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7章我们的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挣扎,但也没有回应,大概是吻着无 味,他扣着我的后脑,含糊道,“舌头伸出来! ” “不! ”伸出来不等于原谅他了吗,一个吻就 能抵一个错,哪有这么好的事!

    他微微蹙眉,惩戒般的在我唇瓣上狠狠地咬 了一口,我痛的哼了出来,他却不松口,依旧是 咬着,“伸不伸! ”

    “不伸! ”我态度坚决。

    “好! ”他微微咬牙,用他的跨猛地撞我,“那 我就吻到你伸为止!”

    “曾煜! ”我气急,“你简直不可理喻! ”

    “我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他疯狂的吻我,上 下其手撕扯我的衣服,炙热的手掌顺着我的裤腰 摸了进去。

    他急不可耐的将我抵进沙发里,门突然被打 开了,琴妈一脸惊愕的站在门口,看着纠缠在一 起的我们。

    曾煜当即从我身上弹了幵,我也下意识拢好 自己的衣服,“琴、琴妈。”

    琴妈愣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踌躇了 一会儿,才拎着东西进门,躲闪着目光道,“怕你 回来会饿,我买了点夜宵,好像有点凉了,我去

    执一下 ”

    /“、 I 0

    我恍惚的点了点头,等琴妈进了厨房,还听 到了关门的声音,我压低了声音,刚准备撵他 走,他冷冷的开口,“她是谁? ”

    “照顾了我三年的阿姨。”答完我又意识到为 什么要理他,“你……”

    他又打断我,眼神微眯,“三年?邱浩森的 人? ”

    “你又想说什么? ”我沉下声音。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他眸光坚定,“跟我

    走! ”

    他抓起我的手将我往外拉,我双脚死死的抵 着沙发,“我不,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

    “谁知道这儿会不会是你跟邱浩森的某处‘爱 巢’。”曾煜的声音冷冷的,隐忍着些许怒意。

    沙发磨蹭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我扣着他的 手指,他放任着,声色倶厉,“他不是要为你离婚 吗?你是不是动摇了?不原谅我是不是因为他? ” “你胡说八道什么? ! ”原来刚才和邱浩森所 说的一切他都听见了,他既然听见了,就应该知 道我拒绝了邱浩森。他加重了力道,捏的我手腕 生疼,“你松手,再不松手我要叫了。”

    “叫呀! ”他言带嘲讽,“宝贝,叫大声点!你 知道我最喜欢听你叫了。”

    “无耻! ”我咬着牙,无奈的撒手,“你到底想 怎样? ”

    “要么,你跟我走,要么……”他一字一 顿,“我留下来。”

    听到琴妈在厨房的动静,我很为难,“明天, 明天跟你走好不好,你先回去! ”

    “不!就现在! ”

    “琴妈已经在做夜宵了! ”总不能就这么不负 责任的走了,害她空忙碌一场。

    曾煜挑眉,淡淡的幵口,“那就吃了再走,或 者我留下跟你一起睡。”

    我无奈,根本就拗不过他,只好去厨房让琴

    妈多做一点,我琢磨着吃完先把他骗走再说,总 不可能让他留在这儿过夜。

    “琴妈……”我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开口,“那 个、我朋友要留下一起吃…”

    琴妈揭开锅盖,示意满满一锅,足够三四人 份了,“他就是曾煜吧? ”

    我微愕,琴妈向来不关注新闻的,“你知道 他? ”

    琴妈点头,“他名气这么大,当然知道。” 我默了一瞬,琴妈继续说,“你离开邱局也是 因为他吧? ”

    我很想说不是,可琴妈说的是事实,我没办 法说违心的话。

    “既然已经决定在一起了,就好好相处吧,吃 完夜宵跟他回去吧,别让人家担心! ”

    琴妈的话让我有些惊讶,我以为她会站在邱 浩森这边,我问她为什么不替邱浩森说话,她笑 着摇头说没必要,她说我的心已经不在邱浩森身 上了,说多了只会给我造成困扰,“曾煜也不错, 好好跟着他。”

    我帮着琴妈将牛肉粉丝汤端上餐桌,曾煜已 经反客为主的坐在了主人位上,偏着头,目光定 定的打量着我。

    琴妈转身就要走,我执意要她坐下来一起吃 点,曾煜的表情淡淡的,没有排斥的意思。

    席间虽然沉默,但却有种别样的温馨。

    我自幼没有父母,琴妈的子女也一直不在身 边,这三年她像个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在我心里她已然是我半个妈。

    跟琴妈和曾煜同桌吃饭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过 的,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好像弥补了我人 生多年的空缺。

    莫名有些满足。

    曾煜时不时抬头看我一眼,冷不丁冒出一句

    话,“挑食? ”

