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章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小区,临近单元楼的时 候,一眼就看见琴妈在那徘徊,身后还立着一只 行李箱,看情况邱浩森是答应了她的请辞。

    停车之后曾煜绕过来准备抱我下车,我挥了 挥手拒绝,手机响了起来,曾煜探头来看来电显 示,看到上面显示的白芹两个字,脸色微微沉了一些。

    白芹听说了我受伤的事儿,还知道我搬了 家,所以便拉着杜恒一起来探望我。她问我要地 址,我下意识的看了曾煜一眼,眼底噙着一丝恳 求,曾煜睨了我一眼,转身点了根烟。

    知道他是默许,就将具体地址发给了白芹, 然后一瘤一拐的走向琴妈。

    琴妈见我又是兜着胳膊又是瘸着脚的,连忙 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笑笑说没事儿,摔了一 跤。

    “琴妈,那边…你辞了? ”我瞥了一眼曾煌 的背影,小声问道。

    琴妈点头,也是压低了声音,“他还是很关心 你的。”

    我不是很想听关于邱浩森的事儿,立即转移 了话题,挽着琴妈打开了单元门。

    曾煜抽了几口便没再抽了,听到我开门的声 音,一手怜起琴妈的行李箱,一手过来扶我。

    “我没事,又不是腿断了,你们俩这样扶着 我,我好别扭。”这话主要是对曾煜说的。

    曾煜刚抽了烟,身上染着淡淡的烟草味,以 及专属他的清冽的气息,进入电梯,我抬头问 他,“琴妈住哪儿? ”

    其他两个房间都被他改装成书房了,总不能 让琴妈住书房吧。

    曾煜淡淡的回应,“隔壁。”

    “隔壁那套你也买了? ”他还真喜欢连套买!

    “租的。”

    “哦。”

    我发现一个问题,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会相 对冷一点儿,话也明显少了很多,和我初识时他 的样子有些吻合。

    进门之后,曾煜将琴妈的行李箱放在一边, 不顾我的推拒执意将我扶到了沙发上,然后转身 对琴妈说,“琴妈,以后你就住隔壁,密码是晚儿 生日,晚点我会让人把合同送给你,你先回去休 息下,有什么需要给茶几上那个号码打电话。”

    琴妈连连点头,说是出去买点骨头给我炖 汤,然后就拎着行李箱离开了。

    她离开之后,曾煜在我面前站定了一会儿, 居高临下的睨着我,我能感受到他身上冷冽的气 场,正一点点往外逬发。

    “怎么了? ”我抬头问他。

    他沉了气,面色略微有些凝重,“不是警告过 你,不要再跟白芹有所往来。”

    “为什么啊?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不明白为什么连他也排斥白芹,很多时候 白芹其实很讨人喜欢的,长得好看性格也好,大 大咧咧的也很少树敌,以前邱浩森不允许我跟她 往来是因为她的私生活确实有点乱,怕我被她带 坏,可现在她跟杜恒在一起之后活脱脱一良家妇 女了啊,为什么还是不让我跟她走动。

    曾煜沉默着。

    “是因为她的艾滋吗?可是日常交涉艾滋不会 传染的。”我努力解释着。

    可他的表情依旧是沉沉的,声音也淡了许 多,“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曾煜! ”他平时对我霸道点就算了,我愿意 给他管着,可是白芹是我唯一的朋友,要让我跟 白芹断绝往来,我做不到,“你不讲道理! ”

    “我没打算跟你讲道理! ”他一如之前的回答。

    “我不同意,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不许我跟她 往来,她怎么碍着你们了,她可是我的朋友 啊。”这个问题上我势必据理力争到底的,绝无妥 协的可能。

    曾经多少个难熬的日子都是白芹陪着我,如 果没有她,也不可能就今天的我,以前就因为这 件事跟邱浩森吵过,我坚持到底,他最后也只好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我和白芹联系,但不允 许我和她走得太近。

    现在又因为同样的问题我又得吵一次,曾煜 不是邱浩森,他根本不在乎我和白芹的友情,比 起邱浩森,他的态度要野蛮、霸道许多。

    我还想继续说,他便冷声提醒,“他们马上就 到了,你确定还要继续跟我争? ! ”

    我又被他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愤愤 的看着他,他眼神坚决,看得我浑身不舒服,便 一把推开他,一瘸一拐走到门口去等。

    脚踝貌似有些肿了,站了一会儿疼的厉害, 就只能靠着墙。

    曾煜原地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睨着我,大 概是看出我身子的晃动,冷声开口,“过来! ”

