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8章老夫老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作势妥协,“不分你我! ”

    其实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在我确定他会跟我 结婚之前,他就是他,我就是我,不存在不分你 我,这是我对自己最基础的保护。

    他满意的在我额前重重的印了一吻,又拥了 我一会儿才松幵我,“参观一下我们的家? ”

    “…”对于他的‘我们的家’我还是不能适应。

    纵欲系男神首先带我参观的毫无疑问是卧 室,他指着那张两米的大床说以后他就在那张床 上和我共建‘和谐社会’。

    又带我参观了旁边的书房,三室两厅的房 子,一间是主卧,另两间全部被他装修成了书 房,一间他办公用,一间改装成了小型的家庭影 院,双人躺椅上软绵绵的垫子,看起来就很舒 服,让人有想躺上去的欲望。

    他又指着那张双人椅说以后闲暇的时候我们 就一起躺在那儿看电影,恐怖片、爱情片只要我 喜欢看的,他都陪我看。

    旁边是一面巨大的书架,上面堆了一部分的 书,有的是从080那儿拿过来的,有的应该是他 新买的。

    我晈着下唇,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那 种爆棚的幸福感简直不真实。

    “这儿你准备了多久? ”我转身问他,脸上的 温度上升了一个高度。

    他两手插兜,故作遐思,而后漫不经心的开 口,“去澳门之前。”

    我吃惊的睁圆了眼睛,去澳门之前他就已经 幵始准备这儿了,“那在澳门的时候,你还赶我 走,对我说那些绝情的话? ! ”

    即便是现在想起他当时的话和脸色,我的心 还是会忍不住的抽动。

    “我跟你解释过,那不是我本心。”他淡淡

    道。

    “为什么? ”我一直没问过他,为什么那一天 他的态度那样反常。邱浩森来接我的时候,说是 收到了我的短信,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联系过他, 我一直觉得是曾煜用我手机给邱浩森发的短信, 因为他说过,把我从哪里夺来的送回哪里去。

    “因为那时候有人要对你不利,我不得 已…”他脸色微沉,眼底多了一丝凝重。

    “不得已将我送回上海,还是不得已将我送给 邱浩森? ”

    “我从来没想过把你送给谁! ”曾煜的语气稍 微有些重。

    “那为什么邱浩森会来机场接我?难道不是你 告诉他的? ”我狐疑的看着他。

    曾煜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不

    是我! ”

    我不信,“不是你,还能有谁? ”能用我的手 机给邱浩森发短信,并且清楚地知道我们的车所 停的位置,不是他还能有谁,难道要让我怀疑白 芹和杜恒吗。

    曾煜看着我,沉声道,“我说了不是我,我还 没有大度到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让人的地步。”

    他这句话几乎说服了我一半,霸道如他,即 便真的跟我分手,应该也不会将我推给他的宿敌 吧。

    就像邱浩森说的,是谁都好,为什么一定要

    曰抽+日

    曰 0

    他们彼此水火不容,根本就容不下对方。 难道真的是白芹和杜恒吗?

    想到邱浩森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杜恒和白 芹当即卸下了我的行李箱,麻溜的闪了,一句话 都没说。

    可是他们没有理由不是吗,他们为什么要那

    么做。

    “既然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想了。”曾煜伸手 揉了揉我的头发,“今天可是我们第一天住这儿, 总不能因为以前的事坏了这一晚的心情吧? ”

    “0恩。”我点了点头,心情有些凝重。

    “要洗澡吗? ”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浴室还 没带你参观呢。”

    我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转身去摸书架上的 书,“浴室有什么好看的。”

    “不看怎么知道? ”他走过来想抓我的手,我 刚好搭上一个抽屉,借着他的力量,抽屉被我拉 开,随意的瞥了一眼,我足足愣了几秒。

    曾煜强行关上抽屉,横在我面前笑呵呵的 说,“咱们去浴室、去浴室! ”

    天知道那满满一抽屉的安全套他是怎么一盒 盒拆开,又一片片整齐的摆放进去的,红蓝搭 配,不是瞄到了上面的1〇0〇我可能会认为那是 一排精美的装饰品。

    “你是不是变态? ”我面红耳赤,有人把安全 套这样放的吗?

