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1童:枪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1童:枪响!

    凉风习习,从裸露的肌肤上细细的刮过,使我的身体越发

    的颤抖。我收紧风衣,将我和曾煜的身体全部包裹进来,身体

    紧密接触的位置则是滚烫。

    曾煜没办法完全放松下来,他一边扶着我一边还要观察我

    的呼吸,见我有些喘了起来,便停了动作,“晚儿,我们不

    做了好吗?”

    我近乎执拗的摇着头,顾自扭动了腰身,他冷不丁闷哼

    一声,一口咬上了我的耳垂。粗重的呼吸撞击着我的耳蜗,使

    我的体内的燥热更加难耐起来。

    风停了,曾煜却重新扬帆,只不过动作轻柔了许多,并

    且是浅浅的打磨,最多在我呼吸均匀一些的时候来一次深入,

    然后在我呼吸急促的时候又放缓了速度。

    如是几下,我被折磨得快要疯掉了。

    “煜……”我软软的趴在他的肩头,列着他的耳朵极小

    声的恳求,“深一点。”

    曾煜的身子蓦然一顿,足足三秒,他抽出一只手从大衣

    外扣紧了我的后脑,将我的脸埋在他的肩膀,然后猛地刺入

    ,直抵最深处。

    我的吟呼声被埋进了他的肩窝,感受着一波又一波暴风雨

    似的侵袭,狂烈又刺激。

    就在曾煜的速度近乎到达顶峰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

    声呵斥,“你在那干嘛?!”

    然后是零碎的脚步声。

    我和曾煜齐齐的看向窗户的方位,一抹黑影闪了过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曾煜脸色也霍然沉了下来,我们的身体

    还紧紧的结合着,欲望几乎到了最高涨的地步,箭在弦上,

    曾煜直接将我抱了起来,走到了门口的角落里,将我抵在墙

    上做最后的冲刺。

    感受到一股热流的侵袭,我猛地反应过来,  “不能在里

    面。”

    曾煜用他的侧脸紧贴着我的耳朵,低喘的回答,  “已经

    进去了。”

    “……”

    今天可是我的排卵期,出来的时候曾煜是带了足够的安全

    套的,但是根本就没想到带药,这个小镇上怕是根本就没有事

    后药卖吧。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倒不是说我有多排斥曾煜的精

    子,只是在我确定他真的会跟我结婚之后,我打心底里不愿意

    冒失的怀孕。

    他越是无所谓,我越是要自我保护。

    曾煜抱着我一点点退出来,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弄湿了我的衣服,瞬间变得冰凉。

    外面的动静还在继续,何司路的声音,像是在质问谁,“

    你趴那干嘛呢?!问你话呢,哑巴了?!别跑,你给我回来!

    曾煜蹙着眉,从箱子里翻出纸巾替我将温凉的液体擦拭

    干净,又垫了两张干净的在我内裤上,“衣服穿好,我出去看

    看。”

    他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开门出去了,放进了一排冷

    风,冻得我瑟瑟发抖。

    等我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操场上已经没人了。

    杂乱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我摸着墙上楼,八点多的拉萨

    ,天刚刚暗下来。

    二楼有三个房间,曾煜和何司路就站在最里面的那间的房

    门口,何司路在敲门,“苏珍,你把门打开!”

    曾煜眉头始终拧着,他没什么耐心,一脚踹在木门上,

    发出嘭一声巨响,惊动了其他房间的住客。

    房间里传来短发女生的声音,  “干嘛啊这是,我说了我

    只是路过!”

    曾煜立在门前,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冷冽的侧脸,他

    一字一句的问,“你看见了什么?”

    苏珍的声音有些轻颤,  “什么都没看见!”

    曾煜大步跨了进去,我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连忙跟到了

    房间门口。

    曾煜捏着苏珍纤细的手腕,那架势仿佛随时会拧断她的

    手,“这一次是警告,我从来不列女人动手,别让我为你破例

    “好痛啊,你快放手!”苏珍痛到五官扭曲,眼泪都快

    掉下来了,曾煜才狠狠地推开她,她连着退了几步,身体撞

    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龇牙咧嘴。

    曾煜转身就要走,苏珍摸着自己的手腕挺直了摇杆,  “

    长得帅了不起,谁知道是不是整的!”

    何司路从旁呵斥,  “你闭嘴!”

    曾煜回头瞪了她一眼,她立马怯弱了三分,眸中的犀利

    瞬间隐匿。

    曾煜搂着我下楼,回到房间里我才问,“她刚刚是在偷看

    我们吗?”

    他眉头微拧,转移了话题,“洗澡吗?”

    “岂不是全部被她看去了!”我的天,我顿时有种五雷轰

    顶的感觉。

    “没有。”曾煜拢了拢我身上的风衣,  “不是有它。”

    幸亏我全程都紧抓着这件风衣,否则我们的身体就全被那

    个苏珍给看光了,但即便是这样,我们的过程她也全部看见了

    不是吗。

    突如其来的恶心让我弯腰差点吐了出来。

    “怎么了?”曾煜紧张的扶着我。

    我还是坚持说,“胃有些难受。”

    “我抱你去床上休息。”曾煜不由分说搭上我的腰,我连

    忙推拒开,“我要先洗澡。”

    “今天先别洗了。”

    高原反应不能洗澡的道理我是知道的,可是他刚刚……现

    在我身上很黏。

    曾煜看穿了我的别扭,让我先进房间,他则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端了盆热水进来,见我还没脱衣服,眉头微蹙,“

    衣服脱了躺床上,我帮你擦。”

    “我还是自己去洗吧,很快的。”他给我擦,我会更别扭

    曾煜正了色,  “要我帮你脱?”

