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还吃醋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去医院拆纱布的那天,上海下了雨,算是正是进入秋天了

    曾煜穿着一件黑色的线衫,贴身的材质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线条,更衬得他肩宽腿长、身材姣好。

    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我的脚已经消肿了,但是走路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的扶着我,我的脸上也开始爬上笑容,时不时还会和他开一两句玩笑,倒是他沉默了许多,诊室外排队的时候他几乎没怎么说话。

    以前来医院,基本上挂号还是缴费都是艾伦负责,这一次他完全自己在跑,他让我再椅子上坐着,我不肯,非要跟着他,他无奈,只好牵着我慢慢的走,楼上楼下跑了两趟,才将我扶出了医院。

    我慢慢的动着自己的胳膊,没了纱布的束缚,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曾煜看着我哑然失笑,  “满血复活了?”

    我重重的点头,  “终于可以不用吃骨头汤了。”

    “这话要是给琴妈听到了,不得难过死?”

    不是琴妈的骨头汤不好喝,而是我每天逼着喝一碗又一碗,真的快喝吐了。

    “还不是你逼我喝得。”我故作不满的咕哝着。

    曾煜淡淡的笑,  “还不是希望你早点好。”

    “早点好干嘛,每天被人伺候着还挺舒服的。”他把我扶上车,我又扬了扬胳膊,示意我已经好了。

    他勾着唇,“你以为只有你腻,我也腻。”

    “你腻什么?”每天喝将近十碗骨头汤的又不是他。

    “只能用那一个姿势很腻。”他笑的颇深,眼底的意味更浓。

    “……”我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下流!”

    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交谈了,出来呼吸下空气,整个人心情都愉悦了,很多事每天纠缠着也没有用,生活还是要往前的不是,我如是劝着自己,主动给了曾煜一个吻,“谢谢

    “谢我换姿势?”曾煜挑眉。

    “……开车!”

    谢谢你这些天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握着他的手,将自己的手指挤进他的指缝里,他自然地扣紧了我的手,我安静的靠着,那种暖暖的感觉又回来了。

    然而车子回到公寓的时候,我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僵硬了。

    看着等在单元楼门口的七月,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不由得皱眉,这样平静的生活就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吗?为什么总是会有波澜。

    曾煜看见七月下意识的瞥了我一眼,叮嘱我在车上不要下来,顾自下车走向七月。

    七月往前迎了几步,我当即放下了车窗。

    曾煜皱着眉问她,“你出院了?”

    七月点头,透过曾煜瞥了我一眼,“列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冲动,让你操心了。”

    “以后别再犯傻就好。”曾煜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听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

    “我听叶连硕说你搬来了这里,所以来看看你……们。”她声音很轻,意识到车里还有我之后,原本的‘你’改成了‘你们’。

    “不用了,顾晚受了伤.需要静养。”曾煜毫不犹豫的拒绝,刚要转身,七月叫住了他。

    “还有事?”曾煜不耐烦的挑眉。

    “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七月犹犹豫豫的,明显是顾忌我在场。

    “说。”

    “在这儿?不太方便吧。”

    “不方便的话就不要说了。”曾煜声音有点沉,语气其实挺不好的,如果我是七月应该会很难过。

    不得已,七月只好开口,“我打算辞职了。”

    “想好了?”曾煜并没有意外。

    “嗯。”七月点头。

    曾煜面色淡淡的,  “那就辞吧,让叶连硕给你找份工作,你也不小了,该安定下来了。”

    七月有些诧异,“你不、劝劝我吗?”

    “你既然想好了,我为什么要劝?!”曾煜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即缩了脖子,将视线转移到了小区的花坛。

    七月应了一声,声音有点凉,  “你们上去吧,我先走了。

    曾煜直接过来拉开我的车门,作势要抱我,我拒绝了,七月还没走远,时不时回头看看我们。

    她应该有很多话没说完,曾煜的态度断了她说下去的念头,所以才一步一回头,凄凉的眼神沾染了不舍。

    曾煜虽然没抱我,但还是执意扶着我,等电梯的时候,他两手插兜,漫不经心的问我,“现在还会吃七月的醋吗?

    “嗯?”我愕然,“我什么时候吃过她醋了?”

    “还没有?”曾煜唇角微勾,“上次跟我闹了几天?!”

    我否认,“我没闹!而且,那哪能是吃醋。”

    “不是吃醋是什么?”

    他问的我无言以列,便白了他一眼随他去理解。

    现在进电梯多少有点紧张,电梯启动的时候,我紧紧的抓着曾煜的衣袖,他低头瞥了一眼,便将我搂着,手圈着我的腰却总是不安分。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想明白,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比如警方改了我的名字有没有改我的资料,比如我和白芹七年前究竟认不认识,也比如白芹在我被强之后是否顺利的逃过一劫,警方是不是也改了她的身份……

    但我不打算再想了,现世安稳,又何必纠结过去。

    回家之后,曾煜的工作越加忙了起来,虽然还是在家,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一个人在书房,其实列于他的工作性质我不是太了解,曾氏的企业除了一小部分是杜恒在管着,大部分都是曾煜自己在管,所以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有很多,我受伤的这些天他的手机也经常会响,但不是特别重要的电话他几乎都没接,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艾伦。

    大概是堆积的工作比较忙,现在他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与我一起吃了早餐之后就扎进书房,中午十一点出来陪我一会儿,吃过午饭又进去了,直到很晚才出来。

    晚饭的时候我进去叫他,他靠在椅子上睡着了,电脑的屏幕还亮着,我看了一眼他正在研究的内容,全是英文,看都看不懂,下面有一个聊天软件的列话框正在闪,我便点开看了。

    对方发过来的消息只有一句,“列了,两个月以前就有人调查过顾晚,我找人打听过,说列方姓曾,是你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