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打回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2章打回去!

    几乎就在我前面一百米左右的位置,枪子儿打在地上磨出

    的火花吓的我大惊失色。

    刚刚如果不是那个大姐叫住了我,我及时往回走了,那发

    子弹说不定就被我赶上了。

    前面一段路是没有路灯的,整个路况一片漆黑,根本什么

    都看不见。这一枪过后,我不敢再往前走了,也不敢往回走

    ,直接扎进了大姐店铺旁边一个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蹲了下来

    前面那排厂房传来了动静,大概是听到了枪响,都跑出

    来看,手电筒的灯光从远处照了过来,在前方的路况上扫来扫

    去,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

    “怎么回事?”有人紧张的问,“刚刚不还在那边响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转移到这边来了?”

    可能指的是盗猎贼。

    有人答,  “估计又是团伙作案吧,死了只藏羚羊,现在

    的盗猎贼真是越来越猖狂了,明知道我们驻扎在这边。”

    “前面村子估计犯乱了,你跟何司路去安抚一下。”

    “何司路在忙,我自己去吧。”

    然后就看见一个边防兵走了过去。

    另外一个边防兵手电筒照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叫人来搬

    藏羚羊的尸体,依稀能看见他用叫踢了踢藏羚羊的肚子,然

    后弯腰从肚子里抠出了个什么东西,举在眼前观察了一会儿

    我想看一下那是什么,所以微微站起来了一些,膝盖不

    小心碰到了前面的一堆砖块,一片瓦掉在地上发生脆响。

    “谁?!”那人迅即掏枪,跟随着手电筒灯光一起指向我

    ,“女人?”

    他楞了一秒,当即呵斥:“出来!”

    我慢慢站直了身子,跨过那堆砖块朝他走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蹲那儿干嘛?”手电筒光将我从头到脚照

    了一遍。

    我刚要解释,他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顾晚!”

    手电筒光又打了过去,曾煜大步朝我走来,身后跟着何司

    路。

    “唐队,她是我朋友。”何司路向拿着手电筒的男人解

    释,我这才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军

    装,半张脸被黑暗掩藏,只能看到半张脸的轮廓,立体刚毅

    “你朋友?”那男人又扫了我们一眼,冷声警告,  “没

    事别乱跑,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知道了,不好意思啊唐队。”何司路弯了弯腰,又敬了

    一个礼,那男人才转身离开。

    曾煜低头问我,“你怎么跑来这儿了,不是让你先睡觉吗

    声音泛着冷意,带点责问的意思。

    “听到了枪声,担心你。”我低声解释。

    他沉了气,耐心的安抚我,  “我没事,先回去吧。”

    我抬眸问他,“你事情处理完了吗?”

    他眸色微敛,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处理完了。”

    “曾哥,你先带小嫂子回去吧,我明天早上再给你打电话。”何司路拎起了那只藏羚羊,鲜红的血液从枪口渗出来,

    将整个肚子的白色毛皮全部染红了,热血一滴一滴往下滴。

    “嗯。”曾煜搭着我的肩膀带我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曾煜与我闲聊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

    “问的奶奶。”我答。

    “奶奶说的是藏语你能听懂?”曾煜似是有所怀疑。

    我说那个长发女生帮我翻译的,她懂藏语。

    “她会藏语。”曾煜沉吟出声,像是在斟酌什么,然后冷

    冷的叮嘱我,“离她远点儿,还有那个短头发的。”

    “我知道。”

    回到旅馆的时候,那群人还围在操场上,刚才那个边防兵

    在解释刚才的枪响只是他们队友练枪,让大家不要惊慌,都回

    房休息。

    有人不信,表示质疑,边防兵又重新解释。

    “你回来啦。”小旭往我这边走了两步,脸上泛起了欣

    喜。

    曾煜捏着我的肩膀稍稍用力,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示

    意我不要搭理,但小旭刚才帮了我,我也不好目中无人,朝

    她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才随着曾煜回了房间。

    进门之前,听到苏珍说了一句,  “他们是什么人?我们

    住了这么多天都没事,他们一来就发生枪响,而且还在那男的

    出去之后没多久。”

    曾煜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径直推开门

    ,进去后又立马关上,还落了锁。

    之后外面就彻底安静了,院落里的人也都散了。曾煜让

    我先回房,自己则在客厅椅子上抽了支烟。

    等他洗完澡上床的时候,我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身体不

    舒服,许是真的高反了,头有点疼,脑子里就一直嗡嗡的

    感觉,呼吸也有些喘。

    曾煜掀开被子睡了进来,动作很轻,八成以为我睡着了,

    替我掖紧了被子便双臂枕在脑后平躺着,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翻个身抱住他的身体,他肌肉一紧,低笑了一声,将我

    夹在了腋下,“没睡着?”

    我冷哼:“嗯。”

    “在等我?”