    “什么? ”我愕然抬头。

    他下巴指了指我的碗,“你把牛肉丁都拨到了 一边,不吃? ”

    “啊。”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筷子,恍然 道,“不是,习惯了先吃粉丝。”

    琴妈喵了我一眼,低着头笑了。

    曾煜嗤了一声,“什么破习惯! ”

    又吃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转向琴妈,“琴 妈? ”

    琴妈没料到他会叫自己,筷子微微一颤,愕 然看着他。

    “邱浩森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你去 把他那儿辞了,过来帮我继续照顾顾晚。”他声音 清冽,说话的语气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也有 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这……”琴妈为难了。

    “三倍! ”

    “不用不用! ”琴妈放下筷子,连忙摆手,“我 本身就是照顾晚小姐的,在他那儿和在你那儿没 什么区别,只是于情于理我应该跟邱局说一声, 在他同意之前我不能妄自答应你。”

    “可以,明天回复我。”曾煜说完,又主动盛 了一晚粉丝,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琴妈看了我一眼,沉了沉气。

    吃完之后,琴妈去收拾厨房,曾煜点了一根

    烟,“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吧? ”

    “我可以跟你走,但不代表我就原谅你。”我 率先表态,打个预防针先,省得他以为我就此妥

    协。

    他吸了口烟,缭绕的烟雾后是一双讳莫如深 的眼。

    夜色渐浓,晚风吹动着树叶簌簌作响。

    曾煜拉着我走出小区,我整个身子的重心往 后靠,脚下抵着力不情愿的走。

    “你带我去哪? 080是洛雪的房子,我不想 再住在那儿! ”

    “不回080! ”他声音冷冷清清的。

    “那回哪儿?浅水湾吗?我说过我不去浅水

    湾! ”

    “不回浅水湾! ”

    “那你要带我去哪儿?住酒店吗? ”

    他突然松手,我一下子重心不稳,直直的往 后倒去,他又及时的抓住我的手腕,“你很聒噪."

    “……”

    我被他强行塞进出租,他报的地址是叶连硕 所在的小区。

    我惊讶的开口,“你不会要让我住叶连硕那儿 吧? ”

    他偏头目兒着我,“我看起来像缺心眼的人 吗? ”

    让我住别的男人家里,确实挺缺心眼儿的。

    “像! ”

    “皮痒? ”他咬牙,噙着一抹威胁的笑。

    我立即摇头,“不像。”

    车子很快到了叶连硕所在的天景园,曾煜又 将我拉下车,与叶连硕所在的单元刚好反方向, 他将我带上楼,打幵门的那一瞬,我愣住了。

    玄关处放着我的拖鞋,衣帽架上也挂着我的 包,客厅里一些陈列也都是我丟在080公寓的东 西。

    他居然全都搬到了这里。

    “这里是…?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没说话,走到茶几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 红本递给我,眸色颇深。

    “房产证? ”我十分诧异,打开扉页,所有人 那一栏赫然写着‘顾晚’两个字。

    曾煜沉呤出声,“顾晚,我很认真的跟你道 歉,我不应该丟下你去找别的女人,我保证这样 的错误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

    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样子,好像是真的认识到 错了,我的心又软了下来,“如果再犯呢? ”

    他趁机凑了过来,“再犯,就再赔你一套 房。”

    “限购的! ”我推着他的肩膀。

    他邪魅一笑,“你忘了,我舅舅可以房管局

    的! ”

    “这个时候知道叫舅舅了? ! ”我无奈的笑。

    “晚儿,别闹了好不好,你要是不爽,就咬 我,再不行草我也可以,我不反抗! ”他搂着我的 腰身,说起流氓话来一本正经。

    我当即一口咬在他肩膀上,他一声不哼,我 边加了力道,他还是不吭,我自己都感觉到牙齿 打颤了,于心不忍,就松了嘴,“不痛吗? ”

    “痛! ”他嘴角荡漾着笑,“但是开心! ”

    心里划过一丝暖流,怔怔的看着他。

    他认真地抱着我,手掌在我背后轻拍,下巴 抵着我的头顶,摩掌着我的头发,“以后这里就是 我们的家了。”

    我们的家?

    莫名的悸动,让我的脸不断升温。

    “你的家是浅水湾,这里最多是我的家。”我 扁着嘴,声音闷闷的,心里却格外的甜。

    “你确定要跟我分你我? ”又是不羁傲慢的口 吻,带着一丝危险。

    我肯定的点头,“当然要分,我们又没有结 婚。”

    说到结婚两个字,我忽然又有些失落。

    他会不会和邱浩森一样,可以给我全部,唯独不包括婚姻?

    “嗯?”曾煜松开我一些,捏起我的下巴,逼迫我直视他的眼,“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