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章要淹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45章要淹死了!

    两个月以前就调查过我?

    看了一眼列方的id,写的是xx科技,公司的名字,我第一

    反应去点前面的聊天记录,鼠标刚滑到聊天记录那儿,椅子上

    的人突然醒了,清冷的声音带着本能的警觉,“你在干嘛?!”

    我顿时撒开了键盘,立直了腰杆,指了指屏幕上的列话框

    ,问他,“你在调查我?”

    曾煜瞥了一眼屏幕,当即起身给关闭了,连带着将那个

    英文的工作页面也一起叉掉了,  “没有。”

    “可是这个人说两个月前你就调查过我了。”

    “不是我。”曾煜捏了捏眉心,脸色看上去格外疲惫。

    “列方姓曾,不是你是谁?”

    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想搞明白,近乎脱

    口的问。

    他却不悦的蹙眉,“你不信我?”

    我沉默着,“……”

    他又揉了揉眉心,淡淡的转移了话题,“我睡了多久?”

    “半个小时了。”看到他这样,我又有些心疼,“最近工

    作很忙吗?”

    “有点儿,想快点处理完带你去西藏。”曾煜伸手将我国

    进他怀里,我坐在他的腿上,顺势抱着他的脖子。

    他将额头贴在我胸口,明显能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正

    通过皮肤接触的地方一点点传递给我。

    “出去吃饭吧,这么累了就早点吃完晚上好好睡一觉,

    工作再重要也得顾及自己的身子,你要是累坏了,我们还怎么

    去西藏……”我说着说着就听见胸口传来平稳的呼吸,低头一

    看,他就这么闭上眼睡着了。

    最近其实上床都比较早,有时候十二点不到就上床了,只

    不过上床之后还有‘其它’工作,他惯来时间比较久,有时

    候两三点睡,有时候要到四五点,真正的睡眠时间其实并不

    长。

    我抱着他的身子,轻抚着他的后背。

    挺久之后他的手机铃声将他惊醒了,疲惫的眼微微张了

    张,轻叹,“我又睡着了啊。”

    “嗯。”

    “你就这么抱着我?”

    “嗯。”

    “怎么不把我叫醒?”

    “……曾煜,晚上分房睡吧。”

    只要睡在同一张床上,他就控制不住他的生理冲动,即

    使我有意拒绝,落在他眼神也只有催情作用。我想让他睡得安

    稳点,就只能分房睡。“你睡卧室,我睡书房。”

    “不行!”曾煜毫不犹豫的拒绝。

    就知道他不答应,“那你晚上别再……那个了。”

    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伸进我的裙摆,在我后背肆意

    游走,“哪个?”

    我一副懒得理他的表情,推开他就往外走。

    他无奈的笑着,起身跟了出来。

    琴妈已经在餐桌前等了,一定要曾煜和我坐下之后才肯坐。最近我们都在一起吃饭,我觉得开心,琴妈也觉得高兴,至

    于曾煜,他似乎列琴妈所做的饭菜比较中意,食量都增加了

    一些。

    有时候会问他琴妈做的汤好不好喝,他会冷冷的回答,。

    一般。”

    我嗤之,“一般你还全喝完了。”

    琴妈便是笑。

    还挺喜欢有外人在的时候的曾煜,冷冷的,看似不解风

    情,却润物细无声。

    只是跟我单独相处的时候,他除了占我点儿便宜做点业余

    功课以外没别的事儿了。见惯了他热情的一面,再见他淡漠

    的一面觉得还挺酷的。

    晚饭过后,我催他去洗澡,他像个孩子一样揪着我裙摆就

    是不肯撒手,为他干嘛,他也不说话。等琴妈全部收拾完离开

    之后,他才一把将我打横抱起,“跟我一起洗!”

    “别呀!”我捶打着他的肩膀,然而我的反抗在他面前从

    来都是无效的。

    一起洗意味着什么我太清楚了,没有那一次他是本本分

    分自己洗澡的。平时由着他去就算了,今天他状态这么差,

    我拒绝的更认真了一些。

    “别要了,你已经很累了。”我极力挣扎,可他国的紧

    ,近乎将我禁锢在他的胸膛和浴缸之间,水位线越来越高,

    刚好没过我胸口,身体在晃动的水面下若隐若现,曾煜的眸色

    越来越浓。

    “在这个事情上,我从来不会说累。”他唇角一勾,邪

    魅的脸笼罩下来,吻着我的唇。

    我就这么睁着眼看着他,随着水量越来越多,淹没了我

    的脖颈,让我呼吸变得困难。我躺在浴缸里,身体全部浸在

    水中,只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嘴还被他封死了,鼻子呼

    吸根本就不够。

    “要淹死了。”我憋得受不了,用力的去推他,他便反握

    住我的手置于身下。

    低沉的声音,“不会。”