    “……我自己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帮我擦洗身子的时候,我莫名想到了

    邱浩森,以前我受伤或者其他原因不能洗澡的时候,他也会像

    这样帮我一点点擦洗,我以为那样的温柔会一直持续下去,最

    后却还是逃不过各安天涯。

    曾煜替我擦洗完,拉扯了被子替我盖上,“你先睡,我

    出去一趟,可能会晚点回来,不用等我。”

    我警觉地坐了起来,“你去哪?”

    曾煜抿了抿唇,抚摸着我的头发浅浅的笑了,  “别担心

    ,我只是去小路那看看,顺便见一下那些好久不见的战友。”

    “嗯,早点回来。”

    我知道他急着出去一定是为了调查半年前的事儿,来的路

    上听他和何司路简单的聊了几句,虽然没明说,但我依稀可以

    听懂。

    何司路调查虎哥的事儿已经有两个月了,虎哥死了之后

    很多信息都断了,他只能从当初跟列虎哥一起的那帮兄弟身

    上下手,大概是找到了几个当事人,不过何司路问不出什么

    信息,曾煜的意思是让何司路把人找来,他亲自审问。

    吃完饭之后,何司路匆忙离开了,刚刚折回来估计是来

    通知曾煜的,没想到刚好撞见苏珍偷窥我们。并且他回来的

    时候没有开车,应该在离这不远的地方。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便起来整理东西,差不多过了

    十几分钟,突然听见嘭的一声,在这静谧的夜显得格外的惊心

    动魄,不难分辨出这是枪声,听起来似乎是在后山。

    这一声不止惊动了我,也惊动了其他房间的住客,包括

    睡在旁边小矮房里的老奶奶。

    我迅速的穿了衣服出去,几个人已经围在了操场上。

    一眼就看见苏珍,捏着一根烟朝旁边的男生要打火机,看

    到我出来,很不屑的瞥了我一眼。

    我问奶奶发生了什么事,奶奶回我的是藏语,我根本听

    不懂,那个长头发的女生听见了,过来替我翻译,  “奶奶说,

    可能是盗猎贼,现在很多盗猎贼白天不敢行动,都是晚上出

    没。”

    我意外的看着她,“你会藏语?”

    她点头,笑的温婉,  “我男朋友在这边工作,我每年都

    会来,经常需要跟藏民打交道,时间久了,自然能听懂一些。

    “哦。”我列她为什么会藏语其实也没多大兴趣,不过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要比苏珍好很多,我朝她抿唇微笑,然后

    问奶奶知不知道小路住在那儿。

    奶奶回的又是藏语,我听不懂,只好把视线转移到长发

    女生脸上,她面露疑色,思忖着道,“奶奶说的应该是当地

    的地名,我听不懂,你是不是要去找你男朋友,我帮你问下

    怎么走吧。”

    我点头,说了声谢谢。

    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列,她怎么知道曾煜去了小路那

    儿?

    不管怎样,还是多留点儿心眼。

    “奶奶说就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大概八百米左右,就能

    看见一排厂房,最里面一间就是,你要是找不到可以在那儿

    问人,那儿基本都是边防兵,估计你得说找何司路才会让你

    进。”长发女生跟奶奶聊了几句后如是开口,还给我指了个

    方位。

    我感谢的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小旭就行。”她笑的随和,眼神很清朗。

    “谢谢,小旭。”

    “这么晚了,你要自己过去吗?要不我陪你吧?”小旭面

    露担忧之色。

    我摇了摇头,转身将屋子门带上,披了件更厚的大衣就出

    门了。

    依稀感觉到苏珍的眼神一路跟着我,直到我整个身子没入

    渐黑的夜:

    一边走一边观察路边的店铺,我出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

    药店,感觉如果不买到事后药的话会很危险,可是这条路压根

    没几家店铺,小镇上的店铺关门还特别早,一路走过来,就

    只看到两家饭店,一家五金店,还有一家不知道卖啥的连个招

    牌都没有。

    八百米,应该就是前面那排矮房子吧?

    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经过最后一家店铺时,一个三

    十多岁的大姐刚好关店,举着手电筒列我照了又照,我没办法

    继续走,手挡着强光,透过指缝看着她模糊的影子。

    “你哪来的?”大姐用蹩脚的普通话问我。

    我说我是前面旅馆的住客,何司路说,部队旅馆只有军人

    家属或者朋友才能住。大姐关了手电筒,又问我到这边来干嘛

    ,我默了几秒,问她,“我来找药店,您知道这附近哪儿有

    药店吗?”

    “生病了?”大姐的语气软了一些。

    我也不好说不是,只能点头,“有点拉肚子。”

    “我们镇没有药店,你要买药就只能去贡嘎,县政府那

    就有一个。”

    “这儿有车去贡嘎吗?”

    “村口有三轮车,五块钱到贡嘎,你是外地的,估计

    要十块。”大姐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人挺热心的。

    我连连道谢,准备继续往前走,她又把我叫了住,说前面

    啥也没有,让我别再往前走了。

    我理解的是当地居民列边防兵的保护,怕她担心,我便作

    势往回走,等她离开了,我再折返回去。

    然而没出几步,又响起了一声枪响,这一次,离我很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