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0章你不腻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是曾煜的声音太过沉厉,惊的小护士手里 一抖,夹着酒精棉的镊子蹭到了我的伤口,痛的 我哼了一声。

    曾煜当即冷眼扫了过来,“轻点会? ”

    小护士吓得声音颤抖,额头瞬间渗出了 汗,“对不起对不起。”

    伤口的痛感刺激的我意识越来越清晰,随着 意识的清晰,伤口也越来越疼,现在只感觉浑身 的骨头都被打散了一样。

    曾煜挂了电话便俯身握起我的手,“是不是很 疼? ”

    “0恩。”连呼吸都是疼的。

    曾煜原本就浓郁的双眸骤然一沉,甶内而外 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寒意。

    小护士的手一直在颤抖,眼神却忍不住去瞥 曾煜,对上曾煜的冷眼吓得她手里的医药盘都抖 落了。

    他作势重新拿起手机,我大概猜到他要做什 么,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这一动连带着身上的骨 骼都疼了起来。

    我见过无数次曾煜狠厉的一面,最让我印象 深刻的就是拉萨那次,他一枪爆了虎哥的脑袋, 其次就是在澳门,我差点被几个流氓强奸的那 次,如果我没有及时拦着,他一定不只是拧断对 方的胳膊那么简单。

    眼下他眼神里流露出的那股肃杀之气与之前 的每一次都极为相似,我害怕他会对付那三个女 员工,无论他采取哪一种手段,一定都是她们无 法承受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曾煜与网络上狠辣、杀 戮、不近人情的评价不谋而合。

    我握着他的胳膊时,明显感受到他身体一 紧,我转移他的注意力,手指挠了挠他的手 腕,“可以吻我吗? ”

    曾煜眼底的波光变得柔和起来,见他沉默, 我继续说,“很疼,你的吻可以止痛。”

    他无奈的反握住我的手,不顾护士惊愕的目 光,俯身檎住了我的唇。

    他的唇薄而有力,习惯了他的霸道和侵略性 的吻,突然温柔起来,竟觉得他的唇也特别的 软,他没有马上攻开我的牙关,而是舌尖在唇瓣 上辗转廝磨,他的吻很有技巧,时不时会轻咬我 的唇角,让人轻易地陷入无尽的回味当中。

    原本就错乱的呼吸更加找不到节奏,脸色也 毫无疑问是绯红。

    意识到有人在看,曾煜倏然抬眼,冷冷的命 令,“转过去! ”

    小护士当即转身,蜷缩着身子在角落里,无 限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止痛效果如何? ”小护士背过去之后,曾煌 冷不丁闷声问我。

    自己挖的坑总得自己埋,我点头,“很、很 好。”

    “还有更好的! ”这一次我的唇彻底被他封 死,长舌直入,尽情的扫荡着我口腔内的每一寸 领地,而他的手顺其自然的摸向了我的三角地

    帝。

    我瞪大了眼睛,对上的却是他深不见底的眼

    眸。

    我不敢挣扎,每动一下都会很疼不说,还会 引起一阵动静,我不能让小护士听出我们在做什 么,即便她很有可能还是感受得到。

    吃定我不敢动的某人隔着衣服逗弄了几下觉 得不过瘾,手指利落的捻幵了裤扣,轻微的拉链 的声音使得我的身体更加敏感。

    “这儿疼吗?晚儿? ”他做就做,还要光明正 大的说,生怕小护士听不出什么似的。

    我说不出话,只能闭眼睁眼,再闭眼再脖

    眼。

    “疼啊,我帮你揉揉。”他可以一边封着我的 唇,一边与我说话,还能保证他的每一个字都足 够清晰,而我连用鼻子呼吸都觉得格外的困难, 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强烈的触感由他的指尖席遍全身,我的舌头 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根小草,任由他暴风雨似的 侵袭和摧残。

    他大胆的撩拨着我最敏感的点,那种一浪一 浪的电流带给我舒畅的感受,快感被无限放大, 痛感被无限缩小,我全部的精力一会儿集中在他 的舌尖,一会儿集中到他的指尖。

    “是不是饿了?晚儿? ”他刻意意味深长的问 我,我当然听得懂他所说的‘饿’究竟指的是什

    么。

    “早上没给你吃,现在很饿了对不对? ”可能 在小护士耳里,他就是普通的关心,可是在我耳 里,我的脸简直烫到了耳根。

    我在心里求饶着,别,真的别,他再深入, 我真的会控制不住哼出尴尬的声音。

    他平时就很能看透我的心思,现在也一定能 明白我恳求的眼神,然而他并不打算顺从我,手 指强势的攻入让我的身体紧绷到了极致。

    我还没哼出声,他倒先闷哼了一下,“晚儿, 松口,手指快给你咬断了! ”

    我要疯了,救护车平时不是很快吗,为什么 今天这么慢!

