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9章带我一起去西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夫老妻?

    夫妻?

    虽然这样安宁幸福的感觉很清晰,但我还是 没有办法将我和曾煜的关系同‘夫妻’画上等号, 约等号的程度都不够。

    “嗯。”他这么问,我也只能这么答,贴在他 胸口,感受着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心里却莫名一 阵沉闷。

    洗漱的时候,听到了房间里手机铃声,我将 门打开,曾煜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

    他是幵着扩音的,自己声音懒懒的,应该是 还趴在床上睡着。叶连硕的声音却很清晰,也很 精神,“起床,我买了早餐,过去和你们一起 吃。”

    “不吃。”曾煜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吃?我已经买好了! ”

    “我媳妇儿给做! ”曾煜语调微扬,声音里夹 杂着些许得意和炫耀。

    叶连硕沉默,“……”

    我刚才已经进厨房看过了,冰箱是空的,根 本就没有食材,连忙漱了口走到卧室门前,轻敲 了两下门板,“厨房可是空的。”

    曾煜倏然挑眉,沉着声音对手机说,“既然已 经买了就不要浪费,上来吧! ”

    “德行! ”叶连硕嗤之。

    与其说我和曾煜是老夫老妻,倒不如说叶连 硕和曾煜才是。

    我刚准备转身回去洗脸,曾煜突然翻身下床 大步朝我走过来,我讷讷的看着他,下一秒他就 吻上我的唇。

    他没抱我,所以我惯性的往后躲。

    曾煜眼底颇深,“又不是没吻过,躲什么。”

    “你还没刷牙! ”我淡淡的笑。

    “你嫌弃我? ”他挑眉。

    “一点点。”当然,这是谎话。

    “找死? ”他当即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抵在门框 上,攫住我的后脑,压下一个气息绵长的深吻。

    清晨是他欲望最强的时候,明显已经感觉到 他身体的蠢蠢欲动了,在他吻的间隙,我喘息 道,“叶连硕马上就上来了,我得先穿衣服! ”

    他总不能让我穿着身上这件暴露的睡裙在别 的男人面前走来走去吧。

    话音刚落,他在我唇瓣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 口,这才松幵我,“快去。”

    他走向洗手间,我习惯性的关门落锁,唇瓣 上被咬过的酥麻感还在持续,换上我的职业装之 后,又整理了一下头发,走出卧室的时候,叶连 硕已经坐在餐桌边了。

    “不错啊顾晚,容光焕发! ”叶连硕意味颇深 的笑道。

    “低头吃饭,眼睛少乱瞟! ”曾煜飞过去一记 冰刀眼,我洗了脸走过去,曾煜拉开了他旁边的 椅子,面前有粥有鸡蛋,包装已经全部打开好 了,鸡蛋也是剥好売的。

    “先暍杯水! ”曾煜将他的玻璃杯递给我。

    叶连硕顿下筷子,半幵玩笑式的道:“真受不 了了,我现在觉得全世界欠我一个女朋友! ”

    “活该! ”曾煜又一记白眼。

    吃了几口,曾煜淡淡的幵口,声音平地而起 不知道是对谁说的,“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再去一 趟西藏。”

    我愕然抬头,叶连硕的眼神有微微有些怔 榜,在我回应之前,叶连硕先是道,“去调查年初 的事儿吗? ”

    “嗯。”曾煜点头,“小路那边有了点线索,但 他时间有限能力也有限,所以很难查清楚,我想 亲自过去一趟。”

    “什么时候? ”叶连硕问。

    曾煜眸色微敛,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还没 定,等小路的消息。”

    “当初追杀你的那个虎哥不是已经死了 吗? ”叶连硕问出了我也想问的问题,“为什么还 要去查? ”

    曾煜眸色凝重,眉头蹙起,“姓秦的说他知道 一年前我被追杀的真相,这说明并非只是虎哥单 纯的报复,一定另有隐情。而且总有人对我和顾 晚不利……”

    “你怀疑是同一个人? ”

    “0恩。”曾煜的声音的淡淡的。

    我莫名的紧张,“去多久? ”

    曾煜偏头看我,唇角微勾,语言暧眛,眼神 却是清冷的,“怎么,舍不得我? ”

    叶连硕接话,“你去了,顾晚怎么办?她一个 人留在上海不安全吧? ”

    “不是有你吗?你以为我把家安在这儿只是为 了给你跟我们一起吃早餐的机会? ”曾煜语不惊人 死不休,叶连硕难得没有计较,嗤了一句,“你还 真放心我。”

    “如果……”曾煜沉默之后开口,不过只说了 两个字又重新归于沉默。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其实想说的是,‘如 果我发生了意外,请你替我照顾她’。

    吃完早餐之后,我便和叶连硕一起去公司上 班,曾煜送我们到门口的时候,手机一直在震 动。心绪不宁的上了叶连硕的车,到了公司才意 识到这样太惹人注目了,不过已经晚了。