    被我发现了,他也不再拦着,坦然的退到一 边,骨节分明的手在整整齐齐的安全套边缘逐一 划过,本本正经的开口,“这儿一共是一百零八 片,我要求不过分,余下的三个月每天一片,如 果今年过完,你还是不同意给我生儿子,我再买 明年的把这个抽屉填满。”

    “你…真的、精虫上脑、下半身思考的动 物!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咬牙切齿。

    我感觉自己的脸快红到脖子了,书房的空气 都变得特别压抑,我作势转身,他及时的从身后 搂住我,“你的那些药,我已经全给你扔了,晚 儿,以后别吃了。”

    我身子微怔,心里荡起一丝涟漪。

    他埋下头,鼻尖磨蹭着我的脖子,酥酥麻麻 的感觉像是身体划过一阵电流。他吻着我的颈 窝,发丝摩擦和我的耳垂,一种难以言喻的紧绷 感,我的身体顿时成了被抽了肋骨的软体动物, 靠在他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

    吻了很久,身上的衣服几乎被褪尽了,肌肤 相贴之处皆是滚烫,意识模糊之际,我听到包装 袋晔啦的声音。

    曾煜用牙齿撕幵了一片红色的,见我抬眼, 他眼底笑意更浓,声音沙哑,格外的性感,“第一片! ””……“

    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用过安全套了,起码三 年了吧,从燕姐给我买了周期避孕药开始,我都 是药物避孕,即使医生都说那个药没什么副作 用,心理还是会有不安。

    邱浩森从一开始就不戴套,后来他主动要 求,我告诉他不用。那个药,我一吃就吃了三 年。

    曾煜进入我的时候,我搂紧他的身子,手指 在他后背轻轻滑过,我听到他低吟一声,以及一 句极轻的挑逗,“为什么你永远这么紧! ”

    我很庆幸在给他生儿子的问题上,曾煜没有 用他一贯强硬的态度逼我,否则在他软磨硬泡的 攻势下,我一定会缴械投降。

    “晚儿,我们去浴室! ”

    “晤。”我沉呤着回答,就这么任由他拖着我 的身体,一步一深入的走向了浴室。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被抽离的意识瞬间恢 复了。

    倒不是浴室的硬件有什么问题,让我惊讶的 是浴室里摆放的东西。

    除了我的化妆品,几乎每一样东西都是双

    份。

    两个玻璃杯、两只牙刷、两条一样的浴巾, 一深一浅的颜色,两双防滑拖鞋,一大一小的尺 码"….

    在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的东 西,没什么感觉,可是看到浴室整齐摆放的双人 份的物品,忽然有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好像这 儿就是我和曾煜的家,无关婚姻。

    意识到我的分神,曾煜抱我坐在洗手台上, 猛地深入,“喜欢吗? ”

    我不知道他所指的喜欢究竟是他的动作还是 他所布置的浴室,胡乱的点头,紧紧地攀着他的 肩头,细细的打量着一切。

    “曾煌。”我小声的喊他。

    “今天这么快? ”他语调微扬。

    “不是。”为啥每次我喊他的名字,他都觉得 我是高潮将至,“谢谢。”

    他身子蓦地一顿,注视了我几秒便重新覆上 我的唇,这一次,是深吻!

    曾煜说一天用一片,就真的只用了一片,只 是这一片足以是那片套的最长使用时间。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洒在我们的床头,我扭动 着身子微微睁幵了眼,什么时候睡着的已经想不 起来了,曾煜的手还搭在我的腰间,我一动,连 带着惊醒了他,他眯着一只眼看我,顺势将我搂

    进怀里,又重新闭上,“醒了? ”

    “0恩。”我压抑着心跳,小声的哼道。

    不是第一次从曾煜的怀里醒来,但却比以往 的任何一次都要激动,甚至有点紧张。

    “曾煜。”

    “嗯? ”他懒懒的回应,眼睛依旧微阖着,手 开始不安分起来。

    我握住他的手,不准他乱动,“你平时早餐都 吃什么? ”

    “干嘛?你要给我做? ”他抽出手,圈紧我的 腰,不动了。

    “你先回答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他要吃的我 会不会做。

    “我很少吃早餐。”他淡淡答,“没有那个习 惯,你要是做的话,我不介意培养。”

    “…”难怪叶连硕说他老犯胃病,敢情是不 吃早餐饿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跟他在一起这么 久,对于他的脾气有所了解了,但对他生活上的 一些小细节,我其实一无所知。

    除了知道他爱吃叶连硕的香菇滑鸡面,他具 体什么口味,有什么忌口,我全然无知。

    他唇角微扬,“我不挑食,你做什么,我吃什

    么。”

    我一直把他这句话划分为‘情话’一类,毕竟 像他这样的人哪有完全不挑食的,直到叶连硕跟 我说‘当过兵的有几个是挑食的’我才意识到这不 过就是一句大实话而已。

    我正思考要不要先起床出去买菜,就听见他 喃喃的开口: “顾晚。”

    “嗯? ”

    他声音清晰了一些,语调微扬,“你有没有一 种,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的感觉?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