白芹挂了, 又暍了一口酒,将手机丟在了一边,拎着酒瓶走 向卧室。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厉害,窗外的阳 光刺激的我睁不开眼,室内陌生的环境让我心颤 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已经搬了家。

    客厅里冷冷清清的,想起昨晚给白芹打了电 话,会不会打扰到她,便走到沙发前拿起手机。

    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找了充电器插上,很 快屏幕就亮了起来。

    翻开通话记录,我彻底傻眼了。

    最近的通话分明是打给曾煜的! ! !

    而且通话时间,三小时?

    我昨晚明明就打了几分钟,怎么会有三个小 时? !

    我居然把曾煜当成了白芹,倾诉了那么多! 天呐!

    我昨晚都说了些什么? !

    愣神之际,手机突然在我掌心里响了起来, 吓得我直接撒手将手机抖落在地上。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中介号码,我才捡起手 机接了起来。

    “顾小姐吗? ”“我是。”

    “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我很抱歉,昨晚租 给你的房子房东临时要收回,不能租给你了。您 收拾一下东西,我一会儿过去给你办退组,顺便 把您的租金和违约金拿给你。”

    我心里一顿,忽然很失落。我问他可不可以 给我换别的房子,他说现在已经没有房子了,让 我去别的中介公司问问。

    我顿时明白了这究竟怎么回事,昨晚租房子 的时候,分明还有很多待出租房源信息,一夜之 间全没有了,哪有这么巧。

    打电话问了别的几家中介公司几乎也是一样 的说辞,没房了。

    想起昨晚的电话,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想逼我回去找他,这不可能!

    我自己名下是有一套房子的,不过是跟邱浩 森在一起这三年他给我的钱买的,我从来没有去 住过,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那套房子的主

    7 菅、0

    我给白芹打电话,给燕姐打电话,甚至连麻 雀儿都问了,想请她们帮忙,帮我找个住的地 方,可她们明显是被人交代过,都以各种各样的 借口拒绝了。

    白芹说不用问也知道我跟曾煜闹别扭了,但 是离家出走总归不是理智的做法,在一起这么久 了,有什么事不能沟通解决的。

    她现在说起话来明显比以前沉稳了许多,她 说在她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的时候,她最多的就是 后悔,后悔没有在自己最好的时候认认真真的爱 一场,后悔将自己大把的青春都用来挥霍在毫无 意义的事情上,也后悔没有在第一次见到杜恒的

    时候抱着他说一句相逢恨晚。

    她说她不希望我也后悔。

    “去找他吧,顾晚,以后你会明白,你现在计 较的东西全都一文不值。”

    白芹的话在我耳边萦绕了许久,我承认我的 内心是有所撼动的,但我还是执拗的认为她们都 是曾煜的说客。

    她们不帮我,我就另想办法。

    我打电话给了琴妈,请她帮我以她的名义去 中介公司租一套房子,果然我去说没房源的琴妈 一去房子就全都空出来了。

    让琴妈随便挑了一间偏郊区的,就在琴妈的 帮助下将行李再次搬了过去。

    琴妈想不通,“晚小姐,留在邱先生身边不好 吗?为什么要过现在这样的生活。”

    在她眼里我现在很落魄,连住的地方都没 有,与我最初渴望安定的初衷背道而驰。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请她帮我 瞒着邱浩森,琴妈虽然不愿,但还是答应了,条 件是她留下照顾我一段时间。

    只要她不告诉邱浩森,我自然不会拒绝。

    接下来的一天,格外的凄冷,手机放在茶几 上,从来就没有响过。

    看着通话记录里被我由‘曾煜’改成‘煜’的号 码,心里闷闷的,有些失落。

    我陷入一种矛盾的情绪,希望他来找我,又 不希望他找到我。

    我自我拉扯着,心也一点点变凉。

    终于在第二天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但不是曾煜,是叶连硕,不过我已经很欣慰

    了。

    叶连硕的声音有些急迫,“顾晚,你到底在哪 儿,赶紧回来,要出人命了! ”

    我心里猛然一跳,但仅仅是一秒,我马上冷 静了下来。

    上次也是同样的把戏,我沉声警告,“叶连 硕,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拉黑? ! ”

    叶连硕连忙解释,“不是,这次真的没有骗 你,你是不是给曾煜打了电话?你电话里说了什 么?为什么他接完电话就彻底失控了? ! ”

    “什么意思? ”我屏住呼吸,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你赶紧回来吧,我都冒着被 你拉黑的风险了,还能骗你吗? ! ”叶连硕急急忙 忙的幵口,听声音不像是在说谎。我有些急了, 立马问了他地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