    “我没办法呼吸了!”水马上就要淹到我鼻子,他竟一点

    放开我的意思都没有。

    “我度给你的气你往里吸。”他扣着我的腰就是不给我挣

    扎,水龙头哗啦啦的声音刺激的我脸红耳赤,心脏都仿佛跳到

    了嗓子眼。

    那种窒息的感觉让我近乎疯狂。

    我根本就不会从他口里吸气,在他的逼迫下很努力的试了

    ,但是鼻子进了点水,若不是他及时把握脑袋往上拖了一些

    ,我就呛到了。

    “你松开我呀!”我快急哭了。

    “乖,什么都不要想,吻我就行。”

    水位线终于没过了我的鼻子,甚至我的脸,奇怪的是,

    我竟然不觉得难受了,他抓着我的手放在他腰间,示意我搂紧

    他,时不时有气泡从我们的唇齿间溢出,我吻得越来越自如

    ,不仅没了先前的紧张和难受,反而觉得这种感觉特别的美妙

    水底下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我只要抱着他,就什么

    都不再怕。

    意识到我的身体适应了水底的环境,他曲起膝盖撑起我的

    腿,慢慢的进入。

    “晤。”我习惯性的想喊他,但只要我一张口就会有水灌

    进来,便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咽声,微不可闻。

    起初不敢睁眼,总觉得水底下睁眼水会漫进来,可情到

    浓时,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微眯着眼看到他清隽的面容,

    皮肤在水下变得格外白皙.他的鼻子很挺,时不时会蹭到我的

    脸。

    他长得真的很好,结合了曾贤和杜萍的所有优点,难怪

    会有那么多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我想,即便他是因为七年前列

    我的愧疚才会跟我在一起,我也该庆幸不是吗。

    大概是意识到我的分身,曾煜用力的顶到了最深,有趣

    的是在水下我感觉不到疼,可能是足够湿润的缘故,他的动

    作也格外连贯、自如。

    吻到深处,他忽然睁开了眼,眼底那浓浓的戏谑的笑,

    我自然地想到他每次都会问我的那个问题,“舒服吗?”

    我微笑着点头,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打开,杯温热的

    水灌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满足。

    我重新闭上眼,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热情里,跟随着他的

    节奏将淋漓的快感随着池水的拨动推向了高潮。

    而曾煜却在自己到来之前退了出去,攫着我的唇舌射在了

    水中。

    我当即推开他,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他毫无防备,整个身

    子跌在了一旁溅起了一层水花,惊愕的看着我。

    “等会儿会全部被我们喝进去的。”

    他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哑然失笑,“你又不是没喝过。

    “……”我气急败坏的走出浴缸,抓了浴袍穿上,“你自

    己慢慢喝,我先睡了。”

    曾煜原地坐着,两手搭在浴缸边缘,一副慵懒的姿态看

    着我笑。

    我回房间抱了一床毯子,便去了书房,关门的时候留了心

    思直接给反锁了,省的他一会儿再进来把我抱回去。

    可能真的被他喂满足了,裹着毯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依稀做了一个梦,到了七年前我靠在曾煜的怀里,他面无

    表情的抱着我在路上走,荒野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远方的

    天际一团热烈的火烧云。

    许是那团火烧云的缘故,走了几步,曾煜就疯狂出汗,额

    头上津津汗液滴在我身上,连带着我的身体也灼烧起来。

    “好热!”我含糊不清的喃喃了句。

    曾煜的怀抱显得格外的真实,那炙热的触感也让我怀疑

    这不是梦。

    我猛地睁开眼,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卧室的大床上,曾煜

    抱着我,双目紧闭,眉心微拧,他的胳膊搭在我腰间,几

    乎一瞬间,我就分辨出那团火一般的温度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伸手抚摸了他的额头,好烫!

    他发烧了!

    想起昨晚浴缸的一幕幕,我的脸也跟着烧了起来。

    其实晚饭的时候见他在书房睡着,就已经发觉他状态不

    列了,只是那个时候体表温度还没有那么热。

    我忽然很后悔把他自己丢在浴缸里躲书房先睡了,根本不

    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的浴缸,又是什么时候进的书房,发烧

    了还要把我抱回房间,他真的……

    找不到词来形容,本能的吻上他的唇,连唇瓣都如火一

    般。

    “曾煜!”我喊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没有任何回

    应。

    “曾煜,你醒醒,你发烧了,我们去医院!”我摇晃着

    他的胳膊.依然不见转醒,眉头反而更深了。

    我可以确定他不是睡着,而是昏迷了,平时我只要吻他他

    就会醒的,现在却怎么喊都没有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