    “不。”我扭起来我自己都劝服不了自己。

    “过来坐下! ”他声音略微有些严厉。

    “不,我就站在这儿等她。”其实当时我心里 挺害怕的,如果他一再坚持要我和白芹断交,或 者让我在他和白芹之间选一个,我该怎么办。

    我肯定放不下他,但我也舍不得白芹。

    “我再说最后一遍,过来! ”他几乎咬着牙, 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沉冷至极。

    我当即爆发了,“你不要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 语气命令我,这个问题我不想跟你争,但我绝对 不会妥协,白芹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不管她做了 什么或是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她,而且我相 信,如果得艾滋的是我,她同样也不会放弃我! ” 话说完,客厅里静悄悄地,自己的心跳声清 晰可闻。

    曾煜的脸色风云变幻,眸底也越来越深,他 盯了我许久,将烟蒂重重的插进烟灰缸里,一字 一句的开口: “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 ”

    记住今天的话是什么意思?

    算是他妥协了吗?

    他真的妥协了?

    脚越来越疼了,身子晃动的厉害,手心也全 是汗,曾煜沉不住气了,大步朝我走过来直接将 我打横抱起,放回了沙发上。

    刚坐稳,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去开门! ”我提醒曾煜。

    曾煜一副懒得理我的表情,我作势起身自己 去开,他顿时呵斥,“别动! ”

    “那你去幵门呀。”

    他这才走过去幵门,门打开之后看都没看一 眼又转身走了回来。

    他的表情有点沉,但是杜恒脸上的表情更

    沉。

    “晚晚! ”白芹恢复了一贯的笑嘻嘻,问我要 不要换鞋,我让她穿我的,杜恒穿曾煜的,可曾 煜却不解风情的说了句,“别穿我的! ”

    杜恒瞥了他一眼,顾自脱了鞋,光脚走了进

    来。

    白芹扑过来趴在我膝盖上,眨巴着眼睛打量 着我,轻轻摸着我半吊着的手臂,“曾煜怎么照顾 你的啊,愣是把你照顾残了! ”

    白芹说话本来就爱幵玩笑,知道她的都不会 当真,但是,某人现在还有着脾气,听她这么 说,脸色立马黑了一个程度。

    “我没事啊,小伤。”

    白芹摸了我几下便起身打量着房子里的装 饰,嘴里夸赞着,“不错啊,还挺温馨的,没想到 你们这么快就稳定下来了。”

    稳定?

    住在一起就算稳定吗?

    我是不这么认为的。

    不过我没反驳她,抿唇微笑着,依稀感觉到 一道灼灼的目光注视着我,想到曾煜的警告,我 的笑容渐渐僵硬下来。

    我扭头对曾煜说,“你去给我们倒点茶呗? ” “嗯? ”曾煜意外的挑眉。

    我压低了声音,“求求你。”

    手指挠了挠他的膝盖,他才冷然起身,将那 股摄人的气场带进了厨房。

    我连忙招呼白芹坐下,询问了她和杜恒的情 况,白芹笑容抑制不住的荡漾开来,“我们结婚

    啦! ”

    “啥? ”我懵逼的看着她,又看了看一脸淡漠 的杜恒。

    白芹笑嘻嘻的,“领了证,还没办仪式,不过 我和杜恒都不打算办仪式,准备直接蜜月旅行。”

    “羡慕。”不知道该说什么,替他们感到高 兴,尤其是白芹,她经历的也不少,最后能尘埃 落定我也替她感到幸福。

    “你和曾煜呢,什么时候结婚? ”白芹一句话 让我哑口无言,直接陷入了沉默。

    曾煜端着几杯茶信步走了出来,我压低了声 音,“八字还没一撇呢。”

    “都住一起了还八字没一撇,你使点劲儿啊, 也不怕他给别人抢了。”说到这儿,白芹突然想到 了什么,往我面前凑近了一些,“你知不知道曾煌 身边有没有一个叫清儿的女人? ”

    “什么? ”我心里一跳,这个名字我太熟悉 了,我曾亲耳听见曾煜在昏迷的时候不停地重复 这个名字。

    “我怀疑……”

    “白芹! ”

    白芹的话突然被曾煜打断,接着就听见曾煌 冷冷的幵口,“你喜欢暍花茶,还是绿茶? ”

    他这个问题问的毫无道理,因为他手里端的 全是绿茶。

    白芹被他的呵斥吓了一跳,目光从我脸上移 幵,下意识的往杜恒身边靠了靠,讷讷的回

    答,“绿茶。”

    我认真地思考白芹的问题,我曾以为清儿是 洛雪的小名,知道七月以后,又问过七月的全 名,两人都跟‘清’字没有半毛钱关系,而跟曾煌 走得近的也没有其他女人了,我实在想不到他口 中的清儿究竟是谁。

    身边的沙发往下一沉,曾煜挨着我坐了下 来,直直的盯着白芹,“茶可以随便暍。”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总让我觉得,后面还 有半句‘话却不能乱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