    “嗯。”

    “有没有身体不舒服?”他轻声问。

    “没有。”当然,这是谎话。

    “睡吧,我抱着你。”他侧过身将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我顺势将自己的腿架在了他腿上,他嘀咕一句,“睡相!”

    “这样睡舒服。”我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和

    均匀的呼吸渐渐睡着了。

    高反的睡眠很浅,半夜会被头痛弄醒,曾煜抱我抱得紧

    ,呼吸更加困难,一度以为我要窒息了,从他怀里挣脱,我

    轻轻地喘着气。

    再次进入浅眠状态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只知道后面睡

    得还算比较顺,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伸手去摸曾

    煜,床边已经空了。

    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半了,他应该是出去了吧。

    刚穿好衣服,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姓顾的,你给

    我出来!”

    我心里一惊,立即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好几个人,苏珍和小旭,以及跟她们一起的那

    两个男生。

    “把我的钱包交出来!”苏珍伸手举到我面前,一副找

    我索要东西的架势,却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

    小旭拉了拉她的衣服,  “无凭无据的,你别乱说话。”

    苏珍回头瞪了小旭一眼,“需要什么证据,这里一共就这

    么几个人,不是她还能有谁!”

    我皱了皱眉,不解的问,“你在说什么?!”

    “装,你继续装,看你穿的也算体面,没想到是个三只手

    ,怎么,你男人连个钱包都不舍得给你买吗?”苏珍的话格

    外难听。

    “撒什么泼!”我懒得理她,作势关门,却被她一掌推

    开,门锁刮了我的手,勾出一条血印。

    “最好老老实实给我交出来,别逼我进去搜,要是被我

    搜出来,丢的可不只是你的脸。”言下之意,我连曾煜的脸

    也一起丢了。

    我当然不可能让她进屋搜,直接横在她面前将她挡的死死

    的,  “苏珍是吧?你的意思是你钱包丢了,你怀疑是我拿的?

    “不是怀疑,是肯定,昨晚只有你去了我房间。”苏珍昂

    起下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觉得有点可笑,“我昨晚为什么去你房间,他们不清楚

    ,你还不清楚?”

    她扬了扬眉,不屑的哼道,  “你不用说昨晚的事,我说

    了我只是路过。”

    “好。那么我问你,你钱包是什么牌子?”我毫不畏惧的

    与她列视。

    她提高了音调,“香奈儿最新款。”

    “四千多?还是五千多?”我问。

    她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有些不耐烦,  “问这么清楚

    干嘛,想知道自己能拿去倒卖多少钱吗?”

    我盯了她一会儿,转身回到房间,将自己的钱包递给她,

    “我自己钱包七千多,犯得着去偷你四千多的?”

    苏珍的脸当即黑了几分,咬着嘴唇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旭又拉了拉她的衣服,  “你肯定是放哪儿忘了,再回去

    找找吧。”

    “谁知道你这个包是高仿的还是偷来的?!”苏珍硬着脾

    气直接将我撞了开,“我搜过就能证明你的清白。”

    看来她是有目的而来,压根就没打算跟我讲道理。

    小旭拉不住她,就跟我道歉,那两个男生根本就不敢进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苏珍在客厅翻来翻去。

    “苏珍,我好心提醒你,在你做一件事之前最好考虑一

    下可能会承担的后果。”我没有狐假虎威的意思,但她这么做

    ,要是给曾煜知道了,一定饶不了她。

    “这话还是提醒你自己吧。”她转了一圈回来,将衣帽

    架上曾煜的风衣扯了下来。

    曾煜是有洁癖的,他的衣服连叶连硕都不让碰,我上前

    抓住衣服的一角,冷声警告,“放手!”

    “这么紧张做什么,难不成在里面?”苏珍勾起一抹邪佞

    的笑,当着我的面扒拉起大衣的口袋。

    曾煜的大衣里有我和他的登机牌,上面有我们名字和身份

    证信息,衣服虽然没那么重要,但我们的身份信息并不想让他

    们知道。

    “我警告你,给我放手!”我直直的盯着她,声音格外

    的沉。

    “等我拽完了,自然会放。”她的手作势伸进装登机牌的

    口袋,我猛然用力,一把将她推的跌撞在壁炉上。

    “你他妈敢打我!”苏珍火了,甩了衣服抬手抽了我一个

    耳光。

    “苏珍!”小旭想制止,但已经晚了,那巴掌落在我脸

    上,火辣辣的疼。

    苏珍抬起手,还想打第二巴掌,我咬着牙没躲,只要她敢

    打下来,我就敢还手。

    突然一抹黑影闪了进来,在苏珍抬起的手即将落下的时候

    ,一只男人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抬眼,看见曾煜眯着眼,表情格外的冷硬,薄凉的唇

    冷冷的命令,“打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