    他再这样弄下去,我真的要气尽身亡了。 车速渐渐慢了下来,意识到救护车要停了, 曾煜意犹未尽的抽出手指,替我拉上拉链,扣好

    纽扣。

    “晚儿,还疼吗? ”他终于松开我的唇舌,只 感觉我舌头都麻的失去知觉了。

    “不疼了不疼了! ”我很怕他卷土重幵,毫不 犹豫说了谎,情欲褪尽之后疼痛感还是会袭来。

    “哦?那看来止痛效果不错。”他一脸的人畜 无害,摸过我的手指还沾染着晶莹的液体,趁着 我呼吸的空隙拨开我的唇瓣伸了进来。

    “晤!混蛋!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 这种感觉还是会让我很排斥。

    “乖,抱你下车! ”他抽出手指,在我额头的 伤口旁轻轻一吻,然后就听见他极低的声音,“疏 的真干净! ”

    “……”

    这次的电梯故障可以说是命悬一线,万分庆 幸的是除了一只胳膊有点脱臼意外,身体并没有 收到严重的伤,额头的撞伤经过处理之后贴上了 妙布,唯一不方便的是,可能需要兜一段时间的胳膊。

    至于那三个女人,貌似是在叶连硕的力保之

    下作了辞退的处分。

    本来没把我的意外跟她们三个联系起来,但 听到叶连硕和曾煜的对话,才知道她们见我低头 看手机的时候,把告示牌撤到了一边,亲眼看着 我进了故障电梯也没有阻止我,等我的电梯发生 坠落的时候,她们不仅没第一时间帮我报警反而 溜之大吉。

    在叶连硕的逼问下,她们承认了自己的恶 行,不过她们也没想到电梯会发生坠落,以为只 是会把我关在里面一段时间,虽然是个恶作剧, 去口差点让我丢了性命,我没那么大的度量能做到 完全不怪她们,但我也不愿意曾煜出面解决。

    曾煜觉得就是因为我脾气软才导致她们那样 针对我,他厉声厉色的告诫我,“以后谁欺负你, 你就打回去,只要不出人命,任何事我兜着。”

    我本就不是那种谁打我我就打谁的性格,一 般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和原则,能忍的我都会 忍,这是在上海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养成的脾性, 他让我改,我也改不了。

    出院之前,护士给我们送来跌打药,叮瞩我 每天睡觉之前都要给脚踝揉一遍,以及伤口不能 碰水之类的常识性的问题。

    曾煜抱我出去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着我 们,我尴尬的用手挡着脸,小声地说,“放我下来 走吧,这些人全都看着我,怪别扭的。”

    曾煜低头睨了我一眼,语气淡淡的,“你误会 了,她们是看我。”

    “……”有区别吗?

    不过想起那些小护士偷瞄的眼神,心里还是 挺复杂的。不过曾煜这么优秀,自然会吸引很多 年轻女人的目光。

    我记得一幵始去泰国见曾煜之前,白芹每次 跟我提到曾煜的名字都会说,“曾煌啊,能睡一晚 倒贴钱我都干啊,他床上功夫可了不得。”

    我当时只当普通的八卦在听,并不知道曾煌 就是年初我在拉萨救得男人,“你又没睡过怎么知 道人家床上功夫好。”

    白芹则是笑,“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吗,我没睡过我认识的人里总有睡过的。”

    那个时候谁都不认识,可以笑得百无禁忌。 可是现在想起来,她口中的‘认识的人里睡过 的’不是洛雪还能有谁。

    有因有果,很多纠葛很久之前就已经注定。

    车子已经幵车很远了,曾煜见我神色浓郁, 便开口问我,“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在想那些小护士偷看你的时候,你是什么 心情?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我在想洛雪。

    曾煜语调微扬,“我应该有什么心情吗? ”

    我侧身专注的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开口,“你 条件这么好,完全可以有很多女人,跟我在一起 这么久了,你不腻吗? ”

    他没料到我会突然说这些,眉头微挑,眼底 闪过一丝深意,“说实话,有点腻。”

    “……”我以为他会说不腻,或者委婉的否决 我得问题,没想到他如此直白的幵口,我的心陆 然一沉。

    “所以,我们回去研究点新花样? ”他嘴角勾 起流氓似的微笑,将我心底的复杂推向了高潮。 他就不能正经点儿!

    “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往那方面想? ! ”我 

    气结。

    他哑然失笑,“你问的就是关于‘那方面’的问 题啊,我不往那方面想往哪方面想?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