    幵完早会之后叶连硕就去医院看七月了,我 便自己去食堂吃饭。

    打饭的时候就一直能感受到异样的眼光,隐 约还能听到有人小声的议论,议论的内容不言而 喻,无非是说我跟叶连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说我 昨晚一定是跟叶总一起过夜的,否则今天怎么会 坐叶总的车来公司,还有的说的很难听,时不时 听到‘床“逼’之类污秽的字眼。

    我只当没听见,全部充耳不闻,顾自走到最 角落坐下,打开手机边吃饭边浏览今天的新闻。

    三个女人走到我桌前,问能不能跟我拼个 桌,我没回应,算是默许了。

    其中一个是财务部的助理,平时对我挺热情 的,经常顾姐顾姐的叫我,眼下她却改了称 呼,“顾秘书,叶总今天外出公干怎么没带你 呀? ”

    我滑了屏,继续浏览下一条新闻。

    见我不说话,她们便顾自聊了起来,聊天的 内容无疑是对我含沙射影的嘲讽和挤兑。

    风月圈子爬过以后,对于这种普通的职场根 本不想放在心上,她们怼我她们讨不到半点好 处,我也不会因此少块肉,她们的话在难听只要

    我不过心就对我造成不了影响。

    “你们说为什么有些女人劈幵腿就能得到自己 想要的,我们却还要为了生存苦苦奋斗,这世界 可真是不公平! ”

    其中一人发出指桑骂槐式的喟叹,几人都轮 番瞄我脸上的表情,不过让她们失望了,我不仅 没有沉下脸,反而看到新闻上对曾煜捐建希望学 校的赞美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不服啊?有本事你也去勾引叶总啊,反正叶

    心乂又召安。

    “我哪有某些人本事啊,这种不要脸的勾当也 就只有某些绿茶婊干的出来。”

    虽然我没有刻意听,但还是觉得有点反胃, 于是关了手机,端着餐盘起身。

    那仨女人见我走了,立马放了筷子。

    等电梯的时候,我接到了曾煜的短信,“胸罩 怎么晾? ”

    “嗯?”

    我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早上走的急,忘了 日京洗衣机里的衣服。

    他居然…

    电梯到达,我低头回复短信,也没注意看电 梯正在维修的提示牌,直接走了进去。

    按了楼层数字之后,我便继续打字。

    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曾煜直接打了电话过 来,“你在做什么? ”

    “回短信。”我淡笑着。

    “怎么这么慢! ”曾煜声音莫名有些严肃,“快 告诉我,你的胸罩要怎么晾? ”

    我憋着笑,刚要开口,电梯突然晃动了一 下,我这才意识到整个电梯里只有我一人。

    “什么声音? ”曾煜警觉的问道。

    “不知道,电梯…啊…”电梯突然坠落, 然后就听见巨大的轰鸣声,我的后腰直直的砸在 电梯的扶手杠上,身子栽下去的时候,脑门不知 道在哪砸了一下,手机从手里飞离了出去。

    依稀听到曾煜在叫我的名字,额头上有液体 往下流,落入我眼睛,我眨了眨眼,对着手机 说,“带我一起去,好吗? ”

    “发生什么事?告诉我! ”曾煜大声的阿斥,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低喘,像是在跑。

    “你先答应我。”我個强的开口,“带我一起去 西藏。”

    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他去西藏凶多吉少, 如果真的有人想杀他,年初的时候会动手,这一 次一样会动手。

    曾煜沉声道,“我答应你! ”

    “煜……好痛啊……”外面的噪音越来越小, 直至全部消失不见。

    意识是有一阵没一阵的,有时候能听见外面 有人说话,说是有人上了故障电梯,直接从二楼 坠到了地下一层,得亏负一楼有人摁了电梯,否 则如果上行了一定的高度再坠下来九死一生。

    有时候逼仄的空间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手 机里的风声呼呼作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丝光, 电梯门好像是被人撬开了,然后就感受到一双有 力的胳膊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

    醇厚的男性气息透着熟悉的清冽,我伸手攥 着他的衬衫领,呢喃道,“曾煜。”

    “很疼? ”低沉的声音。

    “嗯,抱紧一点就不疼了。”我贴着他的胸 膛,就只想靠他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

    曾煜的手顿然收紧了,其实更疼了,只是很 安心,很满足。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无论是七年前,还是现 在,每一次遇到危险都能死里逃生,每一次曾煜都会及时的出现,哪怕七年前的我并不认识他, 但只要一想到很久以前我就被这样的怀抱庇护 过,心里会不自觉的划过一丝暧流。

    救护车已经等在门口了,上车之后,护士第 一时间帮我额头止血。

    曾煜接了个电话勃然大怒,“我不管是有意还 是无意,那三个女人必须给我滚出上海!你该知 道我的脾气,别让我自己动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